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晴湘西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三十一章 冷酷仙境



  鷓鴣哨奪了蜈蚣丹,趁勢藏身在青銅丹爐裡,他身在爐中,對外邊的動靜卻聽得一清二楚。只聽那六翅蜈蚣隨後追到,撞不開丹爐,便緊緊盤繞在爐外,以鬚爪狠狠撓動銅爐外壁。

  六翅蜈蚣似乎知道失了那顆紅丸是必死無疑,把牠滿腔的哀狂怨恨,全發洩在了丹爐上,沒命價地用無數腳爪刮摳銅壁。雖然奈何不得這銅疙瘩般的丹爐,但密密麻麻的響聲從四面八方傳來,像是無數小蜈蚣直鑽入腦中,逼得鷓鴣哨抱著頭幾乎發了狂。

  鷓鴣哨本是定力過人,但剛剛奪丹的那一連串舉動都是一氣呵成,快得匪夷所思,實是孤注一擲,使盡了平生所學。由龜息的狀態下突然躍起疾奔,導致胸口間氣血翻湧如沸,此刻困在青銅丹爐裡,腦中滿是六翅蜈蚣的百足攢動之聲,頭疼欲裂難以忍受,心中撲撲亂跳,竟是怎麼也鎮靜不下來了。

  鷓鴣哨心智尚且清醒,生怕自己癲狂而死,想咬破舌尖收攝心神,卻感覺到舌尖的麻痺正逐漸擴大,知道這是嘴中的蜈蚣毒發了,剛才用力過度,超出了身體承受的限度,舌尖牙床上沾染的毒液,怕是快要侵入腦髓了。

  他猛然想起手中緊握的那枚紅丸,蜈蚣內丹是瓶山日月藥石的精華,六翅蜈蚣失了牠不僅性命堪憂,更是已經無法吐毒。常聞內丹有起死回生之力,不管病到什麼程度,只要尚有一絲活氣,吞下一枚百年真丹,就絕對能把命吊回來再次還陽。想那蜈蚣珠已能解得蜈蚣毒,這內丹也許會有原湯化原食的解毒效力,不過蜈蚣珠不能近人口鼻,也不知內丹紅丸之性是否與其近似。

  鷓鴣哨心想如今橫豎都是不免一死,何不吞丹求生?若是搬山道人不該從此絕跡,也許尚有一線生機。他歷來不信鬼神之說,也並非貪生怕死之輩,可如今自己這條性命干係重大,好歹不能斷了搬山分甲術的香火,不由得暗中祈禱:「安息在雙黑山裡的祖先,你們信奉著唯一全知全能的真神,倘若札格拉瑪神山真有靈驗感應,就保佑我留得這條命在──」

  鷓鴣哨轉念之間,已覺喉頭微麻,自知若再不吞了蜈蚣丹,哽嗓咽喉也要麻痺了,到那時就算這金丹是仙藥也難以下嚥,事到臨頭,豈容再作猶豫?抬手將六翅蜈蚣吐出的紅丸拋進口中,一仰脖子就吞進腹中,只覺五臟六腑似是被火焚燒,口鼻中隨即流出鮮血。

  鷓鴣哨不僅膽色非凡,更是心硬如鐵,即便有剔骨拔筋之痛,也斷不會動一動眉頭,可此時卻疼得他咬碎牙關,再也忍不得這深入五內骨髓的苦楚,只好一拳拳打在爐壁上,以求緩解噬骨般的劇烈痛楚。

  爬在青銅丹爐外的六翅蜈蚣,似乎感覺到自己的內丹被人吞了,銅爐上雖有許多鏤空的間隙,卻無法鑽入其中,面對厚重的銅壁更是無計可施,唯有空自焦急。只聽那無數腳爪撓銅的聲響愈加密集,可牠也已到了強弩之末,不多時便漸漸轉弱,最後六翅蜈蚣終於從丹爐上掉落下來,幾對翼翅和觸鬚顫了幾顫,便就此沒了動靜。

  丹井內頓時變得一片寂靜,鷓鴣哨在丹爐內好似萬箭鑽心,自忖是必死無疑了。可也不知過了多久,只覺得胸臆間氣血逐漸順暢,一股股清涼透過三關,行遍了四肢百骸,心神逐漸凝定下來,張口嘔出幾口黑血,嘴裡的麻木之感已消,手足活動如常,暗道一聲:「僥倖。」

  聽聽外邊一片死寂,鷓鴣哨就推開青銅丹爐的蓋子,單手在爐口一按,從中翻身而出。只見那條六翅蜈蚣已死在爐邊地上,牠全身枯槁,原本漆黑發亮的甲殼都如蟬蛻一般發皺發黃,好似一瞬間年華老去,突然衰老而亡,料來定是失了金丹之故。

  這時井底邊緣的山隙裡忽然一陣大亂,卸嶺盜魁陳瞎子帶著百十名盜眾挑燈趕來。原來他們先前在無量宮前,看鷓鴣哨和那六翅蜈蚣都被倒塌的殿宇埋了下去,還以為這搬山道人此番生還無望了,就趕緊過去撬柱抬磚,搬山卸嶺結義一場,好歹收他個囫圇屍首回去裝殮安葬了。

  但那無量殿結構極其特殊,通體無樑,都是木椽抱柱相接,牽一髮而動全身,卸嶺群盜雖眾,也無法在片刻之間挖開倒塌的廢墟,有些人就下到枯潭裡,收殮其餘同伴的屍體,結果發現潭底有裂開的岩縫,那六翅蜈蚣就是由此爬上石橋的。

  於是陳瞎子帶了一夥人,驅趕著雞群穿岩而入,卻不料正看到鷓鴣哨在一口碩大的青銅丹爐旁站著,而那窮凶極惡的六翅蜈蚣竟已死在他腳下,再看這丹井中堆積如山的古屍,人人臉上皆是一片驚異。

  紅姑娘更是又驚又喜,料來今生死別了,想不到還有再見之時,當即搶步上前,拽住鷓鴣哨反反覆覆看了幾個來回。鷓鴣哨苦笑道:「諸位,我是人不是鬼,可吃不住你們如此觀看。」當即對眾人說起從無量殿墜下丹井後的來龍去脈。

  群盜聽罷無不歎服,搬山道人真有撲天的手段。自秦漢至今,世上盜墓之輩,無外乎發丘、摸金、搬山、卸嶺,搬山道人和摸金校尉歷來人數不多,同常勝山成千上萬的盜眾相比,幾乎微不足道,可這僅是就勢力而言,若從倒斗的「手段」來說,搬山尚在卸嶺之前。以前有些卸嶺盜眾對此頗是不以為然,如今親眼見到搬山道人鷓鴣哨奪丹滅了六翅蜈蚣,都徹徹底底的心服口服了。

  而且入瓶山盜墓,雖然有搬山分甲術的生剋之道,攜帶了千百隻雄雞對付大群蜈蚣,最後卻是憑鷓鴣哨硬功硬馬的真實本領力殲強敵。

  盜墓行裡有個很久遠的傳說,說是以前有個倒斗的前輩,在一座荒山古廟裡尋到一口敗棺,那棺材腐朽得很了,裡面沒有屍體,金玉明器卻是極多,他自是賊不走空,順手捲了個乾淨。正要離去,忽然陰風大作,有一飛殭抱著一個女子從廟外進來,這盜墓賊見有殭屍,知道在夜間撞見肯定被它壞了性命,於是急中生智,縮身藏進棺材裡,用棺中錦背套住棺材蓋子,任憑那殭屍在外如何發作抓撓棺材,他只在裡面死死扯牢了不放。等到天亮雞鳴,那殭屍撲到棺蓋上就不動了,指甲深深陷在木頭裡,根本無法分離,這盜墓賊趕緊點把火將它連同棺蓋一併燒為了灰燼。

  這個傳說在倒斗的手藝人裡流傳極廣,此番鷓鴣哨奪丹的經過,竟與這傳說有些類似,實是有倒斗先人的古風,所以群盜都是交頭接耳的私下裡稱讚不已,真乃神勇之人。

  陳瞎子也讚道:「若無擒龍手,難取龍首珠。這條老蜈蚣終歸是被兄弟以奇計剷除,真令吾輩撫掌稱快──」隨即又是長嘆一聲,三入瓶山,又死了幾個弟兄,老洋人和花靈這兩個搬山道人也在亂中折了,瓶山古墓似乎是個極晦氣的所在,至此竟已交代了一百多條性命,老熊嶺義莊裡的臨時靈堂,都已擺不開這許多牌位了。

  鷓鴣哨眉宇間也籠上了一層陰雲,僥倖死裡逃生,何敢言勇,世上的搬山道人只剩下自己一個,成孤家寡人了,這跟頭栽得也太大了些,而且瓶山古墓真正的地宮冥殿還未找到。看來這丹宮丹井裡,並未埋葬元人貴胄,仍然是處虛墓。

  撤山卸嶺中皆是爭強好勝之輩,豈肯憑白折損了這許多兄弟,都決定橫下心來,絕不肯輕易善罷甘休,就算是挖碎了整座石山,也要盜空瓶山古墓。

  陳瞎子和鷓鴣哨的盜墓經驗都是非常老到,可在判斷瓶山古墓冥殿的位置上,卻屢屢失手,看來不能用以往山陵的常理推斷,只恨不會分金定穴,難以直搗黃龍。二人當即稍加商議,覺得這丹井中頗多古怪,煉丹的仙宮本應是洞天福地,誰知丹井裡面屍骸棺槨密佈,在那「紅塵倒影,太虛幻境」的仙宮底下,卻埋藏著用殭屍燒煉陰丹的密室,怪不得山中陰氣如此沉重。

  這燒陰丹的丹都,是把埋在風水位中的古屍掘出,用鼎钁烹煮煎熬,把殭屍體內的地脈龍氣,以屍油屍蠟的形式提煉出來,作為燒金丹的引頭。此道為正派所不齒,一向被視為「妖術」,幾乎沒人敢明目張膽地煉陰丹。不知這瓶山仙宮的丹井裡燒煉陰丹之事,是哪朝的皇帝想長生不老想瘋了,還是煉丹的方士為應付皇差,才會如此使用邪術,如果皇帝老兒不知道有此內幕,卻一直服用屍油屍膏燒煉的陰丹,他死後在皇陵裡得悉真相,說不定也會乍屍起來,大大地嘔吐一番。

  這丹井的井壁,在瓶山傾斜的山勢壓力和幾百年前地震的作用下,裂開了許多縫隙,除了通往無量殿下的枯潭,另一端應該也由山縫通到後殿,也就是被陳瞎子率眾放火焚燬的那處,另外丹井裡除了這口丹爐,應該至少還有丹房、火室、藥閣,以及提煉屍油的場所。

  而今丹井裡被六翅蜈蚣盤踞多年,牠貪戀藥石,常常在井底翻騰摩擦,把成堆的屍骸棺槨攪得一團混亂,想找出井壁或井底的其餘暗室,只有先清理乾淨這些古屍舊槨。

  於是陳瞎子傳下令去,先調遣一部分盜眾把死傷的同伴抬出瓶山,另一部分繼續搬運仙宮裡值錢的東西。山外有羅老歪率部接應,他自己則與鷓鴣哨親自督陣,帶了大批工兵,挖掘分揀丹井裡的屍骸棺槨。

  鷓鴣哨見自己師弟師妹的屍體,都被盜眾抬出山外,心中悲苦難言。他們之間雖以師兄弟相稱,實際上花靈和老洋人都是他一手帶出來的,又都是同宗同族,更兼朝夕相處,實有骨肉血脈之情。但憑他一個人本事再大,膽略智術終究是有個限度,如今眼見師弟師妹命喪荒山。自己竟無力相救,奈何不得心熱事冷,雖然親手替他們報了仇,可心裡仍然萬分難過,更擔心搬山分甲術從此失傳。

  不過眼下大事未定,只好強打精神,指點群盜收拾井底堆積的屍骸棺槨,盜眾們也擔心丹井裡有突然乍屍的殭人,分出數十人來持了白蠟桿守在四周,一有異動,就群桿齊戳制住殭屍撲人。

  丹井裡從各地挖掘收集來的古屍,絕大多數都是從風水脈裡起出來的,所以有許多都是栩栩如生的殭屍。這所謂的殭屍,並不一定都是屍變乍屍的怪物,死而不化的,且身體僵硬不能彎曲的,皆可稱做殭屍。

  還有那些人死之後,屍體產生異象,例如有百年古屍,屍身的頭髮指甲依然持續生長,指甲長得都打捲了,而且屍體皮肉柔軟如生,四肢關節依然可以彎曲活動,這也算是殭屍,若是細論之,則應列屬「行屍」。

  兩百多名工兵和卸嶺盜眾,人人臉上遮了黑紗蒙面,個個手戴手套,在陳瞎子的指揮下,忍著熏天的惡臭,硬著頭皮在死人堆裡翻來翻去,先把一具具棺槨全都砸開,摳刮棺板上的金帛玉璧。隨後又是鉤鍬齊上,鉤住古屍的嘴部,把屍體一具具拖出來,先用繩子捆紮起來,再用刀子割嘴剜腸索取珠玉。陪葬的明器有內外兩等,其中藏在屍身內的明器往往更值錢。

  這卸嶺倒斗的手段,自然是與摸金校尉不同。摸金是「摸」,用手在屍體上搜一個來回也就是了;而卸嶺則是「卸」,也就是拆,就算古屍嘴裡嵌有金牙,他們不是用鎯頭敲,就是用鉗子夾,好歹也要卸了下來。古屍口裡含有珠玉的,落在卸嶺群盜手裡就算倒霉了,若是屍骸僵硬嘴巴摳掰不開,就用斧子劈開頜骨。

  古時殮葬死者風俗不同,有些人希望死後屍解得個解脫,但在春秋至秦漢之間,也多崇尚保持死者面目如生。在保留形骸的辦法上更是形式各異,正是富有富法,窮有窮招,所以有用玉匣、玉衣盛殮的,也有以涼玉堵塞人體諸竅的,也有含駐顏珠、駐顏散的,也有在屍體裡灌砒霜、注水銀的,薄葬的窮人,頂不濟也含一枚老錢作為「壓口錢」。

  卸嶺剝屍取珠玉幾乎沒有禁忌,各種手法無所不用其極,這也是和當年赤眉軍留下的傳統有關。那時赤眉軍,盜遍了漢帝陵寢,毀掉當權者祖宗的屍體,正是軍中鼓舞士氣的一種辦法。造反的亂軍,誰管古墓裡的屍體生前如何顯貴,即便屍體中沒有明器,也照樣要禍害一番,或焚燒或肢解,手段格外殘酷,他們同那些貴族墓主之間,都似乎是有血海深仇一般。

  所以陳瞎子的手下,依然都用這些早年間一直留下的手法和規矩,這是其手法使然,傳到民國年間已無什麼特殊意義了。但這手段極其殘酷,看得搬山道人鷓鴣哨也是唏噓不已,搬山倒斗的手段,與摸金卸嶺又是截然不同。

  只見仙宮的丹井裡是一片混亂,屍骸棺槨破碎,腐液汞砂遍地,全是刀斧劈棺斬骨的刺耳響動。群盜早已放開了手腳,把一具具古屍倒掛在青銅香爐上,先扒光了殮服飾物,然後挖出屍腔裡的腐液水銀一類的毒物,再把古屍開膛破肚,直到確認屍骸中再沒任何有價值的東西了,這才把碎屍裝到竹筐裡,由工兵抬到井外。隨著丹井裡的屍骸棺槨陸續被搬運出去,井底的全貌逐漸浮現出來。陳瞎子和鷓鴣哨藉著紛亂的燈光放眼打量,看到井底凹凸不平的石板極不尋常,似乎是兩個模糊人形的浮雕,心中當即打了個突,二人面面相覷:「這丹井中除了屍骸──難不成還用鬼魂做丹頭?」

怒晴湘西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