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一百四十五章 熔爐



  我們眼睜睜地盯著高處那件衣服,衣服上那顆人頭猛然間無聲無息的轉了過來,衝著我們陰笑。我和Shirley楊心中雖然驚駭,但並沒有亂了陣腳。

  據說厲鬼不能拐彎,有錢人宅子裏的影壁牆便是專門擋煞神厲鬼的。這後殿的殿堂中全是石頭畫牆,大不了與她周旋幾圈,反正現在外邊正是白天,倒也不愁沒地方逃。想到這裏,我取出了一個黑驢蹄子,大叫一聲:「胡爺今天請你吃紅燒蹄膀,著傢伙吧。」舉手便對著那黑暗中的人頭扔了過去。

  專剋僵屍惡鬼的黑驢蹄子夾帶著一股勁風,從半空中飛了過去;我一使力,另一隻手拿著的狼眼也難以穩定,光線一晃,殿堂的頂上立刻全被黑暗覆蓋。只聽黑處「啪」的一聲響,掉下來好大一個物體,正摔在我和Shirley楊所在石碑旁的一堵壁畫牆上。

  我忙用手電筒照過去,想看看究竟是什麼厲鬼。定睛一看,一隻半蟲人正在壁畫牆上咧著嘴對著我們──原來不是那套紅色巫衣──痋人比剛脫離母體之時已大了足足一倍。剛才牠們被凌雲天宮與螺旋棧道上的防蟲藥物逼得退回了葫蘆洞,但是想必王墓建築群中的幾層斷蟲道主要是針對鼠蟻之類的,而且年代久遠,對體形這麼大的痋人並不會起太大的作用,牠們已經適應了這些氣味。

  這隻痋人不知什麼時候溜進了殿中,躲在黑處想乘機偷襲,結果撲過來的時候剛好撞到了槍口上,被我扔過去砸厲鬼的黑驢蹄子打中,掉在了壁畫牆上。

  我隨身所帶的這個黑驢蹄子還是在內蒙的時候讓燕子找來的,帶在身邊一年多了,跟鐵球也差不多少,誤打誤撞,竟砸到了那痋人的左眼上,直打得牠眼珠都凹了進去,流出不少綠水,疼得嘶嘶亂叫。

  我和Shirley楊用狼眼照那壁畫牆上的痋人,卻無意中發現牠身後的殿堂頂上垂著另一套衣服,樣式也是十分古怪。那應該是一身屬於古代西南夷人的皮甲,同樣也是只有甲冑,裏面沒有屍體;而且這套甲連腦袋都沒有,只扣著個牛角盔,看不到是否頭盔裏也有個人頭。

  看來這後殿中還不止那一套紅色巫衣,不知道這些服裝的主人們怎麼樣了,八成都早已被獻王殺了祭天了。

  但是根本不容我再細想其中根由,壁畫牆頂端的獨眼痋人已經從半空躥了過來。Shirley楊手中的六四式連開三槍,將牠從半空打落,下邊的胖子當即趕上補了幾槍。

  胖子抬頭對我們喊道:「還有不少也進來了,他媽的,牠們算是吃定咱們了──」說著話,繼續扣動扳機,黑沉沉的宮殿中立時被槍彈映得忽明忽暗。

  Shirley楊對我說:「牠們一定記得咱們身上的氣味,所以才窮追不捨。不過這些傢伙生長的速度這麼快,一定是和葫蘆洞裏的特殊環境有關,牠們離了老巢就不會活太久。」

  我急著從石碑下去取衝鋒槍,於是一邊爬下石碑,一邊對胖子和Shirley楊說:「趁牠們數量不多,盡快全數消滅掉。馬上關閉後殿短廊的門戶。既然體積大的昆蟲在氧氣濃度正常的情況下不會存活太長時間,咱們只要能撐一段時間就行。」

  趁我們不備,悄悄溜進宮殿中的痋人大約不下數十隻;雖然數量不多,但是體形不小,一時難以全數消滅,只好藉著殿中錯落的石碑畫牆與牠們周旋。之所以沒有大批地湧進來,大概是由於其餘的體形還沒長成,抵擋不住殿中的蟲藥藥性,不過這也只是時間長短的事。

  我和胖子背靠著背相互依託,將衝過來的痋人一一射殺,胖子百忙之中對我說道:「胡司令,咱們彈藥可不多了,手底下可得悠著點了。」

  我一聽他說子彈不多了,心中略有些急噪,端著的「芝加哥打字機」失了準頭,剛被子彈咬住的一隻痋人背上中了三槍,猛躥進了壁畫牆後的射擊死角。我後面的幾發子彈全釘在了牆上,打得磚塵飛濺。

  我心想打死一個少一個,於是緊追不放,跟著轉道了壁畫牆內側。只見那隻受了重傷的痋人正蹲在黑鼎的鼎蓋上虎視眈眈的盯著我,張開四片大嘴,嚎叫發洩著被大口徑子彈攪碎筋骨的痛楚,以及牠體內流淌著的毒血中所充滿的那些女奴無盡的怨恨。

  受傷不輕的痋人見我隨後追到,立刻發了狂,惡狠狠的用雙肢猛撐鼎蓋,借力向我撲來。牠的力量大得出奇,這一撐之勢,竟把黑色銅鼎的蓋子從鼎身上向後蹬了出去。我背後是壁畫牆,難以閃躲,但我心知肚明,對方撲擊之勢凌厲凶狠,把生命中剩餘的能量都集中在嘴上,是準備跟我同歸於盡了。

  我更不躲閃,舉槍就想將牠在半空中了結了。不料一扣扳機,子彈竟在這時候卡了殼。真是怕什麼來什麼。這美式裝備雖然犀利,卻是陳年的宿貨,用到現在才卡殼已經難能可貴了。我想反轉槍托去擊打飛身撲至的痋人,但牠來勢又快又猛,鼻端只聞得一股惡臭,齶肢肉齒聳動的怪嘴已撲至我的面門。

  我只好橫起M1A1架住牠的脖子,想不到對方似乎力大無窮,撲擊之力絲毫不減,把我撞倒在地。我順勢一腳蹬向那痋人的肚腹,藉著牠撲擊的力道,將牠向後踹開。那痋人的頭部正好撞在壁畫牆上,雪白的牆體上立刻留下一大片黑色的血污。

  我見那痋人仍沒死絕,便想上前再用槍托把牠的腦袋徹底搗碎,卻聽背後發出一陣沉重的金屬滾動聲,好像有個巨大的車輪從後向我碾壓過來。

  我心想他娘的哪來的火車,不敢托大,趕緊一翻身躲向側面。那具黑色巨鼎的鼎蓋擦著我的後心滾了過去。剛從壁畫牆下掙扎著爬起來的痋人,被鼎蓋的邊緣撞個正著。隨著一聲西瓜從樓上掉下來一般的悶響,整個壁畫牆上噴濺出大量黑血,牠被厚重的鼎蓋撞成了一堆蟲泥。腦袋已經癟了,與壁畫牆被撞裂的地方融為一體,再也分辨不出哪裏是頭哪裏是牆壁,只剩下前肢仍然做勢張開,還在不停的抖動。

  俗話說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這隻痋人想必是前世不修善果,只顧著撲過來咬我,竟然被牠自己蹬開的鼎蓋,在地上滾了一圈,最後正碾到牠自己頭上。

  殿中的槍聲還響個不停,胖子和Shirley楊已經解決掉了十餘隻體形最大的痋人,正在將餘下的幾隻趕盡殺絕。我見自己這裏暫時安全了,長出了一口大氣,順手拔掉彈鼓,退掉了卡住的那顆子彈,險些被他壞了性命。

  隨後站起身來,想去給胖子他們幫忙,但是剛一起身,竟見到了一幅詭異得難以形容的景象。那尊失去了鼎蓋的六足黑鼎,裏面白花花的一片,全是赤身露體的屍體;從屍身上看,男女老幼都有,數量少說有十七八具。

  這些屍體堆積在白色的凝固油脂中,那些油脂都透明得如同皮凍,所以看上去像是被製成了臘屍。屍身上的血跡殷然,我心中暗想:「看來還是讓Shirley楊說中了,果然是燒煮屍體祭天的煉鼎。這些屍體大概就是房頂上那些古怪衣服的主人,或許他們都是被獻王俘虜的夷人中最有身分之人,還有夷王的眷屬之流。」

  早在夏商之時,便有用鼎烹人祭祀天地神明的記載;而且被烹者不能是一般的奴隸,否則會被認為是對神明的不敬。看來獻王果然還沒有舉行他踏龍登天的儀式就已經死了,所以這個「大鍋」還沒派得上用場。

  我又想剛剛那宮殿角落厲鬼的陰笑,是否想阻止我們開啟這鼎蓋,難道這鼎中有什麼見不得人的秘密?縱是有赤裸女屍,那滿身牛油凝脂和鮮血的樣子,想想都覺得反胃,誰他娘的又稀罕去看你。

  這些夷人的屍體死狀怪異,又被製成了這副樣子,我實在是不想再多看半眼,便想轉身離開。想著要走,腳下還沒挪動步子,忽然感覺一股灼熱的氣流從黑鼎中冒了出來。只見鼎下的六隻獸足像是六隻火麒麟,面朝內側分別對應,從它們的獸口中噴出六條火柱;鼎上的黑色表層,一遇烈火燒灼也立刻劇烈的燃燒起來。鼎中的屍體都被烈火和熱油裹住,迅速開始融化起來,一股股強烈的煉油氣息彌漫在殿中,這濃重的氣味令人欲嘔。

  六足黑鼎在這一瞬間變成了一個大火球,熊熊火焰將整個後殿映得一片通明。只見殿頂上懸著十幾套異式服裝,都各不相同,而且這些古人的衣裝都不像是給活人準備的。

鬼吹燈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