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晴湘西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二章 八臂哪吒



  如今北京城的格局,是源於七百年前的元代大都城,由數術奇人劉秉忠設計,據說城址地下,藏有孽龍水怪,所以城池建造成八臂哪吒的形狀,鎮龍壓怪,以保王氣平安,城池的格局中,隱藏著三頭六臂和兩隻腳,另外五臟六腑,一應俱全,這也是一種複雜的風水佈局,背陰處埋了許多王公貴族。

  喬二爺祖上在欽天監聽差,後來又被抽調去編撰四庫全書,久而久之就學全了《陰陽五要》,對陰陽風水、天星相法頗有心得,傳到喬二爺這輩,藉著自己粗通些風水之道,又兼能辨草色土痕,接連挖了幾處古塚,挖到這元代古墓的時候,封土一破,墓中有數道黑氣沖天,候了兩天待到黑霧消散,才敢入內,到地宮門前,發現門上嵌滿了紅寶石。

  大喜之餘,用手去摳,卻都碎成齏粉,紅色的粉塵若即若離,再仔細辨認才知道是數百年前的硃砂,元代古墓中常有硃砂,並不奇怪,但不免大失所望,破門而入,墓室中鐵繩懸棺,把棺槨用大鐵環吊在半空,這是為了防止有雨水或地下水滲進來浸泡了棺木。

  但那墓室裡並未積水,擺著好多完整的瓷瓶瓷罐,一應人間傢俬,竟然全是古青花瓷,瓷繪的都是修仙煉丹、紫氣東來之事,喬二爺因為家族影響,對這些玄而又玄的事情,有種難以名狀的情結,十分地信服,但信歸信,倒斗的事也不能罷了,升棺發材,揭開大頂,只見棺內只有層層殮服,紫袍金帶無不如新,可袍服衣冠中空空如也,連死人的指甲頭髮也沒有半絲一毫。

  他做倒斗的勾當已久。自然知道「衣冠塚、虛墓」是怎麼回事,可憑經驗判斷,這座古墓絕不是沒有墓主的空墳,那就只有一個解釋,這是個風水寶穴,墓主下葬後不久,未等腐爛變枯,就仙化飛昇了。

  後來又打聽到附近以前有座明朝的古廟。建廟的時候,從地下掘一塊石碑,上面刻著:「葬此化,居此吉」,也不知是哪朝哪代埋在地下的,喬二爺迷信風水之說,從那以後他就想方設法住在這周圍,一輩子不願離開,甚至希望百年之後,能埋骨在此,也託個仙解的造化,得成大道。

  還別說,自打住在這附近之後,生意一向興隆。改朝換代也沒耽誤發財,加上這破樓太不起眼,文革時紅衛兵抄家都從這繞著走,所以他就更深信不疑了,如今這地方要拆了蓋公園,不是人力所能扭轉,這才請我來幫他瞧瞧在「八臂哪吒」中,是否還有什麼風水好的地方,可以搬過去居住。

  我聽明白之後,心中暗笑喬二爺不過如此。如今四九城玩古董的誰不知他的名頭,可他雖在古物鑒賞估價方面有過人之處,但對青烏風水和陰陽五行之道還遠遠沒摸著門道,這老頭雖然也做過倒斗的勾當,但他這兩把刷子,又如何能比「摸金校尉」發掘過的巨塚山陵,元代古墓歷來極難尋找,就連《十六字陰陽風水密術》中都不曾過多提及。按說元墓非比秦漢之時那般年代遙遠,屍體就算腐爛消散,但在一副好棺木中也不至於消解得如此徹底,不留半分痕跡,他盜的這座古墓裡為什麼沒有屍骨殘骸?恐怕並非與仙解有關,現在古墓早已平了許多年了,無憑無據,我也沒辦法捕風捉影地推測。

  但我還指望喬二爺出高價將「青頭」收去,也不好說破,只是順著他意敷衍了幾句,趕緊將話頭繞回生意上,喬二爺在風水上是個棒槌,可論及古玩金石之道,卻十足是個行家,而且做過許多大買賣,這次有心結交,便把盤玉訣竅講了出來。

  凡是明器青頭裡面的玉石,多遭泥土海水侵蝕,帶有各種沁色,收存後要使「盤功」使之恢復本性,古玉器溫潤純厚,晶瑩光潔,尤其是各種沁色之妙,恰似浮雲遮日,如同舞鶴遊天,富有無窮無盡的奇趣異致,令人賞心悅目。

  但古玉沁色不加盤功,則將隱而不彰,雖理之色深藏不見,玉性同頑石。自古盤玉分三等,急盤、緩盤、意盤,急盤須配於容顏秀美之女性身邊,以人氣養之,待到數月後玉質變硬,用柔軟的舊布擦拭,等到玉性復甦,再用新布反覆擦拭,一定要用白粗布,帶有顏色的布絕不可用,愈是磨擦玉石愈熱,不宜間斷,經過幾晝夜,水土燥性自然減少,受沁處與玉色自然凝結,色愈斂而愈艷,古玉活色生香的價值就全顯露出來了。

  但古玉入水土年代過久,地氣海氣深入玉骨,沒有六七十年的水磨功夫,都不易盤出,對倒斗盜墓之人來說,秦漢之玉為舊玉,定是「夏、商、周」三代之玉,才稱得上是古玉,不常年配帶身邊把玩摩挲,玉髓中的精光絕難顯露,這就是古玉的緩盤之說。

  「意盤」的說法,就有點神乎其神了,這辦法有點玄,好多人不能理解,實際上歸根到底八個字──「精誠所至,金石為開」,在精室之中,焚香閉關,與俗世隔絕往來,以氣質性情盤化玉沁,數月之內,古玉自然復原,是門面壁坐禪的功夫,實際上可能是用「人油人膏」之類的私藥煨玉。懂這門手藝的人十分鮮有,喬二爺卻最是拿手,那是他箱底的絕活,所以才敢開出高價,收存這些好似石灰頑石的青頭老玉,一經轉手,他就獲幾倍的暴利,畢竟是個老生意精,賠本的買賣也是不肯做的。

  我和胖子心急出手,而且若依大金牙的辦法找群大姑娘來盤玉,未免太過麻煩,而且也等不耐煩耗上三五年水磨功夫,見價錢合理,就發讓給了喬二爺。

  當天喬二爺留我和胖子吃了頓飯,又拿出本講風水的《郭子宓地眼圖事》,此書是江西形勢宗風水要訣,出自宋代,編寫於明永樂年間,恰好有京中八臂哪吒圖。喬二爺讓我給他指點指點北京城裡「八臂哪吒」的格局,以便將來尋個上好的住處,可那元時古蹟,早已幾經變遷,又怎麼可能留到現在?我只好胡亂指了幾處,捏造些唬人的言詞,把個喬二爺給唬得一愣一愣的。

  可我發現這本《郭子宓地眼圖》怎麼忒地眼熟,好像在哪見過。猛然想起當年在陝西石碑店初遇陳瞎子,他當時曾想將這本書兜售給我,結果被我識破是仿古的假貨,好像正是現在喬二爺手裡的這本,忙問他這書從何而來?

  喬二爺說是前些時日,在天津談了筆生意,收了軸古畫,聽聞中山公園裡有個算命的瞎子斷命斷得極準,有神數之稱,喬二爺最是迷信。馬上就前去拜訪。結果不虛此行,原來那老先生不僅通曉命數,什麼求籤問卜、望天打卦、摸骨測字──就沒有他不精通的。句句都是指人迷津的金聖良言。

  喬二爺鼻子好使,聞出那算命先生身上土腥味很足,那算命先生自稱雙眼未盲之時,也常給人看風水相陰宅,所以身上有土味,卻並非是倒斗的,如今眼睛瞎了,沒辦法再看風水辨陰陽了,只是有本家傳的地眼圖,於是跟喬二爺做了筆交易。用這本失傳多年的風水古卷,換去了喬二爺剛在天津收來的古畫。

  我聽到此處、心下雪亮,陳瞎子原來在北京待不下去,竟躲到天津去了,倒教我一場好找,到今天總算有了些眉目,別看喬二爺在古玩行裡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可卻被壞了一對招子的陳瞎子給耍得團團轉。一是因為喬二爺過分迷信風水,他當事者迷,容易偏聽偏信;二是天下藏龍臥虎,許多真正的高人一輩子都是默默無聞,這些拋頭露面顯山顯水的俗流,反倒多是浪得虛名,並非有真實本領。

  我急著要去找陳瞎子,吃罷飯,將天津的事情打探周詳,匆匆別了喬二爺,就讓胖子下午回家把那些沒出手的古玉全都帶來,同喬二爺當面銀子對面貨,將談好的生意做了,胖爺在潘家園也是獨當一面的人物,做買賣歷來慣賣香油貨,只肯佔便宜不肯吃虧,免不了又胡亂捏些緣故出來,在價錢上狠切了喬二爺一刀。

  我則先去找到Shirley楊,同她趕到天津,陳瞎子不比常人,形貌特徵,言談舉止都不尋常,按照喬二爺提供的消息,稍加打聽,果然沒費多大力氣,就在瀋陽道古玩舊貨市場,找到了剛把古畫倒賣出去的陳瞎子。

  陳瞎子見我竟然找到天津,也是吃了一驚,卻對我說道:「那日陶然亭匆匆一別,老夫被一眾如狼似虎的居委會婆娘趕得急了,東躲西藏,好不容易才得脫身,料定今後在陶然亭難以立足了,一露面必被擒住,如今年老氣衰,一旦讓人扭送到衙門裡過了熱堂不是兒戲,於是裝成老幹部,混上火車到了天津,這九河下稍也真是處寶地,樂得在此逍遙,不打算再回法度森嚴的京畿重地了。待到明年春暖花開,還想南下蘇杭上海,想那江南也是養人的地方,順便發上它幾路歪財,本想找人給你等通個消息,但掐指一算,料定胡楊二個摸金校尉會來相會,果然不出所料,這不柳暗花明又相逢了。」

  我見陳瞎子又是故弄玄虛的老毛病不改,俗話說「人長六尺,天難藏」,別說跑到天津來了,就算跑到天上去,我也得想辦法把他摳出來,眼下只好任他誇口,因為有許多緊要的事情向他打聽,就先找了個地方吃晚飯,在餐廳裡,Shirley楊先將最近發生的事情,都對瞎子簡要說了一遍。

  陳瞎子聽罷嘿嘿一笑:「要與爾等論起輩分來,老夫和楊小姐那做搬山道人的外公才是同輩,說起來如此有緣,竟是遇著故人之後了,看來也是該著摸金校尉中興,連搬山道人的後代都掛上摸金符了,那搬山掘子甲卻已絕跡失傳。老夫跟搬山道人的頭領鷓鴣哨是老交情,只因他使得好口技,能學世間萬種聲音,才得此綽號,此人渾身是膽,又有通天的搬山手段,想不到後來也流落海外,客死在亞美利加了,真個是──人世休誇手段高,霸王也有絕路時,想起來不禁令人嘆息感懷。那些搬山道人其實根本不是道士,既不修真,又不求仙,只是到處挖掘墓尋珠取丹,為了少生事端,才常做道人裝束,除了盜墓之外,也常做些月黑殺人、風高放火的勾當。」

  瞎子越說越遠,但Shirley楊想聽聽自己家族中的往事,便請他講得再詳細些,陳瞎子就給她說了些搬山道人的事蹟,無不是罕見罕聞的奇蹤異事。

  我卻急著想打聽當年卸嶺力士在湘西盜墓的事蹟,就以喬二爺之事為引,問他可否知道元代古塚的秘聞,瞎子點頭道:「你們是聽了姓喬那老小子的話,才在天津尋得老夫,其實喬二這廝,在倒斗行裡只是個不入流的小賊,名不見經傳,現在卻是在京城裡發跡了,他這鼠輩又見過什麼場面,住在一處元墓遺址上,竟然成天沾沾自喜,還以為自己佔了個狗屁風水位──」說罷冷笑起來。

  我對瞎子說:「好像歷代摸金校尉都不曾真正盜過幾處元代的大型古墓,只因分金定穴之術對其並不適用,所以元代古墓向來是比較神秘的。」

  陳瞎子正要有心誇耀自家手段,被我問起,恰好是揉到了癢處,面露得意之色,揚眉說道:「喬二那廝所盜的元墓,只是處普通貴族的墳塚,實在是不值一提,什麼有水沒有魚,那都是因為他們不知元代古墓的玄機──我等照這般沒頭沒腦地說下去,也不得要領,今日恰是得閒,人生聚散無常,將來南下,一去千里,再不來了,也不知還有沒有機會再跟你們說這些陳年舊事,不如就讓老夫從頭道來,好讓你們明瞭其中情由,將來流傳開來,也教世人知道,天下除了你望字訣的摸金秘術之外,還有吾輩搬山卸嶺的驚天動地之舉。」

怒晴湘西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