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一百四十六章 主樑



  我顧不上再仔細觀望,急忙召喚胖子和Shirley楊趕快脫出此地,銅鼎中可能有火硝,蓋子一動就立刻觸發。本是獻王準備在闕臺上從祭天時燒的,卻在殿堂裏面燃了起來,而且這火燒得大了,「凌雲天宮」的主體是楠木加磚瓦結構,建在「龍暈」上邊,十分乾燥,從六足黑鼎引燃到現在這短暫的功夫,殿中的木頭已經被熱流燒得「劈啪」作響,看來這天宮要變火宮了。

  殿中還剩下四五隻兇殘的「痋人」,胖子與Shirley楊正同她們在角落中繞著石碑纏鬥,被這突如其來的巨大火光一驚,都駭然變色,當即便跟在我身後,急速衝向連接著前殿的短廊。若是再多留片刻,恐怕就要變燒肉了。

  怎知還未踏出後殿,那短廊的頂子忽然像坍方了一樣轟然壓下,把出口堵了個嚴絲合縫。這時不知該是慶幸,還是該抱怨,若是快得幾步,不免已被這萬鈞巨岩在廊中砸做一堆肉醬。但是此刻還留在後殿中,無路逃脫,稍後也會遭火焚而死。

  現在憑我們身上的裝備,想要滅了那火無異癡人說夢。殿中熱浪撲面,感覺眉毛都快被那大火燎著了。胖子急得亂轉,我一把將他拽住,對胖子和Shirley楊說:「千萬別慌,先用水壺裏的水把頭髮淋濕。」

  胖子說道:「那豈不是顧頭不顧臀了?再說這點水根本不頂用──又是什麼東西?」

  胖子正在說話之中,忽然猛聽殿內牆壁轟隆一聲,我們忙轉頭一看,見牆上破了一個大洞,前面正殿那條一頭扎進「獻王登天圖」的水銀龍,它的龍頭竟然穿過後殿的隔牆。

  從後殿中露出的龍頭,立刻從龍口中噴瀉出大量水銀,地面上立刻濺滿了大大小小的球狀物。我急得好似火衝頂樑門,急忙對胖子和Shirley楊說:「殿門出不去了,上面是楠木龍骨搭琉璃瓦的頂子,咱們快上石碑,從上面炸破了的殿頂出去。」

  胖子也忘了自己的恐高症,舉手一指牆角的那塊石碑道:「只有這塊碑最高,咱們快搭人梯上去,趕緊的,趕緊的,晚了可就要他媽長一身明器的水銀瘢了。」說著話已經奔了過去。我和Shirley楊也不敢停留,避著腳下的水銀,躥到殿角的高大石碑下面,三人搭人梯爬上石碑。

  這石碑上方正是吊在殿頂、那上半身有個濃妝人頭、下半截衣服空空蕩蕩的大紅巫服之處,但是只有這裏才有可能攀上殿頂的木樑。

  我總覺得從這裏上去多有不妥,雖然未看清她如何發笑,究竟是屍是鬼,但總之那濃妝豔抹的女屍絕非善類,考慮到這些便稍微有些猶豫。

  就在我心中一轉念的同時,殿中的另外三面牆壁上也探出了三隻獸頭,同樣是口吐水銀的機關,殿中的地面立刻被水銀覆蓋滿了,就算是殿頂真有厲鬼也顧不得了,只好伸手讓胖子將我拽上了石碑。

  此時Shirley楊已經用「飛虎爪」勾住殿堂的主樑,提縱身體,躍到了楠木構架的橫樑上,並將繩索和滑輪放下。殿中的水銀已經很深了,我讓Shirley楊先用滑索把胖子吊上去,我最後再上。

  俯身向下看時,流動的水銀已經有半米多深,並仍然在迅速增加,殿內燃燒的六足黑鼎的火焰也暗淡了下來。火光在地面反射出無數流動的波紋,使殿中的光影不斷變化,十分的綺麗之中,更帶著十二分的詭異。

  由於「痋人」是通過口器的肌肉運動控制氣管系統收縮,幫助氧氣擴散進入組織細胞,而且對氧氣濃度依賴過高。這時由於火焰的劇烈燃燒,殿中的空氣比正常情況下稀薄了許多,所以剩下的幾隻「痋人」都倒在地上蠕動,被水銀埋住了一半。看那苦苦掙扎的樣子,應該是不用我們動手,牠們也已活不了許久了。

  殿中的大量水銀被火焰的溫度一逼,散發出刺鼻的熱汞味道,氣味難聞已極,其中含有一定的毒素,好在短時間內並不致命。一等胖子上了木樑,我也不敢怠慢,迅速掛住登山索,用滑輪把自己牽引了上去。

  一上木樑才想起來吊在殿頂的巫衣,從主樑上回頭一望,那件大紅的女人巫袍就無聲無息的掛在我身後的一道橫樑之上,與我相距不過一米。在流光的反射光中,看起來這件衣服好似有了生命一樣,微微擺動。

  剛才Shirley楊說這像是夷人中「閃婆」穿的巫衣,我以前並沒見過那種服裝,但是我知道如果與獻王的祭祀活動有關,一定會有眼球的標記。而這件紅袍上沒有眼球的裝飾,若是巫衣,一定是遭獻王所屠夷人中的緊要人物。

  與殿上掛著的其餘空衣服相同,他們的屍體都在六足火鼎中被煮成了油脂。自古相傳穿紅衣而死之人,若正死於陰年陰月陰時,就必為厲鬼。因為紅為陽,黑為陰,所以這種厲鬼在黑暗的地方幾乎沒有弱點,極難對付。所以逢上全陰時辰,甚至半陰小輪的死人,其親屬多為其著白色凶服,而不敢動紅,這就是基於恐其變為厲鬼的考慮。

  這時我們三人都身處高懸殿鼎的大樑之上,下面是不斷增加的水銀。殿上的木頭剛才被烈火烤了一下,現在火雖滅了,卻仍然由於受熱膨脹,發出嘎吱噶吱和木頭接隙漲裂的聲音。就在這時如隨時要斷裂的獨木橋上,我們都不約而同的想到那巫衣上不是有個人頭嗎?

  剛才只顧躲避下面的水銀與烈火,又同一批兇殘的「痋人」周旋,幾乎每一分一秒都是性命攸關的緊迫,一直在急匆匆的向上逃脫,所以暫時把那發出陰森冷笑的女人頭給忘了。這時方才想起,這套「巫衣」上半截是包著東西的。

  我想再次確認一下,看那紅衣裏面是否有屍體,但怎奈殿內火光已熄,殿頂的木樑之間又變做了黑漆漆的一片。一套套古怪的衣服憑空吊在其間,用頭盔上射燈的光線照將過去,更顯得影影綽綽,像是一個個索命的千年幽靈徘徊在殿頂。

  距離最近的就是那套鮮血般鮮豔的女子「巫衣」,看那黑暗中的輪廓,上半身裏確實有東西,但是頭部被一根短樑所遮擋,在我們所處的主樑上看不到。

  於是我對身後的胖子和Shirley楊打了個手勢,讓他們先不要動,在水銀注滿後殿之前,還有一點富餘的時間,我要從木樑上過去,在最近的距離看一看,究竟是不是那「巫衣」中附著夷人閃婆的厲鬼。

  「閃婆」就是可以通過服用藥物,在精神極度癲狂的狀態下,可以和神進行交流的女巫。雖然名為「閃婆」,倒並不一定是上了歲數的女子,也有可能是年輕的。像這樣的巫女,在夷人中地位極高,以神的名義掌握著全部話語權。

  我向胖子要了他的登山鎬,望了望地面的水銀,摒住呼吸,在木樑上向那件「巫衣」爬近了一些,剛好可以看見她的頭部。那是一顆血淋淋的女人頭,臉部被散亂的長髮遮蓋,只露出中間的一條窄縫,頭部低垂向下,絲毫不動。

  我想不明白剛才那陰森可怖的笑聲是怎麼傳出來的。既然有屍體,便也有可能不是厲鬼,而是僵屍,傳說中僵屍在被火焚燒的時候,也會發出像是夜貓子般的悲鳴。但我轉念一想,剛才我們所聽到的笑聲是一種冰冷中帶著陰險的尖笑,恐怕沒有僵屍能發出那種聲音。他奶奶的非看個清楚不可,要是有鬼,正好把宮殿的琉璃頂炸破,讓日光照近來滅了它的魂魄,縱然查不出什麼名堂,也要用打火機燒了這套詭異的衣服,免留後患。

  雖然殿中陰暗,但外邊畢竟是白天,想到這裏,膽氣也為之一壯,便又在主樑上向前蹭了半米。這個角度剛好可以完全看到「巫衣」女屍那張低垂的臉,只見她臉上白得滲人,不是那種沒有血色的死人白,而是由於化了很濃的妝,施了厚厚的一層粉,兩腮塗了大紅的兩片胭脂,紅色的嘴唇也緊閉著。「巫衣」的背面吊著根繩子,頂端和其餘的那些空衣服一樣,奇怪的掛在木樑上。

  但是在我的位置看來,女屍的頭部仍然低得角度比較大,看不到她的雙眼。當我正想用手中的登山鎬去戳那女屍的頭,想讓她抬起來一些,以便瞧個清楚,然後就放火燒了它,卻聽那屍體忽然衝我發出一陣陰笑,「嘿嘿嘿,哼哼哼,咯咯咯咯──」,一片寂靜的黑暗中,那笑聲令人血液都快要結冰了。

  我雖然有所準備,仍然嚇了一大跳,急向後退,不料失去了身體的平衡,身體一晃從主樑上摔了下去,幸虧身上還掛著繩索,才不至直接掉落到滿殿的水銀之中。

  但是在我從上方掉落的一瞬間,見燈光在水銀上晃動,心中猛然出現了一個念頭,凌雲天宮的後殿中古怪的地方極多,尤其是這突如其來的水銀機關,雖然出口被堵死了,但是這宮殿的上層結構,即便沒有炸藥也能輕易逃出生天,那這機關的意義何在?難道不是用來對付入侵者,而是為了用大量水銀,埋住隱藏在這後殿中的一個秘密,一個絕對不能見光的「秘密」?

鬼吹燈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