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峽棺山 線上小說閱讀

第四十一章 炮神廟



  我心中一驚,想不到地仙封師古竟然如此褻瀆神靈,連關帝廟都敢虛設,?卻不知是那路邪神的廟祠,與先前的莊嚴氣象完全不同,這一正一邪,相差懸殊,真是烏鴉與喜鵲同在,難定吉凶,恐怕不是善處。

  我心念一動,急忙拽住正在用力撬門的胖子:「別碰大門,這裏供著兇神惡煞,肯定不是伏魔真君殿,小心門牆上有銷器埋伏。」



隨後眾人站定了腳步,拿手電筒在殿內四處一照,發現不僅是神龕裏的主像,就連侍立在武聖兩側的周蒼、關平,也不知什麼時候變做了陰曹中的鬼差,?滿身披掛紅袍,頭頂束著沖天辮,面目惶惶可畏。

  我們還道是看錯了,再次揉了眼睛細看之時,原來先前的泥像身上都蒙著一層布帳漆殼,此時都被藏在神龕後的細索扯了上去,空落落懸在殿梁高處,這才將廟中的邪神真身顯露了出來。

  剛才我們的注意力都被棺材山裏的異兆所吸引,竟是誰都沒有留心廟堂中的動靜。其實在進來之前,就已經查看過這幢建築週邊沒有銷器機括,卻沒料到關帝廟會是個陷阱,雖然事先提著十二萬分的小心,可遇到這完全走出了常理之外的詭變廟堂,仍是不免著了道兒。

  殿堂中死寂一片,卻暫時沒再有什麼機括作動,只是氣氛顯得十分不對。我越發感覺不妙,必須儘快脫身,借著戰術射燈光束環顧左右,見那口冷森森,沉甸甸的青龍偃月刀,此刻依舊加在雲台之上,我不禁靈機一動,腦中冒出一個念頭來。

  在中國舊社會,拜文武先聖之風自古流傳,如果關帝廟規模比較大,就往往會有一座單獨的刀殿設在邊廂裏,專供那口關公刀;規模小的廟堂,或是由周倉扛刀,或是平擺在金雲托架上。

  我見那柄關公刀沉重非凡,心想殿門裏恐有機括相貫,破門出去雖然不費吹灰之力,卻有可能會是自掘墳墓的舉動,何不用這口幾十斤沉的大力當做破牆鎖,撞破牆壁出去?於是立刻招呼胖子上前抬刀。

  眾人剛剛走近幾步,卻見那厲鬼般的惡神泥像身後有塊木匾,黑底金字,書著「炮神廟」三個大字。么妹兒似乎識得此物,連稱糟糕。這殿中不僅門窗牆壁,就連鋪著琉璃瓦的屋頂和樑柱也不能碰,裏面肯定藏有落地開花炮,一旦觸發了,整座廟宇就會玉石俱焚,人人都得被炸為齏粉。

  胖子原本仗著一股沖勁,打算立刻潛入封家老宅裏倒斗摸金,此時見出師不利,不禁抱怨倒楣,估計是出門前又忘記給祖師爺燒香了。

  我無可奈何地搖了搖頭說,不是咱們走背了兒,而是地主階級實在太狡猾了,但我從沒聽過世上有什麼炮神廟,難道這座殿堂是個大火藥桶?當真是進得來出不去的絕戶倒打門?

  Shirley楊也問么妹兒說:「什麼是炮神廟?又如何斷定廟中藏有落地開花炮?」

  聽么妹兒一說,我們才明白是怎麼回事。原來民間拜炮神的習俗,就是起源於巫山青溪。最初是因為鑿伐巫鹽礦脈時用到了土制炸藥,因為條件極為原始簡陋,時常發生炸死礦奴之事,於是老百姓就暗造炮神廟。為是專在礦山裏供奉的神道,初時只和低矮的土地廟相似,平常將那些炸山爆破的硝石火藥,全都存放在這種廟裏,其作用就和炸藥倉庫差不多。

  久而久之,人們發覺廟裏面的炮常常都顯出靈異之事來,不管是炸塌了礦道礦坑,活埋了多少礦奴;或是炸藥倉庫有走水的情況,卻來引爆大批炸藥雷管,諸如此類的這些事情,都被下礦井幹活的工人說成是炮神爺爺顯靈了,就如同出海跑船要拜媽祖一樣,是一種古老的行業崇拜,在中國應該從明代就有了。

  後來逐漸形成了風氣,除了開礦之輩,連官兵軍隊裏的火器營,包括後來從葡萄牙紅毛國引進的紅夷大炮,凡是涉及火藥之處,都要拜炮神。明代火器開始發達,但觀念還比較守舊迷信,軍中使用的主要紅夷火焰,皆會被冠以將軍之職,比如「神武,神威,震威」將軍等等。巨炮老化或損壞後也不可改鑄分解,而是要造墳墓掩埋。這些全都是由拜炮神的風俗延伸而來。

  後來又因清太祖努爾哈赤在寧遠城外被火炮轟擊所傷,最終不治身亡,所以清朝徹底禁絕炮神廟,所有的炮王墳、炮爺廟都被拆除損毀,中有在其發源地還有人秘密供奉炮神,廟址多建造在地下洞窟中,外地的人絕難知道這些事情。青溪地區的百姓以炮藥開礦為生,對此是老幼皆知。由於是秘密供奉,所以青溪炮神廟在清代起就常偽裝成其他廟宇,以藥王廟或土地廟居多,卻從未見有人敢拿關帝廟做幌子。

  另外在專造銷器的蜂窩山裏,因為常作一些火藥器械,諸如神鴉飛火、火龍出水等物,所以也有許多拜炮神的傳統。據傳炮神之像,形態不一,但真必懷抱佛朗機,兩側侍立紅袍火衣童子。

  佛朗機即為古時西洋火炮之代稱,自葡萄牙火炮在明正德年間傳入中國後,便有此名,始終都是炮神爺的法器。我和Shirley楊等人雖然不知炮神之事,卻也識得此物,在北京潘家園見過許多舊兵器圖譜,裏面就有這種火器。

  擺在泥塑炮神像懷中的火器自然都是假的,可這裏邊有個講究,民間拜的炮神所持佛朗機,皆為紅色,有紅衣紅藥之意;另有一種黑色的佛朗機,表示炮神廟裏設置有殺人的火銷之物,多是五雷開花炮,或為落地開花炮。

  因為此類炸藥機關,在蜂窩山裏稱為火銷,將炮神爺所持的佛朗機漆成烏黑色,正是蜂窩山匣子匠使用的一種暗號,此中的區別,出了鋪設炮引銷簧的工匠,外人從來不得而知。么妹兒雖然學過這些勾當,卻從沒真正見識過,缺少必要的經驗,直到看見黑色佛朗機,以及泥像後的古匾,這才猛然記起此事。

  這座炮神廟中,必是佈設了無數火銷炮藥,萬幸剛才沒有莽撞破門拆牆,否則觸動炮引,眾人此刻都已被炸得粉身碎骨了。

  廟中的詭雷銷器多半是藏在門牆樑柱之中,殿門窗閣都是能關不能開,四壁受力重了,就會引發炸藥。雖然所埋皆是幾百年前的土制炸藥,但在棺材山這片藏風聚氣之地,可能至今仍能爆炸,火銷一旦炸將開來,就絕不是血肉之軀所能抵擋的。

  想那火藥本是古時四大發明之一,到了明代的時候,火藥火器的應用,便已經趨於成熟完善,原始的土制炸藥威力雖然不及現代,可殺傷力絕對不容小視。落地開花炮類似於子母彈,顧名思義,炮藥炸開之後,裏面所藏的鐵釘、鐵片,會像天女散花般對周圍進行覆蓋殺傷,而五雷開花炮則會連續爆炸。

  眾人聽了此說,都覺束手無策,這殿門一開整個廟堂恐怕就要炸上天了,但不想辦法出去的話,豈不是要被活活困死在此地?這回眾人全成了炮神廟裏的籠中鳥,縱然插翅也難逃了。念及周圍都是炮銷,更是使人心亂如麻,好似熱地上的蛐蜓,一刻也立腳不定。



我按捺不住焦躁的情緒,冷靜下來一想,此次到青溪來尋地仙村古墓。幾乎每一步都與預先所料相去甚遠,這都得歸功於孫教授始終不肯托出實情,以至於最後將眾人拖入了絕境,但現在責怪任何人都已於事無補,唯一有意義只有竭盡所能應付眼前的危機。

  我正要同Shirley楊商議冒險拆掉炮引是否可行,卻聽一旁的孫九爺忽道:「險些忘了,地仙村裏全是陰陽宅!」

  我們未解此意,奇道:「什麼是陰陽宅?難道地仙村不是座古墓陰宅嗎?」孫九爺道:「不是不是,今天發生的事情實在太多,我心神大亂,忽略了此節。記得當年聽我兄長說過,地仙村裏的所有房屋都是陰陽宅。」

  所謂陽宅是活人的居所,而陰宅則是埋葬死人的墓穴,地仙封師古有搜集古墓珍寶的癮頭,而且更有一個怪癖,不僅是墓中陪葬的珍異明器,就連棺槨、古屍、墓磚、壁畫等物,也要據為己有,視如身家性命一般。

  他在棺材山裏建造地仙村之時,曾把觀山太保所盜古墓都按照原樣造在地底,上為陽宅,下為陰宅,所有的房舍院落下層,都是真正的墓室。墓室的種類上至三代,下至元明,無所不包,那些墓室在底下也各有門戶和墓道相通,便如陽宅街道一般不二,但誰也不知他為什麼要如此作為。

  這座炮神廟地下,肯定也會有片地窖子般的墓室,從墓道裏一樣能通往封家老宅,就是不知地底下會不會也藏著落地開花炮。按理說應該不會,因為地仙封師古絕不會輕易毀壞陰宅,但是據說墓室裏的機括暗器,悉數依照舊法設置,如果從墓道裏走的話,就要想辦法對付歷代古墓裏的種種機關。

  所謂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在孫教授以自家列祖列宗在天之靈的名義發過毒誓後,加上前後諸事的印證,我此時已暫時打消了對他的懷疑,否則必然寸步難行,當即便贊同說:「這倒是個辦法,總強似困在這裏苦熬。有道是,獨有英雄驅虎豹,更無豪傑怕熊羆。摸金倒斗的手藝人,有什麼墓室是不敢進的?」

  炮神廟中看似寂靜,實則危機四伏,在進退無門的情況下,眾人當即決定孤注一擲,準備從地下墓道中脫身,但孫教授家裏一代代傳下的秘聞,連他自己也不敢保證是真的,廟堂地下有沒有古墓尚屬難言。

  於是五個人一字排開,小心翼翼地用工兵鏟和精鋼峨眉刺一塊塊撬開地磚,發現殿內臨牆的地面都有炮銷,一排排暗藏鋪設,密集無間。那五雷開花炮並非地雷,沒辦法拆除引信,只能設法避過,整個廟堂中只有炮神爺泥像周圍一圈,沒有埋設火銷暗器。

  眾人唯恐觸動火銷,誰也不敢用力過度,緩緩挪開最上面的幾塊青磚,見磚下是層清泥夯土,工兵鏟長度過短,挖鑿夯土使不上力,而且夯土中可能混合了糯米和童子尿,土質堅密細韌,我們用鏟子挖了沒幾下,額頭就已冒了汗。

  我只好和胖子去抬了關公刀過來,按搬山道人所留「切」字訣裏的穴陵古方,先在地面上淋了些隨身帶的燒酒,將夯土浸得疏鬆了些,然後倒轉了刀頭,用那三棱鑄鐵的刀往地上猛戳。這關公刀就如同一根數十斤沉的鐵鍬,鑿起堅硬的泥層來十分應手。

  把這一層夯土戳碎了挖開,果然是層一尺多厚的膏泥,泥下又有一層枕木。挖到這裏,已足能證明廟堂下確實存在墓室,所用的木料大概都是出自真正的古墓,方柱般的木材都已經半朽,晦氣撲鼻,用關公刀戳得幾下,排列齊整的朽木便從中下陷,露出黑漆漆一個地洞,裏面往外嗖嗖地冒著陰風。

  胖子喜道:「看來民兵們已經把村裏的地道連成一片了──」他話音未落,就聽炮神廟裏的那尊泥像轟隆晃了一下。原來地底的枕木早在原址就已受地下水所浸,朽得不堪重負了,一處木樁塌陷,竟然帶動得附近幾根橫木一併折斷。

  斷裂塌陷的幾根枕木,剛好位於懷抱佛朗機的炮神泥像底部。神仙晃動,沉重的泥像一頭撞栽向後牆,炮神爺的腦袋當場就被撞掉了,身首分離轟然砸落在地,只聽後牆裏隨即發出哢哢一聲怪響。

  眾人心中都是猛地一沉,知道這是落地開花炮的銷簧發作了。我趕緊推了一把呆在原地的孫九爺:「走啊,還等什麼?」

  此時廟中牆壁樑柱間都是炮簧作動之聲,我招呼他的同時,也顧不上墓裏是什麼情形了,連推帶拽就把孫教授推了下去,隨後其餘幾人也緊跟著跳進墓室。胖子覺得關公刀沉重結實,用著挺順手,雖然一個人肯定掄不起來,但劈個棺槨可正好用得上它,捨不得棄之不顧,匆忙中也不忘拖了這口大刀。

  這座由數百根枕木疊成的墓室空間十分狹窄,人在裏面不能站直了,其中還擺有好大一具古老的木槨。我最後一個跳進來,正好落在木享蓋子上,還沒等落地的力量消失,就聽頭頂悶雷般的轟鳴一聲接著一聲,泥土碎木不斷落在身上。

  上面的炮神廟裏,一枚枚落地開花炮在殿中不斷爆炸,硝磺土悄橫飛,墓室中的古舊朽木受到衝擊,紛紛斷裂開來,一時間磚木齊塌。我在一片濃重的煙塵中翻倒在地,感覺到墓室隨時會完全塌陷,哪還來得及起身,在混亂中翻滾著摸向墓門,撞到同伴也分辨不出是哪一個了,只能拼命把他推向外邊。

  慌亂中不及細辨,只是見那木槨槨室之外,似乎是條遍佈青磚的狹長墓道。我沖將出來,滿頭滿面都是磚泥碎土,一看身邊的人也都在,只有胖子腦袋上被一根木樁砸中,雖然戴著登山頭盔,可還是把臉上劃了條口子。他並不在乎,彪呼呼地胡亂抹了一把,也分不清是泥汙還是鮮血了。沒等我再去檢查其他人的情況。後方的槨室便已被斷木泥土徹底掩埋了,慢上半步都得給活活悶死在裏邊。就在眾人驚魂兀自未定之際,忽見漆黑的墓道遠牆。亮起了一簇簇鬼火般的慘澹光芒,映得人臉色發綠。

巫峽棺山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