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一百四十三章 後宮



  王座上盤著一條紅色的玉龍,用狼眼一照,龍體中頓時流光異彩,有滾滾紅光湧動──裏面竟然全是水銀──不過這條空心水銀龍倒不算奇怪,真正吸引我們注目的是這條龍的前半截。

  盤踞在王座上的只是包括龍尾在內的一小部分龍身,一頭扎進壁中,龍尾與雙爪搭在寶座的靠背之上,顯得有幾分慵懶。龍體前邊的大半段都凹凸起伏的鑲嵌在王座後壁上,與殿壁上的彩繪融為一體,使整幅壁繪表現出強烈的層次感,卻沒有任何令人覺得突兀的不協調。其構思之奇,工藝之精,都已至化境。世人常說:「神龍見首不見尾。」而王座與牆壁上的這條龍卻是見尾不見首,好似這條中空的水銀玉龍正在變活,飛入壁畫之中。

  與龍身結合在一起的大型壁畫則展現的是獻王成仙登天的景象,畫中仙雲似海,香煙繚繞,綿延的山峰與宮殿在雲中顯得若隱若現,雲霧山光都充滿了靈動之氣。最突出的紅色玉龍,向著雲海中昂首而上,天空裂開一條紅色縫隙,龍頭的一半已穿入其中,龍身與「凌雲天宮」的殿中寶座相連,一位王儲正在為臣子的簇擁下,踏著龍身,緩步登上天空。

  這位王者大概就是獻王了,只見他身形遠比一般人要高大得多,身穿圓領寬大蟒袍,腰繫玉帶,頭頂金冠。冠上嵌著一顆珠子,好似人眼,分明就是毣塵珠的樣子。

  王者留著三綹長髯,看不出具體有多大歲數,面相也不十分兇惡,與我們事前想像的不太一樣。我總覺得暴君應是滿臉橫肉,虯髯戟張的樣子,而這獻王的繪像神態莊嚴安詳,我猜想大概是人為的進行美化了。

  畫面的最高處,有一位騎乘仙鶴的老人,鬚眉皆白,面帶微笑,正拱首向下張望,他身後還有無數清逸出塵的仙人。雖然姿態各異但表情都非常恭謹,正在迎接踩著龍身步上天庭的獻王。

  我看得咋舌不下,原來所謂的「天崩」,是說仙王正道成仙的場景,而不是什麼外人能否進入玄宮冥殿,想必此事極其機密,非是獻王的親信之人,難以得知。

  正中大壁畫的角落邊,還有兩幅小畫,都是獻王登天時奉上祭品的場景,在銅鼎中裝滿屍體焚燒,其情形令人慘不忍睹,也就沒再細看。

  胖子說道:「按這壁畫中所描繪的,那獻王應該已經上天當神仙逍遙去了。看來咱們撲了個空,王墓的地宮八成早已空了,我看咱們不如鑿了這條龍,再一把火燒了這天宮,趁早回去找個下家將玉龍賣了,發上一筆橫財,然後該吃吃,該喝喝。」

  Shirley楊說:「不對,這只是獻王生前一廂情願地癡心妄想,世上怎麼可能這種凡人成仙的事情。」

  我也贊同Shirley楊的話,對她二人說道:「已經到了王墓的寶頂,豈有不入地宮倒斗之理,何況你們有沒有看見,這畫上獻王的繪像,他頭上戴的金冠上所嵌的,那可正是能救咱們性命的鳳凰膽。」

  三人稍加商議,決定先搜索完這處「凌雲宮」,再探明潭中的破洞是否就是地宮的墓道,然後連夜動手,不管怎樣,眼見為實,只有把那冥宮裏的明器翻個遍,屆時若還找不到「毣塵珠」,便是時運不濟,再做罷不遲,這叫盡人事,安天命。

  在秦代之前,宮殿是集大型祭祀活動與政治統治於一體的核心設施,具有多種功能,直到秦時,才僅做為前朝後寢的皇帝居所,單獨設立。

  至於帝王墓上的明樓,其後殿應該是祭堂,而並非寢殿,裏面應該有許多歌功頌德的碑文壁畫,供後人祭拜瞻仰。

  我們都沒見過秦宮是什麼樣子,不過「凌雲天宮」,應該與秦時的「阿房宮」相似,雖然規模上肯定及不上三月燒不盡的「阿房宮」,但在形勢上或許會凌駕其上,想那秦始皇也是古時帝王中對煉丹修仙最為執著的第一人,可始皇帝恐怕做夢也沒想到,他的手下會建出一座天宮來做墳墓,可比他的秦陵要顯赫得多了。

  我們計較已定,便動身轉向後殿,我走在最後,忍不住又回頭看了一眼那大殿正中的銅人銅獸,心中仍是不住疑惑不定,總覺得有哪裏不太對頭,有股說不出來的不協調感。

  等我轉過頭來的時候,見Shirley楊正站定了等我,看她的神色,竟似和我想到了一處,只是一時還沒察覺到究竟哪裏不對,我對Shirley楊搖了搖頭,暫時不必多想,反正船到橋頭自然直,於是並肩前往後殿。

  穿過一條短廊,來到了更為陰林黑暗的後宮殿堂,看廊中提刻,這後半部分叫做「上真殿」,殿中碑刻林立,有單獨的八堵壁畫牆,殿堂雖深,卻由於石碑畫牆很多,仍顯得略有侷促,不過佈局頗為合理,八堵壁畫牆擺成九宮八卦形狀,每一堵牆都是一塊塊大磚砌成,皆是白底加三色彩繪。

  除了某些反映戰爭場面的壁畫之外,幾乎是一磚一畫,或一二人物,或二三動物、建築、器械,涵蓋了獻王時期古滇國的政治、經濟、文化、外交、軍事、祭祀、民族等全部領域。

  這些也許對於研究斷代史的學者來講,是無價的瑰寶,可是對我這種摸金倒斗的人,卻無大用,只希望從中找到一些關於王墓地宮情形的資訊,但是一時之間,看得眼花繚亂,又哪裏看得了這許多。

  這八面壁畫牆中的壁畫,不下數千幅,與殿中的石碑碑文相結合,整個就是一部滇國的史料大全,我舉著「狼眼」手電筒,選其中大幅的壁畫,粗略看了幾眼,又由Shirley楊解釋了幾句,倒也看明白了個八九分。

  大幅的壁畫全是戰爭繪卷,記錄了獻王生前所指揮的兩次戰爭,第一次是與「夜郎國」,「夜郎」和「滇國」在漢代都被視為西南之夷,第二次戰爭是獻王脫離「古滇國」的統治體系之後,在「遮龍山」下屠殺當地夷人。

  這兩次戰爭都是大獲全勝,殺敵甚眾,俘虜了大批的戰俘,繳獲了很多物品,當時的兩個對手,其社會形態尚處於奴隸所有制的晚期階段,生產手段極為落後原始,對青銅的冶煉技術遠不如繼承秦人手段的滇國,所以一觸即潰,根本不是滇人的對手。

  這些戰爭的俘虜中有大量奴隸,這批戰俘和奴隸,就成為了日後修建王墓的主要力量,壁畫與碑文中自然對這些功績大肆渲染。

  但是壁畫對於王墓的地宮仍然沒有任何描述,有一堵牆上的壁畫,全部是祭禮,包括請天乩、占卜、行巫等活動情形,場面詭異無比,Shirley楊用照相機把這些壁畫全拍攝了下來,說不定以後破解「毣塵珠」的秘密時,會用得上。

  胖子見這後殿全是這些東西,頓時索然無味,拎著衝鋒槍打著手電,在裏面瞎轉,突然在壁畫牆環繞的正中間發現了一些東西,連忙招呼我和Shirley楊過去看看。

  原來殿堂正中的地面,立著一具六足大銅鼎,鼎上蓋著銅蓋,兩側各有一個巨大的銅環,銅鼎的六足,分別是六個半跪的神獸,造型蒼勁古樸,全身筋肉虯結,遍體身滿鱗片,做出嘶吼的樣子,從造型上看,非常類似於麒麟一類。

  這具銅鼎大得出奇,不知為什麼,被漆成了全黑的顏色,沒有任何花紋裝飾,在黑暗的宮殿中,我們只注意到那些碑文壁畫,直到胖子轉悠到中間,招呼我們過來看,走到近處這才得以見到,否則並不容易發現這具與黑暗混為一體的巨鼎。

  胖子用M1A1的槍托敲了敲甕體,立刻發出沉悶的回音,問我和Shirley楊道:「莫不是陪葬的明器太多,地宮中放不下了,所以先暫時存在這裏?打開來先看看倒也使得。」

  Shirley楊說:「這大概就是準備在祭典中煮屍的大鼎,鼎口至今還封著,這說明獻王並沒有屍解化仙,他的屍骨還在地宮的棺槨裏,否則就不必封著這口巨鼎了。」

  我對Shirley楊和胖子說:「鬼才知道這是做什麼用的,如果是用來烹煮人牛羊做祭的祭器,那應該是用釜而非鼎,再說這恐怕根本就不是甕鼎之類的東西,鼎又怎麼會有六足?」

  三人各執一詞,都無法說服對方,便準備要看個究竟,這次我們是有所為而來,為了找「毣塵珠」,絕不會放過任何可疑的地方,黑色的銅鼎觸手可及,我從胖子的背包裏,取出開棺用的探陰爪,刮開封著鼎口的火漆,見那層漆上有個押印,圖案是一個被鎖鏈穿過琵琶骨的罪犯,既然有押印就說明從來沒開啟過。

  刮淨火漆之後,用探陰爪頂上的寸針一試,鼎口再也沒有什麼連接阻礙的地方,直接揭掉鼎蓋就可以了,便招呼胖子過來幫手,二人捉住銅環,兩膀剛一叫力,便聽死氣沉沉的宮殿深處,傳來一陣「咯咯咯,嘿嘿嘿」的笑聲,聽那聲音是個女人,但是她又奸又冷的笑聲,絕對不懷好意,笑聲如冰似霜,彷彿可以凍結人心。

鬼吹燈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