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一百九十章 B計劃



  胖子的表情如釋重負,我想這事也怪不得他,憋了這麼久,沒把膀胱撐破就不錯,只見胖子對我擠擠眼睛,我們倆這套交流方式,外人都看不懂,只有我能明白,他是問我既然被發現了,現在怎麼辦,我伸手指了指上面,示意胖子往紅柱的高處爬,再爬上去一段,等我的信號暴起發難。

  隨後我也變換了自己在柱子後邊的角度,食罪餓鬼已追蹤著氣味而至,我躲在柱後看得清楚,這傢伙嘴上全是斑斑血跡,它的臉長得和貓頭一樣,甚至更接近豹子,體形略近人形,唯獨不能直立行走。

  我暗中窺伺,覺得它十分像是藏地常見的麝鼠,但又不像普通麝鼠,長得好似黑色小貓,不僅大得多,而且遍體皆白,內地的傳說中,有些獸類活得久了,便和人類一樣毛髮變白。

  但這時候不容我再多想,那隻白色惡鬼般的食罪巴魯,已經來到了胖子所在的紅柱下面,仔細嗅著胖子流下的尿跡,由於胖子是隔著褲子尿的,所以他身上的味道更重,食罪巴魯覺得上邊氣味更濃,便想抬頭向上仰望。

  我心想要是讓這傢伙抬頭看見了上邊的胖子,那我們出其不意偷襲的計劃就要落空,於是從柱後探出身子,冷不丁對食罪巴魯喊了一聲:「喂!沒見過隨地大小便的是嗎?」

  白毛蒙茸的食罪巴魯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跳,蹭的回過頭來,兩隻眼睛在月光下如同兩道電光,我心說:「你的眼睛夠亮,看看有沒有這東西亮。」抬手舉起「狼眼」手電筒,強烈的光束直射食罪巴魯的雙眼,「狼眼」是一種戰術電筒,不僅可以用來照明瞄準,它還有一個最大的特性,在近距離抵近正面照射,可以使肉眼在一瞬間產生暴盲。

  有些動物的眼睛,對光源非常敏感,正因為如此,它們才在黑夜裏能看清周圍的環境,越是這樣,被「狼眼」的光束在近距離照到,越是反應強烈,食罪巴魯被照個正著,立刻喪失了視力,發出一陣陣老山梟般的怪叫聲。

  這招可一,而不可再,我見機不可失,便對柱子上的胖子喊道:「還等什麼呢你?快點肉體轟炸。」

  胖子聽我發出信號,從上面閉著眼往下就蹦,結結實實地砸在食罪巴魯身上,要是普通人挨上這一下,就得讓胖子砸得從嘴裏往外吐腸子,但這野獸般的食罪巴魯卻毫不在乎,掙扎著就想要爬起來,胖子叫道:「胡司令咱這招不靈了,這傢伙真他媽結實。」話音未落,已經被甩了下來,胖子就地滾了兩滾,躲開了食罪巴魯盲目撲擊的利爪。

  我們想趁它雙眼暫時失去視力的機會奪路逃跑,但位置不好,通往「護法神殿」的出口被它堵住了,如果想出古格王城,只有從這一條路下山,輪迴廟的另一個出口,是片被風雨蠶食成的斷壁,高有十來米,匆忙之中絕對下不去,如果繼續攻擊,奈何又沒有武器,我們倒不在乎像狼牙山五壯士那樣,用石塊進行戰鬥,但只怕那樣解決不掉它,等到它眼睛恢復過來,反倒失了先機。

  我往四周掃了幾眼,心中已有計較,對胖子一招手,指了指秘洞中黑色的鐵門,關上那道鐵門,先將它擋在外邊。

  二人不敢發出半點聲音,輕手輕腳的往秘洞方向蹭過去。但我們忽略了一個問題,食罪的餓鬼,雖然雙眼被「狼眼」的強光晃得不輕,但這傢伙的嗅覺仍然靈敏,胖子身上的尿騷味,簡直就成了我們的定位器。

  食罪巴魯這時已從剛才暴盲的驚慌中恢復過來,它似乎見著活人就暴怒如雷,衝著胖子就過來了。我們見狀不妙,撒開腿就跑,但是身體遮住了月光,面前漆黑一片。我被那道破牆絆了一個跟頭,伸手在地上一撐,想要爬起來繼續跑,卻覺得右手下有個什麼毛絨絨的東西,隨手抓起來一看,原來是隻黑色的麝鼠。

  胖子冒冒失失的跟在我後邊,我摔倒在地,也把他絆得一個踉蹌,我揪住他的衣領,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來。只見身後是兩道寒光閃爍,那食罪巴魯的眼睛已經恢復了。我抬手將那隻小麝鼠對準它扔了出去,被它伸手抓住,五指一攥,登時將麝鼠捏死,扔到嘴裏嚼了起來。

  我想,這不知是僵屍還是野獸的傢伙大概有個習慣,不吃活物,一定要弄死之後再吃。這王城遺蹟雖然看上去充滿了死亡的寂靜,但是其中隱藏著許多在夜晚或陰暗處活動的生物,包括麝鼠雪蛛之類的。剛才要是按到隻雪蛛,可能已經中毒了。黑色鐵門後的洞窟不知深淺,但那已是唯一的退路,只能橫下心來,先躲進去再說。

  我和胖子退進鐵門內側,還顧不上看門後的空間是什麼樣子,便急急忙忙的反手將鐵門掩上。胖子見了那鐵門的結構,頓時大聲叫苦。這門是從外邊開的,裏面根本沒有門閂,而且也不可能用身體頂住門,只能往後拉,有勁也使不上。

  說話間,鐵門被門外一股巨大的力量向外拽開,我和胖子使出全身力氣墜住兩扇門,胖子對我道:「這招也不好使,胡司令,還有沒有應急的後備計劃?」

  我對他說:「B計劃也有,既然逃不出去,也擋不住它,那咱倆就去跟它耍王八蛋,拼個你死我活。」

  胖子說:「你早說啊,剛才趁它看不見的時候,就應該動手,那現在我可就鬆手讓它進來了,咱倆豁出去了,砍頭只當風吹帽,出去跟它死磕。」說著就要鬆手開門。

  我趕緊攔住他:「你什麼時候變這麼實誠了,我不就這麼一說嘛,咱得保留有限力量,不能跟這種東西硬碰硬。」我用腳踢了踢地上的兩條鐵鏈,這是我剛才跑進來的時候,順手從外邊拽進來的。這兩條鐵鏈本是和門外的銀眼佛像鎖在一起的,是固定鐵門用的,此時都被我倒拽進來,就等於給關閉鐵門加了兩道力臂。

  但我根本沒想過要通過從內部關閉鐵門,擋住外邊的食罪巴魯,這鐵門就是個現成的夾棍,我告訴胖子一會兒咱們把門留條縫隙出來,不管那傢伙哪一部分伸進來,你就只管把鐵鏈纏在腰上拼命往後墜,不用手軟留絲毫餘地,照死了夾。

  門外的食罪巴魯沒有多給我們時間,容我們詳細部署。它的手爪伸進門縫,已經把門掰開了一條大縫,腦袋和一隻手臂都伸了進來。

  時機恰到好處,我和胖子二人同時大喊一聲「烏拉!」使出全身蠻力,突出筋骨,拽動鐵鏈,使鐵門迅速收緊。嘎吱吱的夾斷筋骨之聲傳了出來,那食罪巴魯吃疼,想要掙扎卻辦不到了,脖頸被卡住,縱有天大的力氣也施展不得。但它仍不死心,一隻手不斷地抓撓鐵門,另外伸進門內的那半截手臂,對著我們憑空亂抓。

  胖子為了使足力氣,抱起銀眼佛像,把鐵鏈圍到自己腰間。但這樣縮短了距離,食罪巴魯的爪子已經夠到了胖子的肚子,也就差個幾毫米,便有開膛破肚之危。我急忙掏出打火機,點火去燎它的手臂。食罪巴魯被火灼得疼痛難忍,但苦於動彈不得,只有絕望的哀嚎。

  我和胖子都當過紅衛兵的骨幹。在我們的血管裏,可以說從小就有一種紅色嗜血和破壞的衝動,但只是在後來的歲月中,這些東西都被社會道德倫理壓抑住了。這時卻不知不覺的激發了原始的獸性,對待敵人要像冬天般嚴酷。對方越是痛苦的慘叫,我們就越是來勁。幹完這件事,在事後想起來,自己都覺得自己可怕。但當時沒想那麼多,直到打火機的燃料都耗盡了,把那食罪巴魯烤得體無完膚,它伸進門中的腦袋和半個肩膀,都幾乎夾成兩半了,死得不能再死了,方才罷休。

  我和胖子剛才用盡了全力,在海拔如此之高的地區,這麼做是很危險的。感覺呼吸開始變得困難,二人一步也挪動不得,就地躺下,吃力地喘著氣。

  我躺在地上,聞到這裏並沒有什麼腐臭的氣息。這個秘洞如果真是輪迴宗的地獄,那我們還是趕緊離開為妙,天曉得這裏還有沒有其餘的東西。但怎奈脫了力,如果在氣息喘不勻的情況下貿然走動,恐怕會產生劇烈的高原反應,只好用一隻手打開手電筒向四周照了照。

  黑色鐵門之內的空間,地上堆滿了白骨,有人的,也有動物的。牆壁上有很多洞穴,有大有小。小的能讓麝鼠之類的小動物爬行,大的足夠鑽進一頭藏馬熊,不過位置都很高,普通人難以爬上去。頭頂正上方也是個洞窟,洞口是非常規則的圓形,像是個豎井,可能那裏通著山頂的王宮。有什麼人冒犯了王權,便會被衛兵從上邊扔下來。

  我正在觀看地形,卻聽旁邊的胖子對我說:「胡司令,你看看這是什麼皮?」

  我奇道:「什麼什麼皮?誰的皮?」瞥眼一看,胖子從身下扯出一大塊黑乎乎的皮毛。我接過來看了看,不像是藏馬熊的熊皮,也不像是人皮,毛太多了,可能是野人的人皮吧?

  隨手一抖,從那皮毛中,掉出一塊類似人頭的腦蓋骨,像是個一半的骷髏頭。但是骨層厚得驚人,不可能有人有這麼厚的骨頭。用手一捏,很軟,又不像是骨頭。我和胖子越看越覺奇怪,用手電照將上去,見這頭骨上密密麻麻的似是有許多文字,雖然不是龍骨天書的那種怪字,但是我們仍然一個字都認不得。

鬼吹燈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