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晴湘西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三章 盜墓往事



  自秦亡之後,漢高祖劉邦稱帝,傳了數代,始終都是漢家天下,史稱「西漢」,直到王莽篡位,才又有光武中興,出了東漢的天命定數,但這都是後話,自不必說。

  只說西漢東漢之交,天下大旱,饑民遍野,百姓不堪其苦,紛紛揭竿而起,諸路義軍中以綠林、赤眉二軍最為強大,震動朝野上下,各地英豪紛紛投效。

  赤眉軍開始也是由饑民組成,最初只做些打家劫舍的勾當以求自存,後被官軍剿得逼得緊了,接連打了幾場硬仗,無不大獲全勝,從此聲威大振。為求臨陣有進無退,人人都將眉毛染成赤紅,像滾雪球似的,逐漸發展為數十萬人之眾,一路勢如破竹,打入了長安,遍取長安城中財帛糧物,並一把火燒了宮殿,可正像古代大多數農民起義一樣,人數越多,戰鬥力也就越弱,隨後連吃敗仗,在關中數度進退攻戰,當面臨絕境走投無路之時,將漢帝諸陵挖了個底朝天。

  秦漢之際,崇尚玉殮,陵中帝妃屍身上都套著蛟龍玉匣和玄鳳玉匣,也就是後世所稱的金縷玉衣,全被扒了個淨光,漢室陵墓陪葬的珍異之物,更是堆積如山,這些寶貨盡數被赤眉軍掠去。

  隨著橫行天下的赤眉軍土崩瓦解,殘存的部眾,成了嘯聚山林的響馬,他們依舊保留了盜掘古墓,刮取墓中珍寶為資的傳統,一旦尋得皇室貴胄古墓的蹤跡,就由首領帶隊盜發。盜墓的手段使用長鋤大鏟,最多時能聚集萬人,挖得山體千創百孔,實有「拆嶺揭地」之力,所以在盜墓者的各個體系中,稱他們這種倒斗的方式為「卸嶺」。

  到了宋末,黃河以北,都被金兵陷了,由河南淘沙官組成的軍事集團,大舉掘開皇陵,北宋皇帝的陵墓均遭毀壞,也被盜了一空,並無倖免此劫的。沒過多少年,金又被蒙古所滅,殘餘的河南淘沙官,從此併入卸嶺群盜,當時的卸嶺盜魁劉子仙是一代奇人,他廣泛吸收盜挖宋陵的先進手段,改良盜墓器具,傳下千竿之術和圈穴秘法。

  雖然盜墓時使用的器具和手段,經過幾代改良,都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但卸嶺群盜的實力已逐漸衰落,隱在綠林之中,幾百年來未有太大的作為,只是偶爾夥同一處,盜幾座古墓謀取些金玉財帛。一直傳至民國年間,最後一代盜魁陳瞎子,本名叫作「陳玉樓」,字是「金堂」,不過在綠林道上的人習慣用假名,世上很少有人知道他的真名。

  由於他率眾前往雲南尋找獻王墓,不料還沒見到獻王墓的水龍暈,就蟲谷裏遇到痋毒陷阱,壞了一雙眼睛,並在那些年中下落不明。樹倒猢猻散,傳續千年的卸嶺群盜,便從歷史上煙消雲散了。

  陳瞎子的出身來歷頗具傳奇色彩,陳家是湖南湘陰顯赫一方的世家,家財萬貫,良田千頃,實際上正是靠盜墓發的財,陳家已經做了三代盜魁,他出生的時候正值兵荒馬亂。為了躲避戰禍,族人都躲進了一座早已被盜空的古墓地宮裏,不見天日地躲了兩個多月,等兵亂過了,才敢回歸家園,他就是從古墓地宮裏生下來的,由於一出生就在暗無天日的陰森環境中,使得他目力異於常人,生了一對能在暗中見物的「夜眼」。長到十歲的時候,在街上被一個破衣爛衫的老道攝去,原來這老道見他是罕見的夜眼,而且骨骼清奇,不像普通人,知道稍加傳授,就能讓他辨識世間珍寶,於是將他帶到山裏授以異術。

  後來藝未學成,那老道便壽盡死了,陳瞎子下山回到家中,繼承了偌大的家業,並且坐了卸嶺群賊的魁首,他之所以能做頭把金交椅,自身有什麼藝業倒在其次,主要是憑著陳家人脈最廣,黑白兩道都吃得開,湘黔之間往來販運的煙土、軍火交易,全被壟斷在他手中,所以三湘四水的各路軍閥土匪,不論勢力大小都要依附於他,儼然就是當地的一個土皇上。

  民國時期,終於推翻了清王朝的帝制,從而使當時的中國,進入了一個各種新銳思潮與遺風陋習激烈衝撞的大時代,社會局勢尤其混亂,不僅各路軍閥之間的戰事頻繁,而且出現了百年不遇的「北旱南澇」災情,使得許多省份顆粒無收,成千上萬的人成了災民。為了能有口飯吃,更有許多人鋌而走險當起了土匪響馬,或去做倒賣人口、走私煙土、販運軍火一類缺德到底的勾當,這正是「十年干戈天地老,四海蒼生痛哭深」。

  常言道:「盛世古董,亂世黃金。」在兵荒馬亂的年月裏,只有黃澄澄的大黃魚(金條)才是硬通貨。但在盜墓者的眼中,如此時局之下,國家的法律已形同虛設,正是盜掘古塚竊取秘器的大好時機,有經驗的盜墓老手,當然不會放過這種機會。等到有朝一日政局穩定下來之後,古董價格必會看漲,屆時再把所盜之物出手,便可輕輕鬆鬆地發上一筆橫財。

  陳瞎子做了卸嶺群盜的魁首,倒斗發財的事情自然做了不少,那時候他的眼睛還沒壞,眼力十分過人,能夠「觀泥痕、認草色、尋藏識寶」,率領著手下人到各省各地勾當,世道越亂,他的生意就越興旺,而且他喜歡輕裝簡從,扮成看風水的先生,到偏遠的山村寨子裏去撿舌漏,打探古墓舊塚的消息。

  盜墓之術不外乎「望、聞、問、切」,有時通過地名就可以知道,像什麼「陵村、墓莊、雙丘鎮、土墳溝、荒葬嶺──」凡是這種地名,其中都有玄機,往往有大型墓葬群,有好多的村莊,都是由當年給皇族貴胄守陵人聚居形成,或是由埋葬在當地的古人而命名的,雖然滄海桑田,那些古墓巨塚的丘壟已平,地面上不剩一絲蹤跡,可從當地老輩人的嘴裏,還是能「問」出些許端倪,想套出「舌漏」可得需要很高明的本事和經驗,不是一般人能做得來的。

  陳瞎子機辯無雙,又有口若懸河的本事,一番話從他嘴中說出來,猶如口吐九九八十一瓣蓮花,不僅妙彩紛呈,而且瓣兒瓣兒都不帶重樣的,所以這「問」字訣,向來被他發揮得淋漓盡致,不過在「望、聞、問、切」的四門八道中,從當地土人口中套話,還屬於是「問」之下法。

  「問」字訣的上法,那就不是問人了,而是「問天打卦」,通過占卜推算古墓的方位,來挖掘盜洞,直透冥槨,或是卜算盜墓行為的吉凶動靜,這些古術陳瞎子就不擅長了,雖然也明瞭其中原理,可一旦施展出來,往往不能應驗,據說只有摸金校尉才通曉「望、問」兩訣的上法。

  但陳瞎子也是有些真實本領的,卸嶺群盜歷代傳下來的器械手段,他無不精熟,加上對「望、聞、問、切」的下乘之術了然於胸,數年間踏遍千山萬水,著實盜了不少古塚。

  湘西有個響馬出身的軍閥頭子羅老歪,是陳瞎子一個頭磕在地上的拜子兄弟,當時時局混亂,誰手底下槍多人多,誰的勢力就大,在陳瞎子的協助下,羅老歪組建了專門盜墓的工兵掘子營,把自己地盤上能挖的古墓挖了個遍,用墓中珍寶換取錢財,大量購買槍支彈藥,一時間實力大增,於是進一步擴充地盤,吞併小股軍閥,然後繼續尋找古墓盜掘。

  這天羅老歪特意趕到湘陰陳家莊來找陳瞎子,說起最近在軍事上面臨的壓力不小,想購買一批英國產的先進步槍,如今胃口越來進大,不鳴則已,一鳴驚人,打算一次就裝備一個師,如今的世道就是人多槍多拳頭大,說話才夠份量,這個武器精良的師如果能迅速組建起來,腰桿子可就更硬了,所以想請陳瞎子出山,帶百十號卸嶺高手,領著工兵營,背著炸藥進山,官匪合作,尋個大墓挖開,明器二一添作五,一家得一半。

  陳瞎子笑道:「羅帥這一個師要裝備起來,少說也要幾千條快槍,再加上幾百萬發子彈和十幾門大炮,要知英國貨不比漢陽造,可著實不便宜,你拿算盤撥拉撥拉,算算得挖出多少明器,才夠你買這些軍火裝備的。要照老弟你的胃口,至少也得尋個諸侯王的大墓,如今附近的古墓早都被咱們挖絕了,想找這麼個大墓卻又談何容易。」

  羅老歪見陳瞎子犯難,便不敢再提擴編新軍的事情,而是死皮賴臉地哀求道:「陳掌櫃,我的哥哥哎,要是尋常的小舉動還用得著勞你大駕?這陣子部隊擴充太快,軍費吃緊,再不給弟兄們發點煙土銀元,我操他奶奶的,那可就真要有部隊譁變了,陳掌櫃你要是見死不救,當兄弟的可只好扔下這爛攤子,繼續上山落草去了。」

怒晴湘西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