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峽棺山 線上小說閱讀

第四十四章 棺山相宅圖



  這一路進山,我們的鼻子都快被屍臭嗆廢了,可此時仍然感覺到血腥氣直沖腦門子。屍血污濁腥臭,與正常鮮血大不一樣,先此情形,不免另人立刻聯想到這棺材山中傳說中的屍仙,眼前的這座墳墓中是不是埋著屍仙?

  按照孫九爺的話來說,地仙是封師古,此人在棺材山裏窮心盡血建造陰宅,為的就是死後能得道,度煉修化為屍仙。死後度屍為仙的觀念是自古已有的,方外修道之士死後的屍體稱作遺蛻,如果人死後形魂不散,仍然凝聚在遺蛻當中,曆劫度煉,就可以超脫輪迴,出有入無、同天地之不老。

  所以我覺得後宅中的墳墓,很有可能就是地仙封師古的葬身之所,不過說到他是個什麼仙家我是絕不信的,當下就想刨開這墳丘看個究竟。

  Shirley楊說:「墳中滲血是不祥之兆,而且屍血必定帶有屍毒,不能輕易冒險發掘。觀山藏骨樓守陵望墳,說不定是裏面會藏有一些線索,可以讓咱們瞭解這地下究竟埋了些什麼,等掌握了詳細情況再做計較不遲。」

  我一想Shirley楊的確言之有理,便讓胖子與么妹兒留在樓前,以免全夥進樓都被一網打盡了,只有我和Shirley楊加上孫九爺三人進去。

  三重木樓的門戶緊閉,大門被數道銅鎖緊緊扣了,無間可入,但我們身邊有蜂窩山裏的手藝人相助,開鎖撬門不費吹灰之力。只見么妹兒從隨身的百寶囊中摸出萬能鑰匙,對準鎖孔捅了幾捅,鉤了幾鉤,鎖扣便應聲而開。

  她的熟練程度看得我們楞了半天。胖子說:「妹子的手藝可真不潮,四九城裏最牛掰的佛爺,只怕是也沒你這兩下子利索。保險箱你會不會開?」

  「佛爺」是北京地區對小偷,扒手的稱呼,但蜂窩山裏的匣匠,千百年來專門研究各式各樣的銷器機關,擰門撬鎖只是其中的微末之技,么妹兒得過許多真實傳授,做起來自然乾淨俐落。她卻不知胖子所說的「佛爺」是什麼意思,還以為那是句好話,頗為沾沾自喜,畢竟這些近乎失傳的手藝,留在偏僻的山區小鎮裏根本無從施展,學了也只當是中看不中用的屠龍之術,沒想到還真能有用武之地。

  這時Shirley楊拎著金剛傘,輕輕推門進到藏骨樓之內,孫九爺跟在她後邊,一前一後地進去。

  我告訴胖子守在外面須放仔細些,別把我們的後路斷了。胖子說:「老胡你成心的是不是?對我這麼有責任感的人,還用的著囑咐嗎?我什麼時候讓你們不放心過了?我也得囑咐你一句,你進去之後要是瞧見明器,千萬別跟那孫老九客氣,他這老小子欠咱們的,有好東西該順的就順。找金丹雖然是正事,可一隻羊是趕,兩隻羊也是趕,能不耽誤咱就都別耽誤了。」

  聽胖子提到金丹二字,我心裏咯?沉了一下,看棺材山裏的詭異情形,只怕這次是一隻羊都趕不得了。我暗罵孫教授太能偽裝了,也許正是因為他性格孤僻,很少與人接觸,所以這廝裝起孫子來,簡直比孫子還孫子。我是終日打雁,反被雁啄了眼,竟然被他給唬住了。現在地仙村古墓裏藏有千年屍丹的可能性,已經降到了最低點,這次誤入棺材山,我們無異於深陷一場本不該屬於我們的災難之中,而且還被孫九爺這老不死的往泥潭中越拖越深,難以自拔。

  我雖然自己不承認,但骨子裏可能真有些唯恐天下不亂的基因,在潛意識中,很想知道大明觀山太保的秘密,又心存僥倖,只盼著能從地仙村裏找到古屍丹鼎,所以乾脆橫下心來不去計較得失結果了。想到這些,我便胡亂同胖子交代了幾句,拽出工兵鏟來,自半開的兩扇木門中穿過,摸進了漆黑一團的觀山藏骨樓。

  Shirley楊和孫九爺正在二進等我,見我從外進來,便打開戰術燈推開了內堂的如意門。這樓內黑得伸手不見五指,嘎吱吱的木軸轉動聲中,一樓內堂木門洞開,裏面陰沉的空氣中帶有一股子檀香藥氣。我知道在古代的建築中,有一種早已失傳的工藝,造出來的樓閣殿堂可以使飛鳥不落、蚊蠅不入,除了建築材料特殊之外,還要使用墨師的古老方術,這種木結構的建築裏會藏有暗香,千年不散,喚作逍遙神仙閣。觀山藏骨樓可能正是一座罕見的逍遙神仙閣,看來觀山封家在建築、風水、陵墓等方面,果然都有常人難及之處。

  我們站在堂前向四處打量,只見樓中有許多擺放古董的檀木架子,裏面陳設的,皆是一片片龜甲龍骨。我對Shirley楊和孫九爺說:「觀山太保在棺材峽懸棺中盜發之物,恐怕全都在這了。」

  孫九爺點了點頭,帶我們上前查看,發現骨甲上滿是日月星辰的符號,那些是古老的符號和圖譜,有些類似于我曾看過的河圖洛書,但更為奧妙繁複,應該都是記載了一些極其古老的風水迷圖,卻不見其中有周天十六卦的卦圖。原來藏骨樓是用來存放此物的,也許地仙封師古並不在樓中。

  Shirley楊問孫九爺:「封氏觀山指迷之數都是從此得來的?」孫九爺看著那些骨甲點頭道:「沒錯,棺材峽中多有古代隱士商人埋骨,這些天書般的甲骨中包羅萬象,奧妙無窮,除了古時的風水星座之道,還有許多匪夷所思的異術。有道是福兮禍所倚,禍兮福所伏,當年我祖上借此發跡,到頭來還不是毀在了「盜墓」二字之上?要是沒盜過這些懸棺骨甲,後代中也不會有人執迷妖妄,惹出滅門塌天之禍。」說罷嗟歎不已。

  但孫九爺目前最想找到的還是地仙封師古,他隨意看了幾片骨甲,心思便多沒放在上面了,又直著眼繼續向後堂搜索。我對Shirley楊使了個眼色,二人從後面緊緊跟上,誰知剛剛步入後堂,就見孫九爺「咕咚」跪倒在地。

  我心想好端端的跪下做什麼,又要詐屍不成?就要伸手將他扶起來,但抬眼間,看到後堂內懸掛著許多人物畫像,畫中各人衣冠服色皆不相同,形貌氣質也有差異,不是同一個時代之人,畫像前擺著牌位,原來後堂竟是觀山封家的祖先祠。

  我和Shirley楊好奇心起,忍不住也在後面多看了幾眼,但見那些畫中的古人,數目加起來也快一個連了,雖然氣質出眾,卻皆是裝束詭異,神情冷漠。我們站在密密麻麻的人像跟前,一種被無數死人凝視的感覺油然而生,周身上下都不舒服。

  當年受過皇封的名門旺族,如今只剩孫九爺這最後一人,而且還過繼給了外姓。他那佝僂的背影,在封家諸位祖先的堂前更顯蒼涼,我也不得不感嘆世事變移,興衰難料。

  好不容易等孫九爺這「不肖子孫」拜完了祖宗,我們三人見藏骨樓一層當中,再沒什麼值得注意的地方了,就從樓梯上去。在戰術射燈的照射之下,見到二樓是個藏經存典之處,架上都是古籍道藏,內容無外是那些黃老、爐火之術。

  臨著窗閣兩邊,懸著一幅古畫,畫中描繪的場面,是盜墓賊在懸崖絕壁上盜發懸棺的情形,此畫極有來歷,正是傳說中的《觀山盜骨圖》,是一件藏有許多歷史資訊的古物。

  我對孫九爺說:「這張畫是觀山封家的鎮宅之寶吧?您還不給它收回去,留在棺材山裏爛掉了豈不可惜?」孫九爺道:「豈止是鎮宅之寶,說是國寶也不為過。但此物一出世,肯定會引起軒然大波,因為關係到明代皇陵的秘史,更有許多歷史都可能因為它而被修改。你以為早有定論的歷史是那麼容易改寫的?與其自找麻煩,還不如就讓它永遠只是一個民間傳說。」

  我說:「您算是看開了,真不想當反動學術權威了?」孫九爺道:「你這個投機分子,攛掇我把這個《觀山盜骨圖》帶回去能是什麼好心?其實現在說這些都沒意義了,先前並非是我危言聳聽,我看咱們誰也別想再從棺材山裏爬出去重見天日了。」言下頗有絕望之意。

  我聽他這麼說,更覺心裏頭冒火:「孫九爺在北京的時候口口聲聲說是上了我們的賊船,結果到頭來是我們上了你的賊船,而且現在想下都難了。」不過我可不打算和觀山太保陪葬,又想:「我非把《觀山盜骨圖》給順回去不可,不把這張破畫糊到我們家窗戶上,就難解我心頭之恨。」我腦中打著歪念頭,嘴裏卻告訴孫九爺說:「咱們就走這瞧吧,現在還不到尋思退路的時候,先找到地仙封師古才是當務之急。可也怪了──偌大個棺材山裏,怎麼連一個當年進入地仙村的人都沒見到?真是活不見人,死不見屍啊。」

  Shirley楊說:「既然祖先堂和封宅之寶《觀山盜骨圖》都在樓中,這座樓必定是個極重要的所在,咱們再仔細找找,要留意樓中是否有夾層和暗閣子。」

  這層樓中器物藏書眾多,一是哪裡看得過來,只得走馬觀花般地一排排搜尋,到了縱深之處,就見後壁之上另掛著四幅古畫。Shirley楊借著燈光看了看,喜道:「像是棺材山裏的詳細地形圖。」

  孫九爺搶上前詳細的辨認,指著上道第一畫卷中的字跡念道:「《棺山相宅圖》──這是封師古的親筆真跡。」

  我也湊過去細看,只見頭一張畫卷中,描繪的正是深藏地底的棺材山,四周是棺材板一樣的絕壁圍繞,地形狹長;棺中起伏的丘壑,則酷似一具無頭屍體,整座地仙村依著山勢而建,村中房舍宅院分佈得很有規律,暗合九宮八卦之形。

  畫中精描細繪,各幢房屋的建築特徵巨細皆備。從這幅《觀山相宅圖》來看,我們進山的那條暗道入口,正是位於「無頭屍體」的左肩處,經過了炮神廟,又沿街進入封家老宅的後院,至此已是到達了屍形山的心窩所在。

  在無首屍形的丘壑盡頭,繪有一座緊緊封閉的懸山頂大石門,其風骨近似于規模宏偉的烏羊王地宮,與地仙村整體風格迥然不同,應該是山中先民遺留下來的古跡。孫九爺說:「當年封師古可能就是通過那座石門進入棺材山,咱們走的暗道是後來才開通的。」

  我點了點頭,又去看第二幅畫,一看卻是一怔,竟與第一副畫卷極為相似,但卻不是地仙村,而是位於村莊地下的大片古墓群,幾乎囊括了全部的墓室墓道,層疊交錯,歷歷在目,規模格局與上邊的宅院相當。

  我說:「這兩張畫是陰陽二宅的圖譜,畫中所繪與咱們所見相同,並無出人意料之處,咱們仍是不知道封師古究竟躲在了哪裡。」Shirley楊說:「你們看屍形山的肚腹上是些什麼?」

  我和孫九爺忙按著Shirley楊所說的位置看去,棺材山裏仰臥的巨人屍骸,僅具其形,並非真是死屍,只不過是輪廓起伏極其酷似屍體。在屍形山的腹部,繪著一道傷口般的裂痕,就好像棺中這具屍體,生前是被人以利刃所殺,刀痕猶在,天地造化之奇,令人難以思量。

  我看不出其中奧妙,只好再看第三幅畫卷。這幅畫卻不是什麼陰陽二宅的圖形了,描繪的是一處狹窄的深壑,地勢陡峭險惡,土層中露出不少古怪的青銅祭器,另有許多人打著燈籠火把,正排著長長的隊伍,從壁上蜿蜒的鳥道經過,往地底最深處行走。進山的人流見首不見尾,而且畫中人物各個神態怪異,男女老少皆有,上邊注著「秉燭夜行圖」五字,充滿了難以言喻的神秘氣息。

  Shirley楊說:「這大概是隨封師古在山中建造陰陽宅的那些人。《秉燭夜行圖》裏描繪的深壑,會不會正是屍形山腹部的裂谷?」

  我說:「八九不離十了,看來封師古這個地主老頭子,發動起群眾來還是有一套的。但那些人走到屍形山的肚子裏去做什麼?真要去求個長生不死,還是另有所圖?」說到這,我猛然想起一事,「對了,你們看山中這條深谷,豈不正是通往屍形山的丹田?」又念及這些畫卷中的內容都有關聯,說不定最後一張畫中會藏有更重要的資訊,當下就迫不及待地去看。

  但最後一副畫卷中,與前幾幅描繪的場面截然不同,我看來卻覺得十分眼熟:「這個──好像是咱們最初去過的那座古墓,被觀山太保盜空了的烏羊王陵寢。」

  孫教授點頭道:「的確是烏羊王古墓,不過當時還沒有被盜空,畫中所繪,應當是封師古在地宮中盜墓開館時的情形──畫卷上有字寫得明白,這是──《棺山遇仙圖》。」

  當年封師古違背祖訓,盜掘了棺材山裏最大的一座古墓,回來後性情大變,對在墓中的遭遇諱莫如深,只是稱自己要成大道,以地仙自居,並用妖言蠱惑眾人。包括日後他建造地仙村,要度屍煉藥成仙的種種事端,都是從此而起。不僅是我和Shirley楊覺得好奇,孫九爺更是苦苦猜測了一輩子,此時乍見《棺山遇仙圖》,激動之情實難自已,說話的聲音都顫抖了。

  我勸孫九爺控制住自己的情緒,這只是封師古的自畫像並非是地仙真身,還不到激動的時候。這是我們三人定睛細看,雖然先前做過種種猜想,可等真正看清楚《棺山遇仙圖》中描繪的情形,還是驚得險些將下巴掉在地上。

巫峽棺山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