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一百七十六章 空行靜地



  神出鬼沒的狼王,像雪地裏的白毛風一般,悄然消失在了月光之下,我在東北插隊的時候,就聽村裏的獵人們說,狼身上長白毛,那就是快成精了,惡劣的生存環境,使得狼狡猾凶殘到了極至,在藏地狼一向是不受歡迎的,人追著狼打,狗追著狼咬,在大自然的縫隙中存活下來,那需要多麼頑強堅忍的意志和筋骨。這頭巨狼肯定早已知道槍械的厲害,只有在認定武器不會對牠構成威脅的情況下才顯露蹤跡。

  我不知狼群會採取什麼策略來對付我們,唯今之際,只有盡快和喇嘛、大個子他們會合,以破廟的殘牆作為依託,爭取堅持到天亮,就算援兵來不了,天一亮,狼群也會逃進深山。

  我一手端著槍,不停地四處張望,戒備著隨時會來襲擊的狼群,另一隻手扶著格瑪軍醫,迅速向喇嘛和大個子藏身的寺廟殘牆移動,格瑪手中握著她的手槍,這時她的頭暈似乎好了一些,我們繞過連長與通訊員死亡之處的那片荒草,終於回到了紅色的殘牆邊,這幾堵斷垣都只到人胸口般高,我把格瑪先托過了牆頭,自己也跟著翻了過去。

  鐵棒喇嘛正在照料身受重傷的大個子,見我把格瑪帶了回來,便說:「吉祥的祥壽佛空行母保佑,普色大軍終於把格瑪拉姆救了回來。」說完抬眼望了望天上的明月,不管是噶舉派(白教),還是格魯派(黃教),宇瑪派(紅教),都認為這種圓滿明月籠罩下的廟宇,應該是「空行靜地」,然而草深霧罩處,皆已是漆黑地獄,魔月眾法神讓這原本神聖的地方,變成了群魔亂舞的八災八難末劫濁,這究竟是在懲罰何人?

  我焦急地對喇嘛說:「外邊狼群正在不斷聚集,咱們的子彈並不算多,必須燃起火頭,才能嚇退牠們,否則到不了天亮,咱們這些人都得讓餓狼吃了。」

  喇嘛嘆道:「都瘋了,如今的狼也敢進寺廟裏來吃人了。」隨後將他的老馬牽到牆邊,這馬已經被四外不斷傳來的狼嚎聲,驚得體如篩糠,崑崙山下幾處牧場的狼,可能都集中到廟外了,喇嘛和他的老馬,這輩子也沒聽過這麼多狼一起嚎月,這些被逼得走投無路的餓狼,根本不會管哪個是佛祖的有緣弟子,這時念經也沒有用了。

  喇嘛取下乾牛糞和火髓木,在殘牆中燃起了火堆,我們所在的位置,是間偏殿舊屋的殘址,四面損毀程度不同的牆壁圍成一圈,其中有一面牆比較高,牆體被倒塌的大樑壓住,另有一邊是鎮廟藏經石碑,上面刻著「大寶法王聖旨」,巨大的殘破石碑高不下五米,狼群很難從這兩邊過來,但也要防止牠們搭狼梯從高處躥進來。

  格瑪先看了看大個子的傷勢,從她的神色上看來,大個子這回是凶多吉少了,我從廢墟中撿起幾塊乾木櫞,放在火堆裏,使火焰燒得更旺一些,然後拿起大個子那把半自動步槍,交給格瑪,與她分別守住兩面矮牆。

  忽然狼嗥聲弱了下來,我向牆外窺探,越來越多的狼從山脊下到了破廟附近,只見荒草斷垣間,有數條狼影躥動,牠們顯然是見到了牆內的火光,在狼王下令前,都不敢擅動,只是圍著破廟打轉。

  我見大約距離四十米遠的地方,有一對如綠色小燈般的狼眼,我立刻舉起步槍,三點成一線,瞄準了兩盞綠燈中間,摳動板機,隨著靜夜中的一聲槍響,兩盞綠燈同時熄滅,雖然無法確認是否擊中了目標,但這一槍起到了敲山震虎的作用,荒原上的狼,在這些日子裏最畏懼的,就是五六式半自動步槍的射擊聲,都被打驚了。對牠們來說,這種半自動步槍是可以粉碎牠們的靈魂和自信的神器,其餘的狼再也不敢在附近逗留,都隱入了黑暗之中,但那低沉的狼嗥表示著牠們只是暫時退開,並不會就此罷休。

  我見狼群退開,也把緊繃的神經鬆弛了下來,想起剛才到廟後古墳途中遇到的事,甚覺奇怪,那半沒在土中的石人,全身生滿腐爛的綠肉,便隨口問老喇嘛,以前人畜失蹤的那些事,是否與之有關?

  沒想到喇嘛卻從沒聽說這廟裏,有什麼腥臭腐爛的石人像,喇嘛讓我詳細的講給他聽,我心想你問我,卻讓我又去問誰,我還以為喇嘛對這破廟中的情形十分瞭解,原來也就是普普通通的糟老頭一個,於是就一邊瞭望著廟外狼群的動向,一邊將剛才的經過對喇嘛說了一遍。

  喇嘛聽後連念了幾遍六字真言,驚道:「以前只道是古墳中鬼母妖妃的陰魂不散,建了寺廟,大盛德金鋼像,想通過佛塔、白螺來鎮壓邪魔,然而這麼多年,歷代佛爺都束手無策,卻不料竟是墓前的石人像作孽,若非地裂湖陷,又被普色大軍撞見,可能永遠都不會有人找到它,此物再潛養百年,怕是要成大害了。」

  我沒聽明白:「喇嘛阿克,您剛剛說的是什麼意思?石頭怎麼會成精?可惜剛才身邊已經沒有手榴彈了,不然我已經順手把它端上天了。」

  喇嘛說:「你們漢人管這片山叫崑崙埡口,但在佛經中,則叫做汝白加喀,意為龜龍所馱的八瓣蓮花,天如八福輪相,地如八瓣蓮花,這寺廟的位置,就剛好在蓮花的花芯裏,東方的切瑪山,形像羅剎女的陰部,南方的地形如魔蠍抓食,西文的岩石如水妖張望,北方未乾涸前的鬼湖,如同是破碎的龍鏡,原本在這樣殊勝的地形上建廟,震懾四方妖魔,是可以功德圓滿的。」

  但是由於湖水的乾涸,使這裏成為了凶神遊地,枯湖裏生出了吞食人畜的魔蠍魚,朗峨加的天空變得狹窄,原來是「部多」(佛經裏所載水中妖魔的名稱)長在了古墓石人像的身上,溺人於河,取其氣血。

  我聽喇嘛所說的內容,似乎是密宗的風水論,與我看的那半本殘書,有很大的不同,也許宗旨是吻合的,但是表述的方式上存在著太多差異,當時我對風水秘術涉及未深,太複雜的風水形勢根本看不明白,所以聽不明白他說的什麼意思,只聽到他提起什麼「部多」,這個詞好像不久前再哪聽過,隨後想到剛跟先遣隊到不凍泉的時候,聽運輸兵們說起過。在青海湖中,有種吞人的水怪,有見過的人說外形像根圓木,也有人說像大魚,唯一相同的就是腥臭發綠,有藏區的兵告訴我們,那都是「部多」,水裏的魔鬼,附在什麼物體上,形狀就像什麼,如果捉住了就一定要砸碎燒掉,否則它生長的年頭久了,除了佛祖的大鵬鳥,就沒有能制得住它的東西了,當時剛議論完,就被連長聽到嚴厲地批評了一通。

  藏地的忌諱和傳說太多,我無法知其詳實,心中暗想不管是什麼,等天亮之後想辦法燒掉就是,一定要為戰友們報仇雪恨。

  喇嘛說:「這鬼湖邊上,死的人和牲口不計其數了,石人像上的部多普通人難以對付,必須請佛爺為大鹽開光,讓修行過四世的護法背上鹽罐,先用鹽把腐爛的石人埋起來,三天之後再掘出來砸毀焚燒,才是最穩妥的辦法。」

  我們正在低聲商議,忽然天空上飄過一團濃雲,將明月遮蔽,火光照不到的廟外,立刻變成一片漆黑,我和格瑪,喇嘛三人立刻緊張起來,我們心中明白,狼群也一定清楚,這是最佳的攻擊時機,牠們一定會不惜一切地猛撲進來。

  只聽高處一聲淒厲的狼嗥,嗥聲悲憤蒼涼,怨毒難言,那是白毛狼王的聲音,牠終於發出攻擊的信號了,四周暗風撲動,閃爍著無數盞綠油油的小燈,我忙抓起幾根木條扔向牆外,以便照明目標射擊。

  這種情況是對身手心理素質極大的考驗,只有咬住了一頭一頭的打,千萬不能被亂躥的眾多餓狼分了神,但同時還要承受住被逐漸壓縮包圍的恐懼,加上烏雲遮月,能見度太低,我接連五槍都沒擊中目標,正滿頭是汗的時候,從「大寶法王聖旨」巨碑上躥下一頭巨狼,而對下邊的火堆毫不猶豫,從半空直撲藏在牆下的那匹老馬,狼口中的牙刀全豎了起來,眼看著就要咬住馬頸。

  喇嘛揮動鐵棒擊出,沉重的鐵棒剛好打在狼口中,把最堅硬的狼牙打斷了三四根,那狼被打得著地翻滾,摔進了火堆,頓時被火燎著,這時馬受了驚,嘶鳴著向我撞來,我急忙一低頭,那馬從我身後的矮牆上躍了出去,當即就被牆外衝過來的幾頭巨狼撲倒,拖進了荒草後邊。

  又有一頭黑鬃瘦狼躥進了防禦圈,撲到了重傷不醒的大個子身上,格瑪舉起步槍將黑狼擊斃,同時又有兩頭狼躥了進來,我想開槍支援她,卻發現彈倉空了,只好挺起三稜刺刀戳了過去,格瑪的槍裏也沒了子彈,扔掉步槍拽出手槍射擊,喇嘛也念著六字真言,掄起鐵棒砸向不斷躥進圍牆的餓狼,一時間呼喝聲、狼嗥聲、槍聲、骨斷筋折的人狼搏擊聲,在破廟的殘牆內,混成了一片。

鬼吹燈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