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一百一十五章 絕對包圍



  我們面前呈現出的諸般事物,好像是一條不斷延伸向下的階梯,一個接著一個,引誘著我們走向無底深淵:夜晚森林中傳來的鬼信號,樹冠上面的美國空軍C型運輸機殘骸,然後是飛機下面的玉棺,棺中的老者屍體,還有那條被剝了皮的痋蟒,牠屍體上生出的紅色肉線,生長到了棺底,而那種特殊的茛木製成的棺底,就像是一層厚厚的柔軟樹膠,任由紅色肉線從中穿過,也不會洩漏一滴玉棺中的積液。

  再下面是老榕樹樹身中的大洞,其中也不知填了多少禽獸人體的乾屍,這些乾屍無一例外,全被從玉棺中生長出來的紅色肉狀細線纏繞,這些紅色線形成的肉癇,最後都扎進動物和人類屍體的口中,好像是通過這些觸角一樣的肉線,把它們的鮮血活生生的吸乾,再傳導至玉棺中,所以玉棺中才會有那麼多的積液,那是一種通過轉換,形成的防腐液,用鮮活的血液為給養,維持著棺中屍體的新鮮不腐。

  在樹窟中最上邊的屍骨,是一個身穿翻毛領空軍夾克的飛行員,雖然早已成了枯骨,但仍舊保持著臨死一瞬間的姿態,一隻手從玉棺下探了出去,就是我們那先前看到握著雙頭夾的那隻手骨,他似乎是被那些紅色肉線扯進了樹洞,在生命的最後時刻,他還在繼續掙扎,一隻手剛好抓住了玉棺下邊的樹幹,但是他只能到此為止了,在他把手從腐爛的樹木中探出的時候,那些吸血的紅色肉線,便已鑽入了他的口鼻和耳中──

  這一切已經很明顯了,這裏正是獻王墓的陪陵,安葬著一位獻王手下的大祭司,他利用痋術,將一條痋蟒剝了皮同自己的屍身一起收殮在玉棺中。整個這兩株老樹由於長滿了寄生植物,本身就是一個相對獨立的生態系統,附近的很多動物,都成了這口玉棺的肥料。

  這次無意中的發現非常重要,不僅使我們進一步確認了獻王墓中存在毣塵珠的可能性,而且可以通過這處陪陵,直接確認建造在水龍暈中主墓的位置。

  遮龍山下的夫妻老樹,雖然不是風水穴位,但是可以推斷是安葬獻王那條水龍身上的一個「爛骨穴」,所謂「爛骨穴」即是陰不交陽,陰不及陽,界合不明,形勢模糊,氣脈散漫不聚。陰陽二氣分別是說,行於穴位地下的氣息為陰,溢於其表的氣脈為陽,叢林中潮氣濕熱極大,地上與地下差別並不明顯,是謂之「陰陽不明」,說的是地脈氣息無止無聚,又無生水攔截,安葬在這裏,難以蔭福子孫後代,僅僅能夠屍解骨爛。故此才稱作「爛骨葬」,或者「腐屍埋」。

  然而這以樹為墳的方式卻改變了這裏的格局,由於痋蟒在棺中掠取周邊生物的血髓,完全維持了屍體不腐不爛,由此可見這位大祭司生前也是個通曉陰陽之術的高人,這種詭異得完全超乎常規的辦法,不是常人能想到的。

  若不是美國空軍的C型運輸機把樹身撞裂,讓這口玉棺從中露了出來,又有誰會想到,這樹本身就是個天然的套槨,裏面竟然還裝著一具棺材,這只能歸結為天數使然,該著被我等撞上。

  不過最後只剩下一件事難以明白,如果說這玉棺會慘殺附近的生物,這兩株老榕樹中已經聚集了不知多少冤魂,那麼什麼我們始終沒有受到襲擊。

  胖子抱著裝了四五件祭器的鹿皮囊,志得意滿:「老胡我看你是被敵人嚇破膽了,管他那麼多做什麼,若依了我,一把火將這鬼樹燒個乾淨,來個三光政策,燒光、殺光、搶光。」

  Shirley楊看得比較仔細,想在玉棺內找些文字圖形之類的線索,最後看到被擺在一旁的玉棺蓋子內側,上面也有許多日月星辰,人獸動物以及各種奇特的標記。Shirley楊只看了片刻就立時反應過來,問我們道:「今天的陰曆是多少?痋蟒不管是不是冤魂所化,它至少是藉著茛木和肉蛆寄生出來的潛伏型菌類植物,類似食人草,並不是每時每刻都活動,和森林中大多數動物一樣,夜晚睡眠,白晝活動獵食,每月陰曆十五前後是最活躍的一段時間──」

  胖子掐指算道:「初一──十五──十五──二十,今天是十幾還真想不起來了──不過記得昨天晚上的月亮大的滲人,又圓又紅──」

  這時天空鉛雲濃重,但是雷聲已經止歇,樹林中一片寂靜,彷彿只剩下我們三人的呼吸和心跳聲,胖子話音一落,我們同時想到,昨夜月明如晝,今天即使不是陰曆十五,也是十六。

  Shirley楊忽然抽出傘兵刀,指著我身後叫道:「小心你後邊。」

  我沒等回頭,先把手中的登山鎬向後砍了出去,頓時有三條已經伸到我身體上的紅線被斬到樹身上截為六段,截斷的地方立時流出黑紅色的液體,三截短的落在樹冠上,隨即枯萎收縮,另外從樹洞裏鑽出來的那三截斷面隨即癒合,分頭捲了過來。

  我順勢四下一望,見到整株大樹的樹身上,有無數紅色肉線正在緩緩移動,已經把我們的退路切斷了,想不到從玉棺中寄生到老樹中的紅色肉線然有那麼多,像是一條條紅色的細細水脈,從樹洞中突然冒了出來,Shirley楊和胖子正各用手中的器械斬斷無數蠕動著的紅色肉線。

  然後不管怎麼去打,那些蚯蚓狀的肉線好像越來越多,斬斷一個伸出來仨,從樹洞深處鑽出來的,都比先前的粗了許多,好像帶血的蛔蟲一樣,不停的在扭曲蠕動著逼近,噁心得讓人想要嘔吐。

  樹冠上的空間有限,難有與之周旋的餘地,要是一腳踏空,雖然有保險繩不用擔心摔死,但是一旦被懸吊在樹身上,立即會被這些紅色的痋蟒肉線趁虛而入,鑽入人體七竅,那種痛苦無比的死法,大概與被活著做成人俑的滋味不相上下了。

  Shirley楊此刻已經被逼到了一段樹梢盡頭,由於那樹梢較細,隨時都可能斷掉,只有用傘兵刀勉強支撐,我見她落了單要出危險,想趕過去與她會合,但是卻難以脫身。另一邊胖子也自顧不暇,我心急如焚。想用「芝加哥打字機」掃射去幫她解圍,卻又怕把樹枝打斷,使她也跟著跌落下去。束手無策只好大聲招呼胖子,快去救人。

  Shirley楊聽我們在另一邊大喊大叫,百忙中往我們這邊看了一眼,也喊道:「我跳下去取丙烷噴射瓶,燒了這棵樹,我點火的時候,你們倆就想辦法從樹上爬下來。」

  我心中一驚,二十多米高的大樹,怎麼能說跳就跳。保險繩從樹冠只有一半,剩下一半跳下去不摔死也得瘸胳膊斷腿,急忙對Shirley楊說:「妳嚇糊塗了啊,這麼高跳下去不是找死嗎,別做傻事,不要光顧著表現你們美國人的個人英雄主義,集體的力量才是最偉大的,妳堅持住,我們這就過去接應你。」

  胖子卻在旁邊煽風點火,對Shirley楊大叫道:「跳下去吧,跳下去你就會融化在藍天裏。」

  Shirley楊也不再多言,用傘兵刀割斷了腰上的保險繩,縱身一躍從樹上跳了下去,我看得眼都直了,一顆心彷彿也跟著從二十多米的高度一起掉了下去。

  胖子也張大了嘴:「啊,還他媽真敢跳,美國人真玩鬧。」只見Shirley楊身在半空中,已經將那把金剛傘撐在手中,當作降落傘一樣,半空緩緩落下。

  若不是以那金剛傘之堅固,換作普通的傘,此刻早已經被從下邊衝擊的氣流捲成了喇叭花,想不到Shirley楊兵行險招,竟然成功了。

  然而我們有點高興地太早了,就在Shirley楊降落了七八米的高度,從老榕樹的樹身中,突然伸出一條粗大的藤蔓,我在樹頂看得清楚,有幾條紅色的肉線附著在藤條上。

  這條藤蔓直接捲住了Shirley,將她纏在半空,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襲擊,Shirley楊也沒有辦法,只好用金剛傘頂端的透甲錐去戳那藤條。

  這些從痋蟒屍體中生長出來的紅色肉線,厲害之處就在於實在太多,而且像大蚯蚓一樣,砍成幾段也能繼續生存,根本就沒有著手的地方,我身上已經被點點班班濺到了不少汁液,聞上去又苦又臭,但是好像並沒有毒,否則沾了一身,早已毒發身亡了。

  我鼻中所聞盡是苦臭的臭氣,心中忽一閃念,這些暗紅色的汁液可能就是死在老榕樹中那些人和動物的,那些紅色的肉線像是血管一樣,「打蛇打七寸,擒賊先擒王」,何不試試直接把那玉棺打碎,在樹上繼續纏鬥下去終究不是辦法,否則時間一久,手上稍有懈怠,被纏倒了就玩完,今天就賭上性命,搏上一回。

  我讓胖子先替我遮擋一陣,隨即舉起手中的湯普森衝鋒槍,對準樹中的玉棺一通掃射,火力強大的美式衝鋒槍,立即就把玉棺打成了篩子,棺中的血液全漏了個乾乾淨淨。

  隨著玉棺中最後的鮮血流淌乾淨,那些蠕動著的痋蟒紅線,也像是突然間被抽去了靈魂,紛紛掉落,轉眼變得乾枯萎縮。

  Shirley楊也從半空落到了地面,因為她拽住了那條老藤,所以並沒有受傷,只是受了一番驚嚇,臉色略顯蒼白。我和胖子急忙從樹上下來,三人驚魂稍定,這場說來就來的遭遇戰,前後不過幾分鐘,而在我們看來卻顯得激烈而又漫長。

  我剛要對Shirley楊和胖子說話,突然整個地面強烈地抖動了一下,兩株老榕樹不停振動,樹下的根莖都拔了出來,根莖的斷裂聲響不絕於耳,好像樹下有什麼巨大的動物,正要破土而出,把那兩株兩千餘年的老樹連根帶樹都頂了起來,天上的雷聲更加猛烈,地面裂開的口子冒出一縷縷的黑煙,雷暴、黑煙、地裂,組成了一個以老樹為中心的漩渦,把我們團團包圍。

鬼吹燈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