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一百三十六章 鬼哭神嚎



  直到此時,我們才忽然想到,也許這銅箱中的器物是最古時遮龍山當地夷民們用來供奉山神的神器。

  我對胖子和Shirley楊說道:「從前邊疆不毛之地的夷民們多有生殖崇拜的風俗,這和古時邊遠地區惡劣的生活環境有關係。當時人類在大自然面前還顯得無比渺小,人口的數量十分稀少,大大小小的天災人禍都可能導致整個部族就此滅絕,唯一的辦法就是多生娃。娃生多了,人口就多了起來,生產力才能提高上去,所以我覺得這玉胎可能是上古時祈禱讓女人們多生孩子用的,是一種胎形圖騰,象徵著人丁興旺。」

  胖子笑道:「還是古時候好啊,哪像現在似的,哪兒哪兒都是人,不得不搞計劃生育了。咱們現在應該反對多生孩子,應該多種樹,所以這種不符合社會發展趨勢的東西放這也沒什麼意義了,我先收著了,回去換點煙酒錢。」

  我點頭道:「此話雖然有些道理,計劃生育咱們當然是應該支持,但是現在最好別隨便動這些東西。因為這玉胎的底細尚未摸清,咱們這趟行動是來獻王墓掏那枚事關咱們身家性命的毣塵珠,這才是頭等大事,你要分出輕重緩急。」

  我話未說完,胖子早就當做了耳旁風,伸手就去拿那罐子,準備砸了取出其中的玉胎。Shirley楊攔了他一道,對胖子說:「這些夷人的古物被獻王祭司藏在巨蟲的肚子裏,說明非同一般,咱們在未得知其目的之前還是不要輕舉妄動,先看看其餘兩樣東西再說。」

  我看胖子兩眼放光,根本沒聽見我們對他說些什麼,只好伸手把他硬拽了回來。他見狀不住口的埋怨,說來雲南這一路餐風飲露,腦袋別到褲腰帶上,遇到了多少凶險,在刀尖上滾了幾滾,油鍋裏涮了幾涮,好不容易見著點真東西,豈有不拿之理。

  我對胖子說:「獻王的古墓玄宮中寶物一定堆積如山,何必非貪戀這罐子裏的玉胎?更何況這玉胎隱隱透著一股邪氣,不是一般的東西,帶回去說不定會惹麻煩。咱們的眼光應該放長遠一點,別總盯著眼前這點東西,難道你沒聽主席教導我們說『牢騷太盛防腸斷,風物長宜放眼量』嗎?」

  胖子嘟囔道:「我還聽他老人家說過『莫道昆明池水淺,觀魚勝過富春江』呢,可這雲南的池水一點都他媽的不淺──」

  牢騷歸牢騷,還是要繼續查看大銅櫃中的另外兩樣神秘器物,否則一個疏漏,留下些後患,只會給我們稍後進入獻王墓帶來更大的麻煩。

  我們三人看了看方形銅箱的另外兩格,另一側放的是個大皮囊,皮子就是雲豹的毛皮,上邊還紋著金銀線,都是些符咒密言一類的圖案。裏面鼓鼓囊囊的,好像裝了不少的東西,起出來的時候感覺並不沉重,至少沒有想像中的那麼沉。

  見了那些奇特的咒文印記,就可以說明不管那玉胎是否是古夷民留下來的,至少這豹皮囊裏的東西與獻王有關,痋術鎮魂的符籙十分獨特,像是一堆蝌蚪很有規律的趴在一處,令人過目難忘。

  這時候不得不令人有些緊張,這痋術陰毒兇殘,主要是將死者的怨念具現化,不僅可以成為殺人於無形的毒藥,更能將這種怨狠歹毒的氣息轉嫁到其他物體上,令人防不勝防。但是既然知道了與獻王有關,便不得不橫下心來,將皮囊打開,一探究竟。

  當下檢視了一遍武器與防毒裝備,互相商議了幾句,看豹皮囊口用獸筋牢牢紮著,一時難以解開,只好用傘兵刀去割。我們當下一起動手,三下五除二,就把獸筋挑斷。

  撥開豹皮囊,裏面登時露出一大堆散了架的人骨,我們早已有了心理準備,戮魂符裏面肯定都有屍骨,所以見狀並不慌亂,隨即向後退開,靜觀其變。

  過了一陣,見無異狀,方才回到近處查看。我把那些骨骼從大皮囊中傾在地上,這一來便立時看出共有三具骷髏。這三具枯骨身上並無衣衫,不知是爛沒了還是壓根兒就什麼都沒穿。骨骼的形狀也很奇特,頭骨大,臂骨長,腿骨短小,看其大小都是五六歲孩童般大,然而看那骨質密度、骨齡都是老朽年邁之人──最明顯的是牙齒,不僅已經長齊,而且磨損得已經十分嚴重,不可能是小孩子的。

  從以往的經驗來看,被用戮魂符封住的都是些奴隸之類的成年人,沒見到過有小孩,而這骨齡與體形又太不成比例,委實教人難以揣摩。

  我和胖子兩人壯起膽子在亂骨中翻了一翻,想看看還有沒有別的什麼特異之處,不成想這一翻竟然翻出一些飾物。有串在金環上的獸牙之類的東西,還有散碎的玉璧,最顯眼的是一個黑色蟾蜍的小石像。

  Shirley楊見了之後立刻說:「夷人給山神造像佩帶的飾品!這不是人骨,一定就是傳說中的山魈,常被認為是山精,古籍中不乏對其詳細的描述──身材矮小,長臂似猿,黑面白毛,能通人言,於山中能行風布雨。但是現代人從未見過,以為是虛構的生物,也有人說是以黑面鬼狒狒為原形,所以現在非洲的黑面鬼狒狒別名也叫作山魈。中國古時傳說中的山魈卻與現在的黑面鬼狒狒不太相同。現在看來這些骨骼最有可能是古時山魈的,牠們才是山神的真身。」

  看來這三隻山魈都是被獻王所殺,牠們被夷人視為守護大山的神明,還有那玉胎,可能都是被夷人看重的神物。獻王侵佔了這裏,肯定大施暴虐,將山神的遺骨如此敗壞,與夷民的神器一同填進了巨蟲的肚子裏,使其成為了阻止「霍氏不死蟲」消化浮屍與蟲卵的胃瘤──用這種變態的手段來破壞當地人的信仰,達到鞏固統治地位的目的──是否真是這樣,恐怕還要等到進了龍暈中的獻王墓,得知他生平所為,才能知曉確切的答案。

  我們望了一眼不遠處那條倒在地上、身披龍鱗妖甲、怎麼打都死不了的巨蟲,原來這條大蟲子並非山神原形,真正的山神卻是在牠的肚子裏。

  潘朵拉的魔盒,也就是這個方形銅箱中兩側的東西我們都已看完了,只剩下最中間、也是最神秘的一件東西。我們之所以前兩次都沒有動它而是特地把它留在最後,是因為都摸不清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想先看看另外那兩件是什麼器物,心中多少也能有點底。沒想到頭兩格都已經極其出人意料,對這銅箱最中間的東西反而更是猜想不透。

  銅箱的中部,其空間遠比兩側要寬大許多,看這格局,擺放的理應是最為重要的物品。其餘的兩格都與祖居此地的先古夷民有關,這件多半也是,但是具體是什麼那就難說了。我一邊同胖子動手去搬中間的東西,一邊胡思亂想:「八成是夷族首領的屍體,更可能也是獻王從夷人處掠來的重要神器。」

  我們輕手輕腳地抬了兩下,卻取不出來。中間是個與外邊的方形銅箱類似的小銅盒,上面鑄著個鬼臉,面貌極是醜惡,背後還生著翅膀,好像是巡天的夜叉。細處都有種種奇怪的飾鑋,讓人一看之下便覺得裏面裝的不是一般的東西,難道是封印著惡鬼不成?

  再細一打量,原來銅匣有一部分中空,與大銅櫃側面的虎形鎖孔相連,裏面都是鏤空的,黑色與銅櫃下的黑水顏色相同,剛才沒有注意到。匣上無鎖,只能在銅箱內將其打開。

  為了避免被機關所傷,仍然是轉到後邊,用登山鎬將那鑄有鬼頭的蓋子勾開。隨著鬼匣的打開,裏面透出藍幽幽冷森森的微光,銅函裏面是個藍色的三足蟾蜍。胖子「咦」了一聲,用手中的登山鎬在蟾蜍身上輕輕捅了一下,噹噹有聲,竟似是石頭的,原來這飛天鬼頭銅函是用來供奉它的青銅蟾宮。

  那隻不曉得是用什麼材料製成的藍色三足怪蟾有人頭大小,體態豐滿,昂首向上,表現出一副洋洋自得的神情。形制罕見,不論用料,單從形象上已是難得的傑作,實屬神物。

  我和胖子看得直吞口水,據說嫦娥吃了長生不老藥飛到了月宮之中變化為一隻蟾蜍,所以它也被視為月宮的代表,象徵著高高在上,形容一個人飛黃騰達也可以說是「蟾宮折桂」。想把這隻怪蟾從蟾宮中抱出來,心中按捺不住一陣狂喜──這隻藍色的三足怪蟾一定這遮龍山裏最值錢的寶貝;似此神物,除非福緣所至,否則別說裝進包裏帶回去,便是看一眼都是上輩子修來的福氣。

  Shirley楊在面對這種寶物的場合下可比我跟胖子冷靜多了:「小心,小心,洞裏越來越大的植物和昆蟲,還有墜毀在叢林中至少兩架以上的飛機,其根源可能就在這裏了,它守護著王墓的天空──」

  Shirley楊的話音剛落,我和胖子還沒完全反應過來,忽然覺得洞中氣氛有些不對。腳下發出一陣陣骨頭爆裂的聲音,忙低頭一看,放在腳旁的那三具山神遺骨正由於葫蘆洞中過高的氧氣含量在發生加速的質變,所有的骨頭都在收縮變黑。

  氧化的速度過快,再加上這堆山神的屍骨的密度比人骨要高出數倍,所以導致骨頭裏發出一種尖銳而又奇怪的破裂聲音。

  我向後退了兩步,對胖子和Shirley楊說:「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都邪得厲害,管它是神器還是邪器,乾脆全部用炸藥炸它個精光,免留後患。」說罷就到胖子的背包裏去掏炸藥,但是胖子在包裏塞了很多黃金殘片,翻了半天才把炸藥翻出來。

  胖子轉過身來想幫我裝雷管,剛一回身便是雙腳一跳,像是看到了什麼嚇人的東西。他忙用手指Shirley楊的腿,我順著他的手看過去,也是差點蹦了起來。一聲聲嬰兒的啼哭,直鑽入雙耳。

鬼吹燈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