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一百六十一章 觀湖景



  相傳昔日秦始皇出巡,曾於海邊見到海中出現仙山,山中有一位仙人手持長生朱丹,故此才對神仙不死之說深信不疑,終其一生都在尋找三神山上的長生不老藥。

  我想這件事在歷史上,多半是真實存在的,我自幼在福建沿海長大,聽海邊老漁民講,在海上有三大奇景,謂之海滋、海市、平流霧。

  其中「海市」又名「蜃氣」,最為奇幻奧妙,在浩渺的海面上空,憑空浮現出城市、高山、人物等奇觀,但是這些沒有任何人能找到與「海市」奇景相對應的地點,當年始皇帝大概就是看到了三神山的「海螫」,否則以他的見識,又怎會輕易聽信幾個術士的言語。

  另外在西藏也有種充滿神秘色彩的秘密活動,每當活佛圓寂,喇嘛中的首腦人物,都會到神山聖湖邊「觀湖景」,那「湖景」也是一種類似於「海螫」的奇觀,從中得到啟示,尋找活佛的「轉世靈童」。

  我們此刻所見到的獻王占卜天乩圖,幾乎就是一副密宗「觀湖景」的場面,只不過地點變做了蟲谷的深潭,潭上霓虹籠罩,浮現出無窮異象。

  不過獻王看到並非仙山,而是一座城堡,建在一座高山絕頂,山下白雲環繞,正中的宮殿裏,供奉著一隻巨大眼球形的圖騰,四周侍奉著一些服飾奇異的人物。

  這大概就是獻王眼中的「仙境」了,他希望自己死後能去到這座真正的「天宮」裏,Shirley楊自言自語道:「這城市──不是精絕國,但這又是什麼地方?」

  我對Shirley楊說道:「這裏可能是西藏某地,我雖未見過這座神宮,但我曾經在康巴青普見過穿這種奇特服裝的古屍,自從在凌雲宮看了那些銅人銅獸,我就覺得好像在哪見過,當時覺得像又不像,所以沒往那方面多想,因為古屍和銅人畢竟是有好大區別的,現在看這壁畫,絕對是在藏地,不過此事說來話長,咱們先找毣塵珠。詳細的經過,等回去之後我再講給你們聽。」

  也許正是因為獻王在類似「觀湖景」的異象中,見到了這巨眼的圖騰,所以才會相信那形如眼球的「鳳凰膽」,是成仙不死之道必須的祭品。

  不過到了這一步,我心裏也已經沒底了,還不知道能否在獻王墓中尋到「毣塵珠」,就已隱隱感覺不妙,說不定不久之後,還要再去趟西藏。

  三人便又向前走了幾步,步換景移,牆壁上依然描繪著「潭景」的場面,不過這就與凌雲宮正殿中的壁畫相似了,表現的是獻王乘龍升天,只不過構圖簡單了許多,圖中多了三個接引童子,看到這裏我立刻出了一身的冷汗,這圖中的三個童子或是使者都長跪不起,趴伏在地上,背後露出的脖頸上,各有一個眼球形的標記。

  這絕不是巧合,我們幾乎同時伸手去摸自己的後頸,心中暗道不妙,八成真被胖子的烏鴉嘴說中了,那三盞接引童子「長生燭」是代表了我們這三名「摸金校尉」。

  胖子指著那畫說:「真他媽夠教人上火的,竟然這麼醜化咱們,趴著跟三條狗差不多,我操他祖宗的,本還想摸了金之後,給那老賊留具全屍,現在看來既然他不仁,也別怪咱們不義了。」

  Shirley楊說:「這倒證實了一件事情,札格拉瑪的先知在鬼洞附近,可以精準地預言千年以後的事情,但是離開了神山鬼洞,這能力就失去了,傳說毣塵珠是從無底鬼洞中取出的,可能也會在某種特殊環境下,表現出一些特別的預示,也許正因為如此,獻王才能通過觀湖景看到一些異象,我想毣塵珠一定就在這墓室之中。」

  我四下裏看了看,對Shirley楊和胖子說:「你們有沒有覺得這裏有什麼不正常的地方?咱們跟犁地的似的,跟這墓室裏轉了整整一圈了,怎麼就沒見著有獻王的棺槨?」

  這白色石英岩的天然洞穴,在陵制中,類似這樣保持洞穴原貌的墓室,被稱為「洞室墓」,這「洞室墓」已經是獻王墓的最後一間墓室了,按葬經和地脈結構,不可能再有額外的密室,但這墓室中,卻偏偏沒有裝殮獻王的棺槨,僅有的幾樣東西,無非是古劍兩柄、散落的竹筒數根,偌大的王墓中,在這最後的墓室裏,竟然連件像樣的明器都沒有。

  胖子又自作聰明的對我說:「我看可能棺槨藏在墓室的牆裏了,那生滿蛾子的女屍,不正是那樣嗎?」

  我對胖子說:「那個洞口是後來人為堵上的,像這種白色石英岩,少說也要萬年以上才能形成,沒有鑿損的痕跡,所以不可能藏在岩石裏,咱們先再找找,實在找不到的話,就得按影骨的位置鑿開石頭了。」

  Shirley楊扯了扯我的胳膊,讓我看墓室的角落,我舉起「狼眼」將光束照將過去,角落那裏有具半人高的大肚青銅丹爐,由於是在牆角又比較低矮,剛才沒有注意到,這可能不是丹爐,說不定是某種特殊的棺槨,於是三人並肩上前查看。

  不過到了近處,才發現這應該不是棺槨,丹爐下有三足,腹大口寬,裝兩個成年人沒有什麼問題,但是其中都是些紫白相間的泥土,估計是什麼丹藥腐爛所化,胖子心中逐漸開始焦躁,運起蠻力,抬腳踢翻了那口丹爐,那些朽爛的金丹都撒在地上。

  看來不得不做最壞的打算了,獻王墓中並沒有獻王的骨骸,只有一具影骨,更沒有毣塵珠,回首來路刀光劍影,都是白白忙碌一場,除了一口無主鳳棺和這丹爐之外,就只有那些南夷和夜郎的器物,都是獻王的戰利品,再也找不到多餘的東西。

  這角落的白色石英上,也有些彩色墓繪,我們正沒理會處,只好看看這些彩繪中有無線索,不過這裏風格明顯不同,Shirley楊判斷說這應該是大祭司所繪,其中的內容是祭司們將殉葬的王妃體內種入屍蛾防腐,並將屍體封住「洞室墓」的人形缺口,這樣做是因為主墓室內不能夠有王室以外的殉葬者,而且似乎是為了保持「洞室」地形的天然狀態,裏面只有一具空置的鳳棺,王妃就在門中,等候獻王屍解成仙。

  我越看越奇,這些內容似乎深有隱意,首先那女屍在門中封了千年,並沒有棺槨防護,她何以至今未腐?就算是口中含著防腐的珠子,身穿孔雀玉玲匣,再裝入密封的棺中,隔了兩千年,一見空氣也就該變黑成為枯樹皮一般,但是剛才見她屍體膨脹之前,那模樣與活人並無兩樣,而且她既然已經死了,又怎麼會用屍蛾來防腐,屍體內的蛾卵又靠什麼產生?

  Shirley楊的話將我的思路打斷了:「獻王墓是王與后的合葬墓,老胡的這個判斷現在也得以證實了,咱們進來之前,墓室一直完好封閉著,說明獻王的屍體應該還在此間,但就算屍解了,也應留下些痕跡才對,身為一國之主,至少也該有套棺槨。」

  我對Shirley楊說道:「有件事情咱們給忽略了,記不記得中層墓室那十盞長生燭?」其中的三盞「長生燭」,做成接引童子的樣子,那可能是用來嚇唬咱們的,還另有七盞「長生燭」,有六盞是黑鱗鮫人,它們則分別代表了,獻王前三世的遺骸,獻王歷經三獄的影骨,還有他的婆娘,雖然獻王真正的屍體咱們還沒找到,但這樣數來就一一有了對應。

  只剩下那盞最大的,造型蒼勁樸拙的銅牛燈,根據前邊兩類「長生燭」來看,這盞牛頭「長生燭」,一定代表著什麼特殊的東西,它就是這墓中的第十具屍體,我想也許要先找到這第十具屍體,才能找出獻王的真骨。

  胖子說道:「胡司令我得給你提點意見了,誰讓我就這麼耿直呢,我認為你這種說法太不合邏輯了,你說這墓中有十具屍體,那豈不是連咱們三人也都算了進去──」

  我趕緊攔住胖子的話頭,否則他說起來就沒完了,但這時候不是扯蛋的時候,我對胖子和Shirley楊說:「要提意見留到開會的時候再提,就算是我用詞不當,那咱們就姑且先把這謎一般的第十具屍體稱作一個代號,我想這具對應牛頭長生燭的屍骨,一定不普通,也許是一個凌駕於咱們意識之上的存在,正是因為有它的存在,咱們才好像被蒙住了眼睛,對獻王的真骨視而不見──」

  我正要再接著往下說,忽然登山頭盔上被撞了一下,像是被人用小石頭砸到了,聲音卻非常沉悶,Shirley楊好像也受到了攻擊,猛地一低頭,晃動的燈光中,我看見有十餘隻屍蛾飛撲過來,紛紛撞向頭盔上的燈口,我急忙用手套拍打,百忙中問Shirley楊:「是不是入口沒有堵死,留下什麼縫隙了?」

  Shirley楊奇道:「不可能,咱們不是都檢查過了?」說著趕開幾隻屍蛾,隨手折亮了一支綠色螢光管,向那被鳳棺堵住的人形缺口投了過去。

  手電筒一照是一條線,適合在黑暗中前進的時候使用,而螢光管、冷煙火這種照明道具,能照一個面,螢光管一擲到牆上,冷綠色的光芒反射到白色的岩石上,立刻照亮了大片區域,原本堵住洞室入口的鳳棺不見了,人體形狀的洞口大敞四開。

鬼吹燈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