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一百五十七章 石精



  我知道情況不妙,本擬先設下鎮伏僵屍的器械,然後才開啟這青銅槨,但誰都沒想到這墓室中有個連環套──下面藏著個木裹墓,青銅槨落下去的力量太大,便使鏈條和重鎖鬆脫,那面神秘的銅鏡也掉了下來。如果裏面的古屍先爬出來,對我們來講局面便急轉直下,可就大為不利了。

  這時我血氣上湧,無暇再想,拿著那面銅鏡對胖子和Shirley楊叫道:「你們快把膠帶找出來!」說話的同時,我已縱身躍進下面的木槨(用木頭搭建的墓室就叫做木槨,而不是尋常說的那種棺槨的槨)。

  我一落地就差點把腳脖子扭了,那些長方的粗木都已糟爛透了,一踩就陷下一塊,突突的往上冒黑水。那枚冷煙火還在燃燒,火光中,只見銅槨縫隙裏是層冷木棺板,那棺板蓋子已經破了兩個大窟窿,從中露出數圈長長的指甲──那些指甲都是白森森的,非常尖銳;由於太長,指甲都打起彎了。我們在墓室中聽到的聲音,八成就是這指甲抓撓銅槨蓋子發出的。

  我顧不上腳腕子生疼,也無意仔細欣賞那指甲的造型,立刻抄起手中的銅鏡按進了銅槨後面的凹槽中,身體跳到了青銅槨的蓋子上,也不知哪生出來的這麼大力氣,連手帶腳往下用力一壓,竟將那顛開的蓋子硬生生重新扣了上去。

  Shirley楊緊接著也跳進了木槨,把一捲膠帶遞在我手中,她晚了半步,沒見到棺中的東西,便問我:「裏面有什麼?」

  我邊把那膠帶一層層的貼牢銅鏡,一邊對她說:「還能有什麼,無非是一具行屍走肉。不知這銅鏡為什麼能鎮住它,似乎一拿開來,它的指甲就噌噌噌地飛速暴長。」

  胖子也跳了下來,聽到我的話,立刻說:「我就知道這鏡子是個好東西!等咱們撤退的時候,想辦法順上它,堅決不把一草一木留給敵人。」

  我見這青銅槨被重新鎮住,料來暫無大礙,便抬頭看了看上層的墓室──全是黑色爛木頭的木槨,高度只有不到三米,裏面滲水十分嚴重,潮氣嗆人。原本想讓胖子留在上面接應,但是在下面看來,若有什麼閃失,直接爬上去不成問題;而且要在下面開棺,三人在一起多少能有個照應,我便對他們說:「木槨內的角落有口棺材,也不知是不是用來裝殮獻王的,此墓中處處都有玄機,咱們升棺發財之時都要小心則個!」

  說罷,三人來到那口在黑暗中發出螢光的棺材前。黑暗潮濕的木槨中侷促狹窄,為了行動方便,我們又都打開了登山頭盔上的戰術射燈。只見棺材上被幾根掉落的方木壓著,我最擔心的就是這些糟爛的木頭隨時會塌,把我們活活埋在下面。於是動手在那些倒塌的木頭中尋了兩三根還算結實的,撐在被青銅槨砸漏的缺口旁,用以承重。

  我幹活的時候在想:這些方形木料又稱為木枋,原本層層壘壓搭建成梯形結構顯得十分緊密,不知何以朽爛到了這種地步,以至於應該是黃腸色的木枋都變得漆黑糜壞。按說這獻王墓是處生氣圓潤不瀉的神仙穴,這種穴內又怎麼會被侵蝕成這個樣子?而且又有屍氣沖天,以至上都竟然出現了「黑豬過天河」的黑星天兆。且不管這些,單是青銅槨中那具有屍變徵兆的古屍就很不合理,看來這千年古墓的最深處一定隱藏著什麼恐怖的東西。

  隨著我們迅速的清理,被爛木枋蓋住的古棺逐漸呈現出來。我用手擦去那些朽木的殘渣和泥水,那古棺上的藍色螢光更加明顯,整個棺身光滑似鏡,像是一塊來自冰海深處的藍色玄冰,閃耀著迷人的光澤。胖子連聲讚歎:「操他祖奶奶的!怎麼這兒的棺槨一個比一個值錢,這──這是什麼做的?是玉,水晶,還是冰?」說罷連連撫摸,愛不釋手。

  我搖頭道:「不知道,我當工兵的時候挖了那麼多年石頭,在地勘隊參觀的時候見的礦石切片數都數不過來,卻也沒見過這種石料。好像不是冰,除了很滑之外,並不涼。」

  Shirley楊被這奇異的古棺吸引,始終都在仔細觀看,這時才開口說:「是藍色石精岩,或是水晶的變種,只有在地下疊生岩洞裏才會形成。」

  石精在古籍中記載是冥府附近山谷中才有的石頭。傳說地獄中有種石精做的石磨,凡是罪大惡極之徒墜入幽冥後,免不得要被那石磨研碾;地下有條黑狗,專等著伸舌頭去舔那些被碾出來的肉醬(似乎是,不確定,幾個圖片版在這裏都很模糊),剩下的碎肉則化為蒼蠅、蚊蟲,在世間被人拍打,永無超生之日。

  當然,那是屬於迷信傳說,但有一點可以肯定──這幽藍的石精雖然眩目奪魄,但這東西不太吉祥,並不適宜作為棺槨,更何況是用來盛殮貴族的屍骨。

  看來這絕對是一口來自幽冥之中的鬼棺,究竟有什麼用途?為什麼藏在墓室下這陰森潮濕的木槨裏?不封不樹的木槨在西周前後十分普遍,但到得秦漢時期便已鮮有人用。我們已在墓室中發現了十盞長生燭,眼前這口鬼棺中的屍骨會是對應十具屍體之一嗎?實在是有太多疑問了,根本就毫無頭緒。

  Shirley楊看了看身後的青銅槨說:「王墓中的棺槨都極為罕見,令人百思不得其解;越是這樣,越讓人覺得如同臨淵履冰。咱們必須找到一個突破點,徹底揭開埋藏在獻王墓中的秘密。」

  我對Shirley楊和胖子說:「傷其十指,不如斷其一指。那就採取各個擊破的辦法,見棺升棺,見財發財,咱們這就動手!掛上絆腳繩,先看看這鬼棺裏究竟是不是獻王。」

  胖子立刻擼胳膊挽袖子:「升棺發財這些勾當我太拿手了,便在睡夢裏也是時常演練。不怕千招會,就怕一招熟。你們倆去裝絆腳繩,開棺的活兒,胖爺就一個人全包了。」

  我拍了拍胖子的肩膀:「好樣的,王司令!滄海橫流,方顯英雄本色。但是切記!懷揣一顆紅心,須做兩手準備。摸明器的同時也要提防屍變──兩手都要抓,兩手都要硬──另外,古代的棺材裏有屍氣,記得提前檢查一下防毒面具,還有不要跟上回在東北似的──忘了戴手套。」

  我囑咐完胖子便分頭動手,找出三條浸過硃砂的紅色線繩,Shirley楊對僵屍始終很好奇,便問我:「老胡,為什麼僵屍會怕紅色的硃砂?」

  我對她說:「這種事要問那算命瞎子才知道,我就不太清楚了。不過我估計硃砂沒什麼用,這原理就是用繩子攔住棺口,裏面的屍體僵硬不能打彎,胳膊腿都抬不起來,這樣它就出不來了。以前我只遇到過被下了鎮符的屍煞,那東西也不知和僵屍相比哪個更厲害些,不過看起來今天是肯定得跟僵屍照個面了──因為稍後咱們還要開那套青銅槨──至於眼前這鬼棺裏有沒有僵屍,那就難說了。總之,咱們有備無患,提前攔上它。」

  說著話,我已將絆腳繩準備妥當,Shirley楊則按木槨中那兩具棺槨的位置在角落處點上了兩支蠟燭。我對胖子舉手示意,胖子立刻用鋒利的探陰爪刮去封在鬼棺接口處的丹漆。幽藍色的鬼棺材料是種罕有的特殊石頭,如果要分類的話,可以將其與玉棺等一併劃為石棺;這種石棺沒有棺材釘,都是石榫卯合封閉。摸金校尉的探陰爪就如同一把多功能瑞士軍刀,有一端就是專門用來拔石榫的。

  鬼棺共有七個榫卯,頭上一個,兩側各三個,底部沒有。胖子幹得不亦樂乎,一個接一個的片刻之間就將那棺蓋撬了開來。棺蓋下又有一層魚膠粘合,早已長死,只能用探陰爪的探針伸進去一點點的磨開。

  最後只聽胖子叫道:「得了!」我和Shirley楊伺機在側,見差不多了,便立刻把三條硃砂絆腳繩攔在棺上。棺蓋一開,木槨中的能見度並未見下降,這說明棺中沒有屍氣。我心道一聲怪哉,莫非裏面沒有屍骨?又或是鬼棺結構不嚴,屍解後的穢氣都順著棺縫消散了?我趕緊去看鬼棺裏面。

  一看之下,便放下心來。裏面確有棺主屍體,棺裏平躺著一具男屍,脖子以下被白錦裹住,只能看見腦袋。屍體保存得相對完好,甚至面部肌肉都沒有塌陷萎縮,說是栩栩如生也不為過。不過他的死相著實可怖,兩個眼窩深陷進去形成了兩個黑中帶紅的窟窿,眼珠已被人摘掉了,由於五官中缺了眼睛,看上去顯得極度可驚可怖。

  我正要再仔細看看,胖子已用纏屍索套住了那棺主的腦袋,將其從棺中拉得抬起頭來,隨後他抬起手左右開弓,抽了那死屍七八個大耳光。

  我和Shirley楊都看傻了,心想這胖廝哪根筋又搭錯了,莫非中邪了不成?趕緊把他攔下,問他到底想幹什麼。

  胖子的臉罩著防毒面具,我看不到他的面目,只聽他莫名其妙地反問道:「你們難道還沒瞧出來嗎?」

鬼吹燈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