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一百五十章 拔舌



  只聽那古墓深處傳來一陣陣驚悚的笑聲,我這才發現原本被我按在水中的胖子不見了。這胖廝在我的注意力被那脫水的黑「舌頭」所吸引之時,竟然偷著溜進了墓道的最深處。

  我感到十分奇怪,怎麼已經找到了「舌頭」,為什麼他還發出這種冷冷的怪笑?莫非胖子真的已經不是「胖子」了?「巫衣」中的厲鬼通過這塊「舌頭」附在了胖子的身上,就是為了讓我們帶「她」進入王墓的地宮!

  Shirley楊對我說道:「糟糕,胖子的嘴裏還有東西!而且那舌蠱掉進水裏了,如果找不到,恐怕再過一會兒,便救不得他了。」

  我對Shirley楊說:「只要不是鬼上身就好,咱們還是分頭行事,我先去前邊追上他,你盡快在水中找到那半截舌頭,然後到地宮前跟我們會合。」

  Shirley楊點頭答應,由於那兩支「芝加哥打字機」都放在防水的背包裏,一時來不及取出,便將她自己的那支六四式給了我。

  我接過槍拔腿就追,沿著墓道,尋著那笑聲奔去,邊跑邊在心中不斷咒罵胖子貪小便宜吃大虧,卻又十分擔心他這次要出什麼岔子,不知他嘴中還有什麼東西,輕則搭上條舌頭,下半輩子當個啞巴,重則就把他的小命交代在這「獻王墓」中了。

  這時為了追上前面的胖子,我也顧不上留意墓道中是否有什麼機關埋伏了,舉著「狼眼」手電筒,在沒腰深的黑水中,奮力向前。

  這條墓道並沒有岔口,先是一段石階,隨後就變得極為寬敞,巨大的石臺上陳列著數十尊銅人銅馬,以及銅車。我剛奔至石台,便隱隱察覺有些不對,這些青灰色的銅人銅車有些不同尋常,不過又與「天宮」正殿中異形銅人的詭異之處不同,這些銅車馬雖然中規中矩,卻好似都少了點什麼。

  正待細看,卻聽女人的奸笑聲從銅車後面傳出,只好暫且不去顧那銅人銅馬,逕直趕上前去,只見銅車後邊並不是我預想的「地宮」大門,而是一個用青石壘砌的石坡,坡下有個漆黑的洞口,兩側各有一個夯土包。從沒聽說過世間有這種在地宮中起封土堆的古墓,一時卻看不明白這有什麼名堂。

  剛才就在這一帶傳出的笑聲,卻突然中斷了,附近的環境非常複雜,有很多不知道是用來做什麼的東西。我只好將腳步放慢,藉著手電筒的燈光,逐步搜索。

  地面上有很多古代男子乾屍,擺放得雜亂無章,粗略一看,少說也有上百具,乾屍都被割去了耳鼻,剜掉了雙目,雖然看不見嘴裏怎樣,但估計他們的舌頭也都被拔了,然後活活被澆以熱蠟,在飽嘗酷刑之後,製成了現在這副模樣,我看得怵目驚心,握著槍的手攥得更緊了。

  前面除了那個石坡中的黑洞,再無任何去路,除了遍地的乾屍,卻哪裏有胖子的蹤影,黑暗之中,惟恐目力有所不及,只好小聲喊道:「王司令,你在哪啊?別躲躲藏藏的,趕緊給我滾出來。」

  連喊了兩遍,又哪裏有人回應,我回頭望了望墓道的入口,那裏也是漆黑一團,可能Shirley楊仍然在水中找那巫女的「舌頭」,雖然明知這古墓裏,包括我在內有三個活人,卻不免覺得心驚,好像陰森的地宮裏只剩下了我獨自一人,只得繼續張口招呼胖子:「王司令,你儘管放心,組織上對失足青年採取的政策,一直以來都是寬大處理,只要你站出來,我們一定對你以前的所作所為,既往不咎──」

  我正在喊話宣傳政策,忽聽腳下有窸窸窣窣的一陣輕微響動,忙把「狼眼」壓低。只見胖子正背對著我,趴在古墓角落的乾屍堆裏做著什麼,對手電筒的光線渾然不覺。

  我沒敢驚動他,躡手躡腳的繞到他正面,這才發現原來胖子正抱著一具蠟屍在啃,我心中大急,抬腿就是一腳,將他踢得向後仰倒,隨後一撲,騎到了他的肚子上,掐住他的脖子問道:「你他媽的還真讓厲鬼纏上了,你啃那死人做什麼?不怕中屍毒啊你。」

  胖子被我壓住,臉上全是驚慌失措的表情,用一隻手緊緊捂著自己的嘴,另一隻手不斷揮動,我抬腿別住他的兩條胳膊,使出全身的力氣,用左手捏住他的大臉,掰開了胖子的嘴──他的口中立刻發出一陣陰森的笑聲。

  我右手舉著狼眼手電筒向他口中一照,頓時看得清清楚楚。至此我終於搞明白了,與Shirley楊所料完全相同,胖子的嘴裏確實有東西,他的舌頭上,長了一個女人頭,確切的說那是個肉瘤狀的東西。

  黃黃的也不算大,只有拇指肚大小那麼一塊,冷眼一看,會以為他舌頭上長了很厚一層「舌苔」,不過那「舌苔」上五官輪廓俱全,非常像是一個閉目睡覺的年輕女子面部。

  胖子舌頭上那女子面孔一般的肉瘤雖然閉目不動,如在昏睡,但是這張臉的嘴卻不停閉合,發出一陣陣的冷笑,我心想原來是這張「嘴」在笑,不知胖子是怎麼惹上這麼惡毒的降頭,他舌頭上長的這張「嘴」,好像是對人肉情有獨鍾,進了墓道之後,他就已經控制不住「它」了,為了避免咬我和Shirley楊,所以他才跑進墓道深處,啃噬那些乾屍。

  這時Shirley楊也已趕至,她用「波塞東之炫」在水下照明,終於找到了那半條黑色的「女子舌頭」,便匆匆趕來,見了這番詭異無比的情景,她也是不勝駭異,忙將那半石化了的「舌頭」,放在一處乾燥的石板上,倒上些固體燃料,用打火機引燃。

  閃婆的「舌頭」一著火,立即冒出一股惡臭的煙霧,不消片刻便化為了灰燼,我也在同時對胖子叫道:「別動,把舌頭伸直了,我替你挑了它。」

  就著身邊那火,我將俄式近衛傘兵刀烤了兩烤,再讓Shirley楊按住胖子的頭,兩指捏住他舌頭上的人頭形肉瘤,用傘兵刀一勾一挑,登時血淋淋的挑了出來,裏面似是有條骨刺,噁心之餘,也懶得細看,將刀身一抖,順手甩進火中,同那「舌頭」一起燒為烏有。

  胖子心智尚且清醒,知道我們的所作所為,完全是為了救他,任憑嘴中血如泉湧,硬是張著嘴撐住一聲沒吭,等他舌頭上的肉瘤一被挑落,這才大聲叫疼,雖然舌頭破了個大口子,但是終於能說話了。

  Shirley楊趕緊拿出牙膏一樣的「彈性蛋白」止血膠,給胖子的舌頭止血,我見胖子總算還活著,雖然舌頭被傘兵刀挑了個不小的口子,短時間內說話可能會有些口齒不清,但這已是不幸中的萬幸了,畢竟沒缺胳膊少腿落下殘疾,這才鬆了一口氣。

  我們暫時精疲力竭,無力去調查地宮的石門所在,又不願久在這些乾屍附近逗留,只好退回了放置銅車馬的石臺上稍作休整。

  Shirley楊對胖子說:「你就先張著嘴伸著舌頭吧,等傷口乾了再閉嘴,要不然一沾潭水就該發炎了。」

  我取出香煙來先給自己點上一支,又假意要遞給胖子一支,Shirley楊急忙阻攔,我笑著對胖子說:「首長需要抽根煙壓壓驚啊,這回吸取教訓了吧,名副其實是血的教訓,要我說這就是活該啊,誰讓你跟撿破爛兒似的什麼都順。」

  胖子嘴裏的傷不算太重,那彈性膠質蛋白又十分的有效,過了一會兒,傷口便以癒合,胖子用水漱了漱滿嘴的鮮血,痛心疾首地表示再也不逮什麼順什麼了,以後要拿只拿最值錢的。

  我對他:「你這毛病要是能改,我胡字都倒過來寫,我們也不需要你寫書面檢查,只希望你今後在偶爾空閑的時候,能夠抽出一些時間,深挖自己錯誤的思想根源,對照當前國內國外的大好形勢,表明自己改正錯誤的決心,並拿出實際行動來──」

  我取笑了胖子一番,忽然想起一事,忙繃起臉來問他道:「目前組織上對你還是持懷疑態度,你舌頭上的降頭是拔去了,但是你的思想和意識形態,究竟有沒有受到什麼影響,就不好說了,誰又能保證你還是以前的你,說不定你已經成為潛伏進我們純潔隊伍內部的特務了。」

  胖子大呼冤枉,口齒不清的說道:「胡司令,要是連你都不相信我了,我他媽真不活了,乾脆一頭撞死算了。不信你可以考驗我啊,你說咱是蹦油鍋還是滾釘板,只要你劃出道兒來,我立馬給你做出來,要不然一會兒開棺掏獻王明器的時候,你瞧我的,就算是他媽聖母瑪麗亞挺著兩個奶子過來說這棺材裏裝的是上帝,老子也照摸不誤!」

  我趕緊把胖子的嘴按住:「行了行了,你嘴底下積點德,你的問題咱們就算有結論了,以後只要你戴罪立功就行了,但是有件事你得說清楚了,你究竟是怎麼在舌頭上長了這麼個──東西的?」

鬼吹燈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