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峽棺山 線上小說閱讀

第四十 章 天地無門



  此時進關聖廟時間已久,胖子和么妹兒這兩個心寬膽大的也大都疲乏了,早都依著殿中牆壁睡著了,只有我和Shirley楊還在聽孫九爺說話,他此言一出,我如同「渾身潑涼水、懷裏抱著冰」,看了一眼Shirley楊,她聽了孫教授最後這番話也是滿臉茫然。

  這件事對我來說,既是情理之中,又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是孫九爺身上確實有些詭異的變化,如果僅是象我們一樣出現並不明顯的屍斑也就罷了,只有死人身上才會有的「屍蟲」竟然會在他身上出現;但若說他已經死去多時了,他究竟是什麼時候死的?一具行屍走肉又如何能跟我們徹夜秘談?

  孫九爺似乎看出我們難以接受這個事實,便說:「其實我和你們一樣,根本不知道我自己是怎麼死的,甚至就連我自己是什麼時候死的都想不起來了,身上不斷有屍蟲爬進爬出,直到過了棺材山週邊埋設的斷蟲道,我身上才不再有屍蟲鑽出來,我完全無法理解在我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恐怖的事情,你們能不能相信世界上還有比死亡更可怕的事情存在?」

  孫九爺見我們滿臉疑惑,就低下頭來,讓我解開他胸前的衣扣,這一看之下,我和Shirley楊全都倒吸了一口冷氣。

  只見孫九爺身上滿是被屍蟲啃噬的窟窿。在進入棺材山的隧道中,設有防蟲道,所以他身上的屍蟲都已死盡了,滿是屍斑的胸口上,只剩下百十個黑洞,傷口沒有癒合,更不見有鮮血流出,整個人就如一具被蛆蟲啃咬過的腐屍一般。

  眼見為實,終是不由人不信了,但我即便是信了他的話,也如身在五里霧中,看來孫教授真是一具「行屍走肉」,可死屍怎麼能與人說話?這件事越往深裏想,就越讓人覺得恐怖,因為我們的一切常識和經驗,都無法解釋這一現象,難道真有借屍還魂?

  孫九爺對我說:「在進入烏羊王古墓的時候,我就發覺身子不對勁,但為時已晚,更不知道究竟是怎麼發生的。當年觀山封家也沒遇上過這種可怕的情形,所以我當時就下了決心,只要這次進了地仙村古墓找到屍仙,我是雖死無憾了。但我最後並沒有想拖著你們下水,偏偏你胡八一這個投機分子自作聰明,到頭來卻是害了你們自己。這回咱們都別出去了,這棺材山地仙村號稱天地無門,生門一關,誰也別想離開。」

  我聽得不以為然,對他說:「您真不愧是觀山封家的嫡傳,現在裏外都是你的理了,我們被你糊弄了大半年,到最後反而說我們是自己害了自己?就算是死人擠兌活人也不帶這樣的吧──」

  Shirley楊攔下我的話頭說:「現在先別爭這些了,既然大明觀山太保能將這個古鎮建在棺材山中,那這深藏地底的棺材山形勢想必不小,除了九死驚陵甲的生門之外,未必就沒有別的出口了。」

  那九死驚陵甲是一種守墓防盜的犀利機關,在我那半本《十六字陰陽風水秘術》的殘書,以及當年鷓鴣哨傳下的搬山分甲術裏都有記載。但將近一千多年來,卻是從沒有盜墓者撞到過驚陵甲,據陵譜一類的方外古籍中說,在南越王墓和漢武帝劉徹的茂陵裏都埋了此甲。

  在古方術中,「甲」是一種特殊的道具,可以是青銅器,也可以是紙俑甲馬。而九死驚陵甲更為特殊神秘,它是春秋戰國年間的產物,其時巫法正盛,盜墓之事也剛剛出現,為了應付盜毀古塚的行為,大貴族的墓葬都要用木槨疊壓封閉,並在陵墓周圍的土中埋設驚陵甲拱衛。此甲必須是用三代年間的古老青銅器,用屍血漚浸出一種特殊的銅蝕,其狀好似銅性受侵所生的銅花。

  這中蒼綠色的銅花為積血多年侵蝕而化,埋在有龍脈的地底時間一久,就會借著地氣變成了一種半金屬半植物的東西,呈珊瑚刺或蛛網狀生長,他能圍著陰氣凝結的陵墓不斷擴散。那些佈滿倒刺的銅蝕花,近似於食人草,象植物的根須一樣紮到泥土岩層裏,有知有覺,平時都藏在土裏,遇著活人就會受驚暴起,將接近陵墓的一切生物絞殺飲血,最是無法防範。因為其物不僅極為堅韌、能避水火,更含有屍血毒,刺中了活人立刻見血封喉。只要埋了此甲護陵,便可以使古墓週邊無隙可乘。

  但三代青銅古器,在後世已經非常罕見,使得造甲之術逐漸失傳,在兩晉及南北朝之後,世上的盜墓之徒就沒再遇到過九死驚陵甲,所以也從未有人懂得破此妖甲的辦法,我和Shirley楊也僅聞其名而已。

  孫九爺說封師古通過盜墓得到了不少上古青銅器,封家祖上有從棺材峽懸棺中盜得奇書,裏面正好記載有如何佈置驚陵甲的方法。這種半是銅蝕半是血肉的妖甲,根據棺材峽地脈中的龍氣流轉,每逢地鼠年便會在地底蟄伏數日,只要地底的棺材山風水不破,它就會遵循這一規律,唯有這段時間進山才是安全的。

  地仙村古墓本來就是迷蹤難尋,但封師古還是不能放心,又布了九死驚陵甲為最後一道屏障,如果有不知底細的盜墓賊進來,不論是摸金校尉還是搬山卸嶺,都要在隧道中稀裏糊塗地送掉性命,恐怕連死都不知究竟是撞上了什麼。

  按孫九爺推算天干地支的時間來看,驚陵甲很快會封死隧道,現在想離開棺材山地仙村已經不可能了。

  我先前在隧道中,確實看到岩土層中有一簇簇的蒼綠銅蝕,還以為是存在於地底的某種珊瑚狀溶解岩,卻是萬沒想到會有早已絕跡的九死驚陵甲。雖然不知道孫教授推算的時間是否準確,但根據《十六字陰陽風水秘術》所載,世間確有此物。如果這十二年的生門一過,在地底看見驚陵甲的一瞬間,就是死亡來臨之際。

  我認為對待這種事情,應該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一時想不出怎麼才能全身而退,但肯定是得找個生門出去,誰能耐得住性子在這不見天日的棺材山裏困上十二年?

  Shirley楊問我說:「現在形勢如此,你有什麼計畫?」我腦中一轉,知道現在應該立刻重新部署計畫了。在關聖廟裏停留的時間已經不短了,聽四周靜得出奇,還不知地仙村裏會有什麼情形,估計那尋仙得封師古早就歸位了,于把胖子和麼妹都招呼起來,讓他們趕緊收拾整頓,拿了金丹之後再想辦法尋找出口。

  這時我忽然想起最重要得一件事來。我馬上問孫九爺,雖然這個事件大部分都是你故布疑陣,但對我們來說至關重要的是,這棺材山裏到底有沒有周天卦圖和古屍金丹。

  孫九爺拿出一副將生死置之度外的神態說道:「實不相瞞,地仙村古墓藏有丹鼎天書之事也是我誑你們的。不過觀山太保祖上所盜得骨甲秘器,確實都藏在這山裏。另外──另外地仙封師古是方外奇人,精於化形煉丹之法,他要真成了屍仙,倒是有可能會有金丹。」

  我聽他竟然說連這件事都是做不得准的,真恨得咬牙切齒:「你這只由地主階級安插在我們工農兵內部的黑手!等這事完了我再跟你算總賬──」說完讓胖子給孫九爺鬆綁。現在棺材山裏吉凶難料,一切恩怨都要暫且放下,眼下首要之事,是在地仙村裏找到封師古,甭管有棗沒棗,都得先去拍它一竿子。

  胖子雖沒搞清楚這件事的來龍去脈,卻堅決反對給孫教授鬆綁,義憤填膺地說道:「縱虎容易縛虎難,這孫老九哪有什麼好心眼子?我看他掛了個教授的虛名,卻簡直是人面獸心;也不只人面獸心,簡直是衣冠禽獸;說他是衣冠禽獸都抬舉他了,牛馬騾子哪有他這麼陰險?他根本就是禽獸中的豺狼──」

  我告訴胖子你剛才睡著了,根本不知道真相是怎麼回事,孫教授已經認識到錯誤的嚴重性,他決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主動要求帶咱們進地仙村裏倒斗,並且他還對他封家的列祖列宗發了毒誓,即便沒信仰的壞人,應該也會尊重自家先人,所以應該可以暫時信任他。誰又沒犯過錯誤呢?西方人怎麼說的來著。「年輕人犯了錯誤,上帝都會原諒」,雖然孫九爺已經不太「年輕」了,但王司令這回你就大人有大量吧,量大福才大,福大命大才能造化大。

  胖子「哼」了一聲,一面拿刀子挑斷了繩索將孫九爺放開,一面對他說:「孫老九你再敢有二心,就算上帝肯饒你,胖爺我也輕饒不了你。快說,村裏的明器都藏哪了?」

  孫九爺毫無懼色地瞪了胖子一眼,對我們說道:「據我觀山封家祖輩相傳,這棺材山地仙村的格局,基本上都是按照清溪鎮而建,地仙封師古應該就躲在封家大宅裏。現在的巫山青溪鎮雖然荒廢了,但它大致保持著明清時代的古老風貌,大的變動幾乎沒有。」

  我們進青溪古鎮之時,曾到過被遺棄的封氏老宅,對封宅附近的街道佈局還留有一些印象。因為棺材山深處群山之底,到處都是漆黑一片,照明裝備範圍非常有限,容易迷路。於是就讓孫教授和么妹兒在紙上,粗略地畫了一張建築佈局地圖,然後再與瓷屏地圖相對照,讓眾人預先對地仙村的形勢有個大致概念,以免走進那黑燈瞎火的地下建築群裏會迷失路線。

  隨後把攜帶的裝備重新分配,手電筒與戰術射燈已經損壞了一部分,冷煙火和螢光照明棒所剩無多,電池和食物最多僅夠維持三天,如果真被九死驚陵甲困在棺材山裏,根本支撐不了多久。

  么妹兒自小多曾聽說過封家古墓之事,連他們蜂窩山裏也知道驚陵甲的厲害,她對我們說:「反正是妖仙墳裏肯定遇上鬼,但能見到藏在山裏的封家老宅,也算是開過眼了,死也算死得硬翹,就別多想啥子退路了。」

  我和胖子從來都不缺乏樂觀主義精神,便對他說:「妹子你別說喪氣話,咱們誰也死不了。這棺材山又不是銅牆鐵壁,它就真是生鐵澆鑄也得有個縫,等待咱們的必將是勝利的曙光──」

  那「曙光」二字剛剛出口,忽然一片暗紅色得光芒從廟堂外透將進來,好像是天空突然出現了朝霞。但此刻距離地面少說也有一兩千米,怎麼可能天光放亮?而且時間也不對,剛過十二點,即使是在山外,也正是天黑的時候。

  孫九爺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歷代祖先可都沒提過棺材山是在地面,現在他對這裏的瞭解其實並不比我們多,同樣驚詫莫名。

  我示意眾人先別急著出去,這關老爺廟最為神聖莊嚴,至少是個辟邪擋煞的地方,不論山裏有什麼邪祟的東西,都不可能進入這座殿閣。

  Shirley楊指著殿上二層說:「先到上面的窗閣子裏看看。」我們五人不知道廟外發生了什麼,都輕手輕腳地沿木梯上到殿堂高處,從窗閣子縫裏往外觀看。只見原本黑漆漆的高處,出現了一道斷斷續續的光亮,有些像是熔岩湧動,卻沒有任何熱量和硫磺氣息,反倒是使人感到全身陰冷。

  這時整個地底都仿佛被籠罩在了一片朦朧昏暗的血色之中,可以看到那片形狀酷似無頭屍首的丘陵,鱗次櫛比的一幢幢房舍樓閣,都綿延排布在其上。那些明代的古老建築紅瓦粉牆、高低錯落,規模十分龐大,最近的一處院落,距離我們所處的廟堂並不算遠,借著那猩紅色的血光,甚至可以看到門前所帖的門神畫像。

  隱約能看到建築群當中聳立著幾座古牌樓,比周圍的房舍院落要高出一籌。我暗自猜測,那裏應該就是位於地仙村最核心處的封家大宅了。

  整個村鎮好似一片陰宅鬼府,不見半點燈火人影,家家門戶緊閉,哪裡有什麼神仙窟宅的樣子,真想不出封師古躲在這裏能尋得什麼真仙。

  山丘上遍佈草木藤蘿,植被很是茂密,但都非常低矮,而且顏色極深。環著四周則是極高極陡的石牆,斧砍刀削般平滑,東西長南北窄,象棺材板子一樣整整齊齊地插在四面。峭壁上密密麻麻的,全都是攀龍落鳳似的紋路,那些圖騰壁畫般的繁複花紋,都是由古壁上所生的苔蘚和植物天然勾勒形成。

  正待再看,那半空中的血光卻突然消失了,棺材山裏又陷入了一片漆黑,極高極遠處隱隱有一陣陣銅鐵金屬摩擦轉動的聲音。這種響聲雖然不大,卻似乎可以蹂躪折磨人腦中的每一根神經,令人心慌不已,過了良久方才停止。

  眾人如釋重負,鬆了口氣回轉神來,在一片漆黑中,重新打開了頭盔上的戰術射燈。我問孫九爺剛才半空裏出現的血光是什麼。

  孫九爺搖頭道:「難說啊,封師古的手段神仙都難猜到,當年就連同宗同族的至親之人,也多是不知他心腹中所藏的秘密。可能是古墓上方有座萬年燈的青銅陽髓忽明忽滅,不過血氣如此沉重──也可能是九死驚陵甲的銅蝕穿破了土層。從現在開始,咱們每一步都要格外謹慎小心,否則絕對進不了封家老宅。」

  胖子毫不在乎,摩拳擦掌地說:「就連皇陵王墓咱爺們兒都曾七進七出了,一個地主頭子能有什麼大不了?在胖爺眼裏,他就是屎殼郎上馬路愣充美國進口小吉普啊!老胡你們把地形搞清楚了沒有?那明器都放哪了?擺著還是埋著?咱趕緊趁黑摸進去,參觀參觀這地主老頭子藏在陰宅裏的古墓博物館。」

  我點頭同意,反正現在也沒什麼時機可言了,早晚都得去見地仙,便決定立刻開始行動,帶眾人從木梯上下來,徑直來到大殿的門前。

  這伏魔真君殿的殿門在我們進來後就隨手關上了,但此時一推竟然紋絲不動,我又加了把力也沒把大門推開,不知在什麼時候,殿門已被暗藏的機括銷閉了。

  胖子見我推不開門,就過來幫忙,他抄出工兵鏟來撬門縫。我心覺有異,怕是這殿中有什麼古怪,下意識地回頭掃了一眼。頭頂那盞戰術射燈的光束隨著一晃,只見原本端坐在殿內的武聖真君突然變了面目,竟已不是那位臥蠶眉、丹鳳眼、面若重棗、長髯飄動的關二爺,而是一尊體形敦實黑矮的怒目惡鬼,懷裏抱著一段枯木般烏黑的佛朗機。泥像兩眼紅似血,目光俯視,盯在門前,正落在我們這幾個人的身上。我心中生出一股極為不祥的感覺,雖是平生見過許多廟宇道觀,但卻認不出這殿中所供的究竟是哪路兇神惡煞。

巫峽棺山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