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峽棺山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五十二章 萬分之一



  在玉杉堆砌而成的天梯盡頭,不是飛簷斗拱的冥殿,而是玉脈天然生就四面牆壁,形如城闕,宛然一座大宮,壁間有個宮門,裏面是一片片由灰褐色靈星岩構成的群葬墓室,規模應該與地仙村陰陽二宅相近。

  近似房舍的靈星岩石柱群,是存在於棺材山地底的天然奇觀,其形勢高低起伏,參差錯落,像是倒塌錯亂的城中民居,被玉石城牆所攔,與外界隔絕,僅有一道門洞連接告祭碑,也許欞星殿的名稱來源於此。

  欞星殿地宮正處於屍形山肚腹內的玉髓岩層裏,它是裹在盤古脈內部的一處巨大玉窟,恰似被掏空了的人體內藏有一具玉匣。這類靈星岩地貌多見於深山絕穀,有些像海島上的玄武岩,中國江蘇六合縣柱子山就與之十分相似。也許棺材峽在億萬年前經歷過滄海桑田的巨變,才會在山腹中出現如此奇異壯觀的岩層。

  但就我所知,地下靈星岩層可以是海蝕形成,更有可能是經由風水地氣剝蝕而生。這天地間本就有陰陽二氣,自混沌中化為五行,五行之氣在天為象、在地為形,鬼斧神工的造化奧妙之處令常人難以想像。

  眾人走進玉宮洞門,就近處粗略一看,只見其中儼然有街道房舍,靈星岩柱間的無數縫隙,都被當作了一處處的天然墓室,幾乎每個岩穴中都有一具屍體盤膝而坐,全是身著明時衣冠,男女老幼皆有,手中各自捧著一盞早已熄滅的油燈。

  我們站在告祭碑的最高處,身上射燈和手電筒的照明範圍,最多見到眼前三十米的區域,僅在目中所及,便已有數十個岩穴墓室。遠處是星羅般的鬼火閃爍不定,以磷火出現的數量和規模推測,盤古屍脈中還不知會有多少這樣的奇岩墓穴。

  孫九爺接連看了幾處墓室,不僅面露難色,他對我們說:「這古墓雖然在地底星羅棋佈,按葬制卻屬於岩隙形懸藏墓室,而且裏面的屍骨都沒有棺槨裝殮,根本不合常理。你們看死者懷中皆抱燈盞,應該是替亡靈在陰間引路用的,肯定是活殉坐化在此,還盼著地仙得道到後把他們的靈魂從陰曹地府裏溝回來,再借著自己藏在棺材山裏尚未腐化的形骸成仙。」

  Shirley楊說:「地仙封師古蠱惑了成千上萬的人進山陪葬,這麼一大片靈星岩猶如墓穴的森林,少說也有幾萬間墓室,排列得毫無規律,看起來都沒有太大的區別,要是封師古藏身其中,誰能找得到他?」

  孫九爺道:「找不到也得找啊。血霧入地之時,封師古就會帶著群仙出山,此事聽起來雖然不可思議,可封師古是個不出世的奇人,他窺盡陰陽之理,漏窮鬼神之機,既然算定了死後還要入世度人,必定要釀出一場大禍來。」

  我問孫九爺:「封師古好歹是你封家先人,怎麼你左一個禍害,右一個禍害,就認定了他成仙後專要害人?萬一他跟耶穌似的那麼有愛心,咱這趟豈不是白忙活了?」

  孫九爺說:「你小子別胡說,欺師滅祖的事誰願意做?只因在中國古代度煉成仙的傳說中,唯有屍仙最為可怕,尋常吞丹服藥的愚男癡女多是鬼迷心竅,都是求得死後羽化屍解,那些人死了也只不過害死自己一個人。可屍仙是指人死之後,陰魂不散,屍身不朽,在冥冥之中度過數重劫數,一縷陰魂再次還屍成仙,造的是殺劫,死在他手中的人越多,他的道行就越大。這些度仙煉屍的邪法絕非正道,所以當年封師岐才為此于封師古反目成仇,留下這場幾百年的積怨。」

  除了么妹兒對孫九爺的話格外信服之外,我們其餘三人都對此不屑一顧,但話卻是兩說著,地仙墓欞星殿外的情形都是眾人親眼所見,至於那種能夠在牆壁裏穿梭遊走的生物是什麼,我們誰也說不清楚,天曉得封師古是不是真的掌握了什麼秘密,可以讓他死後憑屍還魂,萬一真應了此人先前所言,將他放出山去,必定有無辜生靈遭害。

  眾人念及封師古奇思妙想的種種厲害,都不覺得不論真假,得想辦法將地仙找出來以絕後患,但要想在一時半刻之間,從成千上萬個相似的墓穴裏,找出地仙封師古的屍體,卻又談何容易?

  孫九爺催促我我說:「胡八一,你身具摸金秘術,在倒斗行裏那可是一等一的絕學,你倒是快點想個法子出來。」可說完他又有隱憂,想那地仙封師古不僅精通奇門異術,更是深謀遠慮,其心機之深,在幾百年後都教人心底發怵。他留下的《觀山指迷賦》,無非是想利用後人除掉屍仙的念頭,將他們誑進棺材山,使生人的陽氣引發血霧降下。封師歧這一脈的後人,幾百年來搭上不少心血和人命,其實都是受了地仙的利用,也保不准眾人一旦找到封師古的遺蛻屍骸,反倒會助其成事,萬一釀成大錯,後果必然不堪設想。

  我對對孫九爺說:「這內外兩面的理都讓您給說了,我是沒什麼可說的了,反正已經進了地仙墓,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了。要我看咱們盡人事聽天命,先想辦法找出封師古的墓室來再做理會,這時候就得拿出一條道走到黑的勁頭來,別想太多了。」

  其餘幾人均覺得我言之有理,如今棺材山已被九死驚陵甲困住,即便想逃也是插翅難飛,眼下只能憑著直接行事。至於地仙村群仙最終的結果,會不會真如封師古所預計的一般重見天日,就只好交給老天爺來考慮了。

  我們雖是決心豁出去了找出地仙,將其毀屍滅跡,可無數墓室排列得恰似滿天星斗,要在高低錯落的靈星岩中找出地仙墓室的所在,實在是難於上青天的勾當,完全無從下手。眾人無計可施,只好走入岩穴叢中,逐步摸排,緩緩向著深處搜索。

  胖子自作聰明,對我說:「老胡,我倒有一絕招,咱是一不做二不休,索性點把火,把靈星岩裏的墓穴都燒了,封師古這老地主頭子就算藏的再深,也躲不過咱的火攻,這可是在折的,叫做火燒連營。」

  我搖頭道:「王司令我看你是以前聰明現在糊塗了。玉窟裏的靈星岩層潮氣極重,許多縫隙裏都有血泉滲出,燒不起大火來,即便使用火油,也只能一次焚毀一處墓室裏的屍體,想把眼前這上萬間石室墓穴全部燒掉,除非是投擲凝固汽油彈。凝固汽油彈能把石頭都燒著了,要燒毀棺材山也不是什麼難事,可咱們眼下的裝備還不如民兵,你就別他娘的異想天開了。」

  這時地底忽然傳來一陣顫動,仿佛是地動山搖,眾人叫聲不好,急忙翻身躲進身邊的岩穴,只見連墓室中的屍體都在跟著搖晃。這片靈星岩墓地應該是位於地仙村的下方,頭頂上的玉層發出破碎的聲音,如果隨著方才這一陣地顫,玉窟與地仙村陰宅間出現裂縫,立刻就會有成群的棺材蟲湧進來。

  我抬頭向上看去,卻是黑茫茫的根本看不到什麼,但僅聽動靜也知道出大事。那陣顫動並不是地震,而是地底的九死驚陵甲將棺材山越纏越緊,只消再這麼一兩次地顫,盤古脈怕是要就此坍塌破碎了,眼看著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身前身後困厄重重,眾人不免心中更是焦躁不安,就算找到地仙屍體,恐怕也逃脫不了死神的追逐,不是被活埋在千米高山之下,就是被驚陵甲吸進血髓而亡。

  等到地顫過後,shirley楊到我身旁來說:「這麼找下去也不是辦法,一來能源所剩有限,失去光源之後就得點蠟燭照明了。二來周圍的驚陵甲隨時可能穿破岩層鑽進山裏,留給咱們的時間應該不多了。你看這些靈星岩上都有古老的星宿星斗標記,說不定和天星排列之理有關,你懂得天星風水秘術,何不從此處著手,想個直搗黃龍的法子。」

  我說不是我不著急,墓室的星符我也見到了,可咱們的照明範圍有限,觀天星又不同於尋地脈,看不到全貌就談不上使用天星風水秘術來分金定穴,明知封師古有可能藏在星圖「司斗」之位,卻也對它束手無策。

  其實還有個苦衷我沒對她說明,天星風水秘術乃是分金定穴中最深奧的一部分內容,我不過是一知半解,還遠遠未到通曉運用的程度,當初去新疆沙漠尋找精絕古城,不過是瞎貓撞上死耗子,並沒有到天星風水秘術的精深之術,但這事我始終沒好意思告訴Shirley楊。

  孫九爺出主意說:「既然是大海撈針之舉,還不如分頭行事,大夥分頭來找,說不定還能找得快一點。」

  我微一沉吟,心想:「孫九爺身上有屍變之兆,絕對不能讓他離開我們的視線。給封師古陪葬的這些死者,死狀極為詭異,說不定隨時還會出現什麼意想不到的情況;而且么妹兒沒有倒斗經驗,還不能讓她獨當一面,眾人一旦分散開來,在黑暗中難以呼應,就算找到地仙藏屍的墓室,恐怕也沒辦法應付,但聚攏起來又無法擴大搜索範圍,這卻如何是好?」

  這時我也不知是煙癮發作,還是神經線繃得太久了,腦子裏就像一團漿糊,便想點根香煙來提提神,一摸口袋,碰到了掛在心口前的歸墟古鏡,心念一動:「怎麼就忘了此物?」我顧不上掏煙了,趕緊摘下銅鏡來,若想萬里挑一找出地仙的墓室,非從歸墟古鏡上著手不可,這是個觀盤辨局的古法。

  我此刻來不及對眾人多做解釋,只讓他們緊緊跟在我身後,當即就點了根鮫油蠟燭頭托在鏡上。古墓中陰氣沉重,燭光也是陰鬱不明,歸墟青銅鏡的背面有數百條銅匭,合著周天之數,那慘澹的燭光照在鏡背,就見古鏡中殘存的龍氣自青銅裏浮動出現,銅質中氤氳的生氣似有若無,仿佛是殘陽下的一線冰屑,隨時都可能消散殆盡。

  這照燭問鏡之術,是《十六字陰陽風水秘術》中近似傳說的一個古法,由於海銅稀有,自古極少有人真正用過,這個辦法並非卜卦占象,而是利用了占氣之理,在地脈中分金定穴。一條龍脈並非處處皆吉,藏風聚水的金穴可能僅有一枚金錢大小,而整條地脈的形勢卻發於其中,尋找這個金井玉穴,就是分金定穴的精髓。如果說尋龍訣所找的地脈是一條線或者一個面,分金定穴則是專為確定線和面之中的具體某一個點。

  歸墟卦鏡中的龍氣即將消散,時間極為寶貴,我一邊觀察鏡背銅性變化,一邊加快移動腳步。棺材山盤古脈中遍地都有星斗標記,說明此地暗合星理,按照地仙封師古的本事,必定將陵區內司斗掌曜的星主之地據為己有,作為死後的藏真之地。

  我把那面歸墟古鏡當作占氣的青銅羅盤,跟隨著鏡中燭影的變化,在靈星岩亂石堆砌的街道中轉了一陣,最後終於把目標鎖定在一片峻峭的危岩之下。這時銅鏡中的最後一絲海氣終於耗盡,由南海龍火淬煉而成的銅鏡,轉眼間就成為了一件失去靈魂的普通古物。

  我心中怦怦亂跳,暗叫一聲僥倖。面前這塊靈星岩上有四間墓室,其中一個就是盤古脈中無窮屍氣發源的所在,倘若地仙封師古真是窺盡鬼神之機的高人,他就一定會藏身與此等候煉屍成仙,於是眾人各抄器械,當即就要進去搜索。

  孫九爺見銅鏡中海氣已絕,臉色更為難看了,擔憂地說:「這回完了,先前還指望古鏡鎮屍辟邪,現在可倒好,歸墟青銅完全失去了銅魂銅魄,也不知還能不能鎮伏僵屍。」

  我對此卻並不在乎,心想有道是捨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自打進入棺材峽以來,除了孫九爺這具「行屍走肉」以外,並沒見到詐屍現象發生,而且要是真如他本人所言早已死去多時了,卻為何在鏡前毫無反應?如果孫九爺的話不假,恐怕就是歸墟銅鏡鎮屍之說子虛烏有了,那樣的話,將古鏡留到最後也沒意義,畢竟我身上還藏著一罐火油備用,只要地仙封師古還在墓中留有形骸,就不愁燒不掉它。

  胖子也說:「這孫老九,簡直就是條可憐蟲,大概是幾個世紀以來的仇恨和迷信思想逼瘋了,等會兒得讓你見識見識,古有張鐵生交白卷上大學,今有胖爺和胡爺赤手空拳收拾地仙。別以為科學技術和學術頭銜就能包辦一切,咱爺們兒這一身膽略,可不是書本上學來的。」說完朝眾人一招手:「凡是有頭腦並帶種的同志們,就別?著了,都跟胖爺上吧。」孫九爺攔住胖子對我們說:「別急,還有件關鍵時刻能救命的法寶可用。聽說過捆仙索沒有?」

巫峽棺山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