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一百九十二章 本能的雙眼



  明叔讓阿香指出阿東的中陰身在哪裏,阿香的手剛一舉起,我和胖子都下意識的向後躲,頗有幾分做賊心虛的感覺,但誰也沒想到,阿香的手指,不偏不斜,指向的正是佛爺的護法鐵棒喇嘛。

  鐵棒喇嘛臉色突變,只叫得一聲不好,隨即向後仰面摔倒,我眼疾手快,急忙托住他的後背,再看鐵棒喇嘛,已經面如金紙,氣若游絲,我擔心他有生命危險,趕緊探他的脈搏,一探之下,發現他的脈息,也是時隱時現,似乎隨時都有可能去往西天極樂世界。

  我根本不懂中陰身是什麼,似乎又不像是被鬼魂附體,遇到這種情況,一時之間竟然不知該如何是好。

  站在我們對面的明叔說道:「阿東怎麼會死掉?難道是你們謀殺了他?」說著對他的手下彼得黃使了個眼色,示意讓他保護自己。

  一旁的胖子會錯了意,以為明叔是讓彼得黃動手,於是胖子摸出傘兵刀,搶步上前,想把明叔放倒,彼得黃拔出匕首,好像一尊鐵塔般的擋在明叔身前。

  古堡中一時劍拔弩張,緊張的氣氛就像一個巨大的火藥桶,稍微有點火星就會被引爆,韓淑娜怕傷了她的乾女兒,忙把阿香護遠遠的拉開。

  眼看胖子和彼得黃二人就要白刀子進去,紅刀子出來,我心想動起手來,我們也不吃虧。對方一個糟老頭子,兩個女流之輩,就算彼得黃有兩下子,充其量不過是個東南亞的游擊隊員,胖子收拾掉他不成問題,只是別搞出人命就好。

  Shirley楊以為我要勸解,但看我不動聲色,似乎是想瞧熱鬧,便用手推了我一把。我一怔之下,隨即醒悟,不知為什麼,始終都沒拿明叔那一組人馬當作自己人對待。但倘若真在這裏鬧將起來,對雙方都沒什麼好處。

  我對眾人說道:「諸位同志,大夥都冷靜一點,這是一場誤會,而且這不是在貝魯特,有什麼事咱們都可以心平氣和的商量。」我把阿東去王城遺蹟偷銀眼佛,被我和胖子發現,以及他是如何慘死的事說了一遍。

  明叔趕緊就坡下驢:「胡老弟說的有道理啊。有什麼事都好商量,阿東那個爛仔就是貪圖些蠅頭小利,他早就該死了,不要為他傷了和氣──」頓了一頓又說道:「現在當務之急是這位喇嘛大師完了,快把他的屍身燒了吧,要不然,咱們都會跟著遭殃,我看的那部古經卷上,有一部分就是講的中陰身。」

  明叔告訴我們,阿東這個爛仔你們都是不瞭解的,別看他經常做些偷偷摸摸擰門撬鎖的勾當,但他膽子比兔子還小,他變了鬼也不敢跟各位為難。但問題是現在的中陰身,一定是被什麼東西沖撞了,因為經中描寫的中陰那個過程是很恐怖的,會經歷七七四十九天,在這期間會看到類似熊頭人身白色的女神,手持人屍做棒,或端著一碗充滿血液的腦蓋碗,諸如此類,總之都是好驚的,中陰身一旦散了,就變做什麼「歧垢」,不燒掉它,還會害死別人。

  然而明叔對此事也是一知半解,他雖然整天翻看那本輪迴宗古經,但都是看一些有關冰川水晶屍的內容,對於別的部分,都是一帶而過。而且經書中,對於中陰身的介紹並不甚詳。

  我低頭查看鐵棒喇嘛的情況,發覺喇嘛眼皮上,似乎暴起了數條黑色的血管,於是翻開他的眼皮,只見眼睛上布滿了許多黑絲,就像是缺少睡眠眼睛裏會出現紅絲,但他的眼睛裏的血絲,都是黑色的,再仔細觀看,發現眼睛裏的黑絲延伸到了臉部,如同皮下的血管和神經,都變做了黑色,脈絡縱橫,直到手臂。

  眾人看了喇嘛的情形,都不由得直冒冷汗,什麼東西這麼厲害?此刻鐵棒喇嘛人事不省,不可能告訴我們該怎麼對付這種情況。

  我想目前在我們這些人中,似乎也只有Shirley楊可能瞭解一些密宗的事情,但是一問之下,Shirley楊也並不清楚該如何解救,中陰身是密宗不傳的秘要,只有在錫金的少數幾位僧人,掌握著其中真正的奧秘,只怕鐵棒喇嘛即使神智清醒,也不一定能有解決的辦法。

  我心中焦急,難道咱們真就眼睜睜看著鐵棒喇嘛死掉?他可是為了幫助咱們才不遠千里而來的,他要是有什麼意外還不如讓我替他死。

  Shirley楊對我說:「老胡,你先別著急,說不定阿香可以幫助咱們,她的親生父母是科學教的骨幹成員,科學教的事我不清楚,但我想阿香很可能具有本能的眼睛,讓她看看喇嘛身體的情況,或許能找到辦法。」

  「本能的眼睛」,我曾聽說過。前兩天在路上,鐵棒喇嘛就跟我們說過,阿香這個小姑娘,擁有一雙「本能的眼睛」,在密宗中,喇嘛們認為,眼睛可以分為七種境界,第一種是人類普通的眼睛,指視力正常的凡人;第二種眼睛就稱作「本目」,本能的雙眼,那是一種有著野生動物般敏銳的眼睛,由於沒有受到世俗的污染,比人類的視力範圍要大許多,這種範圍不是指視力的縱深長度,而是能捕捉到一些正常人看不到的東西;其次是「天目」,能看到兩界產生過去未來多生多世的情形;第四種稱作「法目」,例如菩薩和阿羅漢的眼睛,可以明見數百劫前後之事;第五是「聖眼」,可以明見數百萬劫前後之事;最高境界為「佛眼」,無邊無際,可以明見徹始徹終的永恆。

  我經Shirley楊這一提醒,才想到也許只有阿香是棵救命稻草了,當下便拿出我那副和藹可親的解放軍叔叔表情來,和顏悅色地請阿香幫忙看看,鐵棒喇嘛究竟是怎麼了。

  阿香躲在明叔身後說:「我只能看到一個血淋淋的人影,看樣子好像是阿東,被一些黑色的東西,纏在喇嘛師傅的身上,右手那裏纏得最密集。」阿香最多只能看到這些,而且看得久了就頭疼不止,從來不敢多看。

  我撇了撇嘴,這算什麼?什麼黑色的東西?等於是什麼都沒說,但又不能強迫阿香,只好扭頭找Shirley楊商量對策。Shirley楊撩開鐵棒喇嘛的衣袖,看了看他的右手,對我說道:「剛才在展看喜馬拉雅野人皮毛的時候,喇嘛大師的手指,被皮毛中的一根硬刺扎到了,當時咱們都未曾留意,難道這根本不是中陰身作怪,而是那張皮毛有問題?」

  我聞言覺得更是奇怪,蹲下身去看鐵棒喇嘛的手指,中指果然破了一個小孔,但沒有流血,我急忙對胖子說:「快進屋把皮毛拿出來燒掉,那張皮有古怪。」

  胖子風風火火地跑進我們的房間,一轉身又跑了出來:「沒了,剛剛明明是在房間裏的,還能自己長腿跑了不成?只剩下幾縷野人的黑毛。」

  眾人相顧失色,我對Shirley楊說:「可能咱們都走眼了,那根本不是喜瑪拉雅野人皮,而是一具發生屍變的僵屍的皮,說不定就是那個葡萄牙神父的,不過既然是黑凶的皮毛,咱們可能還有一線機會能救活喇嘛。」

  自古以來「摸金校尉」們面臨的首要課題,便是怎麼對付僵屍和屍毒,不過我們還從沒遇到過僵屍,但在離開北京之前,我和大金牙同算命的陳瞎子,在包子鋪中的一番徹談,瞎子說了許多我罕見罕聞的事物,例如黑驢蹄子有若干種用途。

  陳瞎子雖然常說大話,但有些內容也並非空穴來風。臨時抱佛腳,也只好搏上一搏了,我們的那幾隻黑驢蹄子,還是去黑風口倒斗的時候,由燕子找來的,屯子裏驢很多,當時一共準備了八隻,後來隨用隨丟,始終沒再補充過,從雲南回來為止,丟了七個,只有北京家裏還留下一個備用的,這次也被胖子攜帶而來。

  胖子從行李中翻了半天,才將黑驢蹄子找出來,交到我手中,我用手掂了兩掂,管不管用,毫無把握,姑且一試,如果不成,那就是天意了。

  我正要動手,卻被Shirley楊擋下:「你又想讓活人吃黑驢蹄子?絕對不行,這樣會出人命的,必須對喇嘛師傅採取有效的醫療措施。」

  我對Shirley楊說:「這古格遺址附近八百里,你能找出個牧民來都算奇蹟了,又到哪裏去找醫生?我這法子雖土,卻也有它的來歷,而且絕不是讓喇嘛阿克把黑驢蹄子吃到嘴裏,現在救人要緊,來不及仔細對你說了,如果不將那具黑凶的皮毛盡快除掉,不僅鐵棒喇嘛的命保不住,而且人還會越死越多。」

  我最後這一句,使眾人都啞口無言,氣氛頓時又緊張起來,也不知是誰發現了情況,驚呼一聲,讓眾人看喇嘛的臉。廢棄的古堡外,早已不再下雨,但沉悶的雷聲隆隆作響,始終不斷,石屋中的火堆,由於一直沒人往裏面添加乾牛糞,已經即將熄滅,暗淡的火光照在鐵棒喇嘛臉上,眾人一看之下,都倒吸了一口冷氣,鐵棒喇嘛身體發僵,臉上長出了一層極細的黑色絨毛,這些絨毛都相互連接,像是一條條生長在皮膚外的黑色神經線。

鬼吹燈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