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晴湘西 線上小說閱讀

第六章 送屍術



  花瑪拐善會察言觀色,說完後一看羅老歪的反應,就知其中名堂,隨即又陪笑道:「要說義莊裡鬧殭屍,那也是情理之中的合該如此,可怪就怪在耗子二姑臉上屍毒不顯,又像是死後才被在口中灌注屍毒,小的眼拙,不知高低,怎麼敢在大掌櫃和羅帥兩位大行家面前獻醜。」

  羅老歪正等他有此一言,告訴花瑪拐聽個分明。原來湘西老熊嶺的風俗奇異,在人死後的前七天,要給屍體灌注屍毒立在門板後,謂之「站僵」。凡是殭屍,不論是出於什麼原因死而不僵,其體內必有屍毒,倘若沒有「站僵」的秘法,不等趕屍回鄉,屍身先就自己腐爛敗壞了。

  除了陳瞎子之外,其餘三人對湘西趕屍,都是只聞其名,而不知其實,此時由羅老歪一說,才有恍然大悟之感,果然好奇心起,加上雨夜漫長枯燥,願請羅帥賜教其中奧秘。

  羅老歪有心藉機在紅姑娘面前吹噓一番自己的經歷,當下也不推辭,趕屍的事他最熟悉不過,因為早些年就曾做過趕屍的匠人。他十幾歲的時候在山東窮得活不下去了,輾轉來到湘西投親靠友,不過到了地方才知道遠房親戚早都死絕了,一無盤纏二無朋友,又因自身形貌醜陋猥瑣,一看就不是善類,想找個地方當學徒做苦力都沒人肯要。

  無奈之下,只好進了綠林道,做些殺富濟貧的勾當。所謂「劫富濟貧」,只是說著好聽,因為對那些窮人貧漢,劫殺了也難得分毫利益,還免了落下禍害百姓的一個惡名,但他是外省來的,不知曉當地的風土人情,根本立不住腳。最後有人給他指了條道──去做趕屍匠,趕屍匠收學徒,務必要三個條件,一是膽大,二是長相醜陋,三是一輩子不婚娶。

  在湘西趕屍的多是在道門的。盛產硃砂的湘西辰州,有兩大道門,分別是「胡宅雷壇」和「金宅雷壇」,歷來趕屍的行當,都屬這兩個雷壇門下經營。羅老歪拜了個姓金的老頭,學起了金宅雷壇秘傳的趕屍術來。

  湖南湘西,自古就有「送屍、落洞、放蠱」之類的神秘傳說,其中的送屍,即為「趕屍」。因為湘西山嶺崎嶇,許多地方根本不通道路。有很多北來的客商,販運木料牟取暴利,大多在汛期將伐取的巨木,放在河中紮起來,順水南下,客商都隨著木筏順流漂下,等做完了生意,再穿山越嶺返鄉。

  由於夷洞之地,土匪橫行,又多瘴厲毒蟲,各種疾病蔓延,有水土不服的外地客商,一旦染病或遭洗劫,往往就客死在途中。外省客商們物傷其類,對這些橫死同行的遭遇非常同情,於是就湊錢建立義莊攢館,聘請趕屍匠人,使橫死者得以葉落歸根,將屍骨埋回故鄉。

  說起這湘西趕屍,真是赫赫有名,傳得神乎其神,世人談之變色、畏之如虎,實際上這種異術正式的名稱,自古喚做「送屍術」,近代始有「趕屍」之說,西方人則稱其為「催屍術」。在洋人眼中這種事更加神秘,西人有「催人術」,也就是「催眠術」,他們之所以這麼稱呼,大概是指給屍體催眠的意思。

  因為湘西夷漢混雜,地理環境特殊,無數危巖奇峰,憑空裡拔地而起,峰柱接踵綿延,直拱南天,地勢艱難險惡,群山深處根本沒有道路,人死之後抬回故鄉安葬不太現實,這就需要「送屍匠」送屍,但有些地方送屍匠半年才去一次,等死人多了一起運送。

  死者亡去即久,難免會發生腐爛敗壞,那個時代還很排斥火葬,從不考慮骨灰罈一類的辦法,所以凡是想送回故鄉入土為安的,都要首先設法製成殭屍,這是一個先決條件。

  如何才能屍而製僵呢?要想人死不腐,可以在屍體中灌注水銀,但那方法成本比較昂貴,一般人用不起,也會損壞屍體臟器。有些人便用民間秘術,在預感到自己時日無多的時候,開始定時服用少量砒霜,當然計量是很小很小的。砒霜混合凝絡丹,還要再加上腰骨草、山陰紫茅花等奇異草藥,這些東西只要比例得當,在人活著的時候,對人體傷害不大,可人一旦停止呼吸,氣血凝固,便僵硬不腐,變為藥力製化成的那種殭屍,所以才要在門板上停屍數日,將其徹底僵化才移入棺中。如果死後灌注也並非不可,只是屍體保存得就稍微差了一些,容易發臭,義莊內耗子二姑的屍體,就是被死後灌了毒藥,立在門板後「站僵」的。

  湘西送屍的奧秘,除非是做過送屍匠的人,外人根本就無法知道這行當裡是怎麼回事,因為這行當極其神秘,其中使用的方術也絕不外傳。在道門之中,一概不提趕屍送屍之說,那都是外人的稱呼,道門中人,皆以「驅水術」呼之。

  「驅水術」是正式的通稱,而在黑道上的暗語叫做「一碗水」,撞上送屍的隊伍很不吉利,綠林道上管這樣的事情就叫撞水了,現在也代指「撞邪、撞鬼」之意,因為在真正送屍的過程中,其方術全憑一碗清水,而且必兩人同行,才有效用。

  兩人分做一前一後,一名送屍匠在前打著布幡,以方術引導,另一人平端一碗清水走在最後,不管這一趟送多少死屍,那些死屍都走在隊伍中間,由送屍匠前後夾持而行。

  兩名送屍匠一稱「執幡的」,一稱「捧水的」,在這一行中,捧水的是最重要的角色,走一段就要在水碗中加一道符咒。這道符是「焚符聚水醒魂咒」:開通天庭,使人長生,三魂七魄,回神返嬰,三魂居左,七魄在右,靜聽神命,也察不祥,行亦無人見,坐亦無人知,急如律令!這道符務必要湘西的「辰州符」,換了別家道門的符咒,則完全不起作用。

  只要捧水的手中水碗不傾潑破裂,屍體就能不倒。在送屍過程中,死屍與活人無異,唯獨口不能言,其行路姿態也與活人微異,完全跟著執幡的人行動,執幡的走死人就走,執幡的人停死人也停。這種送屍隊,在明代末年湘西地區實在是太常見了,湘諺有云「三人住店,二人吃飯」,就指的是送屍人,意思是說三人中不吃飯的那個是死人。

  送屍隊快到死人故鄉的前一天,死者必託夢給家人,其家便立即將棺木殮服,整治齊備。屍體一到家,便會立在棺前,捧水的將水一潑,屍體會立即倒入棺中,這時候就需要趕緊給死者收殮下葬,否則其屍立變,現出腐壞之形,如果已死了一個月了,立刻就會現出正常人死亡一個月後的腐爛程度。

  實際上這一碗水的奇門異術,那都是早年間的勾當,到了乾隆年間便都已失傳,其失傳的原因大概就是太過保密,會這門秘術的人越來越少,最摸底的人也只不過僅僅知道這麼個大概,而端水送屍的原理卻更是誰也說不出來了。

  直到光緒時候,不少人為了謀求暴利,把黔地生產的鴉片販運進來,便打起了走屍送水的主意,藉著民間對送屍的恐懼,利用其作為掩護,倒賣煙土軍火,他們利用送屍做掩護,同古時送屍的勾當大相逕庭,只不過更加的故弄玄虛。當年羅老歪雖沒學會送屍秘術,卻利用趕屍匠的身分大肆販運黑貨,他就是以此發家,最後當上了橫行三湘的大軍閥。所以羅老歪對那醜陋的女屍才如此放心,因為他和陳瞎子心知肚明,這義莊裡的死屍,都灌了防腐藥製僵,根本不可能產生屍變。

  攢基在此的死人,將來都是那些趕屍販子行私走貨的人皮口袋,不過那些人利用死人販運黑貨之後,也會想辦法將屍體送歸故土埋葬,這卻不是什麼仁義道德,只是若不如此,日後都沒辦法再將「趕屍」做幌子唬人了。土人們不知送屍術的內幕,才會畏之如虎,而且送屍匠都是以此為業,自然是不肯輕易把底細告訴別人,所以更是顯得邪門歪道,神神秘秘。

  花瑪拐和紅姑娘等人,都聽得嘖嘖稱奇,別看羅老歪嘴歪眼斜舉止粗俗,又兼「吃喝嫖賭、殺人放火」沒有他不做的,可對這些民間秘術知道得如此詳細,確不愧是威懾一方的軍閥頭子,而且是卸嶺盜魁的拜把子兄弟,看來自是有他的過人之處,花瑪拐趕緊挑著大姆指奉承道:「高明,實在是高明,羅帥原來也是道門中人出身,怪不得有如此奇才!」

  羅老歪灌了兩口燒酒,顯得十分得意,可當著盜魁陳瞎子的面,卻實不好過份炫耀,自嘲道:「他娘了個屌的,什麼奇才歪才,老子學趕屍的時候太過年幼,師傅身上十成的本領沒學會一成,時常都是不懂裝懂。聽俺副官說,最近南方出了位做學問的先生,寫得好文章,他說這世上原本沒有懂,但裝懂的人多了,也就慢慢有了懂,那先生說的果是有理,將來本司令要請他過來敘談敘談,給俺老羅再他奶奶的多長點裝懂的學問。」說完撇開歪嘴搖頭笑了笑,把那一壺燒酒喝了個涓滴無存。

怒晴湘西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