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一百八十六章 輪轉佛窟



  鐵棒喇嘛當即就決定與我同行,搗毀魔君的墳墓。身為佛爺的鐵棒護法,這除魔乃是頭等大事,而且他雖然三十多年沒吟唱過制敵寶珠大王的詩篇,但這天授非同學習而得,細加回想,還能記起不少。

  我擔心喇嘛年歲大了,畢竟是六十歲的人了,比不得從前。按經文中的線索,供奉「冰川水晶屍」的妖塔,是在雪山絕頂,萬一出個什麼意外如何是好。

  鐵棒喇嘛說:我許大願在此繞湖,然而格瑪那孩子仍然沒有好轉,希望這次能做件大功德之事,把格瑪的靈魂從冥府帶回來(藏人認為失去神智為離魂症)。事成之後,還要接著回來繞湖還願。修行之人同普通人對死亡與人生的看法完全不同,在積累功德中死去,必會往生極樂。

  我見喇嘛執意要去,也覺得求之不得。鐵棒喇嘛精通藏俗,又明密宗醫理,有他指點幫助,定能事半功倍。於是我們收拾打點一番,仍然由旺堆帶著我們,前往西藏最西部喜瑪拉雅山下的阿里地區。

  在森格藏布,同胖子明叔等人會合。他們也是剛到不久,我一點人數,好像多了一個人。除了我和胖子Shirley楊鐵棒喇嘛這四個人外,明叔那邊有彼得黃韓淑娜阿香,原來明叔的馬仔阿東也跟著來了。

  我問胖子怎麼阿東也跟來了?胖子告訴我說,阿東這孫子平時也就給明叔跑跑腿,這次知道明叔是去做大生意,天天求著明叔帶他一起來。後來求到大金牙那了,讓大金牙幫著說點好話,大金牙收了好處,就躥叨明叔,說西藏最低的地方海拔都四千以上,得帶個人伺候氧氣瓶啊。這不就讓阿東給他們背氧氣瓶了嗎。

  我心想這回真他媽熱鬧了,人越來越多,還沒到古格王城呢,九個人了。但也沒辦法,一旦在妖塔裏找到魔國轉生之地的線索,就跟他們分開行動,不能總攪在一起。

  古格遺蹟那邊當時還沒有路可通行,只好讓嚮導僱了幾匹犛牛,讓高原反應比較嚴重的幾個人騎著牛,好在沒什麼沉重的物資。在森格藏布那個只有百餘戶人家的小鎮上歇了兩天,就動身前去王城的遺蹟,尋找古格銀眼。

  一路上非常荒涼,沒有任何人煙,黃黃稀疏的荒草散落在戈壁上。沒什麼風,望向天空,滿眼的藍,襯得地面的枯土荒草有些刺目。遠方褐色的山巒,顯得崢嶸詭異,令人不敢多望。

  我們行進的速度並不快,我為喇嘛牽著犛牛。鐵棒喇嘛在牛背上給我講著他當年得天授學會的詩篇,都是些牛鬼蛇神,兵來將往的大戰。

  這時路邊出現了一些從地面突出的木樁,Shirley楊說這看上去有些像是古墓的遺址。一聽說古墓,連扒在牛背上呼吸困難的明叔都來了精神,伸著脖子去看路邊。

  嚮導說那些古墓早就荒了,裏面的東西也沒有了。你們別看這裏荒涼不毛,其實在大約唐代的時候,這裏堆滿了祁連圓柏,古墓的結構都是用整棵祁連圓柏鋪成。這種怪異的樹木不喜旱不喜潮,只在青藏交界的山上才有,都是大唐天子賜給土藩王的,千里迢迢運送而來。但後來土藩內亂,這些墓就都被毀掉了,遺蹟一直保留到了今天。

  走過這片荒涼墟塚的遺蹟後,又走了大約一天的路程,才抵達古城。這裏被發現已久,除了大量的壁畫及雕刻造像之外就是城市的廢墟。當時並未引起自治縣政府的重視,也不像幾年後裝上鐵門派人看守,那時候根本就沒人大老遠的跋涉來看這座遺蹟。

  我們從山下看上去,山坡到山頂大約有三百多米的落差,到處都是和泥土顏色一樣的建築群和洞窟。除了結構比較結實的寺廟外,其餘的民房大都倒塌,有的僅剩一些土牆,外圍有城牆和碉樓的遺蹟。整個王城依山而建,最高處是山頂的王宮,中層是寺廟,底下則是民居和外圍的防禦性建築。

  我對明叔說:「古格遺蹟也不算大,但這幾百處房屋洞窟,咱們找起來也要花些時間。你所說的古格銀眼,具體在什麼地方?咱們按目標直接找過去就是了。」

  由於高原反應,明叔的思維已經變得十分遲鈍,想了半天才記起來,大概是在廟裏,而不是在王宮裏。按經書中的記載,這裏應該有一座「輪迴廟」,應該就在那裏。

  王城的廢墟中,幾座寺廟鶴立雞群,一看之下便能一目了然,當然這其中分別有紅廟白廟輪迴廟等寺廟遺蹟,哪個對哪個,我們分辨不出來,只好請教鐵棒喇嘛,喇嘛當然能從外邊的結構看出哪座是「輪迴廟」,於是指明了方向,穿過護法神殿,其後有幾根紅柱的廟址就是供奉古格銀眼的輪迴廟。

  這種地方早在三十年代就有探險家來過了,沒聽說出過什麼危險,但是為了安全起見,我還是把散彈槍給了胖子一把,自己拎著一支,帶隊繞過一層層土牆,爬上了半山腰,這裏的廢墟中,屋舍基本上沒有保存完好的了,憑著西藏乾燥的天氣所蒸發,風化加劇,如果僅僅是乾燥也就罷了,在雨季這裏又暴雨如注,年復一年的風化侵蝕下來,曾經緻密的土質變得鬆脆,一點一點的粉碎,一有外力施加,變成一片塵埃,斷壁殘桓等的一應突出的部位,皆被損磨了稜角,曾經充滿生計的城市,正無聲無息地被大自然消化殆盡。

  我們怕被倒塌的房舍牆柱砸倒,儘量找空曠的地方繞行,明叔和他的老婆還能勉強支撐,但是瘦弱的阿香已經吃不消了,再往高處爬非出人命不可,明叔只好讓彼得黃留在山下照看她,其餘的人繼續前進,爬到護法神殿之時,大多數人都已氣喘如牛。

  我對這稀薄的空氣本來還算習慣,但靠著牆壁休息時,看到殿中的壁畫,呼吸也立刻變得粗重起來,胖子一邊喘氣一邊對我說:「老胡,想不到這裏竟然是處精神文明的衛生死角,還有這麼厲害的黃色圖片,要在北京看上一看,非他媽拘留不可。」

  這裏的壁畫都是密宗的男女雙修,畫風潑辣,用色強烈,讓人看得面紅耳赤,再向裏行,壁畫的內容急轉直下,全是地獄輪迴之苦,一層層的描繪地獄中的酷刑,景象慘不忍睹,喇嘛說這道神殿在幾百年前都是禁地,普通百姓最多到門口,可不能再向裏走了,除了神職人員,國王也不能隨便入內。

  昔日的輝煌與禁地,都已倒塌風化,我們喘勻了氣,便魚貫而入,神殿後面的輪迴廟,由於凹在內部,受風雨侵蝕的程度略小,保存得還算完好,廟中最突出的是幾根紅色的大柱子,柱身上嵌著一層層燈盞,上頭的頂子已經破損了,漏了好幾個大洞,造像之類的擺設都沒了,不知是被人盜了去,還是都腐爛成泥土了。

  我看了看四周,這裏四處破爛不堪,哪有什麼「古格銀眼」的浮雕?明叔指了指頭頂:「大概就是指的這幅雕刻。」

  我們抬頭向上望去,當時日光正足,陽光透過屋頂的破洞射將進來,抬起頭向上看有點晃眼,覺得眼睛發花,但可以看到整個屋頂都是一整幅色彩絢麗的畫面,半雕刻半彩繪,雖然有一部分脫落了,還有一部分由於建築物的倒塌損壞了,卻仍保存下來了大約百分之七十五。

  這幅頂上的壁畫,正中是一顆巨大的眼球,外邊一圈是放射形圖騰,分為八彩,每一道都是一種不同的神獸,最外邊還有一圈,是數十位裸空行母,儀態萬方,無一雷同。不出所料,這就是古代密宗風水座標「古格銀眼」了。

  我對明叔說,這回該把那本古老的經書拿出來讓我們看看了吧,不看個明白的話,單有這座標,也搞不清妖塔的具體方位所在。

  明叔找了根紅色的巨柱靠著坐下喘氣,阿東拿出氧氣管給他吸了幾口,這才能開口說話,伸手去到包裏摸那本經書,這時突聽喀嚓一聲,廟中一根立柱倒了下來,眾人發一聲喊,急忙四處散開躲避,巨柱轟然倒塌,混亂中也沒看清砸沒砸到人。

  原來明叔所倚的那個柱子根基已倒,平時戳在那看起來沒什麼事,一倚之下,就轟然而倒,多虧了是向外側倒了過去,否則殿中狹窄,再撞倒別的立柱,非砸死人不可,眼看屋頂少了一根大柱,雖然還沒倒塌下來,眾人卻也不敢再留在廟裏,都想先出去,到了外邊安全的地方再做計較。

  向外走的時候,我們突然發現被柱子砸倒的一面土牆裏,露出一個巨大陰暗的空間,似乎是間被封閉的秘室,牆壁一倒,裏面腐氣直衝出來,據說義大利人在這片遺蹟中找到大量洞窟,功能各異,比較出名的一個是無頭乾屍洞,還有一個存放兵器的武器洞,但都離這「輪迴寺」較遠,這廟中的秘密洞窟,裏面有些什麼?

  胖子找出手電筒,打開來往裏照了照,眾人的眼睛立刻被裏面的事物吸引住了,最外邊的是一尊頭戴化佛寶冠的三眼四臂銅像,結跏趺坐於獸座蓮台,三顆銀光閃閃的眼睛,在金黃色的佛像中閃閃發光。

  然而在這三目佛像的背後,還有一扇緊緊關閉著的黑色鐵門,門上貼滿了無數符咒經文,似乎裏面關著某種不能被釋放出來的東西。

鬼吹燈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