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峽棺山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五十三章 捆仙繩



  孫教授說盜發地仙的棺槨屍骸,必須要做完全的打算,一旦歸墟古鏡不起作用,就要指望火油焚燒了,可是封師古的屍首萬一真被屍仙附體,咱們這些人恐怕難以應付,所以要做好最壞的準備,如果帶著捆仙繩就能多有幾分把握。

  我知道摸金倒斗,用的是捆屍索,也就是一根繩子,兩頭各有一個活套,一端拴在盜墓者胸前,另一端套住棺中古屍頸中,然後將屍首拽得坐起,用雙手摸明器扒殮服,倒它一個乾淨俐落。

  而捆仙繩則是綁縛行屍、飛僵的套索,也只是一根繩索,但有一十六個活扣,收縮自如,抖將開來猶如天羅地網,即便是大羅金仙也躲不過去,可不懂繩技的人根本打不出捆仙索的多重套扣,摸金行傳到我們這輩,許多絕活都已失傳了,所以我是僅聞其名而已。

  孫九爺說:「本來也沒指望你會,我先前看么妹兒這姑娘腰上系的鹿皮百寶囊,分有九結七扣,決不是一般人會結的,便拿捆仙索之事問她,蜂窩山裏果然有這一門手藝,不過不叫捆仙繩,而是稱為打銷器兒繩。」

  自古有「七十二行一百單八山」之說,在這些傳統行業中,幾乎各行的手藝人都有絕活,相互間也融合貫通,例如月亮門裏玩古彩戲法移形換物的機關手段,就多半是來自蜂窩山。所以倒斗行裏的捆仙索即是從銷器兒繩演化而來,也是一點都不奇怪。

  自打入山以來經過了許多艱險磨難,我對么妹兒的手藝逐漸信服了,當即收攏眾人身上剩餘的登山繩,交給么妹兒結束套索。孫九爺將水壺中漆黑腥臭的油膏塗在繩上,不論墓室中的封師古是詐屍還是化仙,瞅准機會將其纏住,它就插翅難逃了。

  我雖然沒有孫九爺那麼嚴重的唯心論,但心裏也很清楚,要在棺材山中與地仙相會,著實是兇險萬分的舉動,多留一手候著,就能多給自己留出一條生路,自是不能怠慢,見眾人準備停當了,就潛身去查看那片靈星岩墓室。

  只見這片岩壁上,皆刻有晦、血、懸、亡等諸般妖星,其實天上本來沒有這些妖異星宿,僅僅是存在于古天星風水術中的傳說。據說妖星當頭,起芒能掩月光,專主屍山血海之兆。這些不祥的古老星象石刻,使得本就格外陰森沉寂的墓穴之城,更加令人心底發毛,隱隱覺得眼下之事萬難對付。

  通過解讀告祭碑和翻閱地仙所留手跡,我們已經可以斷定,棺材峽在古時,占星一類的巫風極盛,這棺材山盤古脈本是巫邪祭死之地,玉城中是藏納祭器之處,而封師古又把此山建為陰宅,利用風水秘術恢復了地脈靈氣,妄圖令消失了幾千年的屍仙再次出現,度煉地仙村裏的眾死者成仙。盤古脈地底玉宮的欞星殿中,少說也有上萬個墓穴,如果地仙推算成真,裏面的僵人蜂擁出山,誰又能阻擋得住?我前後思量,如今唯有把生死置之度外,只有先把封師古的形骸毀去,再徹底破了棺材山中盤古屍脈的生氣,才有可能挽回大局。

  我們五個人在附近幾處岩室中找了一陣,發現大部分墓室內都是一室一屍,也沒有棺槨明器之物,死者手捧枯燈,臉上各罩有一副面具,面具上勾畫著鼻、口、眉目,眼睛都是睜開的,在黑暗中用燈光照視,使那些面具看起來格外古怪,但靈星岩墓室狹小低矮,都不像是地仙藏身之處。

  Shirley楊在一處不起眼的岩室中,發現死屍背後有條三角岩縫,用狼眼手電筒向裏一照,深處似乎還有空間。我俯下身子鑽過岩縫,經過幾米長狹窄之處,便是一處靈星岩石室,約有二十多平米的樣子,岩壁整齊,牆上繪有壁畫,當中是一口嵌著綠松石的黃金棺槨,金光熠熠,形狀詭異,倒像是西域異地之物。

  我心想這多半就是主墓室了,便回頭招呼其餘幾人鑽進岩室。胖子進來用射燈來回一照,眼光落在了黃金槨上,驚歎聲中忍不住就要上前動手,孫九爺擋住他說別急,吸取點教訓吧,先看清楚了,免得再次墜入地仙佈置的陷阱。

  眾人蹲在墓室角落中,謹慎打量著墓中情形。我這回繞室而行,看得更仔細些了,卻越看越是奇怪,只見墓牆上所繪壁畫,竟是一片片桃林,枝繁葉茂,碩果累累,桃紅葉綠間雲霧繚繞。壁畫用色濃重鮮豔,在近處一看,幾乎有身臨其境之感,只覺身前身後全是桃林。

  而那口黃金鑄造的棺槨,置於花團錦簇的桃林壁畫環繞之中,除了底部看不見開,其餘幾面個鑄著許多形狀奇特的人物、魚獸,眼目都嵌以綠松石,隱然有片妖異的氣息,浮動在寂靜陰冷的空氣中。石室後方另有兩間較小的墓室,其中之一與入葬的洞口相連,內嵌一道玉坊,雕著鳳、麟、龍、龜,辨別上面的字跡,正是「欞星殿地仙墓」六字;另一間卻被一道石門擋住,估計裏面應該是個陪葬洞,只不過在外邊還無法判斷──地仙陪葬洞中藏納的明器究竟都是些什麼東西。

  我見墓室中佈局奇異,以前從沒見過,與事先設想的地仙墓完全不同,不免懷疑黃金槨中是否裝納著封師古的遺蛻。胖子也大惑不解:「怎麼覺得像是到了種桃樹的農場了?難道這老地主祖上是賣桃發的家?也就這口棺槨真材實料,還像點樣子。」

  Shirley楊說墓室壁畫中畫的桃林間祥雲飄渺,遠處還有亭臺樓閣,倒像是天上的景象,也可能是處避世的桃花園。

  孫教授對她說:「真讓你說到點子上了,壁畫中確實描繪的不是凡間。據說封師古生前做夢都想當神仙,墓室中描繪滿了桃林,是暗詡自己曾是當年會中人。看這裏的佈置,地仙肯定就在黃金棺材裏了。」?

  么妹兒問孫九爺道:「啥子是當年會中人?地仙開的是啥子會呦?」還不等孫教授回答,胖子就不懂裝懂道:「反正肯定不是人民代表大會,估計是地主頭子代表大會,會上商議的章程都是怎麼剝削勞苦大眾的。」

  我剛才聽了孫九爺的話,已然明白了他的意思。古時候那些迷信求仙得道的人們,都認為自己前世曾經參與過西王母的蟠桃會,能參與此會的都是神仙,所以許多江湖術士和丹客,都稱自己曾是當年蟠桃會中的仙人,封師古的墓室中如此佈置,是隱然自居真仙之意。

  孫九爺沒去理睬胖子,問我:「既已找到了地仙的墓室棺槨,該怎麼動手就看你的安排了。」

  我看看他們四人的神色,知道眾人一是疲憊壓抑,二是絕望緊張,只有我和胖子身上多少還有點唯恐天下不亂的興奮,但到了最後這節骨眼,務必要抖擻精神撐住,便對大夥說:「同志們,棺材山現在是個什麼狀況大夥都很清楚,我就不多說了,至於打開地仙黃金棺槨能否會平安無事,這種可憐的念頭,我看趁早扔進太平洋裏去好了。別忘了置之死地才能後生,只要咱們沉住氣,充分運用摸金行裏的手藝升棺發材,就沒有咱倒不了的斗。」

  棺材山地底的震動時有時無,卻是一陣比一陣劇烈,為了避免夜長夢多,我們立刻著手準備開棺。我先取出一截蠟燭來,讓孫九爺到墓室東南角點起來。之所以讓孫九爺做這件事,是因為我總覺得他身上有屍變的跡象,最奇怪的是,摸金校尉占測吉凶的燭火命燈,對孫九爺並沒有任何反映,這就說明他是人非鬼,但活人身上絕不可能出現屍蟲啃噬的痕跡,自打進入烏羊王地宮開始,我似乎也感覺不到他身上有活人的氣息存在了。這件事的真相和後果雖然尚未顯露,潛在的威脅卻遠遠超過了黃金棺槨中的地仙,須是不能不防。

  孫九爺依言點了蠟燭,燭光映在他的臉上,他的臉色簡直就如死屍般灰暗,眼中神采格外渾濁,看得我心裏直冒涼氣。可先前他又是賭咒又是發誓,咬定了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身上發生了什麼,幸好他在進入棺材山炮神廟以來,所作所為都還在情理之中,看起來把能交代的也都交代了,拿他的話來說,我們五個人的命都綁在了一處,離了他未必還能有機會逃出地仙村,眾人雖然都發覺這個人變得越來越可怕,但最後還是忍了下來。

  地仙墓是棺材山盤古脈生氣發源之地,蠟燭燃燒起來不見絲毫異狀,我對Shirley楊使了個眼色,讓她帶么妹兒向後退開,確保住墓室的出口,最重要的是在我們身後仔細觀察孫九爺的一舉一動,可別讓我和胖子開棺時著了他的黑手。

  隨後我和胖子、孫九爺三人湊到黃金棺槨前,仔細尋找下手之處。盜墓過程中,開棺摸金歷來都是最兇險的環節,所以就連胖子也格外小心,原擬要找到金槨縫隙,用工兵鏟撬開槨蓋,不料三人找了一圈,發現地仙的黃金槨四周竟然沒有縫隙,而是在槨頂上有兩扇鏤空的槨門,無鎖無釘,一伸手就能打開,不費吹灰之力。

  先前雖已考慮到了地仙封師古的墓穴與其餘的著名陵墓迥然不同,但見墓主棺槨形同虛設,仍是不免感到意外。我沒敢輕舉妄動直接揭開槨門,先爬上黃金槨,用射燈透過鏤空處向裏面看了幾眼,發現裏面有些暗綠色的微弱反光,但隔著厚重的黃金槨蓋,根本看不出來裏面是另一層套槨還是什麼,只聞到一股高度腐爛的屍臭從中傳出。

  胖子見了偌大一口金槨,滿心都是感慨,恨不得把整個棺材直接空運回去,在旁邊不住撫摸著黃金棺槨。他迫不及待地問我:「老胡,棺材裏面是什麼樣的?」孫九爺也問:「地仙在不在棺材裏?」

  我不屑地說:「什麼他娘的地仙,跟臭乳酪一個味道,估計已經爛得差不多了。看來咱們先前多慮了,封師古這老粽子腐爛到這個地步,大概連詐屍都詐不動了。」

  孫九爺說:「他的屍體要是高度腐爛了,就肯定無法度煉成屍仙了,但是別大意,趕緊把火油拿出來吧。」

  我還指望著裏面的僵屍肚子裏有金丹,雖然從種種跡象上看來,這個希望已經很渺茫了,可我人不想直接放火,只拿出火油罐子交給胖子,讓他等我發出明確的信號,再動手焚毀地仙屍骸。

  胖子大包大攬地說:「放火這事你儘管放心,咱們先趕緊揭開槨蓋,看看裏邊有什麼稀罕的東西沒有──」

  這話剛說一半,就聽棺槨裏忽然發出一陣古怪的聲響,似乎有個沉重的軀體在其中掙扎著蠕動,我急忙一翻身滾下黃金槨,孫九爺和胖子也各自退開了兩步,我向身後看了看,墓室後部的Shirley楊和么妹兒也都聽見了動靜,Shirley楊擔心我有閃失,便抬手把金剛傘朝我扔了過來。

  我伸手抄住金剛傘,心想莫非槨中腐屍在動?又見墓室牆角的蠟燭仍在燃燒,似乎附近空氣中那股濃烈的屍臭對其沒有影響。有火苗就說明有氧氣,而且墓中暫無危險,於是對孫九爺和胖子打了個手勢,三人戴上手套,再次摸到黃金槨前,用工兵鏟將槨門微微挑開一條縫隙。

  我感覺到槨中確實有某種東西在動,門蓋裏像是被什麼東西揪住了,無法徹底向外打開。在地仙墓室這種鬼地方,我不敢有絲毫大意,立刻告訴胖子準備傢伙,先向棺槨裏射它幾箭再說。沒等看清黃金槨中究竟有些什麼,他便張開連珠快弩的機匣,對準縫隙裏射了一通亂弩。

  蜂窩弩匣中剩餘的幾十枚箭矢,一瞬間就被傾射進了棺槨,胖子順手扔掉空弩叫道:「肯定射成刺蝟了,趕緊開棺看看。」

  我知道蜂窩山裏的弩機非常強勁,不論棺槨裏有什麼皮糙肉厚之物,也招架不住這陣亂箭,當即就扳住槨頂上門蓋縫隙,想一舉揭棺見屍。誰知兩扇被向外撬開的門蓋,只開了不足一拳寬的縫隙,便再也無法開啟,裏面像被什麼東西死死揪住了,而且力量很大。

  站在一旁的孫九爺和胖子也幫我去揭黃金槨蓋,不想合三人之力仍然搬不動分毫,兩扇門蓋開啟的間隙反倒是越來越小,逐漸重新閉合起來。我急忙把金剛傘戳入其中,以免黃金槨徹底封閉。

  我心中大奇,正想從槨蓋的縫隙處看看裏面究竟有什麼,這時卻聽Shirley楊叫道:「老胡,你快看蠟燭!」我抬頭一看東南角的蠟燭,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燭火苗變作了一團綠幽幽冷森森的鬼火,燭影恍惚虛實不定,將墓牆壁畫上的仙境映得猶如冥府一般。孫九爺嚇得魂不附體,險些癱軟在地,驚道:「不好了,封師古真成屍仙了!」

巫峽棺山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