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峽棺山 線上小說閱讀

第四十二章 緊急出口



  青磚墓道的墓磚上都刻有工匠人名、出磚的窯名,以及「四庚辰」──這是舊話,按現在的說法就是年、月、日、時,應皆是明代之物。整條墓道狹窄幽長,兩端皆是不見盡頭。我們剛從木樁坍塌的槨室中出來,還沒等站穩腳跟,就見墓道盡頭亮起一盞盞微弱的鬼火。

  那火頭比點然的火柴的火苗大不了多少,可能燃燒物中含有磷粉,亮起來的光芒都是暗綠之色,象一排蠟燭般齊刷刷地亮了起來,但那熒綠色的光芒黯然慘澹。我們離了約有二十米,已經超出了戰術射燈的照明視界。

  隨即是一陣陣木齒咬合的詭異動靜,卻不知是什麼作怪。Shirley楊隨後折亮了一支螢光管,對著墓道遠端甩了過去,黑暗中頓時熒綠之光大盛,這回終於看了個一清二楚。

  原來墓道盡頭由窄變寬,探出一座門樓子來,當中是兩扇滿布銅釘銅環的石拱形墓門,規模形制與人間無異。石門前的滴水簷下探出六條木制龍頭,龍頭雙眼閃爍如燭,可能是我們突然闖入此地,混亂之中無意觸發了什麼機括,使得木龍眼眶裏所藏的磷硝燃燒起來。?

  我們這五個人,除了胖子之外,多半能猜出此物來歷,只聽那木龍裏機括作動,再加上龍頭內部有磷火燃燒,就知道十有八九是極其犀利的火箭銷器──一窩蜂。

  那一窩蜂乃是明代軍中臨陣制敵的利器,外形有神鴉、火龍之狀,整體造型是個長長的木頭匣子,利用火藥或者機簧發射,射時有如群蜂出巢,故名一窩蜂。有時箭頭帶火或是染毒,那樣殺傷範圍和威力就變得更大,後來也有人將之用來防備盜墓,最陰險的辦法是在棺材內部裝上幾具一窩蜂的暗弩,開棺者若無提防,立斃當場。藏設在如此狹窄的墓道中,更叫人防不勝防。

  從Shirley楊拋出螢光管照亮了墓門,再到我們看清了簷下的木匣龍頭,也只在一瞬之間,那數架一窩蜂內所藏的火箭,便已擊射而出。這中間根本不容人有思考反應的餘地,只見木龍的龍口處火焰忽起,墓道裏飛火流螢般的一片閃亮,數百支亂箭恰似群峰出巢一般撲面而來。

  無數火箭在狹長的墓道裏激射飛來,聲勢格外驚人,嗚嗚呼嘯,聽得人腦瓜皮子都緊了一緊,多虧Shirley楊眼明手快,金剛傘一抖之際便已撐開,遮在眾人身後,把飛蝗般的亂箭盡數隔開。

  金剛傘能耐水火、腐毒、刀槍,一窩蜂的火箭雖是勢遒勁疾,又且箭鏃燃燒,卻奈何不得這柄金剛傘。只是墓道裏十分狹窄,若離墓門近了,一柄金剛傘難以盡數護住一字排開的五個人,眾人只好不斷退向墓道的另一端。

  窩匣火箭構造簡單,又易隱蔽偽裝,是陵墓中用來暗算盜墓賊的常見銷器,但也是比較笨的一個法子。弩箭雖然厲害,卻能遮能擋,而且最關鍵的是匣中飛矢有限,又畢竟是無知無識的死物,有經驗的盜墓者在發現暗箭之後,可以通過不斷觸發,使機括銷簧盡絕。

  但這條墓道中藏設的木龍箭匣似乎無窮無盡,箭出如雨,始終不見勢頭減弱,被金剛傘擋落的亂箭,在地面上兀自燃燒不絕。我們不斷退向遠處,身後留下遍地的箭支,如同在墓道中鋪了一層乾柴,將半條墓道都點燃了。

  我們後隊變作前隊,退出幾十步遠,眼看就要離開火箭攢射的範圍了,眾人不由得暗自慶幸。如果兩端墓道裏都藏有一窩蜂之類的火箭連弩機括,形成前後夾擊之勢,我們此刻不免都要被射成刺蝟了。

  可正在這時,就聽退路盡頭的黑暗中,發出一陣沉悶的咆哮之聲,好似金木交鳴、雷聲滾動,又像是有什麼巨獸在「呼哧呼哧」喘著粗氣。我心說:「麻煩大了,這可真是人要倒了黴,連他媽喝口涼水都要塞牙。」

  還沒等我扔出照明物看看前邊究竟藏著什麼東西,就聽到墓道裏轟隆隆之聲響徹不絕,離我們的位置越來越近,轉瞬間就沖到了面前。在幾盞射燈和手電筒晃動的光線中,只見從黑處冒出一隻體型碩大的白牛,頭圓體方,壯碩異常,單是那顆牛首,便足有巴斗般大小,頭上雙角閃著寒芒,尖利鋒銳不讓劍戟。牛眼二目圓睜,直直地瞪視向前,但既無生氣,又無神采,唯聞牛腹中機括「咯咯」作響,竟是一頭銷器作動的木牛。

  這條狹長的青磚墓道裏機關重重,每一步都是置人死命的陷阱,看到木牛衝撞而來的人皆是發出一聲驚呼。

  現在這條墓道狹窄壓抑,寬度僅有不到兩米,沒有任何可以容人閃躲騰挪的餘地,而且那頭木牛沉重堅固,聽聲音是通過崩簧彈射,轟然衝擊之勢凌厲非凡,金剛羅漢也教它撞翻過去,何況牛角上寒芒畢現,恐怕碰上就得被其當場挑個肚破腸流,死於非命。

  此時一陣勁風撲面,那頭木牛轉眼間便已沖至面前。有道是人急拼命,我一把抓住胖子所拖的關公刀,二人齊聲發喊,壓刀剬,掄刀頭,數十斤的青龍偃月刀翻了一個個兒,硬生生砸在木牛的牛首上,猛聽「啪嚓」一聲,竟將木牛車砸碎在了身前。

  那牛首上鑄有銅蓋鐵角,震得我和胖子雙手虎口破裂,兩臂都是麻的。我低頭看了看被關公刀劈開的木牛,只見牛腹中藏著幾個皮囊,從中冒出一縷縷黃煙,濃得好似化不開來,我叫道不好,招呼其餘四人快戴防毒面具。

  眾人心屏住呼吸,匆匆將防毒面具罩在了臉上,不消片刻,濃黃色的煙霧已經擴散開來,墓道中那些燃燒的箭鏃火焰,被升騰的毒煙一壓,頓時暗淡熄滅,火頭一滅,門樓處的木龍弩匣也隨即停了下來。

  我看這條墓道中的事物皆是出自明代,在元明之際,埋葬女子的墓穴中,才會有銅牛、木牛出現,而男子的墓穴中則多為犀。剛剛衝撞出來的這架木牛,不僅有銅蓋鐵角可以傷人,而且牛腹中藏有毒煙,如果盜墓者避開其衝擊之勢,木牛便會一頭撞在墓門上,使暗藏在體內的毒煙發作,同樣可以致人死命,實是連環殺機,教人無隙可乘。

  墓道中濃黃色的毒霧凝聚不散,加上眼前隔著防毒面具,幾乎使人的視線降到了最低點,前後左右的情形都已不可辨認。為求儘快脫身,我們五個人只好緊緊挨在一起,摸著墓道裏的石壁,在濃霧中一步步向前趲行。

  我剛往出現木牛機關的方向走了沒幾步,突然發覺墓道遠處隱隱震動,似乎有滾石或千斤錘一類的重型機關落下,此類機括是利用巨大的石滾、石錘等物,對已經被盜墓者穴開盜洞的墓道進行二次封堵,在倒斗行時稱其為碎骨樁,活人被碾到其中,當場就能變成肉醬。

  我暗暗叫苦,趕緊回轉身去,連拍其餘幾個人的肩膀,讓他們趕快掉頭往回跑,跑到拱形墓門處還能爭取一線生機。

  眾人也都察覺到了墓道前方的異動,當即後隊變前隊,轉身就向來路走返,好在來時的地形較為熟悉,不用再一步步摸索著行動,只是地上多有散落的箭支和木板,有人跑出幾步就被絆了一跤。這時候無法分辨前邊摔倒的是誰,我和胖子在後面趕到,將那人從地上拽起來就逃。身後墓道中的震動愈加劇烈,死亡的壓迫感如大限相催,只恨爹娘少生了兩條腿。

  在濃煙中奔至墓門前,見兩扇墓門間掛著銅鎖,顧不上再想這裏面的墓室會有什麼狀況,直接用關公刀斬落大鎖,眾人一起用力頂開石門,就在墓門開啟的同時,墓道中滾來的一尊千斤石滾也已轟然而至。

  墓道地面上的亂箭和木牛都被壓得粉碎,此時的形式間不容髮,我見那墓門剛被推開一條縫隙,能進得去人了,就把正在推動石門的同伴一個個推了進去,自己也緊跟著閃身入內,那巨大的石滾隨機撞在了墓門之上,震得四壁皆顫,把來路徹底阻斷了。

  所幸在混亂中無人掉隊,都逃進了這間墓室。我全身氣血翻湧,伏在墓室中喘了幾口粗氣。由於墓室中已有部分毒煙流入,所以沒人摘掉防毒面具,抬頭看看四周,見這漆黑的斗室內稀疏的煙霧飄蕩,整座明朝的墓室內部也是狹窄低矮,只比普通民房的面積稍大一些。裏面並無棺槨,當中有一尊九色金牛,如尋常水牛般大小,通體鏨銀鎦金,顯得敦厚奢華,牛背上伏著一具女性乾屍,可能由於是從外邊盜發後搬運至此,古屍形骸消散,面目都有些不可辨認了,身穿得殮服也顯得骯髒襤褸,乾屍懷中抱著一個描金的精製木匣,看樣子像是一個首飾盒子。

  我先前屢次聽孫九爺提到,觀山太保秘密盜掘各地古墓,最終由地仙封師古,將墓中之物悉數藏於地仙村陰宅之中,所以在地下見到乾屍、明器、窩弩毒煙等物,並不覺得十分驚奇,可能整個地仙村下埋的,皆是歷朝的古塚墓穴。只是想不明白封師古為何要如此煞費苦心,在棺材山裏造出這樣一座古墓博物館。看其所作所為,真與瘋子無異。

  就這麼稍微一走神的工夫,眼前的九色金牛雙目忽然眨動起來,我還道是跌昏了頭看花了眼,再想細看,卻見那金牛托著背上乾屍,竟向前方撞來。

  我個趕緊閃身躲避,九色金牛從我面前一晃而過,墓室四面見方,被石滾子擋住的拱門在其中一側,牛首原本側對墓門,一沖就是沖向一面石牆,當即撞個正著。不過金牛並未由於撞在壁上翻倒,背上的乾屍連動都未動,而是將墓牆頂得翻轉開來,壁後另有一間密室,金牛馱著屍骸,就勢沒入了牆後的暗室之中。

  我心下大奇,難不成九色金牛能夠通靈感應?見有外人進入墓室,竟能馱著墓主屍骸逃往另一間隱蔽的墓室?我怔了一怔,猛然想起《十六字陰陽風水秘術》「道」字卷中的記載,立時醒悟過來。原來這座古墓防盜機括連環發動,一旦有外人侵入墓室觸發了銷器,這金牛便如同一具能夠行走活動的棺槨,立刻將墓主的屍骨明器轉移到另外的區域,而那墓牆翻轉落下之後,我們所在的這間墓室立刻又會出現毒煙、伏火一類的機括。

  那面被九色金牛頂開的墓牆,有個名堂喚作翻天蓋,此牆一翻,墓室中就會立刻變成一處死亡陷阱,現在石拱墓門已被千鈞巨石封堵,如果墓牆後的暗室再行關閉,就再無生路可尋。

  我醒過味兒來的時候,金牛已將翻天蓋頂了起來,眼看就要衝入暗室之中,只要那馱著屍骸的九色金牛一鑽進去,墓牆落地之後,永遠也別想讓它在次開啟。可我畢竟是過後醒悟,就算反映再如何之快,從後面趕過去也是來不及了。

  在這眨眼之間,就見離那面牆壁稍近的胖子,猛地把關公刀向前一送,斜戳在地面的石槽裏,恰好別住九色金牛的蹄子。金牛雖是重物,卻只可按固定路線移動,無法離開石槽,更不能撞斷鵝蛋粗細的鑄鐵刀柄,硬生生被卡在翻天蓋下,在也無法向前挪動分毫。

  我鬆了口氣,暗道僥倖,卻不知王胖子是哪根筋搭錯了,怎麼忽然變得如此英明果斷?真是探出倒海翻江手、力挽狂瀾於即倒。這時卻見他從地上爬將起來,晃著膀子走到金牛跟前,伸出手把那乾屍懷中的金匣子摳了出來,掰開匣蓋看了一眼,便順手塞進了自己的攜行袋裏。

  我這才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原來胖子剛才根本沒考慮別的,只是見九色金牛帶著墓主屍骸逃遁,又見屍體懷中藏有明器描金匣子,自然不能容其從眼皮子底下輕易溜走,甚至都不用經過大腦去思索,出於條件反射的所用,就迅速遞出關公刀把鑽入密室的九色金牛擋個正著,隨後立刻動手摸金,抄了那粽子懷抱的明器。

  這時Shirley楊和么妹兒已把孫教授扶了起來,我發現在石拱墓門處仍有毒煙不斷從縫隙間湧進墓室,就對眾人打個手勢,讓眾人從九色金牛肚腹下鑽進暗室。

  翻天蓋後又是一間陰晦狹窄的墓室,上方懸著一堵厚重的夾牆,牆壁間鋪著數層獸皮,在暗牆翻轉封閉之後,就會落下來頂死翻天牆,堅固的雙層墓牆會把盜墓者活活困死在先前的墓室裏。即便是王公貴族的墓穴,也少有如此狠辣巧妙的佈置,不知那九色金牛所馱的墓主曾經是個什麼來頭。

  我顧不上再多想什麼,在翻天蓋後的墓室中找了一圈,見側面有道石階,想必是通往古棺材山上的陽宅,我們先前想從地下墓道裏摸入封家老宅,但現在看來古墓中機關重重,而且墓道墓室低矮狹窄,五個人都擠在裏面根本施展不開,如果再次遇到意外,難免要有損傷,反倒不如在地仙村裏可以周旋。

  我對眾人指了指墓室中的石階,示意離開這座所謂的古墓博物館,改從上面行動,Shirley楊等當即點頭同意。由胖子在前打頭,揭開一層銅蓋,五個人一個接一個地鑽了出去。一看四周,正是置身於一間民宅之中,屋裏家私擺設一應俱全,件件考究精美,看那規模,雖不是什麼豪奢的貴族大宅,也是能算是人間的富足之家,老百姓家裏不會是這樣的。

  暗道的出口是在一架雕花水木牙床之下,四周漆黑寂靜,空無一人。我劃了根火柴,見火焰毫無異狀,便摘掉防毒面具,鼻中所聞儘是陰冷之氣,屋內顯然是很久沒有活人走動了。

  這次我學了個乖,不等後面的人都從床下暗道鑽出來,就先推開房門,讓胖子拖過來一把椅子擋在門前,以免又被關在屋裏。

  胖子臉上的傷口已經止了血,卻由於擔心破了相,情緒顯得有些焦躁。他莫名其妙地問我:「胡司令你看這張床可真夠講究,拆散了拖到潘家園可值銀子了,足能震喬二爺一道。你說這是不是地主婆子睡覺躺的?」我說:「傢俱不錯,但院落不大,可能是大戶人家的外宅,我看像是老地主頭子和他姨太太的床。」胖子憤憤不平地說:「這世界上未必真是男的多女的少,可為什麼還有那麼多打光棍的呢?歸根到底就是有錢的地主階級飽暖思淫欲,家家戶戶三妻四妾,所以落實到咱無產階級頭上,連一夫一妻都不夠分了,憑什麼呀?結果光棍們揭竿而起,把全國的地主都給鬥了。我看咱有必要將這優良傳統發揚廣大,跟觀山太保這夥孫子沒什麼好客氣的──」

  我對觀山太保也沒什麼好印象,就告訴胖子說:「你也不用拐彎抹角找藉口了,大明觀山太保是朝廷的鷹犬,以前暗中坑過不少倒斗的手藝人,單憑這一條咱也該把地仙村裏的明器倒淨盜空。可那些個陳年宿怨,都早已是歷史的塵埃了。咱這回還是得緊著正事來做,找到丹鼎天書也就罷了,如果落了空──再算總賬不遲,臨走時放把火燒它一個片瓦不留。」

  說話間,其餘三人也都陸續出了暗道,孫九爺似乎顯得格外疲憊,順勢坐在水木雕花牙床上歇息起來,但他坐下之後,便一動也不動了,就連臉上的防毒面具都沒取掉。

  我看他行止有異,便緊緊按住工兵鏟走到床前,伸出手給他摘掉了防毒面具。眾人一見孫九爺藏在防毒面具下的那張臉,無不吃驚,一齊向後退開。

巫峽棺山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