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一百五十五章 長生燭



  墓室角落的燭光,距離我們最近的,是與室中三口妖棺的擺放位置相同,按「△」型排列的三支蠟燭,這種光線是我所熟悉的,肯定是胖子剛點的三支蠟燭。

  然而三支蠟燭右邊,卻另有兩排微弱的藍光,豎著出現在牆上,三三為列,這種光只能使人在黑暗的地方察覺到那裏有光,而幽藍色的光源本身卻沒有任何照明度,黑處還是那麼黑,只是在這一片漆黑中,多了六盞幽暗的藍色「鬼火」。

  那口吊懸在銅環上的巨大青銅棺槨,也正傳出一陣陣銅鐵摩擦的聲響,我心想這定是僵屍在裏面撓動棺蓋的聲音,他媽的怎麼剛一進陰宮就碰上屍變,莫不是剛才我用手擦去銅槨上的積灰,棺中的古屍感覺到了活人的生氣,不會啊,我記得我戴手套了。

  又轉念一想,且不說那六盞「鬼火」從何而來,我們三個「摸金校尉」的命燈尚在,位置也絲毫不錯,所以這墓室中至少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發生「屍變」,或是厲鬼冤魂之類髒東西出沒的跡象,卻不知是什麼在作怪。

  我想到這裏,便鎮定下來,在墓室中大叫道:「王司令,你他媽的又在揀什麼破爛兒?快給老子滾出來,否則軍法從事。」

  只見胖子從那青銅槨的另一端露出頭來,問道:「胡司令,你找我?我在這青銅槨上起下來一件好東西。好像是金的。」說完舉這個圓形的金屬物體走了過來。

  我接過一看,見是面銅鏡,撫去上面的塵土,銅鏡表面依然光可鑒人,並沒怎麼生鏽,背面卻銅鏽斑斕,鏡周有圈金黃色的「縎石」作為妝點,這些圓形的石塊,很容易被人誤認為是黃金,銅鏡背面雖然破爛不堪。但是給人一種古時文物獨有的頹廢美感,銅槨上裝面銅鏡做什麼?難道是鎮住裏面的千年古屍?倒從沒聽說有這種東西,我把鏡子交給胖子說:「這是銅鏡,背上鑲嵌的是縎石,不是黃金的,你從哪裏拿來的。就趕緊給裝回哪裏去,咱們大事當前,別為這些微不足道的明器耽誤了正事。」

  Shirley楊在旁問胖子:「剛才你在墓室東南角,一共點了幾支蠟燭?」

  胖子聽Shirley楊問這件事。不禁奇道:「三支啊,好歹我也是文化人,還能不識數嗎,你看──」說著轉頭一看,頓時傻了眼,他也看到。除了那三支蠟燭外,還另有六點幽暗陰森的藍光,似乎那些也是火光,由於火源太弱,難以充分燃燒,所以發出來的光呈藍色,和荒墳野地裏的鬼火一樣。

  我見那六盞鬼火般的藍光果然不是胖子所為。但只要三支蠟燭不滅,就不會有太大危險,還是過去看個清楚,墓室中的三口棺槨都很結實,得需要些時間才能開啟。所以倘若真是有什麼邪門的預兆,盡早將其扼殺於萌芽狀態,別讓其給我們在墓室中尋找「毣塵珠」造成障礙。

  墓室中能點燃蠟燭,說明氧氣已經在逐漸增加,我先用手電筒掃視了一下,但墓室深埋地下,絕對黑暗的空間中,空氣又多少有點雜質,照了半天,也沒看出來那裏有什麼。

  我嫌防毒面具厚重的視鏡看不清楚,便將防毒面具暫時摘掉,掛在胸前,換了副口罩戴上,拎著M1A1,帶領Shirley楊和胖子走過去查看。

  亮起詭異藍光的位置,就在墓室門側,由於這陰宮中的墓室面積不小,胖子點在牆角的蠟燭相對集中,蠟燭光亮十分有限,兩處光源之間的距離大約為八九米遠,誰也照不到誰。

  走到距離「鬼火」,五米的地方,「狼眼」已經可以把墓牆照得一清二楚了,我們一進墓室,視線就被正中的三口棺槨吸引,隨身攜帶的光源範圍有其侷限,所以沒留意到內室門洞邊,還有東西。

  最早進入「狼眼」射程的,是一張生滿黑鱗的怪臉,這長臉沒有嘴唇,只有兩排戟張開的鋒利牙齒,那「鬼火」的微弱光芒,就是從它口中冒出來的。

  我和胖子乍一見到這等可憎可怖的面目,心裏頭一個念頭就是「惡鬼」,也忘了想子彈是不是管用,舉起早就頂上火的「芝加哥打字機」,立刻就要射擊。

  Shirley楊有雙夜眼,目力過人,在黑暗中往往比我和胖子看得都清楚,她突然開口說:「是黑鱗鮫人──不要緊,都是死的,原來這是古墓裏的長明燈、往生燭。」

  我把抬起的槍口慢慢壓低,我們不久前還曾談論過地宮裏萬年不滅的長明燈,想不到一進來就遇上了,心中不免有些好奇:「世上真有美人魚嗎?那不只是古代對海牛的稱呼嗎?」便又走近幾步,想要看看那長滿黑鱗的人魚是怎麼個樣子。

  只見那是兩根嵌進墓牆的銅柱,每根銅柱上都分上中下,共綁著六隻半人半魚的怪物乾屍,這些鮫人上半身似女子,也有兩個乳房,脖頸很細,鰓長在了脖子上,但是牠們沒有人類的皮膚,全身都是稀疏的黑色大鱗片,只有肚腹處無鱗。

  屍體似乎經過了特殊處理,乾硬齲黑,在陰宮裏並沒有發生腐爛,銅柱上有鎖鏈,將這六隻鮫人穿了琵琶骨,做出蹲伏下跪的姿勢,反鎖在銅柱上,正好從上到下,均勻地排成一隊,牠們的嘴大得出奇,全都大張著,我用「狼眼」手電筒往裏一照,發現鮫人的喉嚨,都被類似石棉的白色東西堵住了,乾枯發硬的舌頭上插著一節火絨,正在燃出暗淡的藍光。

  胖子好奇地用M1A1的槍管戳了戳鮫人,死體都已經發硬了:「跟我想像中的美人魚不太一樣,不過勝在模樣奇怪,都死挺了,看來賣給動物園是沒戲了,咱們首都的自然博物館還真缺這麼一個標本。」

  我見這黑鱗鮫人雖然奇怪,卻只是盞地宮裏普通的「長生燭」,是用來象徵性的表示既然墓主肉身已滅,靈魂卻依然存在的道具,當即就把懸著的心放了下來,掏出一支香煙,就著人魚口中的藍火點了,把煙圈吐在胖子臉上,對他說道:「王司令這次覺悟還是比較高的,沒有只想到個人,而是先考慮國家這個大集體,你把它扛回去送給自然博物館,填補了這一領域的空白,說不定還能混張獎狀掛掛。」

  Shirley楊對我說:「這並不是首次發現,世界上已經有很多人發現人魚的屍骨了,美國海軍還曾捉到過一條活的,據說海中鮫人的油膏,不僅燃點很低,而且只要一滴便可以燃燒數月不滅,古時貴族墓中常有以其油脂作為萬年燈的,不過直接以鮫人屍體做蠟燭,我卻從沒聽說過,我想這和秦漢時傳說的仙山是在海中有關。」

  我想到中國古代陵制裏曾詳細記載過長生燭,心裏忽然一沉,對Shirley楊說道:「你只知其一其二,卻不知其三,傳說東海鮫人其性最淫,性嗜血,都聚居於海中一座死珊瑚形成的島嶼下,那島下珊瑚洞,洞穴縱橫交錯,深不可知,那裏就是人魚的老巢,牠們在附近海域放出聲色,吸引過往海船客商,遇害者全被吃得骨頭也剩不下,有人捉到活的黑鱗鮫人,將其宰殺晾乾,灌入牠的油膏,製成長生燭,價值金珠三千,這些故事我以前都曾聽我祖父講過,以前以為只是故事,現在看來確有其事,另外這墓室中封閉穩定的微環境,被咱們打破了,火絨遇到空氣即燃,所以這些──鬼火,突然亮了起來,我覺得這都並不奇怪。」

  最奇怪的是這「長生燭」,一共有六支,按陵制,地宮裏的「長生燭」,只在墓室裏有,不同於萬年燈,「長生燭」一支,對應墓中的一具重要屍體,當然殉葬者是用不到的,比如夫妻合葬墓,棺前便往往有兩支長生燭。

  胖子掰著手指頭數了數:「墓室裏只有三口棺材,加上咱們三個活人才夠數,我操他祖宗的,莫非連咱們都給算進去了?」

  Shirley楊搖頭道:「不會,我想獻王應該不會在墓室正中的三口棺槨裏,他的棺槨雖然出不了這間墓室的範圍,卻一定藏匿得極深,而這更古老的三套棺槨,其中的屍骨,分別代表獻王的前生,加上獻王,這就是四具屍體了,老胡曾說過,三世橋上的動物雕刻都有雌雄一對,這王墓是座合葬墓,那也就是說這裏至少有五具屍體,但這樣算來,屍體與長生燭的數目還是對不上──」

  正說著話,一陣陰風飄過,墓室東南角的三支蠟燭齊滅,身後的青銅槨中傳來一陣指甲抓撓金屬的刺耳聲音,在寂靜陰森的地宮裏,這種聲音是可以深度衝擊人體的大腦皮層,使人由內而外產生一種強烈的壓倒性恐懼感,我們立刻轉回身去,胖子在旁對我說道:「向毛主席保證,這次可真不是我幹的。」

  我對胖子說:「組織上向來都是相信你的,但是現在考驗你的時候到了,你快去看看那青銅槨裏有什麼東西──不對,他媽的真見鬼,你們看棺槨那端,怎麼又冒出三盞一字並列的大團鬼火?難道這裏有九具屍骨?」

鬼吹燈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