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一百八十七章 定位



  眾人被古怪神秘的洞窟吸引,都圍到近處打著手電筒往裏頭張望,那個黑色的鐵門裏面是什麼?為什麼要貼掛如此之多的經咒?

  Shirley楊說,當年義大利藏學研究家兼探險家杜奇教授發現古格遺蹟之後,對這裏保存下來的遺址規模做了一個保守的估計,房屋殿堂約有五百,碉堡敵樓六十座,各類佛塔三十座,防衛牆塔牆數道;其中數目最龐大的就是王城地下洞窟,差不多有上千眼。

  這說明古格王朝的城堡其地下設施的面積和規模,甚至遠遠超出了建在地上的部分。眾人請教喇嘛,這個洞裏擺著一尊銀眼佛像,是個藏經洞,還是個洞窟形的佛堂。

  鐵棒喇嘛不答,逕直跨過破牆走入了那個隱秘的空間。我擔心裏面有什麼危險,也拿著雷明頓緊緊跟了上去。

  秘洞裏的佛像並不高大,只有一尺來高,色澤金光耀眼,但並非純金或純銅所鑄,而是分別以五金合煉,而且是一體成型。只有古格人能做出這種工藝,其秘方現已失傳,銀眼金身的佛像傳世更少,這佛像價值不菲!

  鐵棒喇嘛拜過了佛像才繼續看洞中其餘的地方。銀眼佛幾乎和後面的鐵門底座連為了一體,被人為的固定住了,黑色緊閉的鐵門上貼的都是密宗六字箴言「唵嘛呢叭哞吽」。

  這種六字箴言雖然常見,我卻並不知道是什麼意思,只覺得可能是跟阿彌陀佛差不多,普通的門似乎沒有必要貼這種東西。我問喇嘛這六字箴言代表什麼,是否是鎮邪驅魔的,看來這鐵門不能打開。

  鐵棒喇嘛對我說:「六字箴言代表的意義實在是太多了,一般的弟子念此箴言,使心與佛融合;不過密宗功力的高深要靠日常顯法的修養積累,就如同奶渣糕點的質量要靠對酥油不停的攪拌,也不能指望念念六字箴言就成正果。這六個字要是譯成你們漢語,意思大概是唵!蓮中的珍寶,吽!」

  藏地宗教流派眾多,即便同是佛教也有許多分支,所以鐵棒喇嘛對輪迴宗的事所知有限。據他推測,這座藏在輪迴殿旁邊的秘洞可能代表了輪迴宗的地獄,大罪大惡之人死後的靈魂不能夠得到解放,要被關進這黑門之中,歷經地獄煎熬折磨,所以這道門不能打開,裏面也許有地獄中的惡鬼,也許有冥間的妖魔。

  我正和喇嘛在洞中查看,忽然腳面上有個東西「嗖」的一下躥了過去,我急忙抬腳亂踢,洞外的眾人也用手電筒向地上照。原來是隻小小的黑色麝鼠,形如小貓,見到手電筒的光線亂晃,慌慌張張的鑽進了黑門下邊。

  我們這才發現,黑色鐵門下有一條很大的縫隙,我用手電筒向內照了照,太深了,什麼也看不見。我和鐵棒喇嘛不再多耽,又按原路回到洞外,這處秘洞與銀眼座標無關,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至於裏面有什麼東西,還是留給將來的考古隊或探險隊來發掘吧。

  胖子和明叔都對那尊銀眼佛像垂涎三尺,但有鐵棒喇嘛在場,他們也不敢胡來,都強行忍住。明叔似乎在做自我安慰,只聽他自言自語的說道:「凡是能成大事者,皆不拘泥小節!咱們這次去挖冰川水晶屍,那是天大的買賣!這尊銀眼佛像雖然也值幾個錢,但相比起來,根本不值得出手!」

  鐵棒喇嘛讓大夥動手搬些土石,重新將那道破牆遮上,然後都站在廟外;由於輪迴廟的佛堂中少了一根柱子,眾人不敢再冒險進入殿堂。那根倒塌的柱子是由於下邊是洞窟的一部分,為了佈局工整而安置的一根虛柱,屬於大年三十的涼菜──有它不多,沒它不少,並不影響整座建築的安全。

  明叔取出那本得自境外博物館的古藏經卷,對照頂壁上的銀眼壁畫,參詳其中奧秘。有鐵棒喇嘛相助,加上我所掌握的風水原理,基本上沒有什麼阻礙,不費吹灰之力,便將經卷中的地圖同銀眼座標結合在了一起。

  輪迴宗對於眼球的崇拜其最早的根源可能就是魔國,魔國滅亡之後仍在世上流下不少遺禍,輪迴宗也在後來的歷史中逐漸消亡,它所特有的銀眼遺蹟只在古格王城中保留了這麼一處,如果這裏也毀壞了,那即使有古經卷中的地圖,也找不到魔國妖塔了。

  這本古代經卷,作者和出處已不可考證,只知道是某個外國探險隊在二三十年代,從西藏的某個藏經洞中挖出來的,開始並未引起重視,只是塵封在博物館的地下室中,後來一位對宗教很有研究的管理者,無意中發現了這本經卷,由於裏面記載的內容十分離奇,始終難以理解,直到最近幾年,隨著資料的積累,才分析出這本經卷中,很可能記載著一座九層妖塔的信息。這座妖樓是一個墳墓,裏面封存著魔國所崇拜供奉的邪神水晶屍,如果找到她,那絕對是考古界的超重大發現,西藏遠古時代那神話般不可思議的神秘歷史,也將由此得以破解。

  經過他們反覆的考證,這本古經卷極有可能是魔國的遺族所著,其可信度應該是很高的,但當時唯一的遺憾就是,雖然有魔國疆域的地圖,但這些山川河流都是用野獸,或者神靈來標注的,與人們常識中的地圖區別太大,而且年代久遠,很多山脈水系的名稱和象徵意義,到今天都已發生了變化,這就更加難以確認。

  輪迴廟中的大幅壁畫,就是解讀古代密宗風水的鑰匙,因為畫中的方位極為精確,每種不同的色彩神獸,或者天神,都指向對應的方位,有了這個方向的座標,再用古今地圖相對照,即便不能像「分金定穴」那樣精準,卻也算有了個大致的區域,強似大海撈針。

  中原流傳下來的風水學,認為天下龍脈之祖為崑崙,這和藏地密宗風水就有很大區別了,但歸根結底,本質還是差不多,密宗風水中,形容崑崙山為鳳凰之地,其餘的兩大山脈,分別為孔雀之地、大鵬鳥之地。

  魔國最重要的一座九層妖樓,就在鳳凰神宮,經卷中形容道,鳳凰之宮是一片山巒,由天界的金銀水晶琉璃四種寶石堆積而成,山腰分有座雪山,分別代表了魔國的四位守護神。

  鐵棒喇嘛說,如果崑崙山被形容為鳳凰,那一定是符合世界制敵寶珠大王的武勳長詩,那麼鳳凰神宮的位置,按詩中描述,是在喀拉米爾山口,青、藏、新交匯的區域,那個方向對應的是白色銀色兩位行母,白色代表雪山,銀色則是冰川。

  我對明叔和鐵棒喇嘛說了我的評估結果,四峰環繞之地,在青烏風水中稱做「殊繆」,尋龍訣中叫「龍頂」,堪為天地之脊骨,祖龍始發於其地,形勢十分罕見,只要能確認大概的區域是在喀拉米爾山口,再加上當地嚮導的協助,就不難找到。

  明叔見終於確認了地點,忙把我拽到了一旁,掏出紙和筆來,沒等他開口,我已經知道他想要說些什麼了,我對明叔說:「儘管放心,我們絕不會拋下你那組人馬單幹,咱們雖然沒簽合約,但我已經收了兩片潤海石為定,君子的承諾用嘴,小人的承諾才用紙,君子不做承諾也不會違約,小人做了承諾照樣違約,能不能遵守約定在人,而不在於紙。」

  明叔這才放下心來,喜形於色,高原反應好像都減低了,似乎已經將那冰川水晶屍摟在懷中了,我勸他還是先別忙著高興,這才是萬里長征的第一步,等到了崑崙山喀拉米爾,挖出九層妖樓再歡喜不遲,沒親眼所見之前,誰敢保證那經卷中的內容,都是真實可信的,也許那就是古代某人,吃飽了撐的攢著玩的。

  Shirley楊又拍了一些照片,作為將來的參考資料,這次來尋密宗的風水座標,比我們預想的要順利許多,除了柱倒牆塌,讓眾人虛驚一場之外,幾乎沒有任何波折,希望以後的旅途也能這麼順遂。

  我們下山的時候,日已西斜,高原上的夜晚很冷,沒必要趕夜路回去,於是眾人在離古格王城遺蹟幾里遠的一座前哨防禦碉堡裏歇宿,同行的嚮導安排晚飯和酥油茶,然後又讓幾個體質較差的人喝上一碗感冒沖劑,在這種自然環境下,最可怕的就是患上感冒,高原上的感冒,甚至會有生命危險。

  當晚眾人都已疲憊不堪,這裏沒什麼危險,狼群早就打沒了,所以也沒留人放哨,兩三人擠在一間敵樓中睡覺,Shirley楊和韓淑娜阿香這些女人們,睡在最裏邊一間,我和胖子睡在最外邊的石屋裏。入夜後,我們先後睡著了。我這些年在晚上就從沒睡實過,白天還好一些,晚上即使是做夢也睜著一隻眼,Shirley楊說我這是「後戰爭精神緊張綜合症」,需要服用神經鎮定藥物,我擔心喝了那種藥會變傻,所以一直沒喝。

  就在半睡半醒之間,忽聽外邊傳來一串極細微的腳步聲,我立刻睜開雙眼,從碉樓孔中撒下來冷淡的星月之光,藉著這些微弱的光線,只見一個黑色的人影,迅速的從門前一閃而過。

鬼吹燈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