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一百三十章 褪色



  我對胖子的底細瞭若指掌,知他水性精熟,此刻見他落水,卻不得不替胖子擔心,那些奇怪的浮屍像是煮開了鍋的餃子,翻滾不停,只見胖子一落入水中,便隨即被那無數的女屍裹住,眨眼之間,已看不到他身在何處,我想跳下水去救他,卻又被那狂呼慘叫不斷掙扎的怪蟲擋住了去路,急切間難以得脫,只好對著水中大喊他的名字。

  被挖了眼睛的怪蟲,瘋狂甩動牠那龐大的軀體,重重的掃過葫蘆洞岩壁,擊碎了很多岩石,沉悶的回聲在穹頂響個不停,從牠甲片縫隙中放出的紅霧更加多了,但是顏色好像已經沒有開始那麼鮮紅如血,稍稍變淡了一些。

  我以為紅色霧氣顏色上的變化,只是由於洞中光影的明暗所產生的,並未注意,只想趕快避過這隻大蟲子的阻礙,好去水中把胖子撈出來,然而那巨蟲身軀太大,我衝了幾次,都不得不退了回來,險些被牠身上的重甲砸成肉餅。

  Shirley楊在一邊看出破綻,抓起胖子落在地上的背包,爬到地勢最高的岩石上,一邊從攜行袋中取出炸藥,一邊對我喊道:「這些霧的色彩越來越淺,牠已經快支持不住了。」說完把她的六四式手槍朝我拋了過來。

  我抬頭看到Shirley楊的舉動,又聽了她的說話,早已明白她言下之意了,於是用手一抄,接了那支六四式手槍在手。對Shirley楊叫道:「我先引開她,你準備好了炸藥就發個信號,時間別太長了,胖子還在水裏不知是死是活。」

  我舉起六五式手槍對準那巨蟲的頭部連開數槍,奈何這槍的射程雖然夠了。但它的殺傷力在這巨型爬蟲面前,實在是微不足道,以至於連子彈是否擊中了目標都無法判斷,為了給Shirley楊準備炸藥爭取時間,只好竭盡所能儘量把因為受了重傷而狂暴化的巨蟲引開。

  巨蟲的獨眼雖然瞎了,但是牠長年生活在暗無天日的地下世界,這「葫蘆洞」中的光源只有水下浮屍散發的冷冷青光,所以牠的眼睛已經退化得十分嚴重了,取而代之的是觸覺的進化,我不停用工兵鏟敲打身邊的岩石。發出「當當當」的響聲,這些強烈的震動,果然刺激了那隻巨蟲,牠怪軀一擺,朝我追了過來。

  我見計策得逞,也不敢與牠正面接觸,專撿那些山石密集凸起的地方跑。巨蟲的頭部不斷撞到山岩,更加惱怒,無窮的蠻力如同一台重型推土機,把洞中的山石推得粉碎,我現在已經連回頭看看身後情形的餘地都沒有了。撒開兩條腿,全力以赴地奔逃,與牠展開了一場生與死的亡命追逐。

  以人力之極限,又哪裏跑得過這跟火車一樣的怪蟲,我感覺吸引牠的時間不算短了。其實也就不到十幾秒鐘,我百忙之中抽空對Shirley楊喊道:「楊參謀長,你怎麼還不引爆炸藥?你這是存心要我好看啊。」

  只聽在「葫蘆洞」中岩石最高處地Shirley楊對我叫道:「還差一點,想辦法再拖住牠十秒。」

  我知道Shirley楊一定是已經在爭分奪秒,可是我現在別說再堅持十秒鐘,哪怕是三秒恐怕都夠嗆了,身後勁風撲至,能感覺到一股極強的熱流,還有身邊那漸漸濃重的紅色霧氣,我知道那怪蟲距離我身體的距離怕是小於一米了。

  現在哪還顧得上數秒,前邊巨石聳立,已無路可去,慌不擇路的情況下,只好縱身跳進了旁邊的地下水之中,入水的時候肩膀剛好撞到一具浮屍,這一下好險沒把骨頭撞斷,疼得我喝了好幾口陰涼腥臭的河水,心中還在納悶,怎麼這屍體比石頭還硬?

  卻忽然覺得心中一寒,像是被電流擊了一下,瞬時間,覺得無比的沮喪與恐慌,心裏產生了一股莫名其妙的情緒,我突然想起來,我對這種特殊的感受,有著某種記憶,不是在前邊洞穴中泅渡的時候,不止那一次,似曾相識,這是一種令人厭惡的感受──

  我心中受到強烈的感應,手足都變得有些麻木,身在水中,尚未來得及再尋思這是怎麼回事,就已經被水中無數「死漂」捲進水深處,陰暗寒冷的水底,也發出青慘慘的光,這次我距離那些沒穿衣服的女屍很近,幾乎都是面對面的距離,我在水中盡力睜大眼睛,想仔細看看這些屍體究竟有什麼名堂,以便找辦法脫身,卻被那數以千計的女屍晃得眼睛發花。

  水面也已被無數女屍完全遮蓋,想要游上去破水而出,幾乎是不可能的,水性再好的人,也頂多在水底生存兩分鐘,除非出現奇蹟,否則肯定會被溺死在陰冷的水底。

  由於這一切發生得實在太快,我根本毫無準備,提前沒有閉氣,又吃了那具梆硬的女屍一撞,喝了幾口臭水,這時剛一落入水下,已經覺得胸口憋悶,肺都要炸開了,再也閉不住氣,忽然我背後被一隻手抓住。

  我立刻想起以前所見「水鬼扯腳」的往事,以為是水深處的女屍活了過來,伸手要來抓我做替身,嚇得我頭髮都快豎起來,只覺得那隻手拉住我的肩膀,把我身體扳了過來,原來身後拉我的人,是比我早一分多鍾之前摔下來的胖子,他也是被圍在水底脫身不得,仗著水性好,肺活量又大,已經在底下憋了約有一分半鐘,這時也已經是強弩之末,馬上就要冒泡了。

  我和胖子在水底一打照面,就覺得水中一陣震動,那頭巨形怪蟲聽到我落水的聲音,竟然窮追不捨地把頭扎進水裏,牠這一下勢大力猛,立時就把那些封住水面的浮屍都沖散了。

  我和胖子正是求生無門,見那蟲頭扎進水裏,當即用手抓住怪蟲身上的甲殼,巨大的怪蟲立即有所察覺,馬上從水底把身體提了起來,一陣拼命的搖晃,想把我們甩脫。

  我身體一離水面,立刻覺得那種鬼氣森森的怨念消失得無影無蹤,當下張大了嘴深深呼吸了幾口空氣,藉著蟲軀的晃動,跳落到水面的岩石上,見胖子還牢牢抓著蟲體上的龍鱗青銅甲不放,心中稍覺安穩,對Shirley楊大喊:「還等什麼!」

  Shirley楊在我喊話的同時,已經把數錠炸藥和導火索組裝完畢,點燃一個後,從高處向那巨蟲的頭部擲了過去,並喊話讓胖子趕快離開,胖子一看炸藥扔過來了,哪裏還敢怠慢,看準了地面比較平整的地方,立刻順勢滾了下去。

  蟲頭和蟲身相接的地方,有許多龍鱗甲的巨大甲片,還有頭上所罩的黃金面具殘片,Shirley楊原擬是算準了爆炸的時機,對著頭部扔過去,便立刻爆炸,隨後再繼續用炸藥連鎖攻擊。

  沒想到成果出人意料,沒了眼睛的巨蟲,感應到半空中突然產生了一條拋物線狀的氣流,而且還有強烈的熱能,這隻巨蟲已經歇斯底里了,哪管來的是什麼,轉頭就咬,正好把炸藥吞進口中。

  我們只聽半空中「砰」的響了一下,爆炸聲一點都不大,沉悶得像是破了個汽球,黃色的汁液,伴著大團的紅色霧氣,以及無數的細碎肉沫,猶如滿天花雨般散開,巨蟲的軀體搖晃了幾下,重重地摔在地上,那一身的龍鱗妖甲與山石撞擊發出的聲音,震得我們耳膜生疼。

  紅色的霧氣從牠體內一股股的冒出,但是顏色更加淡了,漸漸消散在空氣之中,透過龍鱗妖甲裸露的地方,可以見到牠在鎧甲內的蟲殼,已經變成了黑色,完全不像初次見到時,鮮紅如火。

  我們估計這次牠該是死得徹底了,重新把散落的裝備收拾起來,端著槍慢慢靠近了觀看,只見蟲頭幾乎被炸成了喇叭花一樣,粉紅色的肉向四周翻翻著,還在不停地抖動。

  看來百足之蟲,雖死不僵,不過就算牠沒死,也不會再對我們有任何威脅了,爆炸的重創,已經使牠體內暫時無法再產生紅色的濃霧了,這種紅霧雖不致命,但卻使牠的外殼堅硬,力量也奇大,這他媽的究竟是隻什麼怪物?

  Shirley楊說:「可能是種已經滅絕的昆蟲,在史前的世界裏,才有這麼大的蟲子,不過現在還不太好做判斷,咱們再瞧瞧。」

  我們順著巨蟲的身體向後走,想看看牠從頭到尾究竟有多大,單是牠這一身龍鱗青銅重甲,就需要多少青銅,不能不令人稱奇,不料走到葫蘆洞山壁的盡頭,發現這隻巨蟲沒有尾巴,或者說是牠的尾巴已經石化了,與「葫蘆洞」的紅色岩石成為了一體,根本無法區分哪一部分是蟲軀,那一部分是石頭。

  我問Shirley楊道:「這種蟲子你見過嗎?」

  Shirley楊搖頭道:「沒見過,不過從這裏的古森林化石,還有這葫蘆洞中半透明的紅色堥形疊生岩層來看,這應該是一隻三疊紀時代才有的幾丁質殼類的多細胞底棲昆蟲。」

鬼吹燈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