巫峽棺山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三十三章 武侯藏兵圖



  我本就懷疑孫教授身上有「屍氣」,聽Shirley楊如此說,急忙抓住他的肩膀,仔細看他的臉部,只見孫教授面頰上果然有數片淤青,但那絕不是由於碰撞導致的淤血發紫,而是暗帶著一層從皮膚裏滲出來的黑氣,是人死之後才會出現的「屍瘢」。

  孫教授也自吃驚不小,連忙推開我的手,問么妹兒要了隨身帶的小鏡子,望自己臉上照了照,看後神色黯然。

  我滿腹狐疑地追問孫教授:「九爺,現在怎麼說?你身上除了屍蟲還有屍瘢,照此下去,你都快長屍毛變僵屍了,你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孫教授唉聲嘆氣,垂著淚說出一件事來,兩年前他在河南洛陽一帶工作,曾遇到過一場噩夢般的事情,當地農民打井,打到深處不見水,卻有好多青磚。三伏天驕陽似火,那些從地底挖出來的長磚上,卻冷氣滲滲,好像是從冰窖裏摳出來的一般,擱太陽底下都曬不熱。

  河南古跡極多,有老農知道是挖著什麼古墓了,趕緊把此事彙報上去,於是有考古人員過來勘察,一看果不其然,挖開的是一座古塚。

  由於天氣炎熱,加上墓牆夯土和墓磚都破了,只好採取搶救性發掘,出於保護文物的考慮,沒有現場開啟棺槨,用拖拉機,就近運送到一家醫院裏。孫教授聽說棺槨上標有許多古代銘文,那些神秘奇怪的符號,除了他之外沒人識得,也恰好趕上他在附近出差,就帶著幾個學員前往醫院,參與了這次開棺的工作。

  最外層的套槨已經有些損壞了,大夥只擔心裏面的古屍和陪葬品已經朽爛了,沒做過多的準備,但等桉部就班地拆到內棺之時,才發現陰沉木樹芯打造的內棺,依舊觸手生寒冰涼如水。

  在醫院解剖室的無影燈下揭開棺材之時,眾人都覺眼前一花,在那一瞬間,好像見到一個紅袍男屍從棺中飛了出來,沖到眾人面前就化為烏有,大夥都嚇了一跳,再看棺材裏的屍體,已朽如枯臘,皮肉都已塌陷,呈現出一種詭異的烏灰色。

  做這種職業的大多是無神論者,不相信世上有鬼,但誰也說不清楚剛才眼中所見的恐怖景象究竟是怎麼一回子事,而且誰也沒敢把這件事聲張出去,都知道說出去了可能要若麻煩。可從那以後,參與過開棺剖屍的這幾人,便都覺得全身不適,接連不斷地做噩夢,到處投醫問藥均是無果。

  孫教授多在民間走動,知道許多匪夷所思的怪事,他暗中推想,很可能是開棺屍設備條件不太完善,誰想得到棺中古屍在世時的英銳之氣聚斂未消,封閉了千年的屍氣太濃,竟至衝撞了活人。他心知肚明,這股陰氣已然透骨,早晚必要顯露禍端,搞不好就此送命,時常為此憂心忡忡。

  孫教授說:「再後來──百事纏身,早把那件事拋在腦後了,此時想來,肯定是當時埋下的禍根,竟然早不來晚不來,偏趕這個節骨眼,看來我時日已然無多了,臨死前能見到周天卦圖,死也瞑目了,另外──我也希望在活著的時候,親眼看到你們找到地仙村,取了古墓中所藏的丹鼎,去救那南海蛋民的性命,這就可以幫我洗刷掉一點罪孽,臨死的時候心裏會稍微好過一點。」

  胖子聽了這些話,奇道:「孫九爺,常言說得好,人逢喜事精神爽,死到臨頭要抓狂,怎麼您知道自己死期將至,不但沒抓狂,反而突然間變得心善了?竟說出這麼多感人肺腑的遺言來,倒讓胖爺我心裏邊有點不是滋味兒,您就放心吧,等您老撂屁了之後,我們一定會懷念您的光輝形象,牢記您的模範事蹟。

  Shirley楊對孫教授說:「教授您也別將事情看得太絕對了,如果是棺中積鬱的千年屍氣,說不定可以用金丹拔出屍毒,就像老胡常說的那樣,不到最後時刻,絕不要輕言死亡。」

  孫教授歎道:「什麼死到臨頭要抓狂?人之將死,其言也善。你們不懂,我自己的身體善自己最清楚,事到如今,再不妄想什麼了,人為一口氣,佛為一炷香,與其窩窩囊囊地等死,不如趁著還能喘氣,做些真實的事情出來,也免得死後仍給你們留下一個自私自利的印象。」

  孫教授自覺時日無多,當下就著手準備,要跟我們冒死進入「藏兵峽」。我在旁冷眼相觀,見孫九爺神色黯然,眼神裏滿是悲憤,看不出他剛剛那番話是在說謊,可我還是滿腦子疑問,仍然不肯相信他的言語,即便是暫時信了,十停之中也只信他三停。

  我隱隱覺得孫九爺極不簡單,他肯定還些事瞞著我們,不過一個人再能偽裝隱藏,眼神中也會流露狡詐之意志,孫九爺此刻流露出來的神情極是真摯,我盯著他的眼睛看了半天,十分之七的懷疑已自消了幾成,逐漸變成了「半信半疑」,心想如果帶著他一同進「藏兵峽」尋找「生門」,只須不讓他離開我十步以外,縱然他真有圖謀也不可能反出天來。

  話雖如此,我也盼著這一切都只是我多心了,眼下之事足已使人焦頭爛額,破解「武侯藏兵圖」的行動最好別再出什麼岔子。

  我又讓么妹兒講了講關於「武侯藏兵圖」的事情,故老相傳,根據這套圖譜設計的殺人「銷器」,最大的缺點是不能機動,很少用於戰陣,以實際用途來看,最能使其用武之地的便是「古墓山陵」,作為防盜機關,少則是數十架「孥機暗箭」,多則是千軍萬馬的「木軍鬼俑」,發作後「機相灌輸、往復不絕」,一環接著一環,裏面所使用的暗器有「劍奴、夜龍、伏火、滾刀、流沙、毒煙、亂孥──」,種類繁多,不可盡數。

  我告訴胖子和孫九爺:「聽明白沒有?不是鬧著玩的,咱得先找點能防身的家式。」於是轉到墓室中取了兩聲寬大的棺材蓋子,那兩塊「命蓋」皆是通體的古松皮,紋理猶如龍鱗,木質緊密,又堅又韌,強弓硬孥也射它不穿。

  再把棺材蓋子抬在暗泉噴湧處,拿地下水都浸透了,再以繩索捆了幾匝,這樣就可以任意提拉拖拽,周身上下也都收拾得緊趁俐落了,留下Shirley楊和么妹兒在墓門前等候。

  我們三人隨即調了調頭盔上的「戰術射燈」,防毒面具都掛在胸前備用,縱向裏排成一排,兩側抬著棺材蓋子,前邊撐著「金鋼傘」,跟在最後的胖子背了一個大號「攜行袋」,前後左右都遮得水潑不進。

  我知Shirley楊肯定會擔心,但做此等勾當,人多了也是沒用,就轉頭告訴她們只管放心,千萬別跟著進來,隨後與孫九爺和胖子一同便踏著「沉重」的步伐,進了眼前這條漆黑寬闊的墓道。

  我在前邊舉著照明距離較遠的「狼眼手電筒」,視界可達二十余米。一過「空亡巨閘」,只走得二十步遠,就見墓道中有具女屍橫倒在地,屍首身著古裝素服,這身打扮不象入斂時的裝束,反倒象守靈哭的寡婦披麻戴孝,她一雙小腳穿著尖椎般的精巧繡鞋,唯獨那雙鞋子鮮紅欲滴,裹在一身雪白的凶服裏異常扎眼。

  我走到近處,拿「狼眼手電筒」望那具女屍身上照了照,見那屍體早已沒了面目擊者,都教屍蟲啃盡了,只留下一身零散的骨骸,倒是一套衣服鞋子保存尚且完好,透露著一種令人心慌的詭異感覺。

  我回頭看了孫九爺一眼,見他也是滿臉茫然,他勸我說:「觀山太保行事詭變無方,這條建在裂谷中的俑道裏,更是處處都有危險,不明底細的東西咱們最好別碰,繞過去就是了。」

  我也正有此意,便從屍旁經過,手電筒的光束向壁上一掃,見高處全是密密麻麻的岩窟,心中更是沒底,對孫教授和胖子說:「那座地仙村還不知是何等規模,單是從觀山指迷賦的隱藏方式來看,地仙村封師古肯定是窮盡了心智,種種佈置令人難以想像,就算地主階級擔心農民起義軍來倒他們的斗,可有必要做到這種程度嗎?」

  孫九爺進了墓道後也顯得有些緊張,在我身後低聲說:「觀山太保封師古是個瘋子,這事雖是傳說,可未必不是真的,我有個醫學院的熟人,據她說,咱們現代的醫學觀點來看,收藏和創造這兩樣行為,都可以治療心理疾病,所以封師古把發墓所獲的古物藏入地仙村,又留下這觀山指迷賦來度人,無一不是瘋魔的舉動,咱們自不能以常人的心思來看待。」

  我應了一聲,小心翼翼地帶隊前行,經過那具屍骸不遠,筆直的墓道裏有處轉折,轉過彎去地勢更是寬闊,牆壁凹陷處,砌著一排排腥紅色磚樓,數之不絕,不過定下神來看過去,發現並不是用石磚搭成,每一塊磚都是一個巴掌大小的石頭棺材,體成長方,棺蓋帶有一定弧度。單看其行制,也都不是近代之物,粗略一觀,那些小棺材恐怕不下萬餘。

  每具小棺材上都陰刻著不同的標記,個個都是不同,有「星宿、卦符、五行、六壬──」之類,皆是取古術中的一個符號作為「記認」。經如有的棺材蓋子上就刻著「土」,有的就刻著「水」,不勝枚舉,有些個是蟲魚古跡的文字,有些個則是繪以圖形,看得人眼也花了。

  傳說「棺材峽」裏有座「棺材山」,莫非這些奇形怪狀的小棺材,都是觀山太保從「棺材山」裏挖出來的?可它們又是何人所埋?如此小的棺材裏面有是不裝斂「死人」的,裏面又會藏有什麼?

  我們舉著手電筒向四周照了照,圍著堆滿小棺材的墓道,周圍又數道石門,諸條墓道呈「蜘蛛腳」形分佈,除了「空亡」一門之外,其餘各門多已閉得無間無隙,而且還灌注了銅漿鐵水,這說明墓門前的這條墓道,已與外界徹底隔絕,「地仙村古墓」並不在這附近。

  「觀山指迷賦」中有「棺樓迷魂,古墓遺圖」之言,都與眼前所見的情形完全對應,一如先前所料,想找到「地仙村古墓」,只有找到「烏羊王古墓」中所藏地圖,或是別的什麼圖,然後按圖中指引,才能得知「地仙村」的真相。

  孫教授提醒我和胖子說:「你們可千萬別亂碰那些小棺材,一旦引得墓道中機簧發作,咱們就得全報銷在這。」

  胖子也知厲害,舉著棺蓋說:「九爺您拿我當什麼人了?胖爺最拿手的就是乖乖呆著一動不動,可問題是咱要不動手──又怎麼能找出棺材裏的機密檔?就你們說那什麼圖,到底是不是機密檔?明器藏在哪,那圖上全標著?」

  我說這還真就像是「機密檔」,而這些石頭棺材就是「保險箱」,記錄地仙村秘密的那份「機密檔」,理應就藏在其中,一旦開錯了咱們就得去見馬克思。

  胖子吃一驚道:「呦!還真是保險櫃?早知道提前在潘家園淘換一本《少年飛賊之煩惱》來研究研究了,上次看倒騰舊書的劉黑子收來一本,據劉黑子說此書是民國年間的著名失足青年康小八,被捕後在看守所內的著作,一邊啃窩頭一邊寫的,這本書可太厲害了,絕世孤本啊,裏面全是都是走千家、過百戶、擰門撬鎖、開保險櫃的門道。」

  我知道此時深入龍潭虎穴,心中也不免有些緊張,看來如果不碰那些小棺材,就暫時不會引發墓道裏暗藏的「銷器」,便招呼孫九爺和胖子把棺材蓋先放下,腦子裏飛帶旋轉,反覆想著「觀山指迷賦」裏的暗示,口中只同胖子說些不相干的閒話,以便減輕心理壓力。

  我說:那位「康八爺」他可沒開過保險櫃啊,而且此絕對不是民國時期的失足青年,「康小八」是清末的盜賊,最後失了手,被官府拿住,三堂會審之後,便直接押到菜市口活剮了,剮淨了一身皮肉,最後連骨頭架子都喂野狗了,他哪有什麼功夫去寫《少年飛賊之煩惱》?至於民國埋藏比較有名的失足青年嘛,我琢磨著應該是「燕子李三」,不過李三爺好像屬於文盲,也不像是「作家」,你剛才說的那本破書,書名我還真有點耳熟,多半是個沒頭鬼寫的路邊貨,其中的內容怎能當真?得空你也完全可以寫一本《少年王胖子的煩惱》,可現在話說回來了,咱們沒有飛賊的手藝,要開眼前的這個「保險箱」,來硬的肯定沒戲,必須得有正確的「密碼」。

  孫教授看我好似漫不經心,又趕緊提醒說:「你可得慎重著點,開弓就沒回頭箭了,萬一開錯了棺材,就算咱們命大能躲過重重機關,地仙所留的圖譜也肯定灰飛煙滅了,沒有萬全的把握,千萬不能輕舉妄動。」

  我說:「您別看我假裝挺不在乎,其實我心裏邊也打著鼓呢,肯定不敢在這件事上作耍,但觀山指迷賦似繁實簡,天底下能知道的兩萬四千一百單七是指什麼的人,恐怕真沒有幾個,偏巧我就是其中一個,這是咱摸金校尉本等的手藝,只要兩萬四千、百單有七這幾個字沒錯,這棺材裏的東西就肯定能拿出來。」

  既然開棺材,不論是大是小,是哪朝哪代,按「摸金倒斗」的老規矩,都得先在東南角「上亮子」,我看過那些棺材後,心中有了底數,便摸出一支燭,想在東南角點上,以前點蠟燭,百不失一,但這此卻是怪了,接連換了三支蠟燭,都是點燃了即滅。

  墓道裏沒風,蠟燭在買來的時候挨個試過,並無任何異狀,怎麼會一點即滅,我全身骨頭縫裏都升起一股寒意來,覺得腦瓜皮子跟著麻了幾麻,這可絕對不是什麼好兆頭,我深吸了口氣定一定神,又拿打火機點了一遍。

  這回蠟燭終於是亮起來了,但那火苗比「黃豆粒」也大不了多少,綠氣森森的冒著寒光,燈燭雖是不滅,但燭光微弱,顯得欲滅不滅,而且螢綠尤如鬼火,此乃「燈意」不足所致。據說早年間的摸金校尉們,將這種異常現象喚作「鬼吹燈」。

巫峽棺山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