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峽棺山 線上小說閱讀

第四十九章 秉燭夜行



  眾人看到《秉燭夜行圖》中有異象浮現,心裏無不又驚又疑。孫教授所言果然不錯,但往深處一想,棺材山裏雖有忌火之例,可明朝末年,仍然是主要依賴燈燭火把在黑暗中取亮照明。地仙親自描繪的幾幅畫卷,一直懸掛在漆黑的地下樓閣中,外人不明就裏,自然會掌燈觀看,想必是故意留給日後有機緣進山之人所看。

  歷朝代曆的盜墓賊裏很少使用礦物光源,雖然傳說古時也有人曾經用過夜光明珠盜墓,但夜光珠極其珍貴罕見,等閒也難得一見,而且不能探測地下空氣品質和防身,所以僅僅是盜墓者中的特例,從未在官盜、散盜中普遍流傳,探地掘墓都離不開火燭。

  地仙封師古把《觀山指迷賦》留給封氏後人,留了條十二年一現的暗道。讓他們以後有機會進入古墓,這也是大違常理之舉,多半因為封師古心知肚明,知道普天下從無不發之塚,世間沒有任何一座陵墓是永遠堅固永守秘密的。即使不是被倒斗之輩盜掘了,隨著山川河流滄海桑田的變化,也早早晚晚要遭到破壞。

  封師古如此佈置,其心機之深實是令人心底生寒,這座地仙古墓的玄機不是「藏」,而是一個「出」字,在有外人進入棺材山之時,就是地仙出山之際。不僅封氏後人孫教授,甚至連我們這夥摸金校尉,也全是被其掌控利用的「棋子」,九死一生地進入古墓,只不過是來為地仙封師古接宣引聖。明知進到屍脈肚腹中的冥殿裏,必定會遭遇不測,可情勢所迫,我們不得不同先前那些殉葬者一樣,一步步走向深淵,唯一的區別是我們清楚這極有可能是一條有去無回的絕路。

  這時只聽墓道遠處咬噬朽木般的聲響漸漸逼近,難以計數的棺材蟲在進入地仙村後四處亂鑽,追逐著陰腐之氣而動,古墓中多有銅棺鐵槨,無隙可入,但有些漆木棺槨,就不免被它們連棺帶屍一併啃碎。

  我們這夥人在烏羊王地宮中沾染了不少陰晦的屍氣,孫九爺的狀況更為嚴重,我至今沒搞清楚他是死人還是活人,甚至懷疑他隨時都會「屍變」,所以我們此刻都成了吸引附近棺材蟲的活動目標。

  其實屍蟲和棺材蟲等物雖然可怕,也不見得就沒辦法抵擋,眼下最恐怖最教人頭疼的還要數九死驚陵甲,一旦它穿破棺材山的山壁,勢必將把地仙村和無頭屍脈攪個粉碎,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屆時不論是陰宅中的古屍,還是古墓中的活人,都將玉石俱焚。

  我盯著《觀山相宅圖》看了一陣,腦中接連轉過幾個念頭,都沒有良策可以脫身,如今不能怪階級鬥爭的形勢太複雜,只能怪自己的思想太麻痹了。

  Shirley楊提醒我說:「咱們的火把快用完了,不能在到處都有縫隙的陰宅裏過多耽擱。」

  我咬了咬後槽牙,心想這回不豁出去是不行了,大不了拼個同歸於盡,有了精神準備,心裏反倒踏實了許多,就對眾人說:「棺材山中的地仙村與其下方的古墓群,無不貫穿相聯,只有屍形山腹部的地仙墓相對獨立,從圖上來看,咱們距離地仙墓已經不遠了,還是按照先前的計畫,不管裏面有什麼,咱們都得冒險進入墓室,想辦法把封師古的屍體找出來,燒化了以絕後患。」

  孫九爺有些精神恍惚,封師古傳下來的《觀山指迷賦》,仿佛是勾人魂魄的迷咒,把封師歧和他的後人蒙蔽了幾百年,如今才隱隱預感到這是一個陰謀,他現在便不主張再進地仙墓,又後悔當初沒有計劃周全,早就應該從外邊直接用炸藥崩了此山。

  胖子罵道:「別他媽再發春秋大夢了,想把棺材峽這麼多高山炸平了,得需要多少軍用級別的高爆炸藥?你個臭知識份子上哪搞去?」當即伸手將蹲在地上的孫九爺拽了起來,一邊拖著他向墓道前邊走,一邊對他說:「加強紀律性,倒斗無不勝,明不明白?孫老九你聽胖爺和老胡的最高指示肯定沒錯,趕緊給我走。」

  我也招一招手,叫上Shirley楊和么妹兒,眾人晃動手中火把,沿著墓道徑直向前,參照圖中方位,轉過一座鐵繩懸棺的北宋墓穴,就已到了地仙村陰宅的邊緣,至此我們手中僅剩下三支還未熄滅的火把。

  在我的攜行袋裏,尚且留有一罐火油燃料,足可以增加火勢驅散從四面湧來的棺材蟲,但我對歸墟古鏡能否鎮住地仙封師古心存疑慮,還指望留下這火油作為最後的殺手間,所以絕不肯輕易使用,只好橫下心來硬闖過去。

  於是我帶著眾人,一同推開暗道出口的殘破石門,以火把開路,合身撲了出去。沒想到村後的情形卻很是出人意料,成千上萬被銅蝕驚動出來的棺材蟲,並沒有爬至屍形山的腹部,這裏仍然保持著幽冥寂靜的詭異氣氛。

  我定了定神,見村外山坡上有座巨碑,碑上鍥著「地仙墓欞星殿」六字,並刻有精美的星宮紋飾,碑面有石雕的靈獸相馱。我想看清楚前邊的情況,便攀上碑頂,在高處放眼看向四周。

  只見屍形山腹部有幾條圓弧形淺溝,每隔著十幾步,便有一尊魁梧高大的獨腳銅人,銅人赤身裸體,形貌七分活像鬼,三分才像人。它們的面貌惶怒可畏,怒目圓睜,口中不斷湧出陽燧,流淌在溝中石糟裏,猶如一條條暗紅色的血河纏繞迴圈,把從四周爬過來的棺材蟲全部阻在了外邊。陽燧雖然屬於冰冷的礦物質,自身並沒有熱量,卻足以使懼怕光線的棺材蟲不敢越雷池半步。

  位於數條環形陽燧河流當中的山體上,陷著一條山縫形成的深壑,壁上嵌著棧道,兩側建有幾座凌空橫跨的牌樓,飛簷斗柱,高低錯落,看起來顯得氣象不凡。《秉燭夜行圖》中描繪的地仙墓理應就在這條深壑的底部。

  我回到石碑底下,招呼眾人縱身跳過陽燧湧動的石槽。大夥暫時擺脫了身後窮追不捨的棺材蟲,心中稍稍安穩了一些,可走到牌樓前向盤古屍脈的深壑中一張,見裏面漆黑莫辨,寂靜詭異,又都有種剛離虎穴,復入狼窩的不祥之感。

  么妹兒雖然膽大過人,但她這幾天所見所遇,儘是從死邊過的驚奇駭異之事,免不了有些六神無主。而且地仙把活人騙入墓中殉葬的傳說,在青溪鎮自古流傳,她望著壁上青石棧道,就像是一條條青蟒蜿蜒著鑽向洞窟深處,更是心裏發慌。

  我只好給她吃點寬心丸,一邊熄掉火把,給戰術射燈更換最後的備用電池,一邊告訴她地仙封師古想出山度人的傳說,是非常不靠譜的。這人死了多年,屍體非僵即腐,最多是個木乃伊,哪裡成得了仙家?我這輩子走南闖北,進過不少古墓,從沒見到哪座陵墓裏有什麼屍仙;退一萬步說,封師古這老地主頭子就算真詐了屍想出山害人,它也絕不會得逞,我相信歷史和人民是肯定不會允許這種事情發生的。

  么妹兒點了點頭,表示雖然緊張過度,但還能跟著隊伍走。胖子說:「你們盡可放心,我看要死也是孫九爺這個觀山封家的孝子賢孫先歸位,到時候也得拉上墓穴裏全夥的觀山太保給咱們墊背,不把他們這事給攪和黃了不算完。」

  孫九爺無奈地搖了搖頭:「都到這時候了你們怎麼還顧著逞口舌之快?」他又對我說:「你也別揀大的吹了,是不是還留著一些火油準備焚燒墓中古屍?到時候可別看見滿室明器就捨不得動手,千萬不能猶豫手軟,墓中屍仙如果真的逃出棺材山,咱們的麻煩可就大了。」

  我正想說:「 事完全不用囑咐,我自然知道輕重緩急的利害關係。」卻忽聽頭頂上空的岩層裏發出一陣陣裂帛般的聲音,裂帛聲連綿不絕,震得人耳底都是疼的。

  眾人下意識地抬頭往上看,但一來地底暗無天日,二來半空猩紅色的霧氣彌漫,根本看不到岩層中的情形。么妹兒奇聞道:「這山要塌了?」Shirley說:「不是,棺材山是口沒蓋的石棺,好像是埋在山殼裏的九死驚陵甲快要脫落下來了。」

  雖然近千年來從沒有盜墓者遇到過九死驚陵甲,但是對於此物的犀利之處卻也曾有耳聞。這種混合著青銅與血肉生長的地下植物,絕不是三五個人就能應付的。銅蝕血甲在岩層中掙扎蠕動的響聲,在我們耳中聽來,就如同是死神的咆哮,每聽到半空中有一陣裂帛聲發出,就恰似潑在自己身上一盆冷水,不由得心驚肉跳,寒意陡增。

  我們擔心驚陵甲會隨時從濃霧中出現,不敢在屍形山的表面過多停留,匆匆把孫教授和么妹兒裹在中間,踏著嵌壁的石階向下走去。

  欞星殿上方是兩壁相峙的一條深壑,十分狹窄陡峭,兩側古壁刀砍斧剁般齊整,在射燈的光束中,可以清晰地看到地層中條條岩脈動起伏,但離在近處觀看,泥土中也儘是參差凹凸之處。那些地方埋有許多形狀奇異的玉璧,玉色古老,有的殷紅,有的蒼鬱,都不是近代之物,大多都已殘破不全了,按照《觀山掘藏傳》裏的記載,這些玉器全是巫邪文化時期,埋藏在棺材山裏獻祭之物。

  我想起先前在畫卷中看到的場面,那些殉葬者入墓時正是經由這條道路。在埋有玉器的牆壁裏,藏著許多幽靈般的鬼影,但身臨此境,卻並未見到《秉燭夜行圖》中描繪的情形。其餘的人肯定也有這個念頭,人人都覺背後冷颼颼的,好像在後頭有惡鬼悄然跟隨,不時回頭查看,越向深處走,這種不安感覺便越強烈。

  Shirley楊突然想起什麼,她對我說:「在那幅《秉燭夜行圖》中,所有的人都拿著燈籠火把,而且咱們也是點了火燭才得以見到隱藏在畫中的黑影,也許這是在暗示──在欞星殿前要憑藉火光才能見到一些平常看不見的東西。」

  我的直覺也告訴我,在盤古脈的岩土層中,確實埋藏著某種東西,很可能就是畫卷中描繪的那些「幽靈」,由於不知道它的真正面目到底是什麼?難以辨別吉凶,我們再繼續向深處行走的話,隨時都可能遭遇不測,經Shirley楊這麼一說,我便打算點支蠟燭看個究竟。

  反正點燈上亮子都是摸金校尉常做的舉動,既然置身在山腹之中,更沒什麼顧慮牽掛,我當下摸出半截蠟燭,就在手裏點了起來,用手掌攏住火苗,一邊放慢腳步踩著石階繼續往下走,一邊捧著蠟燭去照身邊的岩壁。

  燭光照在壁上,將一塊塊殘缺的玉器映得沁色欲滴,比在戰術射燈慘亮的光束下看來,更加瑰麗神秘。胖子看得入眼,頓時貪心大起,忍不住伸手去摸,要要摳它幾塊下來當做紀念品。

  孫九爺擔心胖子旁生枝節,怎奈先前已經苦勸過多次,結果均是被胖子強詞奪理地搪塞過去,這時只得換了種方式,伸手阻攔說:「這些作為祭品的玉器邪得很,王胖子你可別一時動了貪念,就毛手毛腳地亂動這些東西,要鬥私批修,要鬥私批修啊!」

  胖子滿臉無辜地說:「世界上怕就怕認真二字,胖爺我鑿它幾塊下來回家認真研究研究,看看這些玉器究竟邪在哪裡,難道這些算得上是私心?」

  孫九爺碰上胖子這號肉爛嘴不爛的人,即使真是有道理也絕難講通。我看就此時孫九爺有意讓我出面強調強調「加強紀律性」的重要原則,便扭頭裝做沒看見,只顧著集中注意力去觀察燭光映照下的石壁,但並未發現有什麼異常。

  我又向下行了幾步,卻聽身後爭執不休的胖子和孫九爺突然同時靜了下來,我同走在前邊的Shirley楊、么妹兒三人趕緊停下腳步,回頭去看身後的情況,只見胖子和孫九爺都怔在當場,一動不動地盯著岩層觀看。

  我拔足返回石階高處,往他們二人注目處看了一眼,原來胖子用工兵鏟敲砸嵌在牆內的玉璧,落鏟處土石掉落,使裏面的東西暴露了出來。浮土內都是整件的古玉,疊壓堆砌為牆,玉牆裏似乎有一個鬼影般的模糊輪廓。我舉著蠟燭湊近看時,那模模糊糊地鬼影驟然變得清晰起來,更令人吃驚的是它仿佛有形無質,竟然能夠在牆壁裏移動,燭光燈影的恍惚之際,那黑影忽地抬手挪足向前爬動,作勢要從牆壁中撲出。只覺一股陰風迎面吹至,我手中所捧的蠟燭火苗晃了兩晃,搖曳飄忽中眼看著就要熄滅。

巫峽棺山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