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線上小說閱讀

第九十八章 最後一個線索



  滇國的滅亡於漢代中期的時候,國內發生了很大的矛盾,有一部分人從滇國中分裂了出來。這些人進入崇山峻嶺中,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從那以後,這些人就慢慢在歷史上消失了,後世對他們的瞭解也僅僅是來自於《橐歑飲異考》中零星的記載。

  這批從古滇國中分離出來的人自然而然形成了一個部落集團,他們有一種很古怪的儀式,就用那種懸吊在水中的怪缸將活人淹死在裏面,以死人養魚。天天吃人肉的魚,力氣比普通的魚要大數倍。等魚長成後,要在正好是圓月的那天晚上,把缸從水中取出,將裏面的人骨焚毀,用來祭祀六尊玉獸,然後再把缸中的魚燒湯吃掉。據說吃這種用死人餵養的魚,可以延年益壽。

  棺材鋪的老掌櫃不知怎麼得到這些東西,是祖傳的還是自己尋來的,暫時還都不知道。很可能他掌握著這套邪惡的儀式,又在棺材鋪地下發現了先秦的遺址,這就等於找到了一個非常隱蔽的場所。為了更好的隱蔽而不暴露,便利用一拍棺就死人的傳說,使附近的村民對他的店鋪產生一種畏懼感,輕易不敢接近;直到他死後,這些秘密才得以浮現出來。不過這位棺材鋪的老掌櫃究竟是不是殺人魔王,這些還要等公安局的人來了之後,再做詳細的調查取證。

  聽了孫教授的話,剛好飯菜中也有一尾紅燒魚,我噁心得連飯都快吃不下去了。越想越噁心,乾脆就不吃了,我對孫教授說:「您簡直就是東方的福爾摩斯,我在下邊研究了半天,楞是沒看出個所以然來。高啊,您實在是高。」

  孫教授這次的態度比上次對我好了許多,當下對我說:「其實我以前在雲南親眼看到過有人收藏了一口這樣的怪缸,是多年前從南洋那邊買回來的,想不到這種邪術在東南亞的某些地方流毒至今。你還記得我上次說過老陳救過我的命嗎,那也是在雲南的事。」

  這種噁心兇殘的邪術雖然古怪,但是畢竟與我們沒有直接關係,我們能找到孫教授就已經達成目的了;所以剛才孫教授說的那些話,我們也就是隨便聽聽。我與Shirley楊正要為了陳教授的事有求於他,一時還沒想到該如何開口,這時聽孫教授提到陳教授,便請他細說。

  孫教授嘆道:「唉,有什麼可說的,說起來慚愧啊,不過反正也過去這麼多年了。當時我和老陳我們倆被發到雲南接受改造,老陳比我大個十幾歲,對我很照顧。我那時候出了點作風問題,和當地的一個寡婦相好了,我不說你們也應該知道,這件事在當時影響有多壞。」

  我表面上裝得一本正經的聽著,心中暗笑:「孫老頭長得跟在地裏幹活的農民似的,一點都不像個教授,想不到過去還有這種風流段子。連這段羅曼史都交代出來了,從這點上可以看出來他是個心裏禁不住事的人,想套他的話並不太難,關鍵是找好突破口。」

  只聽孫教授繼續說:「當時我頂不住壓力,在牛棚裏上了吊,把腳下的凳子踢開才覺得難受,又不想死了,特別後悔,對生活又開始特別留戀。但是後悔也晚了,舌頭都伸出來一半了,眼看就要完了,這時候老陳趕了過來,把我給救了。要是沒有老陳,哪裏還會有現在的我。」

  我知道機會來了。孫教授回憶起當年的事,觸著心懷,話多了起來,趁此機會我趕緊把陳教授現在的病情說得加重了十倍,並讓Shirley楊取出異文龍骨的拓片給孫教授觀看,對他說了我們為什麼來求他,就算看在陳教授的面子上,給我們破例洩點密。

  孫教授臉色立刻變了,咬了咬嘴唇,躊躇了半天,終於對我們說:「這塊拓片我可以拿回去幫你看看,分析一下這上面寫的究竟是什麼內容。不過這件事你們千萬別對任何人吐露,在這裏不方便多說,等咱們明天回到古田縣招待所之後,你們再來找我。」

  我擔心他轉過天去又變卦,就把異文龍骨的拓片要了回來,跟孫教授約定,回縣招待所之後再給他看。

  當天吃完飯後,我與Shirley楊要取路先回古田縣城。還沒等出村,就被那個滿嘴跑火車的算命瞎子攔住。瞎子問我還想不想買他那部《嚲子宓地眼圖》,貨賣識家,至於價錢嘛,好商量。

  我要不是看見瞎子,都快把這事給忘到九霄雲外去了。我知道他那本《嚲子宓地眼圖》其實就是本風水地圖,沒什麼大用,真本的材料比較特殊所以值錢,圖中本身的內容和山海經差不多,並無太大的意義。況且瞎子這本一看就是下蛋的西貝貨,根本不是真品,我對他說:「老頭,你這部圖還想賣給識貨的?」

  瞎子說道:「那是自然,識貨者隨意開個價錢,老夫便肯割愛;不識貨者,縱然許以千金也是枉然。此神物斷不能落入俗輩之手。老夫那日為閣下摸骨斷相,發現閣下蛇鎖七竅,生就堂堂一副威風八面的諸侯之相。放眼當世,能配得上這部《嚲子宓地眼圖》者,捨閣下其誰。」

  我對瞎子說道:「話要這麼說,那你這部圖譜恐怕是賣不出去了。因為這根本就是仿造的,識貨的不願意買,不識貨的你又不賣,您還是趁早自己留著吧。還有,別再拿諸侯說事了行嗎──我們家以前可能出過屬豬的,也可能出過屬猴的,可就是沒出過什麼豬猴,我要是豬猴我就該進動物園了。」

  瞎子見被我識破了這部假圖便求我念在都是同行的情分上把他也帶到北京去,在京城給人算個命摸個骨,倒賣些下蛋的明器什麼的,也好響應朝廷的號召,奔個小康。

  我看瞎子也真是有幾分可憐,動了惻隱之心。與Shirley楊商量了一下,就答應了他的請求,答應回到北京給他在潘家園附近找個住處,讓大金牙照顧照顧他。而且瞎子這張嘴能跑得開航空母艦,可以給我們將來做生意當個好托。

  但是我囑咐瞎子,首都可不比別處,你要是再給誰算命,都撿大的,說對方將來能做什麼諸侯王爺元首,那就行不通了,搞不好再給你扣個煽動群眾起義的帽子辦了。

  他連連點頭道:「這些道理不須你說,老夫也自然理會的。那個罪名可是萬萬擔當不起,一旦朝廷上追究下來,少說也問老夫個斬監候。到了京城之中,老夫專撿那見面發財的話說也就罷了。」

  於是我帶著瞎子一起回到了古田招待所。有話便長,無事即短。且說隔天下午,好不容易盼到孫教授回來,立刻讓瞎子在招待所裏等候,與Shirley楊約了孫教授到縣城的一個飯館中碰面。

  在飯館中,孫教授對我們說:「關於龍骨異文的事,我上次之所以沒告訴你是因為當時顧慮比較多。但是昨天我想了一夜,就算為了老陳,我也不能不說了;但是我希望你們一定要慎重行事,不要惹出太大的亂子。」

  我問孫教授:「我不太明白,您究竟有什麼可顧慮的呢?這幾千年前的東西,為什麼到了今天還不能公開?」

  他搖頭道:「不是不能說,只是沒到說的時機。我所掌握的資料十分有限,這些異文龍骨都是古代的機密文件,裏面記錄了一些鮮為人知,甚至沒有載入史冊的事情。破解天書的方法雖然已經掌握了,但是由於相隔的年代太遠了,對於這些破解出來的內容,怎樣去理解,怎樣去考證,都是非常艱難複雜的。而且這些龍骨異文有不少殘缺,很難見到保存完好的,一旦破解的內容與原文產生了歧異,哪怕只有一字不準,那誤差可就大了去了──」

  我對孫教授說:「這些業務上的事,您跟我們說了,我們也不明白。我們不遠萬里來找您就是想知道毣塵珠的事,還有Shirley楊帶著的龍骨異文拓片是希望您幫我們解讀出來,看看有沒有毣塵珠具體著落在哪裏的線索。」

  孫教授接過拓片,看了多時,才對我說道:「按規定這些都是不允許對外說的,上次嚇唬你也是出於這個原因;因為這些資訊還不成熟,公佈出去是對歷史不負責任。不過這次為了老陳,我也顧不上什麼規定,今天豁出去了。你們想問毣塵珠,對於毣塵珠的事我知道的很少,我覺得它可能是某種象徵性的禮器,形狀酷似眼球,最早出現於商周時期,在出土的西周時期龍骨密文中,至於毣塵珠是什麼時期、由什麼人製作,又是從哪裏得來的材料,都沒有明確的資訊。像你們所拿來的這塊拓片也和我以前看過的大同小異,我不敢肯定龍骨上的符號就是毣塵珠。但是我可以肯定的告訴你們,這個又像眼球又像旋渦的符號在周代密文中代表的意思是鳳凰,這拓片上記載的資訊是西周人對鳳鳴歧山的描述。」

  我滿腦子疑問,於是出言問道:「鳳凰?那不是古人虛構出來的一種動物嗎?在這世上當真有過不成?」

  孫教授回答說:「這個不太好說,由於這種龍骨天書記錄的都是古代統治階級非常重要的資料檔案,尋常人根本無法得知其中的內容,所以我個人十分相信龍骨密文中記錄的內容。不過話說回來,我卻不認為世界上存在著鳳凰,也許這是一種密文中的密文,暗示中的暗示。」

  我追問道:「您是說這內容看似描寫的是鳳凰,實際上是對某個事件或者物品的替代,就像咱們看的一些打仗電影裏有些國軍私下裏管委員長叫老頭子,一提老頭子,大夥就都知道是老蔣。」

  孫教授說:「你的比喻很不恰當,但是意思上有幾分接近了。古時鳳鳴歧山預示著有道伐無道,興起的周朝才取代了衰落的商紂。鳳凰這種虛構的靈獸可以說是吉祥富貴的象徵,它在各種歷史時期,不同的宗教背景下,都有特定的意義。但是至於在龍骨天書裏代表了什麼含義,可就不好說了;我推斷這個眼球形狀的符號代表鳳凰也是根據龍骨上同篇中的其餘文字來推斷的,這點應該不會搞錯。」

  我點頭道:「這是沒錯,因為毣塵珠本身便另有個別名喚作鳳凰膽,這個名字也不知是從哪開始流傳出來的,看來這眼球形狀的古玉與那種虛構的生物鳳凰之間存在著某種聯繫。教授,這塊拓片的密文中有沒有提到什麼關於古墓,或者地點之類的線索?」

  孫教授說:「非是我不肯告訴你們,確實是半點沒有,我幫你們把譯文寫在紙上,一看便知,這只是一篇古人描述鳳鳴歧山的祭天之文。這種東西一向被帝王十分看重,可以祈求得到鳳鳴的預示,便可授命於天,成就大業;就像咱們現在飯館開業,放鞭炮,掛紅幅,討個吉利采頭。」

  我與Shirley楊如墜五里霧中,滿以為這塊珍貴的拓片中會有毣塵珠的下落,到頭來卻只有這種內容。我讓孫教授把拓片中的譯文寫了下來,反覆看了數遍,確實沒有提到任何地點。看來這條擱置了數十年的線索,到今天為止,又斷掉了。

  如果再重新找尋新的線索,那不亞於大海撈針。我想到氣惱處不禁咬牙切齒,腦門子的青筋都跳了起來。一旁的Shirley楊也咬著嘴唇,全身輕輕顫抖,眼淚在眼眶裏打轉。

  孫教授見我們兩人垂頭喪氣,便取出一張照片放在桌子上:「你們先別這麼沮喪,來看看我昨天拍的這張照片,也許你們去趟雲南的深山老林,會在那裏有一些收獲。」

鬼吹燈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