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峽棺山 線上小說閱讀

第四十六章 盤古神脈



  封師古發現在烏羊王的黃金頭顱上,陰刻著一副古老的風水地圖,另外從棺槨中盜發出的龜甲、玉璧、銅器等物,也都有著許多教人難以理解的神秘銘文。這些明器中,隱藏著棺材峽裏不為人知的秘密。

  原來在巫山棺材峽的地底,自古就有兩塊地中有山的風水寶穴。一處酷似頭顱,另一處則是個無蓋石棺的形狀,棺中有山丘形如無頭屍體,山中有黑泉,漆黑腐臭,近似屍血,人莫敢近。

  棺材峽外表的風水形勢可以歸結為「山高水窄,群龍無首」。山中洞窟交錯,使得龍脈混亂縹緲,故此有許多古跡都是鎮風守水的奇異格局,各條龍脈的核心就是那屍頭、屍棺兩穴。古代巫風盛行,最初稱屍形山為盤古脈,是祭饗死靈巫神的禁地,四周峭壁的岩隙裏藏納懸棺,地底則埋有各種銅玉古物,以及無數稱為屍器的小石棺。

  那些小巧的石頭棺材裏面,全都裝納著殉祭者的器官,大多是從奴隸、俘虜一類社會地位低下的人身上獲得,將它們埋在地底吸納山川的極陰之氣。一旦藏得年代久了,那些心肝脾腎一類的器官,就會逐漸萎縮石化,其中有借得陰氣者,就會浮現出人面五官,甚至身形手足俱全,可以成為活丹,但概率很小,萬中無一。又因為山裏埋藏屍器之多難以估量,所以後世也有棺材山之稱。

  這種神秘的風俗,主要受巫楚文明和古蜀文化的影響,在有貴族下葬時,就會從棺材山裏挖出深藏過千年的成形屍器,當做丹珠裝入死者口中,可以保持屍首英爽之姿不散。

  由於烏羊王下葬的時候,是有身無首,所以陪葬的屍器,就藏在了他的腹中,觀山太保盜墓開槨時,那枚活丹已同僵屍化為一體。封師古遍閱古籍,知道世上有屍仙之說,他認為石槨中的烏羊王,既不是活人,也不是死人,而是屍身脫化而成仙的真仙,吃它一口肉,足可以勝過服食幾株萬年何首烏,於是便有了非分之想。

  封師古將裝在銅釜中的烏羊王屍體燒煉化丹,但似乎不怎麼管用。他也是鬼迷了心竅,絕不肯就此甘休,料來山中所藏的其餘小棺材裏,還會有屍器化成的屍仙,便又帶人去找棺材山,反覆相奪形勢地脈,才知這混沌初分時便已存在的盤古脈,在風水一道中,名副其實就是一條被群龍圍繞的屍脈。

  但是在幾千年前,古時巫者為了求取活丹,在山裏邊挖了埋、埋了挖,早就把這地脈挖斷了,而另外那處烏羊王埋骨的人頭形山洞,也在觀山太保盜墓之時,被挖破的龍氣,一前一後兩處風水奇絕的地脈此時都已廢了。

  封師古自恃有鬼神難測之術,打算把棺材山造成讓他度煉成仙的陰宅,就使出惑眾的手段,自稱地仙祖師,揚言在古墓中窺得天機,並告訴眾人世間即將有刀兵大劫,山中有個勝似世外桃源的神仙洞府,可以避禍,誰要不信誰就是身上還有惡業未消,要繼續留在世上遭難償還。

  但是觀山封家威望很重,再者世道衰敗之兆也是有目共睹的,所以有許多人都信他,舉家舉族地跟著地仙進山,興師動眾地造了陰陽兩層的地仙村。這種格局取自風水古法,乃陰陽混元之意,專用來恢復地脈龍氣。

  同時封師古也帶著親信,秘密在山裏發掘屍器,幾乎翻遍了地底全部的小棺材,歷時多年終於挖出了一具栩栩如生的屍仙,並將挖開的溝壑造為陰宅,以做度煉成仙之後的藏真之所。為了保守屍仙的秘密,在棺材山外埋設九死驚陵甲,讓隨同他進入地仙村的人誰都甭想出去。

  這上古所傳的仙法,不可自私,到了地仙入棺之時,所有的人都要秉燭提燈,跟著下到墓中陪葬。地仙村封家大宅中有血墳一處,待到墳丘中滲出屍血,便是棺材山地脈龍氣復蘇之兆,所有的屍體潛養於地下,屆時便可受度為仙。後世有緣之人,憑《觀山指迷賦》進山到此,可去往地仙墓中叩拜真仙。

  《觀山指迷賦》是封師古生前所留,按照書中最後的記載,他是口含活丹,被門徒活活釘入石槨下葬,此後發生了什麼,就無法從書中得知了。

  孫九爺看罷憤恨不已:「想不到我觀山封家竟出了個封師古,他簡直就是個魔鬼,讓這麼多人為他殉葬,要是不將其化骨揚灰,如何告慰成千上萬屈死的冤魂?」

  我並不理解孫九爺這種封建世家出身──視家門祖宗比天大之人的感受,心想:「他就是個地主階級的遺老遺少,可能自打解放後就沒吃過一頓飽飯,難免對舊事念念不忘。」但我更覺得不解的是《觀山指迷賦》與那幾張圖畫,裏面記載的內容也太離奇了,看起來卻又不像是子虛烏有的事情,化作屍仙的活丹,是不是舊事我們要找的丹鼎?被活著釘進棺材裏的地仙封師古現在究竟怎麼樣了?那些殉葬者全都死在墓中了嗎?

  Shirley楊不解地問道:「隨封師古進入的人成千上萬,有這麼多人進墓送死,難道其間就沒一個人對地仙的舉動產生懷疑嗎?」

  孫九爺說:「從長遠來說,人民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可在亂世當中,人心多是久昧不明。凡是那等聚眾的勾當,只要牽扯上真命、天道,往往就能一呼百應,讓愚民愚眾從骨血裏信以為真,這種先例可就太多了──」他頓了一頓,又說,「心中起疑的人並非沒有,只不過人數太少,說出來的話在當時也沒有分量。我祖上封師歧就明白地仙是妖言惑眾,所以才遠逃避禍,給觀山封家留下一條血脈,如今傳到我這輩,終於有機會進到這棺材山中,想來該是封師古的報應到了。天底下最可恨的人,除了忘恩負義的負心之徒,便是這欺師滅祖之輩。」

  我對孫九爺和Shirley楊說:「封師古這本《觀山掘藏錄》,並沒有明確地說屍仙究竟是怎麼回事,可能事關機密,只有他一人心知肚明。咱們要進地仙墓,必須提前做好心理準備,也許會發生《觀山遇仙圖》裏描繪的情形。」

  地仙墓裏的危險難以預期,我說這話的意思,是希望只有我和孫教授、胖子三人一同進墓開棺。這處封家大宅看起來還算安全,不如讓Shirley楊和么妹兒兩人留在這等候為好,可話剛說到一半,就聽樓梯口響起一陣腳步聲,胖子和么妹兒兩人都跑上來。

  常言說,見面休問枯榮事,觀看臉色便得知。我一看那兩人臉色不好,就知道肯定是樓外有事發生。果不其然,胖子開口就說:「老胡,我怎麼感覺這地方要出大事啊,你快看外邊是怎麼了?」

  我聞言趕忙推開窗閣,眾人圍到窗前向外一看,心下都是駭異無比。原來這棺材山壓在一座千米高的大山底部,上邊的山體就如同一處墳丘的封土堆,山根中空,岩層內部陷有極深的空殼,將棺材山罩了個嚴嚴實實。從地仙村裏往上看,見不到天空,唯有滿目的岩層土石。此刻頭頂的岩層中有時隱時現的血光浮動,更從岩縫中滲出許多暗紅色的濃霧,能聞到一股陰冷腥臭的氣味在空氣中湧動,四周卻仍是漆黑沉寂。

  胖子說:「瞧見沒,看這意思山裏已經不是解放區的天了,白色恐怖的血雨腥風即將來臨,要想摸金找明器可得趕緊動手了,晚了咱就撤不出去了。」

  我也知道可能大事不妙,但為了穩定軍心,只好說:「王司令你別危言聳聽,咱們的摸金隊伍裏有軍人,有老九,還有山裏的么妹兒,典型的三結合班子,放在哪都好使,有什麼局面應付不了?」

  說話間就聽半空裏悶雷交作,汙血好似雨點般地落了下來。我吃驚不小:「地底竟然下起血雨來了?」孫老九急忙關上窗閣子:「這是九死驚陵甲上的屍血,你們身上帶傷的人可千萬別沾上。封師古的書上詳細記載了棺材山之事,我看看還有沒有另外的生門。」說著就在牆角繼續翻閱書卷,全神貫注地不再言語了。

  據說九死驚陵甲是種屍血漚發出來的銅蝕,形狀如同珊瑚刺,又像植物根須,埋藏在途中會越長越多,這種植物分泌出的液體近乎屍血,奇毒無比。

  這陣血雨來得快,去得也快,不多時便已止歇,只有血霧在岩層種依然凝聚不散。Shirley楊聽到聲音減弱,向窗縫外望瞭望,對我說:「看來驚陵甲早已穿透了岩層,正逐漸向棺材山內增生,可能要不來多少年,整個地仙村都會被青銅血蝕吞沒了。」

  我說這種護陵防盜的古術,本來就是條難以控制的禍根,封師古自以為神機妙算,卻作繭自縛,即便咱們不來倒斗,地仙村古墓也早晚會被驚陵甲毀了。

  胖子說:「那這墓裏的明器豈不都要糟蹋了?我可提前告訴你們,胖爺我對此事絕不能無動於衷,眼睜睜地袖手旁觀那不是咱的做派,我都得給它們搬回去支援咱的偉大事業,爭取早點氣死安東尼奧尼!」說罷就放開手腳,開始把那些瓷瓶藥罐往攜行袋裏劃拉。

  我剛才已經翻看過了那些瓷瓶,裏面並沒有我們要找的屍丹,正想告訴胖子別撿這些不相干的,卻見孫九爺頹然坐倒在地上,兩隻眼直勾勾地一動不動,臉色比死人還難看。

  我正要出言詢問,就見孫九爺合上了《觀山掘藏錄》,臉上的神色黯然已極,長嘆了一聲道:「天意啊,咱們肯定是奈何不得封師古了。」我問他這話是什麼意思,孫九爺說:「觀山太保擅觀星相,真有幾分奇詭無方的神機妙算。他留下的《觀山指迷賦》,全篇七十二句,但你們看封師古手書的這部《觀山掘藏錄》中,還有最後一段「血霧入地,群仙出山」,當年的傳說果然是真的,現在地底出現血霧,豈不正應了此兆?看來他不是算得不准,而是料事如神,算得太准了。恐怕屍仙隨時都會破棺入世。這是命中註定的事情,咱們來得不是時候,誰也阻攔不住了──」

  孫九爺身為觀山封家的最後一個傳人,他出於利用摸金校尉尋找古墓、又擔心被從路上甩掉的緣故,一直不肯把《觀山指迷賦》的真篇全文告知眾人,現在我們已經全夥進入了棺材山,便也不將這套隱晦的暗示謎語放在心上了,誰知最後竟然冒出這麼一句,什麼是「血霧入地,群仙出山」?難道封師古這地主頭子還想借屍還魂出山奪權不成?我實在是沒有辦法理解孫九爺的腦袋裏是怎麼想的,這事連我都不相信,他也是常年和古物打交到的老元良了,為何如此信邪?

  Shirley楊將我拽在一旁說:「孫教授常年處於巨大的精神壓力之下,他雖然沒瘋,但常會有些神經質的反應,你們別再刺激他了。」我說:「冤枉了,我哪有本事刺激他?他刺激我還差不多。你看他是不是腦子裏的保險絲燒斷了?淨說些不著四六的話來,棺材峽一帶的崇山峻嶺是什麼形勢咱們都親眼見識了,即便是天崩地裂,地仙村古墓也決不可能重見天日,碎石落下來將它埋也埋沒了,墓中的古屍又怎麼會自己爬出山去?」

  Shirley楊說:「要說地仙真有未卜先知的法子,我同樣不肯相信。但我看封師古確實精於推算,他對棺材山裏的地形地勢瞭若指掌,也許這山裏真會有些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

  我明白了Shirley楊的言外之意,事物的發展變化必然存在一定客觀規律,這些規律大多是可以推算出來的,但冥冥中真正決定成敗的關鍵因素,卻從不由人計較,所以才說「人有千算,老天爺只有一算」。而地仙封師古那套所謂的仙算,應該是介於天、人之間,他究竟能推算到什麼程度,我們眼下根本就沒辦法判斷,至少他算準了九死驚陵甲會穿山入地,從而使地仙村古墓中出現血霧,事實也確實如他所料,所以很難斷言封師古的屍體最後是否會離開墓穴棺槨出山。

  我對Shirley楊說:「這座棺材山是屍脈凶穴,相比地仙墓裏的屍體都有屍毒,要是它真能出山,必定為禍不小。咱們只好先下手為強,不論能不能找到古屍真丹,都得想辦法給它來個開棺毀屍,永絕後患。」

  這時我們身上的射燈電池即將耗盡,燈光漸漸暗淡下來,雖然還有些備用電池,可還不知要在地底古墓中停留多久,不得不儘量節省使用。孫九爺說:「點蠟燭吧,手電筒、射燈最好留在必要之時再用。」

  觀山太保精於煙幻、霧化之術,多是唐五代時流傳的邪術,可以通過焚燒蛇、鼬、貓、狐一類的屍體製造幻象。我看附近沒有屍燭迷香,就讓胖子取出半截蠟燭頭,這都是進山前在么妹兒的雜貨店中購得,拿到桌上點了一支照明。

  我借著燭光,仔細看《觀山掘藏錄》中關於地仙村和棺材山的記載,思量著要找條捷徑進入地仙藏屍的墓穴,其餘幾人也各自翻找樓中的諸般事物。我正看得出神,孫九爺突然叫聲糟糕,呼地一口吹熄了蠟燭,藏骨樓中頓時陷入了一片漆黑。

巫峽棺山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