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峽棺山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三十八章 九死驚陵甲



  封師古眼見世道衰微,又看聖上無道,一氣之下,便找了個藉口告病還鄉,經過了兩百多年,朝廷上對「洪武年間」的舊事,早已不怎麼放在心上了,於是就放封師古返回故土。

  封家在巫山的基業仍在,收入主要是開鑿巫鹽礦脈,但封師古對錢財視若無物,回鄉後除了引火煉藥,就是推演卦象,也常托借雲遊四海的幌子,帶著手下人去各地盜發古墓,醉心于收集古墓中陪葬的種種奇珍秘器。

  有一年上,封師古忽然想起祖宗曾經留下一篇遺訓,告誡後世子孫,說是封家借著在「棺材峽」盜墓,從懸棺盜取了「遁甲天書」,從而發家成為豪門名族,但「棺材峽」裏明掛暗藏的棺材,又豈止成千上萬?在那深山裏還埋著一座規模龐大的陵墓,但這座墓絕對不能碰,否則必有滅族之禍,因為墓裏藏著「屍仙」。

  封師古有「盜墓之癮」,又常有「尋仙之意」,所以此心一起,縱有十萬金剛羅漢也降壓不住,他一想到自家門口就有座神秘古老的烏羊王古墓,便把祖宗的話扔到爪窪國裏去了。當即率眾進山盜墓,不料卻在「烏羊王古墓」中,見到了一些令他連做夢都想不到的東西。

  清溪封氏一族,都知道封師古在「烏羊王古墓」中見到了一些極為神秘的東西,據說是極古之物,但真正的情況除了封師古自己,幾百年來無人得知,即便是他最親近之人,也毫不知情。

  按照封家世代留下的傳說,是封師古自盜發「棺材峽」古墓之後,回到家中閉門不出,時隔三月,忽稱自己成了「大道」,並說天下浩劫將至,只有「棺材峽」裏有個去處,可謂「「神仙窟宅」,堪比秦人避亂的「桃花源」。

  封師古自稱「地仙」,專要廣度世間的凡人,他窮工盡巧,大舉在深山中修建了「地仙陰宅」,將祖上盜墓所發之物,悉數藏那其中,歷時十餘載,始得功成,隨後告知眾人,要想得一個「出入有無、沖虛清靜」的「風身雲骨」,必先舍掉自己這一身凡間的「血肉重濁」之軀,願意進墳中「活殉」之人方能成仙,等幾百年後得了大道,都可以跟著地仙重回世間,把天下所有人都給度了,成就一件莫大的功德。

  當時,觀山太保得到皇家親點,在巫山清溪一帶名望極盛,特別是封師古擅會巫蠱妖術,十家裏有九家半信他的,愚男愚女們都願隨他習「觀山指迷」之術。習他這套妖法幻障之術的,有許多忌諱,一怕黑狗血、二怕黑驢蹄子、三怕朱砂。一見這些事物,實術者「其行必現,其膽必裂」。

  「觀山指迷」看似奧妙,其實都不外乎是那些「吞符驅水,紙兵甲馬」的手段,這套東西大多都是他封家祖上,從「棺材峽懸棺」中的龍骨天書中所得,說的好聽點是古時的「方術」,要說白了根本就是裝神弄鬼的「妖術邪法」。

  但在那個年代,越是「邪魔歪道」,越是能「蠱惑人心」,所以封師古一說要度眾人得道,一時從者如雲,一為尋仙,二求避禍。當地的男女老少大多跟著他進來「地仙村」。

  封家另有一少部分人不願去「尋仙」,「地仙封師古」也不勉強,只讓他們隱藏好古墓入口,並給後人留下「觀山指迷賦」,讓他們嚴格保守秘密,尤其是不能讓「摸金校尉」知道了底細,冒險留此一條奇絕的「秘徑」,是備封家後代將來有難之時,可多召集欲求度化的凡人,來投奔棺材山中的「神仙窟宅」,要是當年把「摸金符」都毀了,如今就不必如此大費周折了。

  封師古策劃周詳,雖然棺材峽雲霧鎖蔽了龍脈,難以被「望」字訣窺探,但仍然留下晦澀艱難的「觀山指迷賦」。饒是如此,他也仍不放心,又在周圍藏設了「九死驚陵甲」。這是封家先祖「觀山盜骨」時得到的異術,奇詭難料,後人多不知曉,平時想接近「地仙村陰宅」的人,都得被「九死驚陵甲」困住害去性命。此甲按地支迴圈秘密佈置,其「生門」在每一紀,也就是十二年中,僅在地鼠年的某月開啟三天,每十二年一次的相應的月分日期,又會不斷迴圈變化,外人難以推斷,專為對付搜山尋龍的「摸金校尉」。

  在最終沒進「地仙村古墓」的這部分人中,其中就有封師古的親叔伯兄弟,按家譜所排,他和封師古都是「師」字輩,名叫「封師岐」,洪武皇帝所賜「觀山腰牌」傳到「師」字輩,就有他的一塊。

  封師岐這一條支脈都留在了山外,因為他認為「祖訓「不可違,擅入「棺材山」陰宅,早晚必會闖出一場彌天大禍,於是舉家遷移離川。

  封師岐也是個極有見識的高人,他臨終前親口告訴後人,「棺材峽」裏確實藏有「屍仙」。那山腹中有兩塊風水寶地,其中一處較小的形似「人頭」,在古時曾被「移山武陵王」築為地宮埋骨。

  按照上古風水之理,這人頭般的龍脈是為「凶煞之地」,主葬暴君。要想消除地脈中沉積的凶煞之氣,從葬活人必要極多,所以古墓中殺殉者的屍骨層層疊壓,陵區周圍更是懸棺密佈,具體數量現在根本難以估量,可以說墓內每一塊磚,每一寸土,皆被屍氣侵透。

  在那「地仙封師古」盜發此墓之後,墓中凶鬁之氣已破,但封師古從這座古墓裏的陪葬品中,發現許多青銅祭器,得知「棺材峽」中還有一塊更大的風水寶地,這塊地脈深藏山中,形狀如同一座巨大的無蓋石棺,奇的是棺中廣於數裏,周圍棺板似的石壁上描龍繪鳳,卻絕不是人工雕琢,而是天然風化剝蝕形成;峽谷般的大石棺中,內部丘壑起伏,生長著許多奇花異草。更奇的是,在那地勢酷似在石棺中,平躺著一具「無首屍體」,與遠處地下的那顆「頭顱」遙相呼應。

  這座「棺材山」,是從「天地初分」之時便已有了,早已在世間存在了億萬個年頭,那時候混沌初分,天底下哪裡有人?別說是棺材了,所以那座深埋地下的「棺材山」和「無頭屍體」,肯定非人力施為,而是「鬼斧神工」──盡得天地造化神奇的「自生自成」。

  想這「巫峽巴山」之地,自古以來崇盛「巫風」,藏在山底下的「棺材山」,很早就被人們發現了,一直保持著在附近「埋棺驅凶」的習俗,使得山中屍氣沉重,到了隋唐年間,當地更盛傳那棺材山裏埋有「屍仙」,但「屍仙」究竟是什麼,卻從沒有人見過。

  封師岐到死都認為,「仙道」終屬飄渺虛幻,世上即便真有「仙家」,也絕不可能會有古屍化為「仙」。僵屍為世間「死而不化」之物,棺材山裏的東西非妖即魔,肯定不是什麼「真仙」;但觀山太保的首領「封師古」,卻執意在棺材山裏修建「陰宅」,以便尋找「屍仙」,哪裡容他良言相勸。

  封師岐不知封師古究竟為何如此堅信,還以為他是在「烏羊王古墓」中被鬼迷了心智,多半是入了魔障,而且看封師古的神態舉止也已和活人大異,那臉上的氣色,簡直就是一具古墓僵人,苦勸無果之下,只好是明哲保身,帶著剩下的人離開故土,並且在死前留下遺囑,讓後人找機會按照「觀山指迷賦」,悄悄進入「地仙村古墓」看個究竟。如果封師古已經化成妖化之物,就務必想法子將其剷除,否則那「棺材峽」的地勢雖然偏僻隱秘,卻早晚都得被人從深山裏挖出來。到時候墓中萬一真有什麼「屍仙「,必要入世害人,後患無窮無盡。

  封師岐本就是個有些手段的奇人,修造「地仙村」時他也有所參與,舉家從「清溪」遷出之際,恰逢天下有流寇之變,到處都不太平,不久又身染惡疾,所以到死也沒能再回清溪「棺材峽」,只是留下了遺言:封師古所作所為,實已使「大明觀山太保」的字型大小,墜入了?萬劫不復之境地,我封家子孫後代,要是不把「屍仙」剷除,祖宗們的在天之靈永遠不得安息。

  在封師岐去世後,他的後代家道中落,每逢趕上「地鼠年」可以進入「地仙陰宅」之期,卻不是因為時局動盪就是因為家難,始終不得機緣入內,而且近代中國的歷史翻天覆地,經過時勢變遷,他這一脈的後人凋零散落,已逐漸把祖宗傳下來的手藝丟了個十之七八,雖還記得「觀山指迷賦」全片七十二句,並且留有封師岐遺下的「地仙村」圖譜,可要解「觀山指迷賦」,須懂得「奇門五行」和「風水秘術」。封家後人對這些數術就僅知皮毛了。

  到民國年間,封師岐的後人是「封思北」,他平生多讀道藏,中年後在四川青城山做了道士,仍念念不忘祖宗的遺訓,屢次進入「棺材峽」,但不得其法而入,最後坐化在隧道中,並且告訴他的兩個兒子,要是封家後人不除了「屍仙」,就別給他斂骨安葬,他要暴屍於此,親眼看著有人找到「地仙村古墓」的入口。「百步鳥道」盡頭處那條隧道,在墓碑處有具屍體,就是此人。

  這「封思北」有兩個兒子,按《家譜》中「思、學、言、道」所排,都是「學」字輩,一個是「封學文」,還有一個是「封學武」,哥兒倆相差六歲,老父死後再無親人,就流落在世上相依為命。

  由於正值戰亂,眼看沒活路了,暫時顧不上祖輩所托之事,大哥封學文打算進山當「響馬」,在綠林中謀條生路出來,臨走前,就把兄弟過繼給了一家姓孫的財主,改名「孫學武」,也就是孫教授了。

  自此以後兄弟二人音訊隔絕,由於戰爭的原因,老孫家也逃離了故土,兄弟間就失去了聯繫。孫學武此後的經歷大致都如他先前所說,由於他祖上有「棺山盜骨」的事蹟,所以他自幼便識得一些蝸篆異文,加上後有所學,便從事了考古中的甲古文和一些古老謎文的破解工作,直到被下放至「果園溝」勞動改造,才又和同樣被下放的兄長「封學文」相遇。

  兄弟二人感嘆「造化弄人」,想不到重逢之地竟是在這種場合。說起別來的情由,原來封團長果然是進了綠林道,因為還懂得家傳的「觀山盜墓」之術,便隱名埋姓,在「常勝山」裏插香做了「卸嶺響馬」。

  可不久後,由於「常勝山」的盜魁下落不明,在數年之內,從漢代傳下來的卸嶺群盜徹底「土崩瓦解」,封團長雖是名為「學文」,卻最不好讀書,死也不想回鄉務農,正好在卸嶺群盜中結識了兩個西北的同夥,也是兄弟兩個,哥哥叫?老羊皮,弟弟?叫?羊二蛋。

  老羊皮活得窩窩囊囊,膽小如鼠,而他兄弟「羊二蛋」卻野心不小,在「常勝山」瓦解之後,羊二蛋夥同了一批人,準備去關外東三省開山立會,還是要做這些「盜墓穴陵」的勾當。

  封團長當時年紀還輕,覺得做「響馬子」挺好,有吃有喝還能隨便睡女人,看哪個大戶財主不順眼,拎著刀槍闖進去搶他娘的,男子漢大丈夫生在世上,就是要如此快活才好,於是一咬牙,就跟他們一同去了關外。

  等到了東北才知道,羊二蛋雖然做了胡匪盜墓團夥「泥兒會」的大位,卻沒什麼實權,而且這夥人都被日本關東軍給收買了,所做的「倒斗」勾當都是為了給關東軍效力,而且好像密謀著要找一處埋葬「黃大仙」的墳墓。

  封家祖上的觀山太保盜發過唐代的一座妖陵,那處古墓裏埋的就有狐僵,據說此乃元教前身的邪教墓穴,其中多有妖幻之術,動這種墳墓很容易惹禍上身,另外封團長雖然一身響馬骨頭,專好做那些殺官造反的事業,卻是條極有骨氣的漢字。「響馬盜」多是崇盜尚義之人,自古就屬「梁山本色」。在「常勝山」的卸嶺群盜中,代代都有殺富濟貧不畏強暴的英雄好漢,怎能去做「漢奸」禍害老百姓?

  當時羊二蛋帶著「泥兒會」的胡匪,把手按在槍上逼著他入夥,封團長義琢磨,我要是貪生怕死,現在昧著良心做了「漢奸」,恐怕死後也沒臉去見封氏列祖列宗,於是表示萬難從命,反倒是對老羊皮兄弟勸說了一番,咱們都是五尺多高的漢子,當初在「常勝山」裏何等義氣?陳總把頭言猶在耳,這才過了幾年就忘了?為何苦要奴顏婢膝地去給日本鬼子當「走狗」?要我說咱們就抄傢伙去幹「關東軍」一票狠的,才不愧「卸嶺群盜」的真實作為。

  羊二蛋哪裡肯聽他的話,最後一言不合,雙方當即拔槍「火拼」,封團長的「密雷艮」下放到了七八個胡匪,自己也受了槍傷,落荒逃進山裏,輾轉投奔了「抗聯」。參軍這些年來「身經百戰,屢立奇功」,但由於他身上的「遊擊習氣」太重,直到抗美援朝戰爭結束之後,還僅是個正團職。

  封團長從部隊轉業到地方不久,就在「文化大革命」中遭到了衝擊。有人揭發他曾經當過「鬍子」和「漢奸」,這罪過可大了去,僅次於革命叛徒,加上他脾氣不好,誰鬥他他就揍誰,即便是在千人大會上,他也敢擼胳膊挽袖子瞪眼同別人對罵,結果吃了不少苦頭。

  幸虧有以前部隊的上級保著,找個藉口把他下放到了「勞改農場」,在「果園溝」開山鑿石頭雖然辛苦,但總比讓他這火爆脾氣惹出殺身大禍來好。誰知卻讓他遇著了失散多年的親兄弟「孫學武」。

  封團長告訴孫學武說:「你哥哥我這輩子活的挺痛快,但現在估計是痛快不下去了,風聞有人正在查我的老底,要是被人查出來咱祖上是大地主頭子,而且還盜過墓造過皇陵,那事情就更嚴重了,絕對就成了不可調和的敵我關係了,所以我不打算留在農場裏等死,正好今年是鼠年,地仙村的九死驚陵甲生門顯露,所以我想好了,我今天晚上就打算逃跑,跑回老家棺材峽去找地仙村,必定竭盡我之所能,把祖宗留下來的事做了,最後再把咱老爹的屍骨掩埋了,只要這兩件事都能得手,哪怕是死也無所牽掛了。可如今我最不放心的就是你,你記住為兄的話,現在的年頭和以前不一樣了,永遠別把自己是觀山封家後代之事對任何人說,最好都爛在肚子裏。你這輩子對外人只有一個名字可用,那就是──孫耀祖。」

  孫教授在過繼給老孫家之後,連名帶姓都改作了「孫耀祖」,這是孫家希望他光宗耀祖之意,但孫教授從骨子裏反感這個名字,也是因為他觀山封家的人家族意識很強,自覺是大宗祖之後,豈肯給姓孫的光宗耀祖?但寄人籬下,想不認頭也難,等老孫地主夫婦死後,他就常自稱姓孫名學武,草字耀祖。戶籍身分登記改動不方便,仍做孫耀祖,只有與他相熟的人,才尊重他的習慣,以孫學武相稱,在一切私人場合裏他就會用這個名字。

  孫學武這輩子可沒封團長活得那麼瀟灑,做什麼都不順,飽受挫折,當時也想跟老哥一同跑路,可封團長說地仙村古墓吉凶難料,你我兄弟如果一同斷送在其中,咱「觀山封家」就徹底沒了,我要是萬一是有個閃失,將來還得指望你給我收屍。

  於是留下「觀山腰牌」,讓孫學武牢牢記住「觀山指迷賦」全篇七十二句,並把祖上封師岐留下的幾件傳家之物,都讓「巴山猿狖」從農場外偷帶進來,交給了孫學武。

  這幾件東西,都是「觀山太保」盜墓時所獲,幾百年前,那時候「觀山太保」尚未得禦口親封,還稱為「棺山太保」,留下來幾部龍骨天書,沒被地仙帶入墓中,其中記載的都是風水古法,學透了能得幾分「形、勢、理、氣」之奧秘,但內容有限,達到觀山尋龍的境界還比較困難。

  另外還有最重要的一件事情,當年地仙封師古,曾盜發過一座「唐代妖陵」,這是處「肚仙墳」,據說是唐時拜狐仙的「教門」所留。陵中有本奇書,記載著種種「妖法幻術」,陪葬的一口描金箱子裏,有不少施展「障眼法」的器物。其中有數枚從狐仙屍身上剝取的妖筋,混合在屍骨中焚燒後有「圓光」之奇驗,但並非輕易能用,必須先讓人先見到肚仙古墓的壁畫,然後通過焚屍才能見到「肚仙」顯身,並且得聞「鬼音」幻聽。封師古在「烏羊王地宮」中,放置了從唐代妖陵盜發得來的墓牆壁畫。「觀山指迷賦」除七十二句之外,還有最後一段最為隱秘,但卻是最重要的一段,就藏在「烏羊王古墓」的墓室之中。焚屍圓光,萬勿遺忘。

巫峽棺山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