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一百五十三章 叩啟天門



  我反問Shirley楊道:「妳一直都是科學至上,怎麼突然問這種沒斤兩的話?要說這人有靈魂存在我完全相信,但是說到神仙那種事──我覺得那些都是胡說八道。」

  Shirley楊道:「我也是有宗教信仰的,我相信這世界上有上帝,不過──」

  胖子突然口齒不清地插嘴道:「什麼不過,我告訴你吧,神仙啊,不是有位哲人說過嗎,殺死一個人你會成為罪犯,殺死一百萬人,你可以做國王,能把全部人都殺死,你就是神。」

  我把防水背囊從水中拎了上來,邊把武器和工具分發給他們二人,邊對他們說:「你們也不要想太多了,咱們倒斗之人就是百無禁忌,什麼仙啊神的,不要多去考慮那些愚弄老百姓的造神論,時代不一樣,對神與仙的看法也不同,我覺得到了現代,神明只不過作為一種文化元素,是一種象徵性的存在,可以看做是一個精神層面上的寄託,當然也存在另外一種觀點,人也可以成為神,能創造奇蹟的人,他就是神,所以有些偉人也會被捧上神壇,但是不管他多偉大多傑出,都逃不過生老病死,所以單從生物學的角度看,世界上不會有神,人畢竟還是人。」

  胖子剛好收拾停當,笑道:「行啊胡司令,最近理論水平又見提高,俗話說生不帶來、死不帶去,這獻王死都死了兩千年了,估計成仙不死是沒戲了,沒爛成泥土就不錯了,他地宮裏的陪葬品,也陪著死人放了這麼久,是時候拿出去曬曬太陽、過過風了,咱們還等什麼,抄傢伙上吧!」

  我摸了摸脖子上的「摸金符」說道:「好,但願祖師爺顯靈,保佑咱們一切順利,還是那句話,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咱們現在就叩開天門,倒頭摸金,升官發財,」

  Shirley楊咬了咬牙,低聲念道:「我們在天上的父啊。讓我們尊稱您的名字為聖。請保佑我們此──」終於下定了最後的決心,她的這個決心不是很好下的,一進古墓,便註定了要告別清白的過去,做一位名副其實的「摸金校尉」,而且永遠都要背上「盜墓賊」的稱號了。

  Shirley楊取出飛虎爪。拋將上去,掛住「天門」的門樓,向下一扯,十分牢固,便當先爬了上去,在上面對我招了招手。我也拽住飛虎爪的索鏈,第二個爬上了「天門」。

  我一登上門樓,便仔細查看這銅鑄鏤雕的「天門」有沒有什麼機關,確認無誤,便取出摸金校尉的「黑摺子」,這東西名稱很玄,其實就是根特製的撬棍。可以拉伸收縮,並且能夠折疊起來帶在身邊,專門用來撬墓門墓牆,或是撬墓磚,可以配合撬棺材的「探陰爪」來使用。

  「天門」的門原本是活動的,與真正的城門一樣,可以由內向外推開,但是裏面被鎖死了,用「黑摺子」撬了七八下,才見鬆動,這時候胖子氣喘吁吁的爬了上來,我就交由他來撬門,我在後邊拖著他的背部,免得他用力過猛,從門樓上翻下去。

  胖子抖擻精神,使出一身蠻牛般的力氣,「哢嚓」一聲,終於把銅門撬開,我趕緊把他拉在一邊,這古墓的地宮,處於絕對封閉的環境中,空氣並不流通,鬱積在內的陰氣屍氣,都對人體有很大的傷害,大金牙的爹金老頭,不僅腿凍癱了,而且肺裏像裝了個破風箱,一喘氣就像是用鐵刷子刮銅,經常吐黑痰,他雖自稱是在朝鮮戰場上凍的,其實我們都知道,他從來不吸煙,那是他年輕時盜墓,被鬱積在棺內的屍臭嗆了一下,才留下這麼個永遠治不好的病根。

  等了幾分鐘後,Shirley楊點了支蠟燭,托在工兵鏟上,將鏟身送進黑洞洞的「天門」,想探一探墓中的陰氣是否嚴重。那蠟燭一直燃著,雖然火苗被陰風吹得忽明忽暗,卻始終沒有熄滅,Shirley楊說:「墓中有股冷颼颼的陰風,還裹著極重的腐爛潮濕氣味,安全起見,咱們還是都戴上防毒面具再下去。」

  據我估計,這墓門大概位於漏斗狀的絕壁之中,利用一個天然型的岩洞加工修鑿而成,年代實在太久了,裏面也許會有些地方滲水,但是這種「井」字形,或者「回」字形的大墓,裏面結構特殊,每一段都可以形成密閉空間,空氣不流動的地方比例很大,不戴防毒面具,絕不能進去,於是三人分別取出防毒面具戴在頭上,垂下登山索,從天門翻入了大墓門的內側。

  墓門後的空間並不大,這一段叫做「嵌道」,連接著墓室和墓門,其中陳列著數排銅車人馬,銅馬都是雄駿高大,昂首向前,比我們看到的第一批質量和工藝都好了許多,軍俑都持具有滇國特色的「空槽鉞」、「凸刃斧」,每一尊的面目都各不相同,但是面部表情嚴峻威武,這群無聲的青銅武士,就這樣靜靜的站在玄宮前,等候著為升天成仙的墓主開道護衛。

  這裏地形十分狹窄,如果想往深處走,就必須從這些青銅軍俑中間穿過,那些高舉的長大兵刃,似乎會隨時落下,砍在我們頭上,我們把心懸到嗓子眼,迅速從銅人軍陣中蹭了過去,我對胖子和Shirley楊說:「我估計這墓裏已不會有什麼暗箭毒煙類的機關,不過咱們小心為上,千萬別動玄宮裏的東西,搞不好再惹上個什麼草鬼婆的舌頭,可不是鬧著玩的。」

  胖子和Shirley楊點頭答應,我仍然覺得不太放心,就同Shirley楊把胖子夾在中間,探著路向前摸索,繼續往深處尋找玄宮中墓室的所在。

  「嵌道」向前,又是一段平整的墓道,墓道的兩側,有幾個石洞,裏面都堆滿了各種殉葬品。全是些銅器、骨器、多耳陶罐,金餅、銀餅、玉器,還有動物的骨骼,看那形狀,有馬骨,還有很多不知名的禽鳥。看樣子都是準備帶到天上去的。放陪葬品的洞都用銅環撐著,但仍有兩個洞已經塌了,上邊有不少黃水滲了下來,把洞中的陪葬品侵蝕損毀了不少。

  胖子見了這些情景,急得抓耳撓腮,可惜只長了兩隻手,看哪一樣都好。但實在是搬不了這一洞接一洞的明器,而且他也很清楚,只有墓主棺槨內的明器,才是最有價值的,也是最為重要的,只好強行忍住那如饑似渴的心情,對那滿洞的寶貝視而不見。

  這時墓道前出現了連著的三座短窄石橋,橋下深溝中有渾濁的黃水,不知其有多深,也不見流動,像是一汪死水。

  我對Shirley楊說:「這叫三世橋,在中國古代傳說中,人死之後化仙升天。便要先踏過這三世橋,擺脫世俗的糾纏,然後才會脫胎換骨,遨遊太虛,做個逍遙神仙。」

  Shirley楊說:「這些鬼名堂你倒真懂得不少。你看橋對面似乎有一堵白色的牆壁,那裏又是什麼去處?」

  我對Shirley楊說:「過了三世橋,一準兒便是獻王的棺槨了,但是你看這橋上浮雕的動物都分為雌雄一雙,所以那邊的棺槨很可能有兩具,是獻王和他的老婆,這是處合葬墓。」

  Shirley楊說道:「我總覺得自從進了天門之後,這一路有些過於順利了,以獻王墓之複雜,他的棺槨有這麼容易被找到嗎?」

  胖子對Shirley楊說道:「你大概也被傳染上老胡那套懷疑主義的論調了,剛才我就向你們打過保票了,開那老粽子的棺蓋,有我一個人就夠,你們就跟後邊瞧好吧。」

  胖子說著話,舉步登上了「三世橋」,搶先行去,我心想找這棺材容易嗎?凡事還是都往樂觀的方面想吧,按陵制,只要過了橋,必是棺槨,這是肯定不會有錯的,於是就勸Shirley楊別再疑惑,不管怎麼說,開了那棺材之後,才能知道裏面是否有「毣塵珠」,與其胡思亂想的飽受煎熬,還不如直接上去撬開棺蓋,看個究竟。

  我見胖子走得太快,我跟Shirley楊說話的功夫,他已經走到了那白色的牆壁下面,怕他不等我佈置便提前開棺,只好拉著Shirley楊在後邊追了上去。

  一過「三世橋」,這地洞便豁然開闊,在天然的地洞中,建有一處讓墓主安息的陰宮,雪白的圍牆在黑暗中十分顯眼,這種白色並非漢白玉,似乎是一種石英白,直連接到六七米高的洞頂,與地洞連成一體,牆中有個門洞,有扇釘著十三枚銅母的大木門,胖子正在用「黑摺子」撬門,木門已經爛得差不多了,只剩下銅母撐架著,沒費多大力氣,便將門撬破。

  我知道門後一定就是擺棺槨的墓室,若有機關也就在門廊左近,而且這門內的空間又廣又高,墓中又黑到了極點,在門口看不到裏面的情況,便讓Shirley楊在這裏打進去一枚照明彈,先看看裏面的情況再說。

  Shirley楊取出信號槍,一抬手將一枚白光耀眼的照明彈射進了墓室,慘白的光芒立刻驅散了沉重的黑暗,強光中,只見墓室內以一種非常怪異、無比特殊的方式呈「人」字形擺放著三口大棺,每一口棺槨都完全不同,不僅形狀、材料、款式不一樣,就連擺放的方式都毫不相同,最靠外邊這口用大銅環懸吊在半空,由於離我們最近,所以看得最為清楚,三人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誰也沒想到會碰到這樣的棺槨。

  胖子一時沒了主意,問我道:「老胡,瞎子那幾句話怎麼說來著?難道這就是他媽的什麼窨子棺?」

  我對胖子和Shirley楊說:「不合常理為妖!咱們這次要拆的是三口妖棺。」

鬼吹燈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