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峽棺山 線上小說閱讀

第六十一章 龍視



  我心道不妙,地仙村裏的死屍全逃出來了,烏羊王古墓守陵人推算出的天兆,到最後果然是一一應驗,現在說什麼都晚了,冥冥之中註定將要發生的事情,終究是誰也改變不了。

  從棺材山裏爬出的屍體,幾乎遮蔽了暗青色的峭壁,放眼望去黑壓壓的一片,地仙封師古那具頭部裂為兩半的屍首,也赫然混在在其中,在群屍簇擁下距離我們越來越近,混亂中看不清是如何移動的,只是轉瞬間已到了腳下。

  事情發展得太快,不容人再做思量,我趕緊從嵌壁鳥道間向上攀爬,只求離那化為「屍仙」的封師古越遠越好,可是兩條腿就如同灌滿了鉛水,雖是心急,在那陡峭的鳥道間拔足挪動,卻是格外地艱難緩慢。

  孫九爺心如死灰,他肩上傷重,一條胳膊已經完全不能活動,當下撲在狹窄的岩道裏再也不想逃了。眼看地仙封師古的屍體如同壁虎般遊牆直上,裹著一團腐臭異常的黑霧,自下而上正撞倒孫九爺身上。

  我來不及出手相救,全身一涼,心想這回孫九爺算是完了,正打算繼續逃命,眼中卻出現了一幕不可思議的情形,那屍仙竟對孫九爺視而不見,在他身邊擦過,經直撲向了距離它更遠的胖子。

  胖子發了聲喊大叫不好,當即掉頭跳向斜刺裏的一具岩樁懸棺,它是人急拼命,顧不得高低了,那具懸棺像是一枚木釘般突出峭壁,他一撲一躍之下,將懸棺的棺材板砸了個窟窿,底下支撐的木樁當即就被墜斷了一根,剩下的幾根木樁子架不住重量,也發出「咯喇喇」的響聲即將折斷。

  胖子趴在懸棺上,一時不敢起身,唯恐再有動作,會立時跟著棺材墜入波濤翻滾的大江之中。他這一逃,等於把他自己置身在了一個孤島之上,四周再無遁處,滿指望能夠暫避鋒芒,誰知道那「屍仙」在絕壁上如影隨形,又緊跟著追了上去。

  我在旁看得清楚,心中猛一閃念,為什麼「屍仙」封師古捨近求遠,繞開了孫九爺直奔胖子?難道封師古死後還能識得觀山封家的後人?別的我不清楚,但做倒斗的勾當,自然離不開古屍、明器、棺槨之事,這些年耳濡目染下來,所知也不可謂不多,據我所知,凡是屍起撲人,必然是受活人陽氣吸引,在民間和道門裏都稱其為「龍視」。

  龍目僅能夠看見有生命和魂魄的東西,而僵屍的眼睛也沒有用處,只能憑生物或靈媒傳遞的電氣感應,所以在民間才有「龍視」之說。屍仙封師古繞開孫九爺,這說明什麼?難道孫九爺既不是「行屍」,也不是「活人」,真是連靈魂都沒有,他只是我們眼中的一個「影子」

  孫九爺心思極深,似乎完全繼承了觀山太保行事詭秘異常的傳統,他在棺材峽裏見到自己父兄的屍骸都能無動於衷,又用了幾乎一輩子的時間籌畫進入地仙村盜墓毀屍,種種所為都不是普通人能輕易做到的,但這些還可算是在情理之內,而孫九爺身上真正的反常現象,都出現在我們進入烏羊王古墓之後。

  也正是在曾經埋葬烏羊王的古墓地宮中,孫九爺身上隱藏的秘密逐漸顯露,他身為考古學者竟然身懷早已失傳的妖邪之術,這才僅僅是「冰山一角」,隨後眾人還發現,他身上出現屍蟲,對黑驢蹄子顯得極為恐懼,似乎完全是一具行屍走肉,可是他在歸虛古鏡面前毫無反應,摸金秘術中占驗吉凶的蠟燭,也對孫九爺不起作用,似乎此人什麼都不是,既不是鬼,又不是人,更不是行屍,如果排除掉這些可能,那他會是什麼?他有形有質,也有血有肉,步行有影,衣衫有縫,難道此人才是棺材山裏真正的「屍仙」

  以前我也曾如此猜測過,可都沒有把握確認,還想把他帶出山去再仔細調查,可此時再次見到孫九爺身上出現異狀,超越常識的存在,往往容易使人感到恐懼,在潛意識中我根本就打算相信如此詭異之事,但事到臨頭也不由得你不信,想到這我腦瓜皮子都像過電般麻了一麻。

  電光火石之間,也根本容不得我多想,俯身在峭壁鳥道上微微一怔,見胖子陷在孤立無援之地,形勢危險無比,立刻把這些紛亂如麻的念頭拋掉,也不去理會趴在地上不動的孫九爺,忙對先前上到高處的Shirley楊大了個手勢,讓她趕快相救。

  由於我們的通訊手段始終比較落後,在距離較遠的情況下,互相間聯絡基本靠喊,溝通基本靠手,但相處日久,彼此皆有默契,一個簡單的手勢就能傳達意圖。Shirley楊在上邊探出身子來看得明白,她也知道眼下是千鈞一髮的緊要關頭,拋下飛虎抓已然不及,好在峽谷中到處都有懸棺,當即就招呼么妹兒,二人聯手將身前的一口懸棺推落峭壁。

  胖子見頭頂有口懸棺墜下,趕緊隨身躲閃,那懸棺呼嘯著從他身邊砸落,正好掉在封師古的頭上,頓時砸個正著,將他那顆自嘴部破裂開來的腦袋,直接從脖頸中拍了下去,僅剩一具無頭的屍身依然附在峭壁上。

  Shirley楊想要趁機放下飛虎抓接應,可這時從棺材山裏爬出的屍體源源不絕,已在峭壁上對眾人形成了合圍之勢。Shirley楊和么妹兒只得不斷推落懸棺、石板、木樁,但他們附近只有三四具殘破懸棺,那裏阻得住地仙村裏群屍出山。

  我心知此刻已經到了最後關頭,就逼問孫九爺說:「現在棺材山裏的屍仙全都跑出來了,你現在總該告訴說你究竟想幹什麼了,可別讓我們死了也做糊塗鬼。」

  孫九爺心神恍惚,面沉似水,他也不看我,只是始終盯著封師古留在峭壁上的無頭屍體,愣愣地說:「我想幹什麼?我要──」話音未落,我們立足的鳥道忽然坍塌,孫九爺也知大事不好,叫得「哎喲」一聲,身體便在寬不逾尺的鳥道間失去了控制。這一下極是突然,我甚至根本沒有來得及做出反應,等我明白過來的時候,他已隨著碎石從峭壁上滑了下去,直接墜向棺材山湧出的黑雲迷霧之中,再也不見蹤影了。

  我急忙俯身看去,沒見到孫九爺摔在哪裡,卻見正從封師古那具無頭屍體的脖腔中,蠕動出一團黑漆漆的事物,似乎滿是又短又細的黑色屍毛。古屍藏在絕對封閉的棺槨中年頭多了,在突然接觸到外界流動的空氣時,屍體皮膚會產生加劇的變化,在瞬間塌陷萎縮,同時生出一層黴變的屍絨,可地仙村裏的死屍除了封師古以外,其餘大多暴露在地底幾百年,並且沒有棺槨裝殮,竟然會產生這樣的屍變,顯得很不正常。

  峽谷中黑霧漸增,斷斷續續地一線天光分外暗淡,可我這回距離封師古的屍身極近,看得異常清楚真切,藏在封師古屍身內的黑色物質,先前在欞星殿前玉窟中,我們曾見到玉髓岩層裏藏有酷似人形的「鬼影」,《秉燭夜行圖》裏也暗中描述著這種幽靈般的黑色物質。

  它們似乎可以吸附在峭壁上迅速移動,散發出一股詭異的屍臭,外觀形態並不固定,而且不懼水火刀槍,被此物附體的死屍能夠不腐不僵,甚至連體內鮮血都不曾瘀化,巫邪時期將其視為鎮屍烏丹,而觀山太保封師古則將其看做屍骸仙化之兆。

  除了在地仙所繪的圖畫,以及欞星殿和墓中屍骸體內,我應該還在某些地方見過此物,好像就是在棺材山裏,甚至烏羊王古墓和峽谷懸棺附近都曾見過,只不過先入為主,總認為是什麼煉化來得「屍仙」,卻忽略了眼中所見的無數細節。這種黑色物質應該是一種在陰腐環境中生存的苔蘚,或者說就是風水一道中提及的屍蘚。

  巫邪文化與觀山封家掌握的觀山指迷之術,都是出自風水古法,其中天星風水占了很大的比重,但這些東西與摸金校尉所傳的陰陽風水,實際上都是周天古卦分支,完全是同宗同源,其宗旨皆是造化之內、天人合一,只不過古風水更為深奧晦澀,裏面有許多不切實際的理論,大多在漢代之後就不再使用了。觀山封家卻是在棺材峽盜墓學的異術,研習的內容還是三代古法,與我始終接觸的形勢宗風水有很多不同之處,所以我始終在腦子裏沒轉過這個彎來,現在忽然醒悟過來,頓時明白了七八分。

  棺材峽裏藏有成千上萬具各種各樣的懸棺,而棺材山盤古脈更是藏風聚氣的極陰之地,裏面埋了無數小棺材,那些屍體器官在山中年久生變,長出了一層黑綠色的苔蘚,可以寄生于活人或死者體內,這種肉苔就是烏羊王時期,巫者用於給死屍防腐駐顏的「活丹」。

  後來巫邪人發現此物雖可保持古屍萬年不化,卻不能讓其離開棺材山,一旦離開藏風納水之地,就會借著宿主的形骸滋生蔓延,世上的人畜生靈多受其害,所以告祭碑上才提到了「挖斷地脈、封山壓藏」之事,棺材山成為了古之禁地。

  封師古所學異術,大半出自棺材山,加上他執迷於參悟天機以證大道,所以對山中所藏的「活丹」心生妄想,意圖借此物形煉成仙,建造地仙村古墓修復地脈龍氣。其實也不能說封師古的判斷有誤,至今因果迴圈,一切都按照他生前的推算和佈置出現,那盤古屍仙如果從此流入各地,就不知要有多少活人都得被其度化了。

  在我掌握熟知的《十六字陰陽風水秘術》中,「物」字一卷中曾經記載著屍苔、屍蘚等項,說是「惡脈之下無所吉,屍苔老而生肉,年久結為人形,追噬活人陽氣而動,離墳則主世間大疫」。那都是在陵墓墳塋地裏出現產生的凶晦之物,從某種程度上講,有些像守墓護陵的九死驚陵甲,只不過一剛一柔,而且屍蘚幾乎沒有弱點可尋。

  棺材峽中的峭壁懸棺、古墓地宮,到處都生有腐化的苔蘚,卻只有盤古脈中埋藏的才是屍蘚,可我一葉障目,誤認為棺材峽風水隱納,是仙逸之輩埋骨的寶地,竟未想到傳說中的「屍仙」,卻原來是盤古的屍蘚。

  我雖然在峽谷絕壁間辨明瞭「屍仙」的真相,但完全於事無補,寄生在死屍體內的盤古屍蘚,與地仙墓裏關於「屍仙」的傳說基本一致,此時看來,底線村裏的全部死者是體內的黑色屍蘚,便紛紛從宿主體內蠕動出來吸附在峭壁上向四處爬動,讓它們逃出峽谷必然會為禍不小。

  我眼見此時硬拼也難有什麼作為,趁著Shirley楊推下棺板將附近兩具盤古屍蘚砸落,急忙將身體挪到胖子頭頂,隨即和shirley楊、么妹兒一同放下了飛虎爪,把胖子從搖搖欲墜的懸棺上扯了回來。胖子在鬼門關前打了個轉,抬手抹了把臉上的汗珠子,匆忙問我:「孫老九就這麼翹辮子了?」

  我點了點頭:「可能掉進江水中被卷走了,也可能跌入棺材山摔了個粉身碎骨,眼下沒辦法確認,只可惜我還有句挺重要的話沒來的及跟他講,看來是沒機會說了──」

  Shirley楊和么妹兒見孫九爺下落不明,也不免神色黯然,但Shirley楊心理素質極好,她此時還能保持鎮定,問我說:「老胡,地仙村裏的屍體好像都被什麼生物寄生了,看來咱們擋它們不住,現在如何是好?」

  Shirley楊心機靈敏,反應更快,在看清「屍仙」的面目之後,果然和我產生了同樣的想法,她雖然不懂什麼風水之理,卻立刻判斷出那些屍體中藏有寄生之物,但身陷絕境,脫困逃生都難以做到,哪裡還有辦法對付棺材山中的盤古屍蘚。

  橫在峽谷中的棺材山逐漸土崩瓦解,但山體中陰晦之氣久久不散,似有無窮無盡的黑霧湧動不絕。一陣陣飄緲盤旋的陰雲慘霧,使峽谷中的光線越來越暗,我當此情形,也只有空自焦急束手無策,如果繼續沿著鳥徑棧道向上,不知什麼時候才能攀過這堵壁立千仞的峭壁危崖,而且眾人心理和身體上都至極限,恐怕上不到一半,就會被迅速滋生的盤古屍蘚追上死於非命。

  么妹兒見我躊躇不決,忙求我別動跳水逃命的念頭,她不懼翻山越嶺,唯獨不識水性,對浩大之水有根深蒂固的恐懼。

  我告訴他用不著擔心,水路根本不會考慮,這峽谷間水流湍急,即便有再好的水性,跳下去也活不了,但我心急如焚,四周的盤古屍蘚大概在幾分鐘之內就會湧至近前,如此舉境,除非是肋生雙翅飛上青霄,否則怎能脫此大難?

  胖子向下張望著說:「水路是險,可咱憑兩條腿跑八成是沒戲了,眼下也只有學孫老九的樣子,跳水遁入龍宮逃脫──」

  我比誰都瞭解胖子,他就是個肉爛嘴不爛的主兒,剛剛所說的這句話肯定是給他自己壯膽,可說者無心,聽者有意,這些話聽在我耳中,尤其「孫老九」和「龍宮」兩個詞格外兀突,不覺心中一動──

  孫九爺身上有著種種令人難以理解的跡象,身處峭壁之上,竟能避過了盤古屍蘚,使我當是懷疑「屍仙」開了龍目,在龍視中捕捉不到他這非人非鬼的存在。我雖然很久以前就聽過這種傳說,但所謂「人不見風,鬼不見地,魚不見水,龍不見一切物」之言,還是從張贏川口中得知,這也正是歸虛古鏡和兩枚青銅卦符的奧秘所在。

  每當我一想到青銅卦符,十幾年前老羊皮屍變後,被雷火焚擊的慘狀就如近在昨日。那盤古屍蘚是風水穴眼中腐屍所化,既然開了龍視,當然也屬於屍變化物,肉蘚屍苔之物最是腐晦陰沉,普通的火焰根本不能將其燒毀,也許我懷中的這枚青銅龍符,才是我們唯一的機會。

  這個念頭一動,立刻扯開緊緊隨身的密封袋,掏出了包中的青銅龍符,身邊的胖子好像突然明白了我的意圖,忙叫道:「這可使不得,本來就沒倒出來什麼真東西,反倒要把青銅卦符搭進去,貪污浪費是極大的犯罪,賠本的買賣千萬別做──」

  我知道這枚銅符對我們意義非凡,可我們所得的三件歸虛青銅器,其餘兩件被火漆侵蝕拔盡了銅性,只有這枚龍符是四符之首,而且埋在百眼窟中年深日久,銅質中的海氣浸潤不散,權衡輕重利害,惟有橫下心來舍了此物,才有可能徹底毀掉地仙村,如今我們這四人是生是死,也都系於其中了。

  想到這我咬緊牙關,看峭壁下那具無首屍體近在咫尺,當即抬手將龍符拋了下去,青銅龍符的銅質中海氣氤氳,經歷數千年而不散,只見死者形骸內的盤古屍蘚在吞吐黑霧之際,早將那龍符裹在體內。

  幾乎就在同時,峽谷中已是黑霧遮天,天黑得來面對面都看不到人影輪廓,一陣悶雷在雲霧中滾滾鳴動,我知道這是雷火降至的前兆,趕緊將其餘幾人按倒在地。還沒等我俯下身子躲避,就見有道矯若驚龍的閃電從眼前掠過,頓時把兩道峭壁間映得一片慘白刺目,雷鳴電閃發於身畔,震耳欲聾的炸雷霹靂聲中,引得棺材峽千窟萬棺同聲皆顫。

巫峽棺山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