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一百五十二章 水眼



  獻王的棺槨有很大的可能就在潭底的「水眼」中,我記得曾在潭底見到一條巨大的石梁,那時我以為是建造王墓時掉下去的石料,現在想想,說不定那就是墓道的石頂。

  我們分頭著手準備,將三條最粗的長索,分別固定在水下那架重型轟炸機的殘骸上,沒有比這架「空中堡壘」的遺體更合適的固定栓了,它不僅具有極高的自重,而且龐大的軀殼,遠遠超出了「水眼」的直徑與吸力。

  然後我們就著手搬動銅馬,那銅馬極為沉重,好在這裏的地形是個斜坡,三人使出全力,終於將銅馬推進水裏,再把那潛水袋上的充氣氣囊,固定在銅馬的腹部,這樣做是為了從「水眼」中回來的時候,可以利用氣囊的浮力,抵消一些旋渦中巨大的吸力。

  從那破口出來的時候,外邊依然是黑雲壓空,星月無光,白天那潭壁上古木叢生,藤蔓纏繞,大瀑布飛珠搗玉,銀沫翻湧玉練掛碧峰的神秘絢麗氛圍,則全都看不見了,瀑布群巨大的水流聲,完全像是一頭躲在黑暗中咆哮如雷的怪獸,聽得人心驚動魄。

  我們三個人踩著水浮在潭中,我對胖子和Shirley楊說:「成功與否,就在此一舉了,千萬要注意,不能讓銅馬沉到水眼底下,否則咱們可就再也上不來了。」

  Shirley楊說:「水性無常,水底的事最是難以預料,如果從旋渦處難以進入墓道,一定不要勉強硬來,可以先退回來,再從長計議。」

  我對她說:「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不過天時一過,恐怕就再也沒機會進這王墓了。咱們今天務必要盡全力,假如還不能成功,便是天意。」說罷用手敲了敲自己的登山頭盔,讓戰術射燈亮起來,放下潛水鏡,戴上氧氣罩,做了個下潛的手勢,當先沉入潭底。

  Shirley楊和胖子也隨即潛入水中,三人在水底找到銅馬,還有綁在上邊的繩索。把腰上的安全鎖與之牢牢拴在一起,都互相鎖定,加上了三重保險,我舉起「波塞東之炫」水下探照燈,用強烈的光束向四周一掃,發現在潭邊,根本看不到位於中央的黑色旋渦。上下左右,全是漆黑一片。

  但是這潭底的地形,我已經十分熟悉,當下先找到轟炸機的機體,巨大的暗綠色機身,此時就是一隻大型路標。機尾正對著的方向,就是那個神秘的「水眼」,機尾和「水眼」中間還有一條大青石相聯,沿著這些潭底的記號,即便是能見度再差,也能找準方位。

  水下無法交談。只好用手語交流,我們使用的手語名稱叫做「海豹」,而並非世界通用的德式手語,這主要是因為美國海軍的手語更為簡便易懂,學起來很快,我對Shirley楊和胖子二人指了指重型轟炸機的殘骸,向著那個方向,做了個切入的手勢。

  胖子嘴邊冒出一串串的氧氣白泡。衝我點了點頭,Shirley楊也已會意,立刻將銅馬上的氣囊浮標解開,使它升到水面,這樣我們在中途如果氧氣耗盡,或是氣瓶出了問題,仍可以借與浮標連接的氣管暫時接氣。

  大約一分鐘後,浮標的氣嘴已經為氣囊充了大約三分之一的空氣,減輕了銅馬的一部分重量,我們在水底推著銅馬,不斷向著潭底的旋渦推進。

  我們經過的地方,潭底的泥藻和蜉蝣都漂浮了起來,在水中雜亂的飛舞,原本就漆黑的水底,能見度更加低了,我感覺腳下的泥藻並沒有多厚,下面十分堅實,好像都是平整的大石,看來「獻王墓」的墓穴果然是隱藏在潭底,至此又多了幾分把握。

  這時,位置稍微靠前的Shirley楊停了下來,左右握拳,手肘向下一壓,這是「停止」的信號,我和胖子急忙停下,不再用力推動銅馬。

  Shirley楊回過頭來,不用她再做手勢,我也已經察覺到了,水底開始出現了潛流,看來我們已經到了「水眼」的邊緣了,按事先預定的方案,我對胖子做了個手勢,伸出雙指,反指自己的雙眼,然後指向胖子「你在前,我們來掩護你。」

  胖子拇指食指圈攏,其餘三指伸直:「收到。」隨即移動到銅馬的前邊,由於他的體型在我們之中最壯,所以他要在前邊確保銅馬不被捲進旋渦深處。

  有了沉重的青銅馬,三人又結成一團,我們就不會被旋渦捲起的水流力量帶動,但仍然感覺到潛流的吸力越來越大,等到那黑洞洞的旋渦近在眼前之時,已經有些控制不住身體了,那銅馬並非一體,而是多個部位分別鑄就後拼接而成,不知照這樣下去,會不會被水流攪碎。

  我趕緊舉起一條胳膊,張開五指劃了個圈,攥成拳頭,對他們做了個「迅速靠攏」的手勢。

  三個人加上一個沉重的背囊,和那匹青銅馬的重量總和,將近千斤,這才稍稍穩住重心,我慢慢放開安全鎖,使長繩保持一釐米一釐米的逐漸放出。

  胖子拽出兩枚冷煙火,在登山頭盔上一撞,立刻在水中冒出不燃煙的冷火花,先讓這兩枚冷煙火在手中燃了五秒,然後一撒手,兩團亮光立刻被捲進了旋渦深處。

  我在銅馬後邊,無法看到冷煙火的光芒,在旋渦中是什麼樣子,只見胖子回過頭,將右手平伸,遮住眉骨,又指了指下面的旋渦,最後豎起大拇指:「看見了,就在下面。」

  我用力固定住身體,分別指了指Shirley楊和胖子,拍了拍自己的登山頭盔:「注意安全。」然後三人緊緊抱住銅馬,藉著旋渦的吸力慢慢沉了下去,多虧有這銅馬的重量,否則人一下去,就難免被水流捲得暈頭轉向。

  剛一沉入旋渦,Shirley楊立刻拉動充氣繩,將氣囊充滿,以免向下的吸力太強,而直接被暗流捲入深處,若說這潭底像個大鍋底,那這中間的「水眼」,就是鍋底上的一個大洞,就連「波塞東之炫」這種先進的水底照明設備,在水眼中也好像成了一根小火柴,能見度急遽下降,這時就如同置身於那個恐怖的鬼洞中,被惡鬼拽進無邊的黑暗之中。

  好在抱著那匹青銅馬,感覺到一種沉穩的重量,心跳才逐漸平穩下來,胖子最先看見的墓道入口,並不在旋渦的深處,幾乎是貼著潭底,不過上面有條石遮擋,若非進到「水眼」中,根本無法見到。

  我見已發現墓道了,忙和胖子與Shirley楊一起發力,使我們這一團人馬脫離旋渦的中心,掙扎著游進了墓道裏面。

  墓道並沒有石門,裏面也全是漆黑冰冷的潭水,不過一進墓道,便感覺不到暗流的吸捲之力,這條青石墓道入口的大石,是反斜面收縮排列,絲毫不受與之一米之隔的「水眼」力場影響,雖然如此,我們仍然不敢怠慢,又向墓道深處游了二十多米,方才停下。

  剛才在水眼中全力掙扎,完全沒來得及害怕,現在稍微回想一下,任何一個環節上稍有差遲,此時已不免成為潭底的怨魂了,不過總算是找到了墓道,冒這麼大的風險,倒也值了。

  我們解開身上的繩索,在被水淹沒的墓道中繼續向深處游去,對四周的環境稍作打量,只見這墓道還算寬闊平整,兩壁和地下,均是方大的石磚,只有頭頂是大青條石,也沒有壁畫和提刻的銘文,甚至連鎮墓的造像都沒有,最奇怪的是沒有石門,看來我們準備的炸藥也用不到了。

  但是我立刻想明白了,這裏絕對可以通往王墓的「玄宮」,因為獻王沉迷修仙長生之術,所以他認為他死後是可以登天的,而且自信這座墓不會有外人進入,所以墓道不設石門攔擋,對盜墓賊來說,石門確實是最笨的東西,有石門與沒有石門的區別,只不過是多費些力氣時間而已。

  墓道又深又長,向裏游了很久,始終都在水下,我對胖子和Shirley楊做了個繼續向前推進的手勢,從這裏的地形規模來判斷,放棺槨明器的「玄宮」,應該已經不遠了。

  果然再向前數十米,前方的水底出現了一道石坡,墓道也變得比之前寬闊了數倍,順著石坡向上,很快就超出了潭水的水平面,三人頭部一出水,立刻看見墓道石坡的盡頭,聳立著一道青灰色的千斤石門。

  我抹了一把臉上的水,驚喜交集:「總算是到地方了。」恨不得立時破門而入,胖子在水中指著大石門上面說:「哎,老胡你看,那上邊──怎麼還有個小門?」

  胖子所說的那扇小門,是個在最高處的銅造門樓,整體都是黑色,構造極為精巧,門洞剛好可以容一人穿過,門樓上還有滴水簷,四周鑄著雲霞飛鳥,似乎象徵著高在雲天之上。

  我對胖子說道:「那個地方叫天門,是給墓主人屍解仙化後登天用的,只有在道門的人墓中才有,但是成仙登天的美事,那些乾屍就連想都別想了,這天門,正好可以給咱們這夥摸金校尉當作現成的盜洞。」

  我們歷盡千難萬險,總算是摸到了王墓「玄宮」的大門,心中不禁十分興奮,Shirley楊卻仍然擔心裏面沒有那枚「毣塵珠」,突然問我道:「古時候的中國,當真有神仙嗎?」

鬼吹燈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