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峽棺山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五十八章 移動的大山



  孫九爺滿肚子都是仇怨,對於他想做到的事,沒有什麼是不可以犧牲的,我和Shirley楊、胖子、么妹兒四個人的性命,在他眼中如同草芥,可以毫不猶豫地放棄,所作所為已經不能用常理衡量。

  我對孫九爺雖有戒心,也一直暗中盯著他的舉動,但剛剛那一瞬間,我的注意力被地仙村裏出現的反常現象所吸引,誰承想百密一疏,這麼稍稍一分鐘,就被他鑽了個空子,把眾人的退路徹底切斷了。

  我可不想那眾人的生死,去檢驗命運的真實力量,暴怒之下,一把將孫九爺摜倒在地,但這時候棺材蟲已從村中鋪天蓋地地蜂擁而來。我眼下也顧不上再理會他了,四下裏一望,見身後有幾座石坊牌樓,在深壑兩端橫空凌跨。

  我估計此時再從深壑古壁逃向欞星殿,肯定會被棺材蟲在半路兜住,便把手一指,招呼胖子等人趕快爬上石坊。

  孫九爺從地上掙扎著想要再次阻止眾人,胖子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見狀二話不說,抽出工兵鏟來,一鏟子狠狠拍到孫九爺頭頂。

  孫九爺腦袋上雖然帶著登山頭盔,但被胖子的工兵鏟狠狠砸中,還是承受不住,雙眼一翻就栽倒在地。

  我說就讓孫九爺自己改變命運把,咱們趕緊撤!Shirley楊不忍就此拋下孫九爺不管,對我叫了聲「必須帶上他」,就同么妹兒兩人倒拽著昏迷不醒的孫教授雙腿,拼命把它拖向石坊。

  我無可奈何,只好咬牙切齒地同胖子幫忙去抬,四個人像抬死狗般,把孫九爺連搬帶拖,撂到了石坊的柱子下邊。

  這時四周環形石槽中的陽燧,都被棺材蟲的屍體埋住,附近的光線頓時暗了下來,黑暗中我發覺已經有不少棺材蟲爬到了腳底,它們雖然是受驚奔竄,無心啃噬活人,但棺材蟲滿身腐毒,爬到那裏就爛到哪裡,只能遠遠避開才能倖免於難。

  我讓胖子背住孫九爺,眾人相繼蹬著石坊的蟠龍柱爬到高處,前腳剛上去,地下隨即就「嘩嘩嘩」地響成一片,我低頭往下看去,戰術射燈的光束投到地上,只見成群的棺材蟲黑潮搬從石柱下爬過,這其中還混雜著地鼠、土龜、陵蠡、黑鼬、毒蛇,以及許多叫不上名稱的奇怪蟲獸,反正都是出沒於墳地、墓穴等隱晦環境中的東西。

  棺材山裏並非如同表面所見是個幽冥之地,雖然被銅甲團團裹住,但由於環境特殊,四周環繞如同棺板的峭壁中,懸棺腐氣滋生,也向來生存著許多生物,形成了一個相對完全封閉的生態系統,或者說這些東西,都是九死驚陵甲的食物,此刻生存於地仙村附近的生靈們,如遭大難,沒命價地逃向地底的玉髓洞窟。

  不論是昆蟲還是動物,其對災難的敏銳直覺和預感,遠非人類所及,棺材山地仙村裏會發生這種情形,只能說明一場可怕的大浩劫即將到來,但下邊的峭壁間似乎佈置著更厲害的藥物,所有的棺材蟲爬到壁上就紛紛僵住死亡,雨點般的屍體墜下玉窟。

  我們困在石坊上,環抱樑柱,目睹著這猶如末日降臨般的景象,不禁由心底裏產生一股惡寒,但誰也不知道接下來將會發生什麼,正沒奈何處,我看見被胖子單臂夾在腋下的孫九爺忽然睜眼醒了過來。

  孫九爺發現胖子正夾著他往石坊上攀爬,馬上伸手去摸隨身攜帶的峨嵋刺。我在旁看得清楚,見他竟想行兇,喝道:「你他娘的找死!」

  胖子也感覺到事態不對,罵道:「敢他媽跟胖爺玩陰的,摔死你個老龜兒!」一抬手就把孫九爺鬆開,將他拋下了石柱。

  眼看孫九爺就要從半空裏跌落深淵,Shirley楊卻拋下飛虎爪,爪頭剛好搭在孫九爺身前的背包帶子上,那條精鋼索子一緊,竟將孫九爺吊在了半空。

  孫九爺被飛虎爪鉤住的身子,在石坊下不斷打轉,Shirley楊竭盡全力想將他拽上來,但劇烈的搖擺之下,反倒墜得石坊的柱梁接合處「嘎吱吱」作響,一時間險象環生。這古牌樓少說也有幾百年歷史了,哪經得住如此折騰,聽聲音和顫動就知道隨時都要倒塌。

  石坊並不堅固,而且這兩柱一梁之地更是狹窄異常,我攀在上邊根本不能動彈,只好對Shirley楊叫道:「你別管孫老九了,即便現在救了他,咱們早晚都得被他害死。」

  Shirley楊受孫九爺重量所墜,漸覺難以支撐,已沒辦法開口說話,但我看他的眼神,也知道他的性格,到死都不會鬆開,眼見她雙手皮開肉綻,都已被飛虎爪的鏈子勒破了,鮮血一滴滴順著索子流下去,滴落在了孫九爺的臉上,不由得替她暗暗著急。

  孫九爺四仰八叉懸在空中,摸了一把臉上的鮮血,沙啞著嗓子叫道:「楊小姐──你鬆手吧,看來命中註定的事情──是絕對不會改變的,在棺材山毀滅之前,咱們註定都能平安無事。」說著話他就拔出峨嵋刺,去割背包的袋子,想從飛虎爪的鎖扣中掙脫出來。

  胖子巴不得孫九爺趕緊跌進石坊下摔個粉身碎骨,連身上的恐高症老毛病都忘了,趴在石坊上不斷出言提示──告訴孫九爺該用刀子割斷背包的哪一部分,才能在最短的時間內,做出自由落體的高難度動作。

  么妹兒不忍看到慘劇發生,一邊罵胖子煽風點火從來不起好作用,一邊又勸孫九爺別做傻事,她雖是有心去幫Shirley楊,但她極怕棺材蟲,見身下絕壁上蟲湧如潮,被駭得手腳都是軟的,空自焦急無能為力。

  此時的情形是四個人一個挨一個趴在石坊上,最前邊的是Shirley楊和么妹兒,然後是胖子,我則處於最外側,我想幫Shirley楊卻被么妹兒和胖子擋住,可以說是鞭長莫及,有心無力,但看到Shirley楊的雙手都快被勒斷了,就再也沉不住氣了。

  我只好冒著隨時摔下深壑中的危險,從胖子和么妹兒身上爬了過去挪到Shirley楊跟前,俯身下去接住了飛虎爪的精鋼鎖鏈纏在手中。我想將孫九爺從下邊拎上來,但這一來動靜不小,我只覺手上一陣奇疼,整座石坊都跟著不停顫動,搖搖欲墜。

  孫九爺不等我將他拽上石坊,就已經割斷了被爪頭所抓一側背包帶子,他的身子「呼」的一下墜入了漆黑的山體裂縫中。

  在這一瞬間,我心裏有如十五個吊桶打水──動了個七上八下,說不清是什麼感覺,既沒感到解脫,似乎也沒覺得失落,隱隱覺得孫教授掉進了深淵,也未必就死,何況從他身上的種種跡象來看,似乎從進入烏羊王地宮開始,他就如同一具行屍走肉。

  另外,如果地仙墓囚徒們推演出的天啟真會出現,孫九爺便不可能就此摔得身碎骨,也許他從石坊上掉落之事,都是命中註定將要發生的,目前我們所知道的,只有一個並不確定的結果,而且在這個過程中,還充滿了變數和未知。

  我深吸了一口氣,抬頭看了看其餘三人,個個都是深色茫然若失,可能每個人都想問:「天兆啟示中最後的災難會不會發生?」可除了不住流逝的時間誰也無法給出真實的答案。

  這時從地仙村裏逃出的棺材蟲,大都已經死在了欞星殿入口的深澗裏,除了在頭頂的濃霧中,不是傳來九死驚陵甲顫動的金屬摩擦聲響,四下裏都是寂然無聲,但我十分清楚,空氣中越是寂靜,越是預示著更大的危險將要來臨,這是一種暴風驟雨到來之前的沉悶。

  就在我一轉念之間,便覺一陣連綿不斷的不祥之聲,由遠而近地傳了過來。棺材山地形狹長,我們處在盤古脈腹部的裂谷,地仙村依山勢漸在盤古脈胸腹之地,那聲音的源頭來自棺材山的上首,也就是屍形山頸部的方向。

  隨著聲響而來的是接連不斷的震動,我見這石坊就快散架了,急忙招呼其餘三人下去,眾人相顧失色,棺材山裏要發生什麼事情?看重動靜難道是天崩地裂?是地脈斷裂引起的地震,還是九死驚陵甲絞碎了山體?

  我心神恍惚,自言自語道:「是要地震塌方了嗎?如此一來,咱們將和棺材山一起永遠埋在地底了──」

  胖子說:「老胡,我看小車不倒咱就得接著推,別管這山裏怎麼回事了,咱還得接著跑,跑出去一個是一個啊。」

  正在這時忽聽身後有人對我們高聲呼喊,我連忙回頭一看,隔著深壑有個人影,離得遠了射燈照不到他,但聽那人的聲音正是孫九爺,原來他剛一掉下石坊,就被峭壁間的棧道木樁掛住,並沒有直接掉進玉窟裏摔死,但他只能從對面爬上來了。

  這並不出乎意料,我也沒有理會他,現在總覺得離此人越遠越好,但聽孫九爺的呼喊,似乎是在告訴我們:「千萬別動地方,就留在原地等著我,我終於知道天啟的真相了!現在發生的不是地震──不是地震──」叫喊聲中,他不顧山體震動不絕,竟然又要攀上石坊越過裂谷。

  我們四人對孫九爺的話是再也不信了,誰知他是不是又想拿眾人的生命去驗證天啟的真假。我對Shirley楊說:「別再管孫九爺了,他根本不是你我這樣的活人,多半是棺材山裏跑出去的行屍。這座山快要塌了,咱們走咱們的。」

  隨後我不由分說,拽著Shirley楊帶頭便走,胖子和么妹兒在後面跟著問道:「咱往哪撤啊?」我一指那如同棺板一樣高聳的峭壁。地震會引發大規模的山體崩塌,棺材山形同無蓋石棺,從上邊落下來的岩石會把盤古脈徹底買主,整座棺材山裏,只有四周的石壁下邊相對安全。

  在山體強烈的震顫和塌方中,已無法正常行走,我們只好扶著身邊的石碑石柱,連竄帶跳的奔向絕壁。剛跑過圍繞裂縫的陽燧溝渠,就發現孫九爺爺從裂谷的另一側趕了過來。

  孫九爺不等我們開口,就搶先說道:「不是地震──」話音未落,大地似乎被猛然揭動,地面轟隆隆地傾斜了起來,眾人立足不定,都不由自主地摔倒在地,而且地面傾斜的幅度漸漸變大,摔倒了就再也站不起來,只能趴在地上。

  這時就恰似天搖地動,棺材山裏全是轟隆隆的悶響,我們匍匐在地,拼命爬向峭壁根隙,好不容易挨到山壁下方,眾人找了以前藏納懸棺的岩洞鑽了進去。山壁極厚,外部的九死驚陵甲還沒能穴壁進來,暫時可以躲避山頂上崩塌下來的碎石。

  胖子見孫九爺也跟在身後,便罵道:「還他奶奶的想蒙誰,這情況連傻子都能看出來,不是地震是什麼?看震級估計最起碼也有八九級。」

  我說:「我經歷過地震,應該錯不了,肯定是九死驚陵甲破壞了地脈地層引發的震動,但不可能有九級,九級地震差不多都屬於毀滅性的陸沉式地震了,連整條山脈都能陷入地底。」

  孫九爺似乎急於想告訴我們什麼,但他上氣不接下氣,一時之間,竟然做聲不得,我擔心他再做出什麼令人難以想像的舉動,就想找東西將他綁了,誰知地面的傾斜程度越來越大,岩壁中格外攏音,震耳欲聾的地顫一波近似一波,震得人耳鼓都快破了,說話的聲音完全被吞沒,不斷有碎石從我們藏身的岩穴前滾過,其中還有許多瓦片。

  我心中猛然一驚,山體的傾斜必然使地仙村房倒屋塌,如果我們現在還沒離開欞星殿玉窟上的石坊,都會被順著地勢傾瀉下來的卵石碎瓦所埋,剛才突然動念想要到峭壁的懸棺岩穴裏藏身,多是出於不想聽孫九爺的話留在原地,難道真是命該如此?

  假如世界上確實存在由上天註定的命運,我似乎已經感受到了冥冥中主宰命運的重力,在整個地仙村發生的巨大浩劫裏,無論我們是有意識還是無意識的做出任何行動,都絕不可能阻止最終災難的發生。在無形之中,有一種凡人無法窺測的神秘力量控制著一切,而我們這幾個被困在棺材山裏的人,只不過是沙漠風暴中的一粒細沙,又如同是汪洋大海中的一滴水珠,即便再怎麼拼命掙扎,也永遠都是身不由己。

  但看可此情形,這座棺材山頃刻就要被深埋地下了,棺材山上邊都是棺材峽裏的崇山峻嶺,就好比上頭壓著一片片摩天接地的高樓,如果地震劇烈,就會造成更大規模的山體崩塌,千仞高山即便從中裂開,但是掉下來的碎石泥土都能把棺材山埋沒,真要是那樣的話,天啟中預示的地仙村無數死者會爬出山外之事,又怎麼可能發生?

  孫九爺突然起身,緊緊抓住我的肩膀,想讓我聽他說話,但山中轟鳴不覺,震動之中,我光看他的嘴在動,卻不會讀唇術,無法理解他究竟想告訴我們什麼。

  孫九爺見說不了話了,就拼命打手勢比畫,此刻眾人猶如置身於一輛劇烈顛簸的車廂中,黑暗中僅有幾道微弱的射燈照明,但我還是很快領會了孫九爺想要傳遞給我們的資訊,稍一會意,不禁先是吃了一驚,仿佛連軀殼內的魂魄,都在隨著地震顫抖。

  我判斷孫九爺可能是想說:「這不是普通的地震,而是棺材山在移動,它不會被埋在地底,這座填滿死屍和各朝古墓的大山──很快就要進入長江了。」

巫峽棺山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