賊貓 線上小說閱讀

第九話 偷燈盜油



  話說張小辮躲在石梁上,正想設法把黑貓從房頂上引下來,不料卻失手將魚肉饅頭掉了下去,惹得那靼子犬狂怒起來,捲著一股陰風,從地上騰身躥到半空,要把梁上的野貓撲下來撕成碎片。

  那神獒的來熱凌厲迅猛,張小辮大驚失色,他想躲都來不及了,只好閉目等死,誰知就在靼子犬還未撲至石梁的一瞬間,卻聽得殿頂「轟隆」一聲,塌下一堆碎磚敗瓦,一股煙塵陡然而起。

  原來是那黑貓蹲在屋頂上,看張小辮手中的魚肉饅頭看得入了眼,身子向下探得太過,竟是踏在虛空之處,碰掉了幾塊碎磚和一片灰塵,牠也翻著跟頭滑落下來。

  靼子犬見機奇怪,牠身在半空,忽見灰塵碎瓦自上落下,便凌空一個轉折閃在一旁,碩大的身軀飄葉般落在地上,隨即仰起頭來觀看殿頂動靜,月影之下雙目如電,凶芒畢露,顯得怒不可遏。

  張小辮以為自己這會早見閻王爺去了,沒想到沒被神獒咬中,反倒是身上落了許多灰塵,急忙屏住呼吸,揮動手臂軀趕煙塵,這時就聽得殿中銅鏈晃動,睜開眼睛往下張,只見那黑貓並沒有直接從屋頂摔到地下,牠仗著身體輕靈敏捷,拿前邊兩隻貓爪子扒在星星盞邊緣上,下邊兩條貓腿憑空亂蹬,把青銅星星盞墜得似秋千般來回打晃。

  「星星盞銅燈」被用索鏈吊在半空,那黑貓好不容易才攀到了燈蓋上,牠戰戰兢兢探頭向下一望,見靼子犬虎視眈眈地正抬頭盯著上邊,嚇得立刻又把腦袋縮了回去,黑貓將身子蜷縮在懸空的銅燈盞上無路可逃,饒是牠善於攀牆爬樹,也沒得施展。

  此時一人一貓一犬,一個躲在石梁上膽顫心驚,一個趴在銅燈上心驚膽顫,還有一個守在殿內怒目瞪視,恰好分處在劍爐石殿的「上中下」三處,卻誰也沒有輕舉妄動,只剩下「星星盞銅燈」嘎吱吱地來回搖晃。

  張小辮和黑貓沒敢動,多是因為心中驚駭欲死,而那靼子犬一動不動,卻得顯得格外異常,一反牠平日裡「嗜血貪殺」的常性,你道這是為何?

  原來事有奇巧,那儲存「天火」的銅燈盞被黑貓一陣撲抓,積壓在上面的灰塵掉了大片,立時從燈口裡傳出一陣異香,犬類嗅覺靈敏,一嗅之下就發覺大不尋常,銅燈裡的燈油勝過香油百倍,不免一時疑心起來。

  張小辮借著月光看得清楚,暗道一聲:「貓仙爺顯靈了,張三爺真是福大命大造化大。」常言道「時來弱草勝春花,運至泥土變黃金」,看來時運一到擋都擋不住,也該著是這「神獒」殺業太重,命中注定要喪身至此,接下來就看「月影烏瞳金絲虎」的油燈上如何施展了。

  只見那黑貓想躥上石梁逃掉,奈何無從攀爬,牠想躍下地面,卻見那神獒不住盯著牠齜牙低吼,不由得心慌意亂,又怕又急,像是熱鍋上的螞蟻一般,片刻也立腳不住,只好在星星盞上不住打轉。

  最後牠看到三個銅燈盞在半空一字排開,最邊上那盞銅燈旁邊,緊臨著一堵有缺口的破牆,正可從中逃出「劍爐」,可星星盞之間離得甚遠,無法直接躥躍過去。

  有道是「狗急了跳牆,貓急了上房」,這時候只求生路,哪還管他行得不行得,黑貓在銅燈上用力搖晃,只盼著離另一個星星盞愈近愈好,牠使出了全力,搖得油燈劇烈地來回擺動。

  折騰得正歡,忽聽底下的靼子犬好似牛嗚般低嚎了一聲,驚得那高下貓的四個貓爪子一齊發軟,頓時趴在搖晃不定的銅燈上,豈料晃得太過厲害,身子一打滑就往燈下涼落,黑貓「喵嗚嗚」一聲慘叫,所幸扒住了燈口邊緣,牠唯恐掉下去被神獒咬死,豎著尾巴,幾個貓爪子緊向上蹬,這一來不要緊,墜得那銅燈不再搖晃了,反倒是在半空打了個斜,銅盞中的燈油立刻從中淌下。

  那千年燈油細膩香滑,為世間罕有,引得靼子犬不由自主地張開嘴伸出長舌,在「星星盞」下接著燈油來舔,牠當晚活吃了狐狸心肝,一團燥火正熾,舔了幾口燈油,不僅滿口留香,更覺滑爽舒暢了許多。

  這時候黑貓的貓爪子碰到燈油,頓時從銅盞上滑脫了,直直落向地面,神獒正吃得興起,卻突然斷了供給,不免心中發怒,也不等黑貓落地,就在半空裡一口將牠銜住,牙關上不曾用力,一甩頭便又把黑貓拋上星星盞,瞪目低吼,逼迫那野貓再依前法施為。

  那黑貓撿了條命,哪裡還敢不從,急忙使出渾身解數,在星星盞上一陣折騰,將銅盞中的燈油一點點傾倒下來,神獒自在下面伸著舌頭接住,不曾錯過半滴,舔了好一個舒服暢快。

  神獒雖然警覺狡猾,可哪裡會想到野貓敢給自己下套,又加上正值心火大燥,所以難免一時大意了,牠把燈油吃得口滑,也不問多少,只顧要吃,不料那燈油雖然非藥非毒,卻不能多吞,俗話說:「狗肚子裝不下二兩香油」,吃多了就得吊胯跑肚子,即便是碩大兇惡的巨犬,躥上三泡稀屎之後,也會全身綿軟無力,變得還不如一頭綿羊。

  這神獒尚未來得及跑肚子躥稀,先自被油悶了心,東西南北多已認不得了,牠隱隱覺得不妙,在地上打了兩個轉,愈發糊塗了,暈暈沉沉地一頭撞在牆上,能撞棺材板的狗頭堅硬無比,一腦袋便將破牆撞塌了半壁,就勢臥地不起,嘴角拖著長長的饞涎,鼾聲如牛,竟然昏睡起來。

  張小辮躲在石梁上,看見黑貓攛倒了靼子犬,忍不住心頭一陣狂喜,但還不敢大意,隨手摸到兩塊碎石,從高處投在牠身上,那神獒滿肚子燈油,心神昏憒迷惑,縱然是泰山崩在近前也渾然不覺了。

  張小辮大喜,罵道:「饒是你這惡狗奸滑似鬼,也教你吃了張三爺的洗腳水。」隨即從殿中石柱上溜下來,壯著膽子在靼子犬身上踢了兩腳,見果然睡得如同死狗一般了,嘿嘿一笑,叫聲:「這是一報還一報,你就別怪張三爺心黑手狠了。」須知「容情趁早別下手,下手豈能再容情」?當下伸手從身上拽出「寸青」短刀,將神獒那顆狗頭活生生切割下來,血淋淋地用石灰掩埋,裹在幾層厚油紙中,外邊則用塊破布捲了,打個扣子當包袱?在背後。

  張小辮剛想抽身離開,但想起來還有些事要在天亮前做完,眼看時辰不早了,趕緊著手行事,他常在山野中走,識得許多野菜野草,他看劍爐附近生長幾叢「七步斷腸草」,這是當地比較常見的一種毒草,就順手摘了,再將沒頭的靼子犬屍體切割剔剝,從肚腸內掏出了那枚狐丹,貼身而藏,隨後連狗血都一發收拾了,都堆在地爐當中。

  整個荒葬嶺石殿分作三進,中間的地爐形如大鼎,底下有火眼火膛,山中又有得是枯樹枝,他匆匆忙忙收了幾梱,用火點了些乾柴,從後殿取了些山泉,連同幾大叢七步斷腸草,熬起了一大鍋香肉湯。

  雖然張小辮手腳俐落,也足足忙活了一個多時辰,最後見那大鍋中的肉湯已經一陣陣冒了出來,知道大事已定,急忙帶著黑貓躲回殿頂。

  不多時,在荒葬嶺附近遊蕩的大群野狗們,便被肉湯的香味引了過來,牠們都知道石殿是神獒的巢穴,山中野狗無不忌憚牠神威兇猛,誰也不敢越雷池半步,但肉香愈來愈濃,更是教牠們難以抵擋。

  終於有兩條貪嘴不要命的野狗熬不住了,橫下心來鑽進了石殿,群狗見有帶頭的,哪還顧得了許多,立刻流著口水在後蜂擁而入,互相間你爭我奪,把地爐中的肉湯吃了個涓滴無存,又各自把了塊肉骨頭就地埋頭亂啃。

  七步斷腸草的藥性一發,凡是吃過肉喝過湯的野狗,頓時都被藥翻在地,真好似「一塊火燒著心肝,萬把槍儹刺肚腹」,疼得偏地打滾,還不到一炷香的功夫,就死了個盡絕。

  張小辮眼見大功告成,心裡卻是恍惚如夢,他以前偷雞吊狗的事做多了,殺幾條野狗的勾當自然並不放在意下,只是感嘆林中老鬼真有未卜先知之能,看來張三爺時來運轉的造化到了,可有道是「一將功成萬骨枯」,今天不過是百十條野狗,一想到自己今後飛黃騰達的崢嶸時節,還不知要連累多少人跟著捨身喪命,難免有些心虛,那就不知是福是禍了。

賊貓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