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一百五十四章 三個國王



  胖子正想再問,我一擺手將他的話打斷:「怎麼著,剛看見棺槨氣就鬆了?以前的確是有過窨子棺、青銅槨,八字不硬勿近前的戒條,但咱們能踏過三生橋,來到陰宮冥門之前,說明咱們三人的命絕對夠硬,否則未踩三生橋,就早已墜入幽冥之中了。」

  胖子說道:「笑話,本司令什麼時候害怕過,只不過沒見過這種棺材,老虎咬刺蝟,不知該如何下嘴。」

  其實我也不知道我們的八字夠不夠硬,這麼說只是給胖子添膽氣,在陰牆的門洞前,離墓室深處那三口奇形怪狀的棺槨,還有一定距離,照明彈雖然亮得滲人,卻也看不到細微之處,只好先等了一等,見門被撬破後,沒有觸動什麼機關,便對Shirley楊和胖子點了點頭,示意能進去了。

  Shirley楊撐開「金剛傘」在最前邊開路,我和胖子緊緊跟在後邊,適才射進去的照明彈兀自末熄,將陰暗的墓室照得一片通明,和我所料一樣,這是一個很大的「回」宇形墓室,陰宮共分為內外兩層,白牆之內,是第一層,與這道牆間隔七八米的距離,另有一層磚牆圍在當中,兩層牆上的墓門相對,裏面則只是個弧頂的低矮門洞,並沒有門柵阻攔,照明彈直接穿過去,打進了最深處的墓室裏。

  一進外門,我先用「狼眼」手電筒照了照兩側,那裏是兩道墓牆的夾層,堆滿了各種青灰的巨型銅鑄「祭器」,這些銅盤、銅鼎,還有堆放其間的象牙、玉幣、玉釜,象徵著墓室中主人的國主身分。

  這是我有生以來,見到陪葬品最多的一座王墓了,這些陪葬品就是為了死者特意製造的,而不是像精絕國那樣,隨便拿來些值錢的東西就堆進去,漢唐時期厚葬之風最盛,傳說這期間,有些帝陵中的陪葬品超過了上千噸,相當於當時整個國家財力的三分之一,而這「獻王墓」中的陪葬器物,雖然沒有那些帝陵奢華眾多。卻幾乎是把整個滇國都給理進了墓坑裏。但是這些臣民、奴隸和財寶,誰也沒能跟隨獻王上天,就都在兩千年歲月的消磨中,腐爛在了這陰森黑暗,不見天日的地下。

  我嘆了口氣,心想中國以前那些值錢的老東西,都是這麼糟蹋了。當下加快腳步,跟著Shirley楊進了內層墓室,兩重墓室就如同古城池的內城和外城,最深處的這間墓室,即是古墓的核心部分。

  照明彈的光芒正逐漸暗淡下來,我們一踏進墓室,四周頓時陷入一片漆黑之中,我們立刻將頭盔上的射燈打開,立刻看到那面前那具用銅環懸在半空的銅槨,它的體積最大,在三具棺槨中也最突出,其餘兩具都沒有吊在銅環上。

  銅槨黑沉沉的毫無光澤,上面落滿了很厚一層積灰,我戴上手套,將銅槨上的灰塵撫去一層,槨身立刻被燈光映成詭異的青灰色,銅槨上已經生了不少綠色銅花,冷眼一看,倒似是爬滿了薄綠色的蜈蚣。

  仔細一看,銅槨上還纏著九道重鎖,封得密不透風,外邊鑄著很多奇異植物,除此之外,也沒有什麼更明顯的特徵,就是大、沉、重而已,真正的棺木應該在它的裏面。

  再看另兩具棺槨,一具是木製的,看那式樣和大小,應該不是木槨,而只有一層棺材板,但這棺木也非尋常之物,粗略一看,棺板厚約八寸,棺上沒有走漆,露著木料的原色,顯得好似焦碳,木質卻極為細密鋼韌。

  Shirley楊奇道:「棺木似乎沒有進行過特殊加工,但世上怎麼會有這種材質的木料?」

  我用手敲了敲棺蓋,發出「空空」的撞擊銅鐘聲,在墓室中聽來,聲音格外宏亮沉厚,我對Shirley楊說:「這就是傳說中的窨子棺了,在深山老林的山溝山陰裏,陽光永遠照射不到之處,有種碳色異樹,這種樹從生長開始,就從來沒見過陽光,普通的樹木,每一年增長一圈年輪,而這種不見陽光的樹,要過幾十上百年,它的年輪才增加一圈,這就叫窨子木,這名字很特殊,形容它是在地窖中長起來的樹。」

  胖子也伸手摸了摸那口窨子棺:「我的天老爺,這要真是窨子棺,那可真是寶貝了,聽說這種的窨子木很難長成材,能做成棺材,而且棺板還這麼厚,一點別的材料都沒添加,按現在的行市,可比等量體積的黃金還值錢啊,我看實在找不著合適的,咱把它扛回去──也行,那咱這回來雲南,就不算是星期六義務勞動了,你們說是不是。」

  我對胖子和Shirley楊說:「黃金哪能和這木料比,便是十口黃金棺材也換不得,你們看這棺板有多厚,而且都是最好的窨樹芯,這有個名目,喚做窨木斷檭八寸板,不是萬年窨子木,又哪有這麼厚的樹芯,想當年慈禧太后老佛爺,也沒混上這待遇,因為這樹在漢代就絕了,後世再也沒人能找到這麼粗的樹了。」

  胖子連連搓手,呼吸都變得粗重起來:「怎麼著我說二位,咱還等什麼呀,趕緊把它扛出去吧。」

  Shirley楊沒理睬胖子,對我說:「吊在墓室半空的青銅槨也很特別,那又是怎麼回事?那邊還有另外一口奇形怪狀的棺材,難道這裏是獻王和他的兩位妻子?」

  我搖了搖頭:「我現在也有些摸不著門了,青銅槨在陵制中也屬異類,只有一些大罪人,或者是得了傳染病的貴族,才會用銅槨封死,還有一說,是入殮前有屍變的跡象,防止僵屍破棺而出,你看這銅槨上有九道重鎖,想開它又談何容易,鬼才知道這裏面裝的是什麼。」

  Shirley楊道:「我只知有種銅角金棺是為了防止屍變,原來這具吊懸的青銅槨,也是同理,那懸在空中卻是何意?」

  胖子又插口道:「這連我都知道,以前我們曾見識過一具人面銅槨,比這可生猛多了,當時胡司令差點嚇尿褲子,後來我聽說這種環吊槨,是專門用來裝修道求仙之人的,讓他們死後不接地面濁氣,據我估計這裏頭裝的,有九成九的可能便是獻王那隻老粽子,他不僅沒成仙,反倒先起了毛要生屍變,所以才用銅環銅槨懸在墓室裏,咱們趁早還是別碰它,不如直接抬了這窨子棺回去,下半輩子數錢都數不過來了。」

  我對Shirley楊說:「你甭聽他胡說八道,嚇得尿了褲子的人是他不是我,不過他後半部分說的沒錯。要吊在空中的都是在道門之人,銅槨是用來裝僵屍的,不過並不能就此斷定裏面就是獻王,這三口棺材大有文章,咱們看明白了再下手。」

  我們決定再看看第三口棺槨是什麼樣子,才決定如何開棺。便一同走到墓室最深處的地方,那裏則是一具無縫石棺,這是一具用一體的「絞石」直接造成的石棺,絞石的棺板顯得格外古樸,甚至有些原始,飾有數百個聯環相套的圓環,這些環形鑿刻,聚在一起,就形成了一隻黑色的野獸,也看不出那是個什麼,非龍非虎的樣子,充滿了古老神秘的色彩。

  無縫石棺的外邊封著一層半透明丹漆。棺縫被封在裏面,無法看到,不過通過最近在潘家園積累的一些經驗,雖然那裏假貨多,但是信息量十分豐富,能接觸到大量超越見聞以外的事情,特別是有些民間的收藏家,從他們口中能瞭解到不少有關各種明器的資訊,都是書本上難以接觸到的,我就曾經不止一次聽人提到過這種無縫石棺,據說在西山就曾挖出來過兩次。

  但是這石棺,明顯比平常的棺材短了一大截,底下有四個粗壯的獨腳石人抬著,所以顯得又比那口窨木棺高出一大塊,胖子看後立刻說:「這肯定是獻王的兒子,是個王子,初中沒畢業,便給他老子陪葬了,也不要文憑了,等著一起升天成仙呢?」

  Shirley楊說:「不可能,從沒聽說有誰讓自己子女陪葬,虎毒尚且不食子。」

  我對他們兩個人說道:「當然不是什麼王子王孫了,這石棺之所以短小,很可能這裏面裝的不是全屍,古代戰國時,列國相爭,百家爭鳴,墓葬文化也趨於多元化,有種拼肢葬,還有種叫做碎葬,還有什麼蜷葬,俯身葬,蹲葬,懸、側臥葬等等,對死亡的理解不同,安放死屍的方式也各不相同,這應該是蜷葬的石棺,而且紋石也非同小可,是種稀有的涼石,其性似水玉,裏面的屍體生前必定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

  只是那種「蜷葬」的方式,到了漢武帝時期,已經絕跡了,是否在滇南還有所留存,可就不好說了,問題是這三口棺槨,除了都極特別之外,完全難以放在一起相提並論,雖然同在一個墓室中,又似乎其中沒有半點關聯。

  我心想反正也想不明白,全啟開來看看也就是了,於是讓胖子去進門的角落處,點上三支蠟燭,然後就先從這口最值錢的「窨子棺」下手,獻王就是爛成了土,那「毣塵珠」也應該仍然留在棺內。

  胖子點蠟燭的時候,我見那三支蠟燭的燭光亮了起來,把陰森的墓室角落照亮,心中突然想起了什麼,三世橋,三口棺槨?

  正冥思苦想之時,卻聽Shirley楊對我說:「我剛想起在陰宮門前所見的三世橋,這三口棺槨中放的屍骸,都是獻王也未可知,不過可能不會有咱們要找的,那位擁有鳳凰膽的獻王,墓室中的棺槨,是他從別的古墳裏挖出來的,可能他通過某種方式,認定這是他前世的屍骷。」

  我想了一想,答道:「是啊,這樣就不難理解了,三副棺槨並不屬於同一時期,而是代表了獻王在人間的三生三世,中國道家向來都有仙道化三生的傳說,這前三生被稱為三獄,最後的死狀都會極慘,所以才會用這種特殊的棺槨裝殮,真正的獻王,一定也藏在這間墓室中的某個地方──哎,咱倆光顧著看這三口妖棺,去牆角點蠟燭的胖子怎麼還不回來?三──六──九──牆角有九支蠟燭,這孫子怎麼點了這麼多蠟?他人呢?」

  Shirley楊對我做了和放低聲音的手勢:「你聽那青銅棺裏,是不是有聲音?」

鬼吹燈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