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一百七十一章 緊急增援



  Shirley楊輕嘆一聲說道:「若言琴上有琴聲,琴在匣中何不鳴?若言聲在指頭上,何不於君指上聽,不知手法,即便有琴有指,也解不開其中的奧秘。」

  胖子也感慨道:「看來那蘇東坡也是個解碼專家,不過咱們現在琴和手指都有了,只是這手指不分溜兒,仍然彈不成曲子,這些玉環終究是沒有用了,價值上也難免要大打折扣。」

  如此看來,極有可能暗合上古失傳的「十六字天卦」,如果我家傳的殘書《十六字陰陽風水秘術》有全本,那我應該可以知道這十六枚玉環的排列方式,但現在我只知十六字之名,除非是我祖父的師傅,陰陽眼孫先生復活,可以問問他那十六卦如何擺演,否則又上哪裏去學?

  怕就怕「毣塵珠」與天書中的資訊有重大關聯,若不解開,就不能消除無底鬼洞的詛咒,不過究竟怎樣,還要等回北京從人頭中取出「毣塵珠」方能知曉,我們無可奈何之餘,也無心再去擺弄那些「明器」。

  胖子去餐車買回些飯菜啤酒,Shirley楊在吃飯的時候對我說:「老胡,我一直在想獻王的毣塵珠是從哪裏得來的,有兩種可能,一是秦末動蕩之際,從中原得到的,其二可能得自藏地,據外史中所載,那套痋術,最早也是源自藏地。」

  我喝了些啤酒,腦子變得比平時要清醒,聽Shirley楊說到這件事,便覺得「毣塵珠」多半最早是藏邊的某件神物。獻王希望成仙後能到他在湖景中看到的地方去,還把那裏奇裝異服的人形造成銅像,擺放在天宮的前殿,目的是先過過乾癮,肉槨最隱秘處的壁畫,詳細的描繪了觀湖景時所見的地點,那座城中就供奉著一個巨大的眼球,但這與新疆沙漠中的鬼洞,相互之間又有什麼聯繫?實在是令人費解。

  我想最後的關鍵也許要著落到壁畫中所描繪的地方,那個地方具體在哪,我們毫無頭緒,甚至不知世上是否真的存在這麼一個地方,也許以前曾經存在過,現在還不能找到。

  但我的的確確見過那些奇裝異服的人形,於是我對Shirley楊講了一些我在崑崙山當兵的往事,這些事我始終不願意去回憶,太悲壯慘烈,一想起來就像被尖刀剜心一樣的痛苦,但那一幕幕就好像發生在昨天般歷歷在目,清晰而又遙遠。

  一九七零年冬天,我和我的戰友「大個子」,以及女地質勘探員洛寧,從死亡的深淵中逃脫出來,多虧被兵站的巡邏隊救下,地底和地面環境,一熱一冷,導致我們都發燒昏迷不醒,被送到了軍分區的醫院裏。

  洛寧的病情惡化,第三天就不得不轉院了,後來她的情況如何,我就不清楚了,始終沒再得到過她的音訊,我和大個子只是發了兩天高燒,輸了幾天液,吃了幾頓病號飯,就恢復了過來。

  住院的第六天,有一個我們師宣傳隊的徐幹事來找我們,徐幹事說我和大個子,是我們師進崑崙山後,最先立下三等功的人,要給我們拍幾張照片,在全師範圍內宣傳宣傳,激發戰士們的革命鬥志。

  我當時的情緒不太好,想盡快出院,一個班,就剩下我們兩個倖存者了,最好能夠早點回到連隊裏,免得躺在病床上,整天一閉眼就看到那些犧牲的戰友在眼前晃悠。聽徐幹事說,我們師的主力很快就要開進崑崙山了,他給我拍完照片,就要先去「不凍泉」的兵站找先遣隊。

  我一聽是去「不凍泉」兵站,立刻來了精神,因為我們連就是全師的先遣隊,便和徐幹事商量,讓他去和醫生商量商量,把我和大個子,也一併捎回去,讓我們早些重新投入到革命鬥爭的洪流中去。

  經過徐幹事的通融,當天我們三人便搭乘給兵站運送給養的卡車,沿公路進了崑崙山口,半路上下起雪來,四下裏彤雲密佈,大雪紛飛,萬里江山,猶如粉壁。

  世界上沒有比在青藏川藏兩條公路上開車更冒險的職業了,防滑鏈的聲音讓人心驚,卡車上的帆布和車頭的風馬旗,獵獵作響,凜冽的寒風鑽過車內,把我們凍得不得不擠在一起取暖,水壺裏的水都結成了冰,牙關打著顫,好不容易挨到了「不凍泉」,立刻跑到圍爐邊取暖。

  徐幹事是個南方人,雖然也算身體素質不錯,但比起我們基層連隊士兵的體格來說,身體仍然略顯單薄,不過這個人和那個年代的大多數年輕人一樣,他的血液裏流淌著一股莫名其妙的動力,稍稍暖和過來一些,就立刻張羅著給我和大個子拍照。

  我們承他說情,只好聽他擺佈,我舉起一本毛選,在火爐邊擺了個認真閱讀的造型,徐幹事按動快門,閃光燈一亮,晃得我差點把書掉進爐子裏。

  徐幹事對我說:「小胡同志,不用等底片沖印出來,憑我的經驗來看,這張照片一定拍得很好,因為你學習毛主席著作的神情很專注。」

  我連忙謙虛道:「我一學習起來就很容易忘記我個人的存在,完全忘了是在拍照,相片拍得好,那還是你的攝影技術好。」

  大個子在旁邊說道:「老胡這造型確實整得不錯,我也整跟他一樣的姿勢得了,將來通報的時候,是不是可以給我們倆孜孜不倦這個評語?」

  徐幹事笑道:「那不合適嘛,這四個字林總已經用過了,廢寢忘食則被用來形容雷鋒同志了,我看你們兩人用聚精會神,怎麼樣?」

  正說著話,我們連的連長回來了,連長是四川入伍的老兵,他聽說我們那個班唯一活下來的兩名戰士歸隊了,頂風冒雪跑進了屋,我和大個子趕緊站起來,立正,敬禮。

  連長在我們每人胸口搗了兩拳:「回來就好,可惜指導員和你們其餘的同志──,算了──不提了,你們兩個趕緊去吃飯,日他先人板板的,一會兒還有緊急任務。」說完就又急匆匆地轉身出去了。

  我和大個子加徐幹事,聽說有緊急任務,又見連長那匆忙的樣子,知道可能出什麼事了,現在也不便打聽,只好趕緊去吃飯,吃飯的時候才發現,先遣隊的大多數人都不在,原來繼我們之後,先遣隊又分頭派出數支小分隊進崑崙山,現在的不凍泉兵站是個空殼子,沒剩下多少人手。

  我察覺到了空氣中緊張的氣氛,便問通訊員陳星是怎麼回事,原來在三天前,這附近的山體又發生了一次餘震,有兩個牧民在山埡荒廢的大鳳凰寺中躲雪,地震使他們的牛受了驚,跑進了寺後,寺後有個臭水潭,那個水潭好像和不凍泉一樣,即使冬天也不結冰,眼睜睜地看著寺後的水潭裏伸出一隻滿是綠毛的大手,將那犛牛硬生生扯進了水裏,他們兩個忙趕過去,想把犛牛拉回來,但扯上來的時候,那犛牛已經成──牛肉乾了,這前後還不到幾分鐘的時間,牛就只剩下皮和乾肉了,牧民頓時害怕起來,認為是鬧鬼了,就來報告大軍。

  牧民的事,解放軍不能不管,當時就把可以機動的一些人員,混編成一個班,由那兩個牧民帶了,去大鳳凰寺,看看那裏究竟是什麼東西在挖社會主義的牆角,當時打狼運動開展得轟轟烈烈,一切危害牧民的動物,都在被打之列。

  但是這些戰士,去了已經兩天兩夜了,包括那兩名牧民,全都下落不明,通訊也中斷了,不凍泉兵站把這事匯報了上級,引起了高度重視,就是剛才,作出了如下指示,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階級鬥爭的形勢很複雜,也許那兩個牧民報告的情況有詐,他們實際上是特務,特別是我們先遣隊在崑崙山執行的任務又高度敏感,必須立刻派部隊去接應。

  但是兵站裏沒剩下幾個人,還要留下些人手看護物資,別的兵站又距離太遠,短時間內難以接應,但軍令如山,上級的命令必須服從,連長沒辦法,只好讓一個人站兩個人的崗,包括連長自己在內,總共才湊了三個人,算上我和大個子,還有徐幹事和一名軍醫也自告奮勇地要去抓特務,還有一名因為高山反應比較強烈的地勘員,也加入進來,這就有八個人了,仍然感覺力量太單薄,但沒別的辦法,來不及等兄弟連隊增援了,就這麼出發。

  外邊的雪下得不緊不慢,剛一出兵站,碰上一位老喇嘛,這老喇嘛是山上廟裏的,經常來兵站裏,用酥油巴同炊事員換一些細鹽,連長一想這喇嘛跟大軍關係不錯,又熟悉這一帶,不如讓他帶路。

  老喇嘛一聽我們是要去大鳳凰寺,頓時吃了一驚,當地人都不知道,他們都忘了,老喇嘛卻記得,大鳳凰寺,乾隆年間修的,供著大威德金剛的寶相,但五十年後就荒廢了,因為那個山埡,是幾千年前「領國」的國君「世界制敵寶珠大王(即格薩爾王)」,封印著魔國的一座神秘古墳地方,是禁地。

鬼吹燈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