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晴湘西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二十二章 犬不八年、雞無六載



  那老者不願誤了時辰,便命他兒子即刻動手宰雞,他這兒子是三十多歲的一條蠢漢,左手從後掐住大公雞的雙翅,將生銹的菜刀拎在另一隻手中。宰雞的法子不外乎「一抹一斬」,把刀刃拖在雞頸上一勒,割斷血脈氣管,待雞血流盡,這雞便會氣絕而亡;一斬則是一菜刀砍下去,斬落雞頭,但公雞一類的禽屬,猛性最足,雞頭掉落之後。無頭雞身仍會因體內神經尚未徹底死亡而亂飛亂跳,其情形顯得十分恐怖血腥。

  但山民鄉農之家,宰雞殺鵝的勾當最是尋常不過,看那老者兒子的架勢,他是打算採用斬雞頭的法子。鷓鴣哨同陳瞎子對望了一眼,他們二人要取這山民家中的一隻雞禽,原本不費吹灰之力,即便不是強取豪奪,只消拍出一條金燦燦的「大黃魚」來,也不愁買不下來。可是紮樓墨師哪該有什麼金條,如此一來,難免會暴露身分,如今只好見機行事,起身走上前去,阻攔那山民宰雞。

  這二人都是綠林中殺人越貨的江洋大盜首領,非是小可的賊寇響馬,雖然做了紮樓墨師的裝扮,但舉手抬足之中仍是掩蓋不住虎步龍行,隨口說出話來,也自有一股隱隱的威懾氣度。

  那一對山民父子兩次三番被他們攔了,宰不得公雞,雖是惱火,但聽他們說話舉止軒昂不俗,卻也不敢輕易發怒,只有一番埋怨是少不了的:「這伙紮樓墨師好不識趣,我自己家裡一米一水餵養大的雞禽,想殺便殺,想留便留,再怎麼收拾,也都是咱自家的事,便是天王老子也管不到這些──」

  陳瞎子見鷓鴣哨執意要買這雞,心中已然明白了八九分。公雞乃是蜈蚣的死敵剋星,而且此雞神俊不凡,料來古墓裡那成精的六翅大蜈蚣也要怵牠三分,能得此物,大事定矣,此時要做的,只是連矇帶唬拐了這隻雞去。

  他眼珠子一轉,計上心來,對那老者嘿嘿一笑,抱拳道:「接連攪了貴宅正事,還望貴翁恕罪。我等兄妹三人,原非親生,都是學藝時在師門中認下的師兄師妹,結伴在一處走山串寨相依為命,憑著一身紮樓手藝為生,逢此亂世,卻始終不離不棄,有一口清水,要分三份來喝,得一塊乾糧,也要掰成三瓣同吃。只因為當年在祖師爺神位前斬過雞頭、燒過黃紙,做出了一番拜把子結同心的舉動出來,雖不敢自比桃園,但那一套盟誓至今言猶在耳,皇天后土、神人共鑒,曾對雞盟誓,若有絲毫的違背,下場定如那被斬的雞頭,所以我兄妹三人許了個大願,終身不食雞肉,也見不得別個家裡宰雞,見了就必使錢贖得那雞活命。」

  陳瞎子胡言捏造了一些根由出來,隨後又使出慣常的伎倆,說此雞羽分五彩,目如朗星,絕非常物,殺之實屬不祥,輕到招災惹禍,重則主家會人丁缺失,要遭「刀兵劫」。那墨師木工,自古以來便有魯班的秘術,擅能相宅厭勝〔註:厭勝,鎮壓、鎮伏、克制、壓制、辟邪之意,也稱「壓勝」。〕,也多會下陣符擺諸門。據說有家人本來富足,可搬了新宅之後,家境一落千丈,幸得高人指點,始知建造宅子的時候,剋扣了木工銀錢,被墨師在家中下了厭勝之術。結果拆開牆基房柱,果不其然,四柱之下,那分別藏著一輛拉滿銅錢的馬車,全是硬紙紮成,四乘馬車的方向分別指向四方,好像是載著錢往宅外而去,這就是木匠暗中下的陣符。被識破之後,主家也沒毀去這四輛紙馬車,而是把它們掉轉了車頭,由外而內向家裡運財,此後果然財源滾滾。

  這雖只是個民間傳說,但可以說明墨師的方術自古已有,所以老百姓對紮樓墨師通曉異術之說,從無半點懷疑。瞎子藉此危言聳聽,動之以情,曉之以理,並把他們師兄妹當年對雞盟誓之事說出,說來說去,歸根到底也只有一個目的,就是務必要討了這隻不像凡物的大公雞去。

  陳瞎子胸中廣博,高談闊論,盡中機宜,正是富貴隨口定,吉凶趁心生,只盼把那老者的心思給說活了。可誰知那老頭好似鐵石心腸,根本不吃他這一套,搖頭對他們說道:「墨師們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若把這隻雄雞給了你們,實是讓你們惹禍上身,這不積陰德的事情,豈肯輕易為之?此雞非雞,乃是妖物,你們這些後生,難道沒聽過犬不八年、雞無六載之理?」

  陳瞎子和鷓鴣哨先前都沒想到這些舊時民俗,此時聞言恍然大悟,暗道一聲:「啊也,竟然是為此事宰雞!」原來那老者是金宅雷壇的門下,湘西山區有胡、金兩大雷壇,都是名聲很響的道門。這些道門裡有道人也有方士,擅使辰州符,幾百年來專做些趕屍送水、解蠱驅毒之類的營生。近些年軍閥混戰,民不聊生,道門裡的氣象也早已經沒落得今非昔比了,像老頭這樣流落在人煙稀少的深山裡度日者為數不少。這老頭雖然不是金宅雷壇中的大人物,但也通些方技之道,他最信《易妖》之理。

  《易妖》是本古籍,從三國兩晉之際開始流傳,專講世上妖異之象,什麼是妖?《易妖》中認為,不合常理者為「妖」,世上出現不合常理的特殊現象,都是一種天下將亂,或有大災難的預兆。「犬不八年、雞無六載」之語的出處,就是《易妖》中的理論,在舊社會的封建迷信思想下,民間對此深信不疑者比比皆是。

  這種說法是指居家中飼養的雞犬禽畜,都不能養活得年頭太多了,因為一旦讓牠們在人類社會中生存得太久,每天都和人類接觸,人們說話牠就在旁邊聽著,人們的一舉一動也都看在眼裡,如此就逐漸通了人性,早晚必定成精成妖,做出些危及禍害人間的惡事來。

  據說當年有一戶富翁,家中孫男弟女奴僕成群,他在宅中養了一頭白犬,那犬善解人意,十分得人喜歡,常常不離那富翁半步,出門遊玩也攜帶在身邊。後來這富翁忽然暴病而亡,家人自是將其下殮厚葬,但富翁所養的老白犬卻也隨即失蹤了,人們都認為這狗是眷戀主人,主人去世,牠就傷心出走,或是死在什麼地方了,也沒把這事太過放在心上。

  誰知在那富翁死後,過了整整一年,一天晚上,那富翁忽然回到了家中,家人以為死者乍屍,無不大驚,然而看他言談行止,都和生前一般無二。他自己說是一年前由於氣悶昏迷,故而被人當做暴病而死,被活埋進了墳墓,幸好遇到一位道士經過墳地,機緣巧合,將他救了出來,他就隨著那道人走訪名山五嶽,直到今日方回。

  家人見富翁能得不死,無不歡喜,於是一切照舊,那富翁就和以前一樣,飲食茶飯的口味習慣也不曾有變,白天處理家中大小事物,賞罰分明,教人信服敬畏,到晚上則挨個睡他的三妻四妾,如此過了大半年,把個家族整治得好生興旺。

  可有一天適逢他過生日做壽,晚上在席間開懷暢飲,多喝了幾杯,酒意湧起來,就伏案睡去。忽然門外一陣陰風刮來,大廳裡燈燭盡滅,有僕人趕緊重新掌燈,想把老爺扶入內堂歇息。不料一照之下,哪裡有什麼富翁,只有條白毛老狗,蜷在太師椅上睡得正酣,滿嘴酒氣沖天。眾人大驚失色,才知道富翁早就死了,如今這個分明是妖物作祟,趕緊趁牠熟睡之際,用亂刀剁死了大卸八塊,架火焚燒燬去形骸。

  像這類傳說在秦漢至兩晉的這段年代之間,非常廣泛,不僅普通百姓相信,就連士大夫也常常掛在嘴上談論。這些妖象都是特殊的徵兆,或主刀兵水火,或主君王無道。到得後世,那些徵兆預象的理論,就逐漸沒人再提了,可至於居家飼養貓狗雞鴨的,都不肯把狗養過八年,也不肯把雞禽養過六年。因為許多人相信,這些禽畜久居人間,目睹世人種種行狀,其心必有所感,一過六年八載的年限,或許會做出些常人難信的邪祟之事,不可不防,孔老夫子都說「不可與禽獸為伍」。

  金風寨要宰雞的這家老者,已養了這大公雞將近六年,這公雞神采卓絕,當年寨中雞卵無數,但只有他家的雞卵中孵出這隻雞來,其餘的雞蛋都是空殼,必是天地靈氣所鍾,所以向來寶貴愛惜,每天都餵以精食,而且這大公雞也沒辜負主人的喜愛,山裡毒蟲蝮蛇最多,是山民之大患,這雄雞晝夜在吊腳樓下巡視,啄食毒蟲,每天拂曉金雞啼鳴,更是不爽毫釐,比自鳴鐘還要來得準確,所以也捨不得殺掉。奈何六年已到,再留下恐怕不祥,按照舊例,今天天黑前,必定要殺雞放血,否則一旦出了什麼麻煩,料來必是狠的,於是餵牠飽食一頓,磨快了菜刀就要當場將之宰掉。

  陳瞎子終於明白了緣由,要是換作別般情形,好歹能誆了這隻雄雞出來。可六載的雞禽向來不祥,倘若留了不殺,須是對主家不吉。湘西山民對此深信不疑,而且看這老兒脾氣好倔,如何能說得他回心轉意?怕是給他兩條大黃魚也是不肯,如今說不得了,只好使些手段出來。

  他腦中念頭一轉,就對紅姑娘使個眼色。紅姑娘暗中點頭,她擅會月亮門古彩戲法。古彩戲法中有許多機關般的秘密手段,號稱「黏、擺、合、過、月、別、攆、開」,其中那「月」字訣,是種類似於障眼法的手段,觀者即便近在眼前,也看不出施術者是如何挾山過海、移形換物的,月亮門的藝人對此術最是拿手。只要紅姑娘一動手,就能在這對山民父子眼前,把那隻大公雞用障眼法的手段遮住,任你是火眼金睛,也看不出她是如何施為,雖是讓他們眼睜睜瞧見被一夥紮樓墨師憑空攝了去,可找不到物證,也自無道理可講了。

  紅姑娘剛要動手,卻見鷓鴣哨將手攏在袖中,只露二指出來,微微搖了幾搖,這是綠林中用手勢聯絡的暗號,是告訴她和陳瞎子先別輕妄動,在寨中惹出動靜來,雖是不難脫身,可會壞了盜發瓶山古墓的大計。

  陳瞎子和紅姑娘知道搬山道人可能自有妙策,於是隱忍不發,靜觀其變,但暗地裡也似有意似無意地走到那對山民父子身邊,稍後一旦說崩了談不攏,就要動手搶奪,萬萬容不得他們宰了這隻彩羽雄雞。

  只聽鷓鴣哨對那老者說:「犬不八年、雞無六載,確實是有此舊例不假,但天下之事無奇不有,不能以舊例而論者極多,小可不才,願說出一番道理來,令尊翁不殺此雞。」

  那老頭見鷓鴣哨神色從容,談吐不俗,心說別看這人年輕,他即便真是個紮樓墨師,也絕不是等閒小可的人物,但卻不信他能說出什麼辯駁的真實言語來,最多和那陳瞎子的說法一樣,滿嘴煙泡兒的江湖騙子套路,且聽他一言又有何妨。念及此處,就道:「也好,我就聽聽你這後生能有什麼高見,若是能說得我心服口服,就將這隻雄雞白送於你。其實我也捨不得宰了牠,奈何舊例在此,如何敢違?到時你這後生墨師說不出什麼,可休再多事阻礙我家殺雞。」

  鷓鴣哨早有了主意,他並不想對普通山民做出綠林道中巧取豪奪的舉動,如今等的就是老頭的這句話,二人擊掌為誓,當下抬手從山民手裡要過那彩羽雄雞。只見這大公雞雖是死到臨頭,可也不知牠是不懂還是不怕,並不掙扎撲騰,昂首瞪視,神色凜然生威,儼然一副軍中大將的從容鎮定風度。

  鷓鴣哨讓眾人細看這隻雄雞,「犬不八年、雞無六載」之例雖是古時風俗,今人也多信服,自然是不能不依。凡是家養的雞禽,都不肯給牠六年之壽,但此雞非雞,卻是不需遵循此例。

  那老頭聞言連連搖首,陳瞎子也暗中叫苦,心想:「虧你鷓鴣哨身為搬山首領,竟說這大公雞不是雞,不是雞又是什麼?是鳥不成?三歲小孩也不信,這如何能說得這老頭信服,看來只好按咱們綠林響馬的舊例──直接搶了牠去。」

  鷓鴣哨話沒說完,見眾人不信,便接著說道:「凡是世上雞禽,眼皮生長得正和人眼相反,人的眼皮都是從上而生,上眼皮可以活動眨眼,而雞禽之物,眼皮都是自下而生。諸位不妨看看,這隻雄雞的眼皮生得如何?」

  那老者從未留意此事,但養雞的人家,誰個不知雞禽眼皮在下?仔細一看,那隻羽分五彩、昂首怒鳴的大公雞,果然是同人眼一樣,眼皮在上,若非刻意端詳,還真忽略了這一細節,就連見多識廣的陳瞎子和紅姑娘,也覺驚異,都道:「這是何故?」

  鷓鴣哨說:「眼皮如此生長,只因牠不是雞禽。」

  復聽此言,眾人仍是滿頭霧水,不是雞禽,卻是什麼?

  鷓鴣哨也不願與他們賣弄識寶秘術,直言相告道:「湘西從古就有鳳凰玄鳥的圖騰,地名也多和古時鳳凰傳說有關,就如同此縣,名為怒晴縣。怒晴乃為鳳鳴之象,雞禽眼皮生在上面,更兼一身彩羽金爪,豈是普通雞禽?牠根本就是罕見非凡的鳳種,是普天下只有湘西怒晴縣才有的怒晴雞!」

怒晴湘西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