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一百七十九章 冰川水晶屍



  明叔給我看的相冊,裏面全是各種棺木,棺蓋一律敞開,露出裏面的乾屍,年代風格皆不相同,有的一棺一屍,也有兩屍側臥相對,是共置一棺的夫妻,更有數十具乾屍集中在一口巨棺之中,外邊都罩有隔絕空氣的透明櫃子,說是私人收藏,則更像是擺在展覽館裏的展品。

  我問明叔這些乾屍是做什麼的?有人收藏古董,但是真正的「骨董」想不到也有人要,以前倒是聽說過新疆的乾屍能賣大價錢,但是收藏了這麼多還真是頭回得見,有點大開眼界之感。

  明叔說國外很多博物館專門購買保存完好的古屍,這些屍體的研究價值和欣賞價值,是一種凝固著永恆死亡之美的文物,其中蘊涵著巨大的商業價值和文化價值。

  明叔對我說:「胡老弟,你既然看了我的藏品,是否能讓我看看你從雲南搞到的鎮屍古鏡?價錢隨你開,或者我這裏的古玩你中意哪件,拿來交換也可以。」

  我心中暗想,這位明叔是個識貨的人,也許他知道那面銅鏡的來歷也未必可知,不如套套瓷,先不告訴他那面古鏡早就不復存在了,於是問明叔,這鏡子來歷有什麼講頭沒有?

  明叔笑道:「胡老弟還和我盤起道來了,這面銅鏡對你們沒什麼用,對我卻有大用,世間辟邪之物莫過於此了,說起來歷,雖然還沒親眼看到過,但當時我一聽古玩行的幾個朋友說起,就立刻想到,一定是先秦以前的古物絕不會錯,秦始皇就是法家,這個你們應該是知道的對不對?」

  我只記得文革時有一陣是「批儒評法」,好像提到過什麼法家學說,具體怎麼回事完全搞不清楚,只好不懂裝懂的點了點頭,大金牙在旁說:「這我們都知道,百家爭鳴時有這麼一家,是治國施政的理論,到漢代中期尊儒後就絕根兒了。」

  明叔繼續說道:「當著真人不說假話了,那面能鎮屍辟邪的銅鏡,就是法家的象徵之物,相傳造於紫陽山,能照天地禮義廉恥四維。據記載,當年黃河裏有鱉屍興風作浪,覆沒船隻,秦王就命人就此鏡懸於河口。並派兵看守,直至秦漢更替,這古鏡就落到漢代諸侯王手中了,最後不知怎麼又落到雲南去了,能裝在青銅槨上剋制屍變的古鏡,世間絕無第二面了,你把它勻給我,我絕不會讓你吃虧。」

  我聽了個大概,心裏雖然覺得有些可惜,但這世界上沒有賣後悔藥的,價錢再合適,奈何我手裏沒東西,便對明叔直言相告,我這壓根兒就沒有什麼古鏡,那都是胖子滿嘴跑火車,他在前門說的話,您就得跑到八寶山去聽。

  說完我就要起身告辭,但是明叔似乎不太相信,一再挽留,只好留下來吃頓飯,明叔仍然以為我捨不得割愛,便又取出一件古意盎然的玉器,舉在我面前,我一打眼就知道這不是什麼俗物,看他這意思是想跟我「打槍」(交換),做我們這行的有規矩,雙方不過手,如果想給別人看,必須先放在桌上,等對方自己拿起來看,而不能直接交到手裏,因為這東西都是價值不菲的,一旦掉地上損壞了,說不清是誰的責任。

  明叔既然握在手裏,我便不好接過來,只看了兩眼,雖然只有小指粗細的一節,但絕對是件海價的行貨,在此物旁邊,便覺得外邊的炎炎暑熱,全都蕩然無存了。

  大金牙最喜歡玉器,看得讚不絕口:「古人云,玉在山而木潤,產於水而流方,這件玉鳳雖小巧,但一拿出來,感覺整個房間都顯得那麼滋潤,真令我等倍覺舒爽,敢問這是唐代哪位娘娘戴的?」

  明叔得意的笑道:「還是金老弟有眼力啊,哪個娘娘?《天寶遺事》雖屬演義,但其中也不乏真材實料,那裏面說楊貴妃含玉嚥津,以解肺渴,就是指的這塊玉嘛,這個材料是用一塊沉在海底千萬年的古玉雕琢,玉性本潤,海水中沉浸既久,更增起良性,能瀉熱潤燥,軟堅解毒,是無價之寶啊,也是我最中意的一件東西。」

  大金牙看得眼都直了:「自古凡發塚見古屍如生,其腹口之內必定有大量美玉,從粽子裏掏出來的古玉都價值連城,更何況這是貴妃娘娘日常含在口中的──」說著話就把脖子探過去,伸出舌頭想舔。

  明叔趕緊一縮手:「有沒有搞錯啊,現在不可以,換給你們後,你願意怎麼舔就怎麼舔,你就是天天把它含在嘴裏,也沒有問題的了。」

  明叔見我不說話,以為價碼開得不夠,又取出一軸古畫,戴上手套,展開來給我們觀看,對我說只要你點個頭,那深海潤玉,加上這卷宋代的真跡《落霞棲牛圖》,就全都是你的了。

  我心想這明叔的好東西還真不少,我先開開眼再說,於是不置可否,凝神去看那卷古畫,我們這夥人平日裏雖然倒騰古玩,但極少接觸字畫,根本沒見過多少真跡,但這些年跟古物打交道,對這種真東西,有種直覺,加上在在古墓裏也看了不少壁畫,一看之下,便知道十有八九也是件「仙丹」(仙丹:極品)。整幅作品結構為兩大塊斜向切入,近景以濃鬱的樹木為主,一頭老牛在樹下啃草,線條簡潔流暢,筆法神妙,將那老牛溫順從容的神態勾勒得生動傳神,中景有一茅舍位於林間,遠景則用淡墨表現遠山的山形暮靄,遠中近層次銜接自然,渲染得虛實掩映,輕煙薄霧,宛如有層輕紗覆蓋,使人一覽之餘,產生一種清深悠遠、空靈舒適的感覺。

  明叔說,到了晚上,光線暗淡下來,這本在樹下吃草的牛,便會回到草舍中伏臥安睡,真是不可多得的珍品。

  我當即一怔,這畫雖好,但是畫中的牛會動,那未免也太神了,以前聽說過有古玩商用兩張畫矇人的,畫中有個背傘的旅人,一到下雨畫中的傘就會撐開,其實是兩張畫暗中調換,不明究竟的以為是神物,這張《落霞棲牛圖》怕也是如此。

  而明叔當即遮住光亮,再看那畫中的老牛,果然已臥於草舍之旁,原本吃草的地方空空如也,我大吃一驚,這張古畫果是神人所繪不成?

  明叔卻不隱瞞,以實相告,這畫中用了宮中秘藥染過,故有此奇觀。就算沒有這個環節,這幅《落霞棲牛圖》也夠買十幾套像樣的宅子了。

  明叔又拿了兩樣東西,價碼越開越高,真是豁出了血本。看來他必是久欲圖之了,見我始終不肯答應,便又要找別的東西。

  我對明叔說:「我們今天算是真開了眼了,在您這兒長了不少見識,但實不相瞞,那面法家祖師古鏡,我的確拿了,但是出了意外,沒能帶出來,否則咱們真就可以做了這單打槍的生意。您下這麼大血本換那面古鏡,難道是府上的粽子有屍變之兆?如果方便的話,能不能跟我們說說,我倒知道幾樣能制止屍變的辦法。」

  我又對明叔說:「我看咱們之間也沒必要有什麼顧忌了,都是同行,您那擺著的十三鬚花瓷貓是湘西背屍人拜的,既是如此,一定也明瞭此道,難道會沒有辦法對付屍變嗎?」

  明叔大概也明白,已經開出了天價,再不答應那是傻子,看來確實是沒有東西,無奈之餘仍是留我們吃飯,喝了幾杯酒,明叔就說了事情的原由。

  明叔的祖上確實是湘西的背屍者,「背屍」並不是指將死人背在身後扛著走,而是一種盜墓的方式。刨個坑把棺材橫頭的擋板拆開,反著身子爬進棺內,而不敢面朝下,做的都是「反手活」,這些神秘詭異的規矩,也不知是從哪朝哪代流下來的,明叔家裏就是靠這個發了橫財,後來他爹在走馬嶼背屍的時候,碰上了湘西屍王,送掉了命,最後一代背屍者就在那裏畫上了句號。因為家財萬貫,而且沒傳下來祖上的手藝,明叔便到南洋做起了生意,最後定居在香港。

  後來就開始倒騰乾屍了。沙漠、戈壁、高山、荒原中出土的乾屍,若是有點身分,又保存完好的,扣上個某某國王、某某將軍,某某國公主的名號,便能坐地起價,一本萬利,比什麼可都賺錢。下家多是一些博物館、展覽館、私人收藏者之類的,當然都是在地下交易。

  前不久,一家海外博物館來找明叔談生意。他們那裏有本從藏地得到的古代經卷,裏面記載著一位藏地魔國公主死亡的奇特現象,她因為一種奇怪的疾病而死,死後變成了一具冰川水晶屍,被認作是神蹟,便用「九層妖樓」將她封埋在雪山上,經卷裏甚至還提到了一些關於墓葬位置的具體線索。

  這是一單最大的生意,但據明叔收集到的情報來看,這具千年冰川水晶屍性屬極寒,陰氣極重,如果沒有藏傳供奉蓮花生大師的靈塔,普通人一旦接近就會死亡,但那種東西根本不可能得到,其餘鎮屍的東西怕是全派不上用場了。想來想去或許用那面古鏡,才有可能將她從九層妖樓裏背出來。

  我和大金牙還是頭回聽說這個名詞,湘西屍王的傳說倒是聽聞已久了,究竟什麼是冰川水晶屍?比那湘西屍王又如何?

鬼吹燈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