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峽棺山 線上小說閱讀

第四十五章 奇遇



  《棺山遇仙圖》中所繪的場景,主體是烏羊王古墓的槨殿,畫卷下方繪著殿前的墓道,許多身著戲裝的盜墓賊,正在墓道裏搬運堆積如山的明器;而在槨殿中,則完全是另一幕驚心動魄的場面。

  槨殿中的石棺揭得大開,四周躺著六個盜墓賊。各個屍橫血濺,死狀極慘。其中有兩人身上帶著觀山腰牌,應該都是封師古的同宗兄弟或門徒,只有一個身穿黑袍的中年男子依然活著。看此人在畫中的身形氣質,真乃「一席烏袍裹雲錦,兩點冷目射寒星,手提三尺青風劍,勝似洞賓上八仙」,比起那夥普通的盜墓賊來,實在是有幾分野鶴在雞群的卓然風姿。想必此人便是《棺山遇仙圖》中的地仙封師古。

  那具被揭去命蓋的石槨裏,有一具金首僵屍從中探出半截身子,因為畫中描繪清晰,在古屍頸中有道截痕,所以並不是戴著黃金面具,而是僵屍無頭,接了一顆面目猙獰的金頭。又是在烏羊王古墓的槨殿中,所以可以肯定這具從棺槨中出來的無頭僵屍,便是那位有身無首的巫陵王。

  金頭烏羊王的屍身壯碩魁梧,遠遠超出常人,兩隻手的指甲長得奇長,上邊鮮血淋漓,掛著碎肉,可能那些死在石棺前的盜墓賊,都在揭開棺槨的時候遭其所害,當場斃命了。

  倖存的封師古,並沒有招呼墓道中的同夥,而是捨身上前,單手提劍貫穿了古屍的胸膛,?另一隻手抖開縛屍索,撒開天羅地網,連石槨帶死屍一併逮個正著。

  我看了此圖,心中驚異莫名,《棺山遇仙圖》中描繪的場面,實在令人難以相信。僵屍撲人多為生物靜電的作用。古僵為死而不化之物。在被活物接觸的一瞬間,可能會產生劇烈的黴變,出現屍起之類的恐怖現象。可有一點,頭顱為四肢百脈之祖,普天之下絕對不可能有無頭之屍暴起傷人之事,圖中的情形,可謂是古今罕有。

  我祖父是從舊社會走過來的人物,常給我講些早年間的奇聞逸事,他也算是半個摸金傳人,但我從沒在他口中聽過有這種事情存在;此外就連卸嶺盜魁陳瞎子,以及搬山道人鷓鴣哨留下的筆記中,也都不曾提及此事,這說明從古到今的發丘摸金、搬山卸嶺之輩,皆未撞上無頭屍起的逸事。

  再者說來,更令人費解之處在於,這《棺山遇仙圖》名為「遇仙圖」,可縱觀圖中所繪,哪裡有什麼仙人?倒不如稱作《棺山盜墓圖》,或是《棺山降屍圖》來得貼切。常言道「名之為名,必有其因」,但圖中似是玄機暗藏,教人完全無法以常理推測。《棺山遇仙圖》與前面的《棺山相宅圖》,《秉燭夜行圖》究竟有什麼關係呢?

  Shirley楊也覺不解,她問我和孫教授如何看待此圖。孫九爺凝視著《棺山遇仙圖》良久,臉色越來越是難看。他告訴我們說:「如果圖中所繪的內容屬實──恩──看前三附圖畫的模樣,想必這張遇仙圖不會是憑空捏造的虛妄之事。但從圖中看來,並無遇仙之事,除非──除非戴著顆黃金頭顱的烏羊王不是僵屍。」

  我奇道:「不是僵屍是什麼?難道是仙家?他要是真仙怎麼還死了裝棺槨裏了?」孫九爺神色凝重,緩緩說道:「肯定不是僵屍,觀山太保在槨殿中揭開命蓋的時候,那烏羊王可能還活著──」

  我對此論不以為然,懷疑孫九爺腦袋進水了,就對他說:「烏羊王連腦袋都沒有,如何還能說他在開棺時依然活著?並且這巫陵王如果還活著,在幾千年前也不可能被裝在石槨裏。看樣子他並不像是因為暴虐無道,被活活釘死在棺中,因為那顆黃金頭顱奢華精美,絕不是臨時打造出來的。」

  孫九爺道:「你說的不錯,可你仔細看這圖,在封師古下劍之處,巫陵王身上分明有鮮血淌出,順著劍刃往下流淌。千年僵屍死而不化,自然不會流出鮮血,即便有血也必是烏黑的屍血,這個細節足能證明他從石槨中出來的時候還是和生人無異。」

  我又看了孫九爺說的那處細節,但仍不肯信:「地仙封師古丹青筆墨的造詣不錯,懂得藝術誇張,但把僵屍身上畫得血如泉湧,可就不是對待史實的正確態度了。」

  Shirley楊問孫九爺道:「你的意思是石槨中的烏羊王還活首,《棺山遇仙圖》的遇仙,是指封師古開棺時見到了不死之人?」

  孫九爺微微點了點頭道:「應該是這樣,但我想其中可能還有隱情,畢竟《棺山遇仙圖》描繪的僅僅是一個瞬間,雖然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性,是封師古親身經歷的一幕險情,但在他殺了千年不死的烏羊王之後又遇到了什麼?究竟何事才使他性情轉變,繼而進入棺材山裏避世求仙?這些事情咱們就很難從圖畫中獲悉了。」

  我們實在看不出更多名堂,便取了壁上掛的一陰一陽兩幅《棺山相宅圖》,隨後徑直登上頂樓。這層木樓空間窄小了許多,只設有一個神龕般的石櫃,擺著不少器物,有十幾本書卷,一些五花八門的瓷瓶,還有一口帶鞘的寶劍。

  看起來都是地仙封師古隨身之物,我心想就憑這點,封師古也不是什麼能掐會算的真仙,完全沒料到他的後人,會帶著摸金校尉進入地仙村古墓,這些東西竟然如此毫無遮掩地放著。我們被觀山太保矇騙了多時,不抄他幾件真東西如何說得過去?

  想到這,我伸手拎起那柄寶劍,按繃簧拔劍出鞘,只見鋒刃寒芒閃動,端的是口利器。我對孫九爺說:「觀山太保的東西都是倒斗所得,也不知本主都是哪座墳裏的古人,現在這管制刀具我就先沒收了,我雖然不會劍術,但素聞寶劍可以鎮宅辟邪,我回家掛著也總好過放在此地生銹。」

  孫九爺沒好氣地說:「你小子是賊吃賊,越吃越肥啊!不過只要你幫我找到地仙藏身之處,他的東西你儘管拿去就是。」?

  我心想這話虧你也說得出口,正要對他說出兩句戳人腰眼兒的話來,卻見Shirley楊已從那幾本書卷中找到一本《觀山掘藏錄》,是地仙封師古親筆所書,記載著封師古平生之事,並且把歷代觀山太保所盜發之古塚一一詳述。孫九爺如獲至寶:「找的就是它,棺材山裏的秘密肯定都寫在其中了。」當下便借著燈光,匆匆忙忙地翻閱起來。

  我說您別光顧著自己看啊,觀山太保的事我和Shirley楊也挺關心,他這書裏怎麼寫的,孫九爺只好邊看邊給我們粗略地講解。

  原來觀山太保自封王禮開始,便世受皇恩,隨駕聽用。但世間萬物,都有個興衰起落的定數,到了萬曆皇帝當朝之時,已是內憂外患,關外有後金起兵攻明,各地貪官污吏們搜刮民財,使得民變不斷;朝內又有黨爭,一時之間內憂外患全都來了,自太祖成祖傳下來的基業,至此已出現了大廈將傾的跡象。

  偏偏當朝的皇上心昏神庸,還特別喜歡服藥煉丹,招募了許多方外之士,專門給他調配各種養生秘藥,也常以長生不死之事詢問封師古。

  當時封師古是觀山太保的家主,對皇上也是忠心不二,但那時候封師古並不怎麼相信爐火之道,他認為自古從無不死之人,世間也無不發之塚,是人就有生老病死,是陵墓就早晚有被人挖開盜掘的一天。既然沒有不發之塚,那麼古墓裏的東西誰挖不是挖?所以他一面主持修造皇陵,一面在暗地裏派人到各地盜墓,主要是為了尋求古墓裏的經卷典籍,尤其喜歡收集奇門古術之類的骨甲、竹簡,對此物求之不厭,這也是從他祖上繼承下來的光榮傳統。

  對於萬曆皇帝吞丹服藥的愛好,封師古不以為然,爐火之術歷來害人不淺,都說古時仙人留下度煉脫化之道,是為廣濟世間的,但試看從古到今,誰人親眼得見?服食求神仙,多為藥所誤,不說旁的,單是各個朝代的真龍天子,在此事上送命的也不算少數了,怎奈人心最易癡迷,不明白天道造化之機。

  為此他多次奏明萬曆皇帝,不死仙藥之事終究虛幻渺茫,絕難強求,並勸皇上遷動安徽的祖陵。結果惹得龍顏不悅,認為觀山封家沒什麼真本事,從此便將他看得輕了。

  此外還有件事,是由於封師古命人在京城附近,盜掘了一個劉氏貴族的墓穴,墓主是個女子。這劉氏的來頭也不小,乃是數術奇人劉秉忠之後,墓中佈置有許多機括銷器,還有一些數術典籍,所以就被觀山太保盯上了,偷著將這處墓葬挖了一空。

  但是天子腳下帝王之都,乃是五方雜聚的所在,觀山太保行事雖然周密,也難免有走漏風聲之時。劉家的後人同樣在朝中為官,聽聞此事後大為惱火,但是苦於沒有找到封師古盜墓的證據,只好暗中給觀山太保栽贓陷害。

  封師古是個極精明的人,又兼通曉玄學,自然洞悉保身之道,便萌生退意,擇個日子,將同宗同族的弟兄們前來商議。他對眾人說,自古常道是伴君如伴虎,如今眼看大明朝的氣數就要盡了,世亂時危,田園將蕪胡不歸?我等不如趁著還能全身而退,一同回歸故里,經營祖宗留下的鹽礦產業,從此閉門清靜度日,豈不強似整日陪王伴駕擔驚受怕的。

  由於封師古懷有異術,封家諸人歷來對他仰若神明,無有不依,當即商量定了退路。封師古便告病還鄉,舉家離開京城回到祖籍青溪鎮。

  回了老家,封師古在家中閉門不出,專門研究各種奇詭無方的異術,這些本事大都得自於棺材峽中的懸棺,雖然其中有許多內容殘缺不全,但是剩下的部分也足夠他琢磨三五世了,越研究越覺得那些古老的方術深不可測,奧妙似乎無窮無盡。

  封氏是家大業大,又得過禦口親封,雖然行事詭秘,在世上名聲不揚,但在當地則是一呼百應,收羅了無數門人弟子,專做些畫符吞水送平安的勾當,儼然是巴山蜀水的一大巫門。

  封師古有幾個兄弟野心不小,眼見自家勢力越來越大,官府也拿他們無可奈何,就勸封師古聚眾造反,可以效仿當年黃巾軍的做法,自稱「大德天師」,登高一呼,必定從者如雲,即便不能做大,咱們割據一方,裂土分疆也是好的。

  封師古不為所動,觀山封家之所以有今天的氣象,多是仗著擅使幻化之術──說好聽了是幻化之術,其實就是妖術,全是歪門邪道的東西,你們仔細琢磨琢磨,史書上的興衰成敗頗多,卻有幾個是憑著撒豆成兵、剪紙為馬的障眼法得了天下?自古凡是以妖法蠱惑民眾圖謀造反的,從來沒有一個能有好收場,絕難成事,只因叛逆之舉,向來遭天道所忌,命中沒有龍興的福分,切莫癡心妄想,否則早晚惹下滅門之禍。

  世人無非是爭名逐利,誰能做到清靜無為?封師古雖然沒有圖謀造反的野心,但他廣收門徒,也自有他的動機。

  觀山太保盜墓與平常不同,這夥人多要提前扮做戲裝,像什麼鍾馗、無常、判官、閻羅、牛頭、馬面,全是陰司裏的裝束,其手段有煙術、蠟骨法、紙人搬運、驅使屍蟲等等,顯得格外詭異神秘。

  實際上所謂的煙術,就是一種類似湘西趕屍的催屍術,觀山太保通過向墓穴裏噴吐水煙,便可以給墓中的屍體催眠,煙霧形如人形,罩在陪葬的屍體身上,可以控屍打開墓主棺槨。取出明器後,屍體就會自行仆倒在地,墓室棺槨裏有什麼銷器機關,也都被死屍給觸發盡了。最後觀山太保才進去將墓中事物搜刮一空。

  如果墓室裏沒有陪葬的古屍,也可折疊紙人,以煙術操控蟲蟻將紙人運入墓道,這是屬於搬運挪移之術。以現在的觀點來看,這類妖術其實就是利用藥煙,吸引一些冷血生物,例如蛇蟻蟲甲等物,使其纏繞附著在屍體或紙人身上盜墓。另外煙術不能持久,否則施術者必然失魂而死。諸如此類,皆是久已失傳的巫法。巫山棺材峽懸棺中的骨甲上,便記載著許多這種奇門秘術,並有星相巫蔔之法,被封氏概總歸結為棺山指迷術。

  在觀山太保盜毀了許多古墓之後,封師古覺得收穫並不算大,其間雖然也得到了一些丹法異術,卻不及祖上傳下來的零頭。最後他記起祖訓中提到,在棺材峽中還有一座規模龐大的古墓,利用了天然洞窟營建,內部城闕重重,莊嚴宏偉,傳說是烏羊王的陵寢。

  棺材峽裏藏有懸棺不下十萬具,是一大片古老的墓葬群,烏羊王古墓就位於深山絕壑的盡頭。據當地傳說,烏羊王祟信巫風,極度殘暴苛酷,但疏導河道鑿井取鹽,也算是有一定的功績,可謂毀譽參半,最後被人所殺,沒有了腦袋,只好戴了顆金頭下葬。

  封氏祖先在棺材峽的骨甲中,發現了烏羊王古墓的確切位置,但是也同時得知古墓的槨殿裏充滿了詛咒,一旦打破地宮中永恆的寂靜,世人就會付出血流成河、屍積如山的代價。

  盜發懸棺的封氏祖先,知道棺材峽中確實埋藏著無窮的秘密,自古就是神秘難測的巫地,此地屢有異象出現。他們當然不敢觸犯這條古老的禁忌,所以留下訓示,告誡封家的後世各代子孫,無論如何,絕不要進入那座古墓,否則必有滅門滅族之禍,誰要是觸犯了祖訓,誰就是欺師滅祖的大不孝罪過。在古代中國的傳統觀念裏,「萬惡淫為道,百善孝當先」,沒人擔得起這種罪名,觀山封家的後人代人謹遵,再進棺材山盜墓這念頭平時連想也不敢去想。

  可封師古自恃手段高超,又覺得烏羊王地宮中必定藏著許多奇詭奧妙之物,他素有窺墓之癖,這念頭一動,再也壓制不住,將弟子徒孫和自家兄弟子侄召至堂前,聲稱夜觀天象,見到凶星犯主,天下將有大浩動,要保家門平安,便須進棺材峽盜墓,烏羊王古墓中的周天卦圖深藏玄機,可以指點迷津,讓咱們找個太平清靜的去處避世隱居。

  其實棺材峽裏並沒有卦圖,封師古只是以此為藉口說服了眾人進山盜墓。一眾觀山太保穿山破嶺,施展出種種手段,非止一日,方才挖開槨殿。

  槨殿中石槨甚巨,群賊猜測裏面寶貨必多。可不料揭開命蓋,一陣陰風從槨內吹出,所有的燈籠火把全都當場滅了。封師古身上帶有夜明珠。急忙取出來一照,發現圍在巨槨前的幾個人,都已屍橫就地,槨中探出金光燦燦的一顆猙獰人顱。

  這封師古見過大風大浪,廣有異術神通,並非等閒之輩,抖開縛屍索,抬手一劍就將烏羊王的僵屍戳了個對穿,誰知金首烏羊王的身體竟與活人一樣,中劍處鮮血飛濺。

  封師古所識極廣,曉得早年間有古屍化仙之說,卻不敢相信是真有此等異事,當時身在險境,未及從容思量,就把烏羊王大卸了八塊,又見槨殿中有許多古器,便把古屍藏到一尊獸面雙耳青銅釜中,牢牢地封了,並從石槨內取走了全部貴重明器。

  然後封師古才招呼墓道中的同夥進來,給橫死在地的幾名觀山太保收屍。這次盜墓,觀山群賊不僅將明器古物盜了一空,連墓中的壁畫也不放過。

  明器被秘密運抵青溪鎮的大宅,封師古就此閉門不出,不分日夜地參詳墓中之物在槨殿中的奇遇,使其相信了真有屍仙存在,他此時再也顧不上觸犯什麼大忌,窮盡心機,苦苦尋找出棺材峽中古老的不死之謎。這個秘密也許就藏在烏羊王古屍的黃金頭顱當中。

巫峽棺山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