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一百八十二章 利涉大川



  我心想不用問,這位肯定就是全卦真人了,我充做看熱鬧的,擠進人群,只見馬真人正對著山下指畫方向,琢點穴道,對那些人說道:「西北山平,東山稍凹,有屏擋遮護,有龍脈環繞,咱們莊的學校要是蓋在這裏,必多出狀元。」

  這時有個背著包裹的中年山民,長得其貌不揚,看樣子是路經此地,無意中聽到馬真人的言論,便對眾人說道:「看各位的舉動,難道是要在此地建房?此山乃白蟻停聚之處,萬萬不可建造陽宅,否則容易出事故傷人。」

  馬真人一向受慣了眾星捧月,相形度勢百不失一,何曾有人敢出言反駁,看那山民十分面生,不是本鄉本土的,心中不禁有氣,便問他一個外地人,怎麼會知道這山裏有白蟻。

  那路過的山民說道:「東山凹,西山平,凹伏之處為西北屏擋,復折而南,回繞此山,雖有藏風之形,卻無藏風之勢,風凝而氣結,風生蟲,所以最早的繁體字風字,裏面是個蟲,風與山遇,則生白蟻,此地在青烏術或易經中,當為山風蠱,建樓樓倒,蓋房房塌。」

  馬真人問到:「這裏山清水秀,怎麼會有蠱象?雖有山有風,但沒聽說過山風蠱,你既如此說,請問蠱從何來?」

  山民指著山下說:「白蟻沒有一隻單獨行動的,凡白蟻出沒必成群結隊,蠱字上面是三個蟲,三者為眾象,眾就是多,下面的皿字,形象損器,好似蟻巢,此地表層雖然完好。奈何下邊已被蟻穴縱橫噬空,我乃過路閒人,是非得失與我毫不相干,只是不忍房屋倒塌傷及無辜,故此出言提醒,言語莽撞,如有不當之處,還望海涵,這就告辭了。」

  那山民說罷轉身欲行。馬真人卻一把將他拉住,「且慢,話沒說明白別想走,你說此山中有蟻穴,此亦未可知,但以蠱字解蟻,卻實屬杜撰,此種江湖伎倆,安能瞞的過我。」山民只好解釋道:「自古風水與易數不分家,所以才有陰陽風水之說。這裏地處據馬河畔,河水環西山而走,白蟻行處也必有水,所以,易經中的蠱卦,也有利涉大川之語,山風蠱便應利涉大川。」

  馬真人聽罷笑道:「我家祖上八代都是卦師葬師,易經倒背如流,說起易數你可不能蒙混過關了,蠱卦的利涉大川,應該是形容蠱壞之極,亂當復治,撥亂反正之象,所以此卦為元亨而利涉大川,你竟敢如此亂解,實在可笑之極。」

  這時有幾個好事的村民。爭先恐後的跑到山坡下,用鐵鍬挖了幾鏟子,果然挖出成團的白蟻,眾人,都不免對馬真人和那山民另眼相看。

  只聽那山民對馬真人說:「依你所說。利涉大川只是虛言,換個別的意思相近之詞一樣通用,這是對易數所見不深,其實利涉大川在此卦中特有所指,蠱卦艮上巽下,本屬巽宮,巽為木,艮卦內互坎卦,坎為水,以木涉水,所以才有利涉大川之言,我還有事在身,不能跟諸位久辯,如果世上真有風水寶地,又哪裏還有什麼替別人相地的風水先生,勸諸位不必對此過於執著,山川而能語,葬師食無所。」說完之後,也不管馬真人臉上青一陣白一陣的表情,轉身就走。

  我在旁也聽得目瞪口呆,這世上果然是山外有山,天外有天,我自持有半本十六字陰陽風水秘術,就覺得好像怎麼地了似的,其實比起這位貌不驚人的過路山民,我那點雜碎真是端不上臺面,這些年來我是只知風水,而不曉陰陽,我猛然間醒悟,這山民對卦數瞭若指掌,又通風水秘術,今天該著槓著讓我撞見,豈能擦肩而過失之交臂。

  這麼一楞神的功夫,那過路的山民已經走下了山坡,被人辯得啞口無言,自稱全卦能倒背易經的馬真人,估計也是個包子,我看都懶得再看他一眼,從後三步併做兩步的追了上去。

  山路曲折,繞過山坳後,終於趕上了他,我單刀直入的說想瞭解一些卦數之事,那山民也沒什麼架子,與我隨口而談,原來他是來此地探親。這時是要趕路去乘車回老家,我見機不可失,便也不多客套,直接請教他,可否知道十六字陰陽風水秘術之事。

  山民聽聞此言,露出一絲詫異的神色,乾脆與我坐在山下林中,詳細攀談起來,十六字天卦自成一體,包括訣象形術四門,據說創於周文王之手,然而由於其數鬼神難測,能窺其門徑者極少,漢代之後就失傳了,留下來的,只有易數八卦,後世玄學奇數,包括風水秘術無不源出於此。

  晚清年間,有名金盆洗手的摸金校尉,人稱張三鏈子,張三爺,據說他自一古塚裏掘出了十六字天卦全象,並結合摸金校尉的專利產品「尋龍訣」,撰寫了一部十六字陰陽風水秘術,但此書奪天地之秘,恐損陽壽,便毀去陰陽術的那半本,剩下的半本傳給了他的徒弟陰陽眼孫國輔,連他的親生子孫都沒有傳授。

  這位山民就是當年張三爺的後人張贏川,他所知所學,無非都是家中長輩口授,特別精研易術,我們一盤起道來,越說越近,陰陽眼孫國輔就是我祖父的恩師,這可有多巧,敢情還不是外人,從祖上一輩輩的排下來,我們倆屬於同輩,我可以稱他一聲大哥。

  張贏川問明了我找十六字的來龍去脈,說此事極難,十六字是不可能找到了,即便是某個古墓裏埋著,找起來那也是大海撈針,而且事關天機,找到了也不見得是什麼幸事。

  我覺得對於「天機」,可能是理解不同,我認為所謂的天機,只是一些尋求長生不死之道的秘密,是統治階級所掌握的一種機密,然而我對成仙之類癡人說夢的事毫無興趣,只是想除掉身後背負的詛咒,就不得不從龍骨天書中找到使用「毣塵珠」之道,事關生死存亡,所以才甘冒奇險去深山老林中挖墳掘墓,就算是死在陣前,也好過血液逐漸凝固躺著等死的日日煎熬。

  張贏川說兄弟出了事,當哥的就該出頭,但奈何自身本領低微,家中那套摸金的本領也沒傳下來,幫不上多大忙,但易合萬象,古人云︰生生變化為易,古往今來之常為經,天地間禍福變化都有一定之機,愚兄略識此道,雖然僅能測個輪廓,卻有勝於無,不妨就在此為兄弟起上一課,推天道以明人事,一卜此去尋龍之路途。

  我聞言大喜,如蒙指點,那就是撥雲見日了,張贏川說起卦占數,並不拘何物,心到處便有天機,當下隨手摘了幾片樹葉,就地扔下,待看明卦象也覺得驚奇:「奇了,機數在此,竟又是個山風蠱卦,元亨,利涉大川,先甲三日,後甲三日。」

  我對此道一竅不通,忙問道:「這卦是什麼意思?我們背上的詛咒能解除嗎?」

  張贏川道:「甘蠱之母得中道也,利涉大川,往有事也,風從西來,故主駁在西,西行必有所獲,然風催火,此卦以木涉水,故此火為凶,遇水化產生,如遇火往未能得,然遇水得中道,去亦未定見其吉,先甲三日,後甲三日,終則有始,天行也,切記切記。」

  我心中本對藏地有些發怵,多日來鬱結於此,始終不能下定決心去西藏,這時見卦數使然,當即打定了主意,看來不去崑崙山走上這一趟,這場禍事終歸不能化解,於是再以「毣塵珠」究竟為何物相問,究竟是眼睛還是鳳凰?

  張贏川凝視那幾片樹葉半晌,才答道:「既是眼睛,又是鳳凰,此物即為長生。」

  我說這可怪了,怎麼可能即是眼睛,又是鳳凰?難道是鳳凰的眼睛不成?鳳凰是神話傳說中的神獸,世上又怎麼會有鳳凰的眼睛?

  張贏川為我解讀此卦機數,先甲三日,後甲三日,終則有始,這些皆為輪轉往復是也,傳說鳳凰是不死之身,可以在灰燼中涅槃重生,此也合生生不息之象,目為二,三日為奇,日雖似目而非目,可能是一種象徵,然而有三在前,多出其一,既又為目,我以機數觀其物,可能是一種象徵長生不死之意,極其類似人目,而又非人目的東西,但究竟是什麼,神機不足,參悟不透。

  雖然未能確切指出「毣塵珠」具體是何物,但已讓我茅塞頓開,佩服得五體投地,眼前那層濃重的迷霧,終於已經揭開了一條縫隙,事先我並未對他明言「毣塵珠」的情況,但他竟以幾片樹葉以及兩句問話,就斷出了「長生」二字,結合最近經歷的事件,無不吻合,這八卦之數已精奇如斯,倘若有十六字,那真可通神了。

  張贏川說今日機數已盡,再多占則有逆天道,剛得聚首,卻不得不又各奔東西,卦數之準與不準,皆在心思與天機相合,也許失之毫釐,就差之千里,剛才所起的一課可以作為參考,不可不信,也不可盡信,願君好自為之,日後有緣,當得再會。

  我把他所言的卦詞都一一牢記,從西藏回來後,若是還有命在,一定再去拜會,於是雙方各留了地址,我一直將他送到山下的車站,方才惜別,我站在原地,回味那些卦詞,竟又覺其中深不可測。

鬼吹燈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