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一百二十章 九曲回環朝山岍



  那火紅的葫蘆是用石頭雕刻而成,有一米多高,通體光滑,鮮紅似火。如果它是兩千年前便豎立在此的,那麼這兩千年歲月的流逝,滄海都可能變為桑田,然而這石頭葫蘆卻如同剛剛完工。

  我們初見這隻葫蘆,心中俱是一凜,它的顏色竟然鮮豔如斯,這可當真有些奇怪。待到撥開那叢跳舞草走到近前一看,方知原來是用紅色瑑雲石作為原料。瑑雲石天然生就的火紅顏色,最早時的紅色染料便是加入瑑雲石粉末製成。

  這隻石頭雕成的葫蘆表層上也被塗抹了一層驅蟲的配料,以至於雜草藤蘿生長到這附近也各自避開了它。這麼多年來就始終孤零零的,擺放在這山谷毫不起眼的角落中。

  我看了那紅色的石頭葫蘆,不禁奇道:「為什麼不是蟾蜍的雕像而是個葫蘆?若要把這條水龍脈風水寶穴的形與勢完全的釋放出來,這裏應該建座祭壇,或者蓋一座宗祠之類的建築,才是道理。」

  由於地處山谷的邊緣,嶙峋陡峭的山壁上垂下來無數藤蘿,三步以外便全部被藤蘿遮蔽。胖子性急,向前走了幾步,用工兵鏟撥開攔路的藤蘿,在山壁下發現些東西,回頭對我們叫道:「快過來這邊瞧瞧,這還真有癩蛤蟆。」

  我和Shirley楊聞聲上前,只見在無數條藤蘿植物的遮蓋下,正對著紅石頭葫蘆的地方有座供奉山神的神祇依山而建。雖然這裏的地形我看不清楚,但是應該是建在背後這道山峰的中軸線上,採用「楔山式大木架結構」分為前後兩進,正前神殿的門面被藤蘿纏繞了無數遭,有些瓦木已經塌落。

  頂上的綠瓦和雕畫的樑棟雖然俱已破敗,但是由於這裏是水龍脈的穴眼,頗能藏風聚氣,還算保留住了大體的框架。山壁上的那幾層斷蟲道都由於水土的變化失去了作用,所以什麼神殿的木料朽爛不堪,在大量植物的壓迫下,仍然未倒,也算得上是奇蹟了。

  這座供奉山神的古樸建築,就靜靜的在這人煙寂寞的幽谷角落中,安然度過了無窮的歲月,這都要仰仗於特殊的木料和構架工藝,以及谷中極少降雨的特殊環境。

  只是不知神殿門前擺放的那隻紅石葫蘆是做什麼用的,可能和這山神的形態有關。古人認為金木水火土五行皆有司掌的神靈,每座山每條河流也都是如此。但是根據風俗習慣和地理環境、文化背景不同,神祇的面目也不盡相同。

  我們舉目一望,見那神殿雖然被層層藤蘿遮蓋,卻暫時沒有倒塌的隱患。這附近有不少鳥雀都在殿樓上安了窩,說明這裏的空氣質量也沒問題,不用擔心那些有毒的山瘴。於是我們摘掉防毒面具,撥開門前的藤蘿,破損的大門一推即倒。

  我舉步而入,只見正殿裏面也已經長滿了各種植物。這神殿的規模不大。神壇上的泥像已經倒了,是尊黑面神,面無表情,雙目微閉,身體上也是泥塑的黑色袍服,雖然被藤蘿拱得從神座上倒在牆角,卻仍舊給人一種陰冷威嚴的感覺。

  山神泥像的旁邊分列著兩個泥塑山鬼,都是青面獠牙,像是夜叉一般;左邊的捧個火紅葫蘆,右邊的雙手捧隻蟾蜍。

  我看到這些方才醒悟,是了,原來那蟾蜍與葫蘆都是山神爺的東西,只不知這山神老爺要這兩樣事物做什麼勾當。

  胖子說道:「大概是用葫蘆裝酒,喝酒時吃癩蛤蟆作下酒菜,大金牙那孫子不就是喜歡這口兒嗎?不過他吃的是田雞腿。」

  我見這山神廟中荒涼悽楚,雜草叢生,真是易動人懷,不免想起了當初我和胖子窮得賣手錶的日子,心裏覺得有些不是滋味,便對胖子和Shirley楊說道:「山神本是庇佑一方的神祇,建了神殿應該受用香火供奉,現在卻似這般荒廢景象,真是興衰有數。就連山神老爺也有個艱難時候,更別說平民百姓了,果然是陰陽一理,成敗皆然。」

  Shirley楊對我說:「你說這許多說辭,莫非是又想打什麼鬼主意?難不成你還想祭拜一番?」

  我搖頭道:「祭拜倒也免了,咱們不妨動手把這倒掉的泥像推回原位,給山神老爺敬上支美國香煙,讓他保佑咱們此行順利,別出了什麼閃失;日後能有寸進,再來重塑金身,添加香火。」

  胖子在旁說道:「我看信什麼求什麼,根本就沒半點用,老子就是不信天不信地,只信自己的胳膊腿兒。這山神孫子要是真有靈驗,怎麼連自己都保不住。依我看就讓這孫子躺著最好,俗話說好吃不過餃子,站著不如倒著嘛。走走,到後邊瞧瞧去。」

  我見沒人肯幫手,只好罷休,跟著他們進到後殿。這間後殿已經修建在了蟲谷左側的山峰內部,比前殿更加窄小。中間是道翠石屏,上面有山神爺的繪像,身形跟正殿中的泥塑相仿,只不過相對來講比較模糊,看不太清楚相貌,兩邊沒有山鬼陪襯。這塊石屏好像並非人工刻繪,而是天然生成的紋理。

  轉過翠石屏,在神殿最盡頭,是橫向排開的九隻巨大蟾蜍的石像。我一看便覺得眼前一亮,果然應了九曲回環之數。這種機關在懂「易龍經」的人眼中十分明顯,如果不懂風水秘術中的精髓,只知曉易經八卦,多半會當做九宮之數來做應對,那樣一輩子也找不到暗道。

  我再仔細一看,發現九隻石蟾蜍的大口有張有合,蟾頭朝向也各不相同。這些蟾蜍石刻的嘴都可以活動,也有石槽可以轉動身體,九隻蟾蜍各有四個方向可以轉動,加上蟾口的開合,如果算出有多少種不同排列也要著實費一番腦筋。而且這些石頭機關應該從左至右按順序一一推動,如果隨便亂動,連續三次對不準正確的位置,機括將會徹底卡死。

  於是我讓胖子幫忙,按九曲回環之數從左至右先將蟾口分別開合,再以〈十六字陰陽風水秘術〉中「盾」字卷配合「易龍經」中的換算口訣,把石頭蟾蜍一隻隻的按相應方位排列。

  做完這一系列的事情之後,內殿中什麼反應也沒有。按說這九曲回環朝山岍應該是錯不了的,為何沒見有暗門開啟?

  Shirley楊頭腦轉得較快,讓我們到神殿外去看看,我們急忙又掉頭來到外邊尋找,最終找到山神殿外。只見殿前的葫蘆不知什麼時候裂為了兩半,下面露出一道石門。

  這石門被修成了蟾蜍大嘴的形狀,又扁又矮,也是以火紅的瑑雲石製成,上面刻著一些簡樸的紋飾,分別在左右有兩個大銅環,可以向上提拉。

  原來這道機關設計精奇,縱然有人知道那九隻蟾蜍是開啟石門的機關,只要不懂破解之法,就算用大批炸藥炸平也找不到設在外邊的入口。

  Shirley楊問道:「這道石門修得好生古怪,怎麼像是蟾嘴,不知裏面有什麼名堂,其中當真就有通往主墓的地道嗎?」

  我對她說:「鎮陵譜上的標記沒錯,這應該是條地下通道,而且一定可以通到離水龍暈最近的那個穴眼星位,去明樓祭祀似乎只有從這裏經過才能抵達。至於為什麼用蟾蜍作為標記,我也猜想不透。」

  蟾蜍在中國古代有很多象徵意義的形態,有種年畫就畫的是個胖小孩拿著漁杆,吊個金線,和一隻三腳蟾蜍戲耍,叫做劉海兒戲金蟾;俗話說三條腿兒的蛤蟆難尋,就是從這個典故引伸出來的。但是也有些地方,在民間傳統風俗中,特意突出蟾蜍身上的毒性。不過現在咱們對面的這兩隻蟾蜍石像既不是三條腿的,身上也沒有疣狀癩瘢,可能只是這山神爺的玩物。

  胖子拍了拍手中的「芝加哥打字機」說道:「大不了在下邊碰上隻大癩蛤蟆,有這種槍,還怕牠不成。就是癩蛤蟆祖宗來了,也能給牠打成蜂窩。」

  自從有了美式衝鋒槍強大的火力,我們確實就像是多了座大靠山,不過我還是提醒胖子:「獻王墓佈置得十分嚴密,這石門雖然隱蔽已極,但是難保裏面還有什麼厲害的機關。咱們下去之後,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倒也不用懼怕。」

  說罷三人一起動手,用繩索穿過石門一側的銅環,用力提升,隨著「砰」的一聲石門開啟,顯露出一個狹窄的通道。我用信號槍對準深處打了一發照明彈,劃破了地下的黑暗。慘白的光芒照在洞穴深處,我們看見那裏還有無數巨大的白骨和象牙,是條規模龐大的殉葬溝。

鬼吹燈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