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峽棺山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五十五章 怪物



  金縷玉衣是秦漢之時的古物,按貴族身分不同。可有金縷,銀縷,銅縷之分,漢代以後的陵寢墓葬中大都不再使用,不知觀山太保是從哪座漢墓中掘出此物,竟然耐得住水火。玉匣甲片雖未損毀,但火焰使金絲斷裂,整件龍紋玉匣猶如怪蟒蛻皮抖鱗般,從頭至腳脫落下來,這才將玉匣包裹下的屍首逐漸顯露出來。

  眾人被火焰中不可思議的情形所懾,心中驚駭之意不可名狀,一時怔在了當場。只見在壓縮燃料引發的大片烈火中,那具古屍滿身披掛的玉甲紛紛剝落,最先脫甲而出的,是一顆純金打造的黃金頭顱。金頭臉部怪面獠牙,被那火光一映,凹陷的眼眶中,就好似有暗紅色的血光閃動。

  隨著玉衣散落剝離,屍體頭顱以下的軀幹,也開始暴露在火中,我本還奇怪為什麼封師古的屍身如此高大魁梧,與他的後人孫九爺差得太多了,難道真是黃鼠狼下耗子一窩不如一窩了?但看到此時,心下恍然醒悟,這具古屍絕不是地仙,而是幾千年前埋葬在盤古脈頭部的烏羊王。

  原來這具古屍在玉匣中並未穿著殮袍,而是赤身裸體,滿身皮肉腫脹,已有腐爛敗壞之狀,但借著火光,依然可以看到屍體上的條條血痕,似乎慘遭碎屍後有被重新縫合了,我心說:「麻煩了,如今火油已經用光了,卻不成想只燒了個替死鬼,既然地仙封師古不在欞星般的墓室裏,它又能藏在哪裡?」

  正當我驚異莫明之際,Shirley楊已看出了一些端倪,低聲說:「金槨中不應該沒有棺材,這玉匣和烏羊王的屍體就是地仙的兩層套棺。」

  Shirley楊剛剛一語點破機關,結果便已應驗,只見烏羊王的屍體漸漸熔化,那顆金頭顱也掉在了火中,果然僅是一具皮囊,裏面都已經掏挖空了,但不知為什麼皮肉中仍有血水。玉匣和屍囊相繼脫落,從烏羊王的皮肉中,露出一張黑髮黑須的男子面孔。

  藏在烏羊王皮肉棺中的男屍,雖然早已死了幾百年,但鬚眉如生,面容間的英風銳氣凝而未散,頭上束著玉冠,身著黑袍,手托拂塵,隱然有出塵的神仙姿態,可屍身臉上籠著一層陰沉異常的屍氣,說明它絕非仙家,而是一具死而不化的僵屍。

  我身旁的孫九爺瞪目欲裂:「這就是地仙──封師古!」他雖然滿腔怒恨,但言語中流露的恐懼之意更重,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幾乎不敢想像,顯然是觀山太保的最後一任首領,死後在封氏族人心中依然餘威不減,只怕封師古現身出來,棺材山地仙村裏便會有大禍發生。

  我見孫九爺膽寒心戰,就想告訴他說:「烏羊王的皮囊都已燒化,那封師古不消片刻也成灰了,還有什麼好擔心的?」

  誰知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讓我空張著嘴說不出半個字來。地仙的屍首剛一出現,墓室中的屍氣就忽然加重,火勢隨即轉弱,濃烈的腐臭嗆得人幾乎窒息暈倒。

  眾人急忙戴上防毒面具,隔著面罩上的觀察窗向外看,火焰燃燒的勢頭已經降低到了極限,地仙死而不化的屍身在火中毫髮無損。若說封師古身穿的黑袍,和摸金校尉當年使用的風雲裹相似,同樣能隔水火,那也就罷了,可奇怪的是封師古鬚眉在火中都未損毀。我心理暗暗吃驚,世界觀都有幾分動搖了,心說:「莫非此人已經成真仙,竟然超越了一切物理規律,形煉得水火不侵了?如此一來,想銷毀封師古的形骸可就難於上青天了,說不定我們這隊人馬,到頭來都得被屍仙度化了,留在地底做它的陪葬品。」

  按照古代人的觀點,異于常理者為妖,依這種說法,世上有妖就有仙,其間只不過一層窗戶紙的距離,進一步為仙,退一步為妖。我當初在內蒙草原盡頭的百眼窟中,遇到兩隻會讀心術的老黃皮子,險些被害去性命。它們應該就是日久成精的妖物了,但黃皮子異于常理之處,只不過是活的年頭多了能通人心而已,卻不是水火不入的不死之身,雖然也是狡猾精靈至極的東西,最後還不是被我和胖子都結果掉了。

  這些年來我四處摸金倒斗,也覺得事物存在的年頭太多,確實會有些靈異顯現出來,但我絕不相信真有什麼仙家,也許古代丹火之術是確實有的,可幾千年來誰真正見過羽化飛升之事?自打秦晉之際,世上開始有人做五石散、寒食散等各種丹藥,不知多少聰明的人被此送了性命。

  我先前見封師古竟然在烈火中不損分毫,本來有些吃驚,但心中暗暗發起狠來,倘若老天爺有眼,就算世上真他娘的有什麼仙家,也不該觀山太保這夥鬼迷心竅的人做了;既然火油的燃燒焚化不掉這具僵屍,那就給它來個亂刃分屍。這些念頭在腦中一閃,便抄起了工兵鏟在手,對身後眾人把手一招,就欺身上前,打算拿工兵鏟的鏟刃當作刀鋸,把地仙封師古大卸八塊。

  我繞過黃金棺槨,當先走近火堆,火勢遭屍氣壓制,比先前弱了許多,地仙的屍體坐在火中一動不動。我到了近處,礙於墓室低矮,就揮起了工兵鏟橫掃過去,鏟背迎頭拍到地仙臉上,不成想落了一空。

  原來就在我揮動鏟子的同時,古墓裏地動山搖,墓室地面突然開裂塌陷,地仙封師古連同滿地的火焰,一同落了下去。若不是Shirley楊眼疾手快將我一把拽住,我用力過猛,收不住架勢,非得跟著一起陷下去不可

  這時地面下陷非常嚴重,墓室底部像是裂開了一張黑洞洞的怪嘴,我們深厚的黃金棺槨,受到地陷的牽連,也跌跌撞撞地滑入了地洞中。我閃身躲開黃金槨,知道這是地底的九死驚陵甲快要絞碎山體了,心想難道地仙封師古竟然就此被驚陵甲碎屍萬段了不成?

  我顧不上九死驚陵甲隨時都可能穿破墓室,趁著地洞裏火光未滅,急忙俯下身向裏面張望,只見地仙墓室下方是深厚的玉髓層和岩石,但地層裂開了一條深不見底的大口子,當中全是一叢叢荊棘須般的青銅血蝕,銅刺之密猶如無數海葵觸鬚,每一根銅蝕都佈滿了尖銳鋒利的倒刺。

  燃燒著的火油隨著墓磚落到驚陵銅甲上,冗自燒個不休,借著火光可以看到,地仙封師古也落在距離地面不遠之處,屍體已被數十條銅甲釘住,其中一根樹莖般的銅刺,約有人指粗細,自封師古腦後貫入,又從前額刺穿了出來。

  九死驚陵甲是由三代時期的古老青銅器所化,屬於護陵的陪葬器物,由於早已絕跡了千年,所以我對它的瞭解非常有限,早知道好像是在銅器中殺死奴隸,銅器裏混以九死還魂草的根莖,以及碎屍的血肉、泥土,埋藏在陵區附近若干年,便可以生成一種存活在地下的吸血植物,根須茂盛,鋒利無比,習性抱陰趨陽,可以環繞著陵區不斷繁殖增生,遇活物便飲血,夏商周的古青銅器非常罕見,因此有驚陵甲陪葬的大型墓葬並不多見。

  此刻是我這輩子第一次見到地底的九死驚陵甲,但這性情恐怕到死也忘不掉,銅蝕所化的血甲,受其根莖所限,一時之間還難以鑽入古墓,可火光裏密密層層的銅刺看得人頭皮子一陣陣發麻,地仙封師古被幾根銅須戳住,全身血流如注,頃刻間屍體便被吸盡了血髓,只剩一具空殼。

  這一幕被我們看了個清清楚楚,憑你心狠手辣,親眼看到地仙被銅刺吸淨鮮血的情形,也不禁凜然生懼。么妹兒不敢再看,後退了兩步倒坐在地上。

  我見封師古身體中竟有鮮血,與活人沒什麼兩樣,才知《棺山遇仙圖》中描繪的場面不假,卻想不明白他是如何做到。只不過此人自稱神機妙算,妄想死後成仙出山,但他即便真是神仙,恐怕也料不到會落得如此下場。如今大事已了,接下來我們就得趕緊想法子逃出棺材山了,否則都得和封師古一樣被驚陵甲戳成篩子。

  眼看靈星岩下出現的裂縫越來越多,像是冰裂般向四周蔓延,容不得再有遲疑,我便揪住趴在地上伸著脖子向下窺望的孫九爺,想儘快逃離地仙墓室,但我的手剛抓住他的胳膊,卻發現佈滿銅蝕的地底深淵裏,發生了更加恐怖的事情。

  封師古那具被銅甲刺穿,並且抽盡了血髓的屍體,頭部竟然緩緩抬起,銅甲上的倒刺,將死屍的頭顱連骨頭帶肉扯落一塊,額前黑糊糊露出一個窟窿,只見地仙雙目忽然睜開,兩隻眼睛卻像兩個黑洞,忽然腦袋後仰,嘴部越張越大,已遠遠超過了正常的幅度,兩排牙齒間幾乎分離開了一百八十度。

  此時落在九死驚陵甲上的火焰即將燒盡,墓室下的裂縫了已逐漸陷入漆黑,最後殘存的一抹火光中,正有一團模糊不清,好像滿身絨毛的黑影,掙扎著從地仙封師古嘴中向外爬出,隨即火光熄滅,再也看不到地底下的事物了。

  眾人幾乎驚得呆住了,但地層開裂處逐漸增多,再留在墓室中的話,頃刻就會隨著塌方陷落下去。我已顧不上再去多想,拽住已經魂不附體的孫九爺向後猛拖,Shirley楊也將么妹兒從地上扯了起來,眾人互相打個手勢,由胖子帶頭,迅速退向地層尚未破裂坍塌的地方。

  這時來路早已塌陷了,墓牆處處開裂,入葬的墓道中也陷落了好大一片。胖子情急之下,出死力過去猛撬陪葬洞的石門,所幸那是一道活門,也不算厚重堅固,竭盡全力之下,終於開啟了一道縫隙,剛可容人通過,我見四周都是絕路,只好走一步看一步,就拽著孫教授,跟著胖子鑽進了地仙墓的耳室。

  一陣陣地震般的顫動不斷傳至體內,我急忙用後備倚住牆壁,把登山頭盔中的戰術射燈左右一照,見眾人全部跟了近來,心中方才稍稍安穩,然後立刻打量四周。這座低矮狹窄的靈星岩石室,果然是放置明器的耳室,地面上堆積著一些書卷和珍寶,眼中所見滿是珠光寶氣,匆忙中也細辨不出那些明器都是些什麼珍異之物,其間還混有梅花鹿、仙鶴等靈獸的屍骨,石室塵封已久,空氣中雜質很多,還不能冒險就此摘掉防毒面具。

  我借著昏暗的光束,發現耳室也開始破裂崩塌,盡頭墓牆崩塌,露出一條狹窄的石階,兩端都不見盡頭,有一側斜刺裏通向上方。欞星殿地仙墓位於盤古屍脈的腹腔中,無數天然形成的墓室分佈得高低錯落,相互間大多只是一牆一石之隔,此刻根本無法判斷出臺階通向什麼所在,只是見地底的九死驚陵甲已經撕裂了地層,明知驚陵甲如蠶繭般纏住棺材山,四面八方都是絕徑,也不得不儘快向上撤退,儘量爭取幾乎不存在的生存希望。

  我當即抬手一指,讓眾人別做停留,繼續奔命躥上前邊的臺階甬道,這時我們已是強弩之末,腿腳酸麻難支。我和Shirley楊經過部隊鍛煉,而胖子則天生軸實,在興安嶺山區插隊多年磨練出的體質也不含糊,連我們都有些撐不住了,就別說孫九爺和么妹兒兩個了。眾人相互間連拖帶拽,黑暗中不知行了多久,好容易挨到了石階盡頭。甬道至此分出了兩個岔路,前邊仍有空間,但石階上方是個鐵蓋,像是連著一處密室。

  山體四周那陣猛烈的震顫逐漸平息,這才得以停下來暫做喘息,並確認所處方向,對照《觀山相宅圖》中的佈局,發現這條暗道迂迴曲折,竟然從欞星殿中穿出,又借欞星岩高處的地勢,透過屍形山裏的玉窟,最後連接著地仙村觀山藏骨樓下的那座戰國古墓。整條暗道中的石磚都刻著經文符咒,並埋有斷蟲秘藥,不見棺材蟲的蹤影,似乎是僅為地仙村封師古一人隨時進入墓室所設。

  《觀山相宅圖》中詳細描繪著地仙村陰陽二宅,卻沒有畫出欞星殿和這條暗道的情況,但揭開鐵蓋見到上邊墓室裏汞氣迷漫,伏虎青銅槨依舊沉睡在旁,這才知道自己位於何處──原來在古墓博物館下邊,還藏有這麼一條暗道。

  此時地仙村陰陽兩層宅子,都爬滿了被驚陵甲趕出來的棺材蟲。那觀山藏骨樓肯定是回不去了,下邊的欞星殿又被銅甲所破,一時進退兩難。只有繼續順著漆黑的暗道往深處走。我估計,這條暗道既然能通往地仙墓室,其重要程度自然是不言而喻,岔路的另外一端,一定還連接著另一個非常隱身秘的區域,既然鬼使神差的撞了進來,就沒辦法不去一探究竟。

  眾人疲於奔命,又都戴著防毒面具無法交談,只是都有些驚弓之鳥,時時都回頭去看身後,唯恐地仙封師古從後追了上來,誰也顧不上去猜測地仙村的暗道裏藏有什麼秘密,借著射燈和手電筒昏暗的光線,在漆黑陰森的暗道裏走出數十步。

  胖子像是腳底下絆到了什麼東西,突然一個踉蹌摔了個趴虎,這下摔得好不結實,險些把王胖子摔冒了泡,半天也沒從地上爬起來。戰術射燈在如此黑暗的環境中發揮不出太大作用,我也沒看清地上有些什麼,擔心出現意外,急忙打手勢讓其餘三人站住腳步別動。

  我隨後俯身將趴在地上的胖子扶了起來,二人伸手在地上一通亂摸,想看看暗道裏究竟有些什麼,是塊磚頭還是具屍體。最後我摸到圓滾滾的一件東西,約是人頭大小,又冷又硬,將燈口對正了,光束晃動中凝神細看,竟是一隻沉重碩大的鐵鉈子,鐵球上連著一條極粗的鐵鏈,我心念猛然一動:「這分明像是一件禁鎖囚的刑具,如此粗重,那一端鎖的是人是獸?」

巫峽棺山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