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一百七十八章 死亡收藏者



  回到北京後,我和Shirley楊分頭行事,她負責去找設備對獻王的人頭進行掃描和剝離,分解十六枚玉環的工作,自然落到了我的頭上,但這事看似簡單,實則根本沒有可以著手的地方,這一兩天之內,Shirley楊那邊就該有結果了,而我想努力也沒個方向,只好整天坐等她的消息。

  這天我正坐在院子裏乘涼,大金牙風風火火的來找我,一進門見只有我一個人,便問我胖子哪裏去了?我說他今天一早把皮鞋擦的甑亮,可能是去跳大舞了,這個時間當不當正不正的,你怎麼有空過來,潘家園的生意不做了嗎?

  大金牙說:「胡爺,這不是想找你商量商量這事嗎?今天一早剛開市,就來了一百多雷子,二百多工商,反正全是穿制服的,見東西就抄,兄弟們不得不撤到山裏打游擊了。」

  我奇道:「這是怎麼回事?這上上下下的關節,你們不是都打點好了嗎?」

  大金牙說:「甭提了,這陣子來淘東西的洋人越來越多,胡爺你也清楚,咋們那些人擺在明面上倒騰的,有幾樣真貨?有某位比較有影響國際力的友人,讓咋們那一哥們兒當洋莊給點了,點給他了一破壇子,說是當年宮裏給乾隆爺醃過御用鹹菜的,回去之後人家一鑒定,滿不是那麼回事,嚴重傷害了那位著名國際友人對咱們友好的感情,結果就鬧大了,這不就──」

  我對大金牙說:「咱們在那無照經營,確實不是長久之計,不如找個好地點盤個店,也免得整天擔驚受怕。」

  大金牙說:「潘家園打野攤兒,主要是信息量大,給買賣雙方提供了一個大平臺,誰也不指著在市面上能賺著錢,都在水底下呢,暗流湧動啊。」

  我又問大金牙瞎子怎麼樣了?怎麼自打回來就沒見過他?大金牙說瞎子現在可不是一般的牛掰了,自稱是陳摶老祖轉世,出門都有撥了奶子(小汽車)接送,專給那些港客算命摸骨,指點迷津之類的,那些港奴還他媽真就信丫的。

  我跟大金牙邊喝茶邊侃大山,不知不覺日已近午,正商量著去哪搓飯,忽然響起一陣敲門聲,我心想可能是Shirley楊回來了,便起身過去。打開院門,卻是個陌生人,來人油頭粉面,語氣極為客氣,自稱叫東子,說是要找王凱旋王先生。

  我說你不就是找那胖子嗎?沒在家,晚上再來吧,說著就要關門,東子卻又說找胡八一胡先生也行,我不知來者何意。便先將他請進院內。

  東子說他是受他老闆委託,請我們過去談談古玩生意。我最近沒心思做生意,但大金牙一聽主顧上門了,便躥叨我過去談一道,我一看大金牙正好隨身帶著幾樣玩意,反正閑來無事,便答應東子跟他過去,見見他老闆。

  東子把車開來,載著我們過去,我心中不免有些奇怪。這個叫做東子的人,他的老闆是怎麼知道我們住址的?然而問東子那位老闆是誰之類的問題,他則一律不說,我心想他媽的,肯定又是胖子在外邊說的,不過去談一道也沒什麼,沒準還能紮點款。

  東子開車將我們帶到了一個幽靜的四合院前,我跟大金牙一看這院子,頓時心生羨意,這套宅子可真夠講究的,走到屋內,見檀木架子上陳列著許多古色古香的玩器,我和大金牙也算識貨的人,四周一打量,就知道這裏的主人非同小可,屋裏擺的都是真東西。

  東子請我們落座,他到後面去請他們老闆出來,我見東子一出去,便對大金牙說:「金爺,瞅見沒有?琺琅彩芙蓉雛雞玉壺春瓶,描金紫砂方壺,鬥彩高士杯,這可都是寶貝,隨便拿出一樣扔到潘家園,都能震倒一大片,跟這屋裏的東西比起來,咱們帶的幾件東西,實在沒臉往外拿呀。」

  大金牙點頭道:「是呀,這位什麼老闆,看這氣派不是一般人啊,為什麼想跟咱們做生意?怎咱們這點東西人家肯定瞧不上眼。」

  我突然在屋中發現了一件非常特別的東西,我連忙對大金牙說:「中間擺的那件瓷器,你看是不是有點問題?」

  大金牙從椅子上站起身來,走到那瓷器近前端詳起來,那是一隻肥大的瓷貓,兩隻貓眼圓睜著,炯炯而有神采,但是看起來並不什麼名窯出來的,做工上也屬平平,似乎不太符合這屋內的格調,瓷貓最顯眼的,是它的鬍鬚,不知為什麼,這隻瓷貓竟有十三根鬍鬚,而且是可以插拔活動的,做工最精細的部分都集中在此,大金牙忽然想起了什麼,扭頭對我說:「這是背屍者家裏供的那種,十三鬚花狸貓。」

  在湘西等地山區,自古有趕屍背屍兩種營生,其中「背屍」是類似於盜墓的勾當,背屍的人家中,都會供這樣一隻瓷貓,每次勾當之前,都要燒一炷香,對十三鬚花狸貓,磕上幾個頭,如果這期間,瓷貓的鬍鬚掉落或折斷,是夜就絕對不能出門,這是發生災難的預兆,據說萬試萬靈,在民間傳得神乎其神,現在背屍的勾當早已沒人在做了,我們曾在潘家園古玩市場見過一次這種東西。

  在京津地區,從明清年間開始,也有外九行的人拜瓷貓,那些小偷兒家裏就都供著瓷貓,不過那些都是九鬚,式樣也不相同,「十三鬚」只有湘西背屍的人家裏才有,這種習俗出自哪裏,到今時今日,已不可考證了。

  我一見這隻「十三鬚」,立刻便想到:「此間主人,大概其祖上便是湘西巨盜,專幹背屍翻窨子的勾當,否則怎麼會如此闊綽。」此時一陣腳步聲傳來,我急忙對大金牙使個眼色,就當什麼都沒看到過,靜坐著等候。

  請我們來談生意的這位老闆,原來是位香港人,五十歲出頭,又矮又胖,自稱明叔,一見到我就跟我大套近乎,說什麼以前就跟我做過生意,我絞盡腦汁也沒想起來以前跟他做過什麼生意,後來還是明叔說出來,我才明白,原來我和胖子那第一單「乾黃雙螭璧」的生意,是同天津一個開古玩店姓韓的少婦做的,她就是明叔包養的情婦。

  我想不明白他怎麼又找上我了,這裏面說不定有什麼問題,還是少惹麻煩為上,盡快讓他看完大金牙帶的幾樣東西,然後就大路朝天,各走半邊了,於是對明叔說:「老爺子,不知道你怎麼這麼抬舉我們,大老遠把我們接過來,我們最近手頭上還真是沒有什麼太好的玩藝兒,就隨便帶了幾樣,您要是看得上眼,您就留著玩。」說完讓大金牙拿出幾樣小玩意兒讓他上眼。

  大金牙見是港農,知道有紮錢的機會,立刻滿臉堆笑,從提包裏取出一個瓷瓶,雙手小心翼翼的捧著:「您上眼。這可是北宋龍泉窯的真東西。」

  明叔一聽此言,也吃了一驚:「有沒有搞錯啊,那可是國寶級的東西了,你就這樣隨隨便便裝在這個包裏面。」

  大金牙知道越是在大行家面前,就越要說大話,但是要說的像真的,你把他說懵了,他就會信你的話,而開始懷疑他自己的眼力了,大金牙對明叔說:「您還不知道呢吧?您看我鑲了顆金牙,我們家祖上是大金國四狼主金兀朮,我就是他老人家正宗的十八代嫡孫,這都是我們家祖宗從北宋道君皇帝手裏繳獲來的,在黑龍江老家壓了多少年箱子底,這不都讓我給翻騰出來了嗎──」

  明叔卻並沒上當,不理大金牙,單和我講:「胡老弟啊,你們有沒有真正的好東西啊?如果你不缺錢,我可以用東西和你交換嘛,我這屋裏的古玩你看上那個,你就儘管拿去好了。」

  我心想他這明擺著話裏有話,請我們來是有的放矢,不過我從雲南帶回來的東西,都有大用,便是給我一座金山,我也不能出手,既然這樣就別藏著掖著了,於是把話挑明了,直接告訴明叔,我們那最好的東西,就是這件龍泉窯,雖然是仿的,但還能過的去眼,願意要就要,不要我們就拿回去,到時候你後悔了,我們可管不著。

  明叔笑了笑,拿起茶几上的一本相冊,說是請我看看他在香港的收藏品,我翻了沒幾頁,越看越怪,但是心中已然明瞭,原來這位香港來的明叔,是想買一面能鎮屍的銅鏡,肯定是胖子在外邊說走了嘴,這消息不知怎麼就傳到明叔耳朵裏了,他以為那面銅鏡還在我們手上,並不知道其實還沒在我手裏捂熱乎就沒了,我問明叔道:「你收藏那麼多古代乾屍做什麼?」

鬼吹燈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