賊貓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三話 仙祠佚事



  話說世間造化變移,興衰起伏,滄海可以變為桑田,這人活一輩子,他究竟是貧賤還是富貴?從來就沒個定數。所以常有許多心懷不足的人,巴盼著撞上一注橫財陡然暴富,卻不知天底下好人也有窮到底的,倒不如安分守己,隨緣度日,圖個清靜平安。

  張小辮偏偏就有些短薄見識,專愛做些小便宜勾當,他發財心切,換取了藥鋪中的黑貓之後,自以為得計,只道好事全教他一個人趕上了,急於想去「槐園」尋寶,哪還管得了是什麼凶宅鬼宅,接了鑰匙在手,謝過鐵公雞留宿之恩,便推說天色晚了,和孫大麻子兩人匆匆告辭離開。

  靈州城在入夜後,便嚴禁百姓們出門走動,大街小巷裡,都有一隊隊官兵團勇往來巡防。當時城中守軍不足,各家各戶都要抽丁助防,鐵家有一個老僕,被調去充做了老軍,專司打更報時,此人熟知城中地形,可以避過夜間盤查,受鐵掌櫃吩咐,就由他引著張小辮等人前往槐園。

  先不說鐵公雞如何處置那具殭屍,單表張小辮和孫大麻子抱上黑貓,到藥鋪外邊接了小鳳,三人慌裡慌張地跟在巡夜老軍身後,在夜色中穿街繞巷而行。張小辮嘴皮子油滑,胡亂搭上幾句話,就與那老軍熟絡了,一打聽才知道,原來老軍隨了主家的姓氏,姓鐵名忠,從他祖上八代開始數,全是靈州本地人。

  鐵忠老漢五十來歲,言不驚人,貌不動眾,一看就是個忠厚老實的僕役,他穿了一件破舊襤褸的號坎,手裡提著燈籠,身上掛著銅鑼和梆子,邊走邊么喝:「平安無事嘍--小心火燭呦--」

  眾人走到一條黑漆漆的巷子中,看似快到地方了,鐵忠老漢卻忽然停下腳步,告訴張小辮三人:「不是我嚇唬你們,靈州城裡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槐園中確實有厲鬼出沒,不知害掉了多少人的性命,四鄰街坊無不懼怕這座凶宅,早都搬了一空,這一帶除了野貓和老鼠,再沒別的活物出沒。到了夜間,就連巡邏的團勇們都不敢從周圍經過,老漢我說句不中聽的,你們幾個後生,萬一今夜撞上鬼死在槐園裡,想找個給你們收屍的人都難。若是聽我良言相勸,就趁早去投別的宿處。」

  張小辮滿不在乎,根本沒把他的話聽進耳朵裡,心想三爺有個渾號喚作「張大膽」,可不是平空搏來的虛名,這些年破廟荒祠沒少住過,怎麼會怕城裡的一處宅院?就對鐵忠老漢說:「多謝您老人家好心指點,可是這深更半夜的,城中哪還有別的地方能容我等落腳?小人張三又是個破落戶,鬼神不收的賤命一條,所以膽氣極壯,隨他千妖百怪,我是絕不怕的。」

  孫大麻子專愛聽這些賣弄豪傑事物的大話,當下也說道:「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我輩大丈夫,氣吞湖海,一向是行得正、坐得端,胸中又有得是膽量,世間即便真有鬼物,按道理也該是它怕我們。」

  小鳳自打進城以來,始終擔驚受怕,但鄉下丫頭,也沒什麼見識,遇到生人時開口說話都難,她看眼前這一片街巷宅院,全是悄無人聲,而且黑壓壓的沒有燈火,不由得膽寒起來,正想勸眾人別去凶宅,這時忽聽得身後屋頂上發出「喵嗚」一聲貓叫,好不聳人毛骨,嚇得小鳳險些癱坐在地,幸虧被鐵忠老漢扶住。

  張小辮左右一打量,黑夜中卻難辨野貓蹤跡,只見周圍街巷院牆頗有些眼熟,猛然想起來,原來此地正在先前到過的「貓兒巷」附近。

  鐵忠老漢對小鳳說:「莫怕,城裡野貓多,尤其是在貓仙祠左近,你們膽大包天竟敢夜宿凶宅,絕不是作耍可以了帳的事。奈何我一介打更巡夜的,口中講不出什麼真實道理,看來是勸不住你們,但眼下正好路此間,總該進仙祠去給貓仙爺磕幾個頭,讓他老人家保佑你們一夜平安。」

  靈州有拜貓仙爺的古風,張小辮這三人十分信服,也為了壯些膽色,當下齊聲稱是,順路進了古祠,見那堂中神龕裡有尊泥塑的神像,青袍長髯,慈眉善目,是個飽學儒者的模樣,看神位不是別個,正是在當地屢顯靈異的「貓仙爺」。

  張小辮等人雖然久聞貓仙爺的大名,卻不知這些古蹟的來歷出處,也從沒進仙祠裡燒過香,還以為大仙是只得道的老貓。此時一見,不免覺得詫異,但不敢怠慢,恭恭敬敬跪地磕頭,在神位前許願道「小人們都是善男信女,求大仙爺務必保佑弟子們逢凶化吉、遇難呈祥。今後如有寸進,能得些小富小貴,肯定不忘買些鹹魚饅頭佈施廟中野貓;倘若是貓仙爺開恩,能保佑弟子們有場大富貴,那就要給您老重塑金身、造寺建塔,心意至真至誠,還求仙爺靈驗感應。」


  拜罷了貓仙爺,張小辮心中好奇,想問個究竟,就跟鐵忠老漢打聽起來:「小人們一向只聽說貓仙是靈州城裡的神明,卻不知大仙爺得道的這段事跡,到底是出在什麼人家?又是怎的起頭,怎的了結?」

  鐵忠老漢自幼就把貓仙當作菩薩佛祖一般來信,見張小辮等人竟不知大仙來歷,便責怪道:「你們這些只顧吃閒飯找閒事的光棍沒頭鬼,空在祠中拜了一回,怎麼連貓仙爺他老人家的事也不清楚?」

  鐵老漢隨即講起經過來,傳說都是幾百年前的舊事了,早在那時候靈州城裡就以貓多聞名,在城外有「鄙雷寺」古剎,乃是南北朝時期所建,多次毀於戰火,但事後又都被重建修築,規模是越來越大,寺中歷代都有高僧住持,香火極盛。

  曾有一位高僧法號「曇真」,這老和尚活了一百多歲,雖年事已衰,但暢曉佛理禪機,能知過去未來之事,講經說法時妙語無邊,有如口吐蓮花,上至達官貴人,下至士農百姓,都將其視為鄙雷寺裡的活佛,曇真老和尚不理俗務,每天只在廟堂裡焚香誦經。

  鄙雷寺廟前有個放生池,當地百姓稱其為「鄙雷塘」,是個千年不枯的古潭,綠水幽深,不論天氣如何炎熱,鄙雷塘附近也是涼意森森。凡是大一點的寺廟裡都有放生池,裡面養著龜魚之屬,放生池一來有佛法好生之意,二來池中蓄水可以防火,池塘的大小則取決於寺廟規模。常有靈州城裡的大貓小貓們來到池前看魚,貓不會水,它們看著池塘裡的游魚,只能圖個水邊涼爽,空流饞涎過過乾癮,所以鄙雷寺前多有野貓出沒,寺中僧人對此早就習以為常了。

  又因廟裡的和尚們都吃素,故此附近的野貓只在鄙雷塘前遊蕩,極少進寺,唯有一隻滿身生癩起瘡的老貓,一連數年,整天整夜地徘徊在這座寺廟裡。

  掃地的小和尚心善,見到這老貓,就尋些草藥給它治療身上的癩瘡,誰知藥不對症,貓瘡更加潰爛流膿,變得腥臭無比,不用草藥倒還好些,那小和尚也就只好不敢再管它了。

  這天早上,曇真老和尚在佛堂前講罷了南無妙法,喚過掃地的小和尚,對他點手指了指伏在對面牆簷上的癩瘡老貓,說道:「此物不可再留,你行個方便,替它尋個了斷之處去罷。」這意思就是讓小和尚找個地方,把老貓宰了,而且還吩咐要在明天天亮之前料理乾淨,死貓屍體可以埋在後山密林。

  掃地小和尚一聽嚇了一跳,心想師傅一貫慈悲為本,善念為懷,今天這是怎麼了?那老貓雖然骯髒邋遢,卻不曾惹出禍事,出家人最戒殺生,如何對它下得去手?想要再問端倪,曇真老和尚卻閉上雙目入了定。

  師命難違,小和尚不敢多言,爬到牆上捉了老貓下來,想用手掐死它或是棍棒打死,可都下不了手,最後想來想去,就將老貓抱到放生池邊,打算將它扔進水裡溺死,猶豫再三,仍然狠不下心腸,他是胎裡素,螻蟻也不肯踩死一隻,在心裡打定了主意:「佛門靜地,豈容殺生害命?」就偷著把貓攆到寺外,見它去得遠了,方才回去覆命。

  等到曇真法師出了定,就在佛堂上召來小和尚,把那老貓之事相問。小和尚謊稱已將老貓淹死在鄙雷塘中了。曇真法師斥道:「出家人不打誑語,當著佛祖的面怎敢口出虛言?」

  小和尚大驚,忙在佛前叩頭稱罪不已,曇真法師道:「你速去捉了那隻老貓回來,倘若天亮前還不能將它打發了,你我師徒都要憑添一場孽業--」隨後念出四句偈語來,說是「世間萬物藏因果,大海浮萍有偶然;生死來去君莫怨,電光石火夢中身。」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賊貓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