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一百七十三章 鬼母擊妖缽



  我們向著前邊的古廟搜索,荒草叢中,並沒有任何人的足跡,除了雜草亂石,偶爾還會見到一些半沒泥土中的動物白骨,看那骨骸的形狀,甚至還有藏馬熊和犛牛一類的大型動物,不知是老死於此,還是被什麼其餘的猛獸吃剩下的。

  在到達古廟山門前的這一段路程中,喇嘛簡單的說了一些關於這座棄廟的情況,藏地古老傳說中,世界制敵寶珠大王,受到加地公主的委託(加地:古時藏地稱漢地為加地),在蓮花生大師的幫助下,誅殺了躲進崑崙山的妖妃,在流傳了數千年的口述敘事長詩中,有過詳盡的描述,詩篇中提到過妖妃本是魔國的鬼母轉世。

  自古以來這個離崑崙山神泉不遠的山坳,就是個被詛咒的地方,經過此地的牧人和牲口,常常會莫名其妙的失蹤,當地的活佛,曾不止一次的派遣鐵棒喇嘛和金剛護法,來山裏查明原因,但始終沒有頭緒。

  直到乾隆年間,發生了一次強烈的山體崩塌,有人發現山坡下露出一座無名的古墳,位置背山面湖,古墳的石門塌陷,大敞四開,但是當地牧人迷信,誰都沒敢進去,只在外邊向內張望,只見到裏面有不少年代久遠的樟木。

  古墳外邊的石道半截淹沒在湖中,羊虎一類鎮墓的石人石獸都已損壞,碑文標記之類的銘誌也全找不到了,根本無法得知這墳裏埋的是誰,有在附近逗留的人,往往招來禍事。

  活佛派遣喇嘛們進入那座裂開的古墓搜查,從裏面扒出來一些人骨,其餘的東西都已經爛沒了,此外還掘出一塊石碑。上面刻著一幅藏地上古傳說中的場面「鬼母擊缽圖」。

  當地人認為這裏以前發生的種種災禍,一定都是和魔國的鬼母妖妃有關,也許這裏就是她最後的葬身之所,後來這件事被朝廷得知,因為當時藏區民變頻繁,為了拉攏人心,顯示皇上的聖德仁愛,便由朝廷出資,在這裏建了一座供奉「大威德金剛」的寺廟。掃除邪魔,還請活佛派人主持廟中大小事物。

  「大鳳凰寺」落成之後,香火盛極一時,不少牧民千里迢迢地趕來轉山轉湖。但這一地區的怪事仍然接連不斷,有很多人都在夜晚,看到一個陌生的青衣人。出沒於附近的湖邊,轉過天來,就必定會有一個人溺死在水中,而且被溺之人,無論是胖是瘦,只要一被水沒過頭頂,即便是立刻被救上來,也僅剩皮骨。乾枯如同樹皮。

  曾不止一次有人目擊,水中伸出一隻大如車輪的青色巨手,抓住了岸邊的人畜,扯落進水中,喇嘛們截斷流域,使湖水乾涸,想找出其中根源,但只見到湖底枯骨累累,念經超度大做法事,都不起任何作用,只好用條石封堵住古墓,棄廟而去,在佛法昌盛的藏地,棄廟的事實在太少見了,從此之後,人們互相告誡,遠離這塊不祥的禁地。

  到了七十年代,這些往事除了一些上歲數的年老喇嘛外,其餘的人都已經逐漸淡忘了,又開始有人貪圖方便,來這荒草甸子上打冬草,我們發現的那段石道遺蹟,便是當年堵住古墓裂縫的經石,上面都刻著密宗輪轉咒的大日經書,不能用腳踩踏,喇嘛給我們講到這裏,連連搖頭嘆氣,小聲叨咕道:「唉,現在沒多少人還拿佛爺的話當回事了。」

  大個子聽這事這麼邪呼,便低聲對我說:「老胡,真能有他說的這種事嗎?扯犢子吧?」

  我不置可否,想到前些天崑崙山底下的火山活動頻繁,造成了一次大地震,也許把那座被封住的古墳,再次震裂了,不過既然那墓中的一切事物,已早在乾隆年間,便被清空了,那就說明這裏僅剩一個「墟墓」,我只知道墟墓之地不宜久留,至於這廟中的奇怪傳說,就摸不著頭腦了。

  我們這四個人為了不遺留下什麼線索,平行拉開了一定距離,推進到了古廟殘破的牆壁之前,但一路上都沒發現什麼可疑的跡象。這時連長所率領的第一組,也從荒草中走出,他們那邊也沒有找到什麼,兩組又暫時合併,進入了「大鳳凰寺」。

  這座廟損壞倒塌得十分嚴重,只剩下幾圈斷垣殘牆,依稀能看出當年的規模,這時一輪又大又圓的月亮,從厚重的鉛雲中顯露出來,月明如晝,照得破廟中一片通明,而山梁上的大雪依然下個不停,冷風吹下來,嗆得人肺管子都涼透了,內臟似乎都凍成了冰砣,哪裏還有心思再去欣賞,這半邊月光半邊雪的奇景。

  當地的駐軍有這麼句口頭禪:「過了崑崙山,進了鬼門關,到了不凍泉,眼淚結成冰,崑崙埡,凍死狼」。廢廟所在的山埡正是個吸風的大口子,帶冰渣的冷風從四面八方灌將進來,形成了一股嗚嗚咽咽的奇特聲音,徘徊在荒草古寺的上空,最奇怪的是,這裏氣溫很低,旁邊的綠色植物卻依然能夠存活,湖泊也從不結凍,而且裏面沒有任何魚類和水草,傳說在古時候,這裏無風也有三尺浪,很久以前湖域的大部分就已經乾涸了,只剩下小小的一片水皰子,故此被看成是「鬼湖拉昂措」的前世。

  小分隊的人一進破廟的圍牆,連長就讓喇嘛把這廟和周邊的地形,詳細的給大夥介紹一遍,瞭解得差不多了之後,連長還是把人分成兩組,他親自帶人去廟後的古墓入口一帶,第二組則負責搜索古廟遺址,必須要確認清楚情況,不要引起不必要的民族衝突,如果到天亮前仍然沒有找到失蹤的那個班,上級就會從軍分區調遣整個營來展開搜救。

  連長安排完畢,便帶著他那幾個人,逕直從斷垣間穿過,其實廟後的古墓並不宏敞,只有兩間民房的面積。我們之所以在廟前就見到了封墓的經石,是因為地震導致地質帶裂痕擴大,整個山坡的地質層都扯開了,和另一端的墓室連成了一體。

  我們也不敢耽擱,讓喇嘛引路,把破廟裏裏外外搜了個遍,在最中間的位置,我們見到一尊殘破的人身牛面多臂神像,面貌兇惡憤怒,這就是有伏惡之勢、扶善之力的大威大德金剛。

  大威大德金剛像下,有一塊一米多厚的大石板,這就是從廟後古墳裏掘出來的,十分的殘舊破敗,我用棉手套抹去了上面的灰土,露出了上面的石刻,我和大個子,徐幹事都覺得很好奇,想看看那鬼母長什麼樣子,只見那巨石上的刻圖都已快消磨沒了,更沒有什麼顏色,好在石紋條理詳明,還能看出六七分舊貌。

  一位裸婦,三目六臂,全身戴滿了奇怪的飾品,這些飾物造型扭曲,似乎都與蛇神有關,身旁擺放著一個巨大的水缽,缽體上有蟬翼紋,缽中歪坐著一個又黑又胖的小孩,同樣也是三目六臂,手持蛇形短杖,敲擊著缽身,圖中的背景,是無數堆積成山的牛頭骨。

  石板的下半截可能是由於常年埋在土中,已經被水土侵蝕變黑腐朽,所以只能看到上面這一半畫面,我們也就是看個稀罕,誰也沒覺得這鬼母有什麼可怕,徐幹事說:「這個形象是對婦女的不尊重,好在萬惡的封建勢力已經被推翻了,西藏百萬農奴翻身得了解放,這都要感謝主席他老人家啊。」

  我說那當然了,所以咱們吃水不忘挖井人,主席的教導不能忘,時時刻刻都要繃緊階級鬥爭這根弦啊,說完這些應景的話,然後便轉頭問喇嘛,那個什麼什麼鬼母是做什麼的?是不是封建統治階級的看門狗?

  喇嘛帶著我們向廟後的湖邊走去,邊走邊唱著經咒,說了鬼母的來歷,原來在敘述英雄王事蹟的詩歌中,嶺國最大的敵人就是魔國,鬼母是魔國中地位極高的人,是類似皇后一般的存在,專門負責魔國君主死後的輪轉投胎,鬼母也是每次死後,會再次轉世重生。想徹底鏟除魔國的王族,必須把鬼母殺死,否則嶺國的噩夢永遠不會停止。

  在那個時代,人們眼中的死亡分很多層次,鬼母的死亡,必須是終止她輪迴的徹底滅亡,一說到這些內容,我們就不太願意聽了,便加快腳步前行,心中突然想到,深藏在大冰川下的九層妖樓,就是一座魔國貴族的墳墓,這裏又出來一個什麼操蛋的鬼母,這是不是說明附近一大片區域,曾經是古代魔國的陵區?

  破廟後邊的地帶,更加荒涼破敗,老喇嘛也從未到過,當下眾人各自小心戒備,我一貫漫不在乎,但是身臨其境,雙腳踩著這塊,存在於上古傳說中的荒原,不由得不全身發緊,廟後湖泊,現在只剩下一小片水塘,牧民們來向解放軍報告,犛牛被拖進水裏的地方,就是這裏了,地面上還有很多掙扎拖拽的痕跡,並不像是敵特偽裝出來的。

  水塘裏的水幾乎全是黑的,爛草淤泥,腥臭撲鼻,我們四人在塘邊一站,都不敢大口喘氣,實在是太他媽臭了。大個子指著水中一塊黑色的東西對我說:「那好像是頂軍帽。」

  大個子站在塘邊,探出了刺刀的步槍,想將水中好似羊剪絨皮帽子的事物挑過來查看,我剛要制止他,突然塘中臭水輕微搖晃,似乎有隻巨大的青色人手,悄悄的從水底冒出,想把大個子抓住揪進去,我立刻把早已頂上膛的半自動步槍舉起,手指還沒扣到板機,就聽西北方突然傳來一陣急促的槍聲,另外那一組人,可能也遇到突發情況了──

鬼吹燈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