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一百九十三章 黑驢蹄子



  眾人適才忙於爭論,都沒注意鐵棒喇嘛的變化,這時一看,只見喇嘛臉色發青,身體僵硬,臉上手上,都生出了一層黑色絨毛,全身的血管都漲了起來,黑色的脈絡清晰可辨,如同神經線都長在皮外,這原本好端端的活人,此刻卻像要發生屍變的僵屍一般。

  我對眾人說道:「都別慌,這只是屍筋,要救人還來得及,你們快點燃一個小一些的火堆──還要一碗清水,一根至少二十釐米以上的麥管,越快越好。」

  明叔也知道這鐵棒喇嘛是緊要人物,有他在,許多藏俗方面的內容都可以迎刃而解,又兼精通藏藥醫理,得他相助,到喀拉米爾找「龍頂」上的九層妖樓,就可以事半功倍,於公於私,都不能不救,當下便帶著彼得黃和韓淑娜幫手救人。

  我檢視鐵棒喇嘛右手的手掌,這裏的情況最為嚴重,淤腫至肘,手指上那個被扎破的小孔,已經大如豌豆,半條手臂盡皆黑紫,用手輕輕一按,皮膚下如同都是稀泥,是從內而外的開始潰爛。

  看鐵棒喇嘛的情形,正是危在旦夕,我緊緊握著手中的「黑驢蹄子」,心中一直在想,如果再多有幾隻就好了,一隻黑驢蹄子,實在是太少了,剛才雖然對眾人說救喇嘛還來得及,但現在看來,十分之一的把握都沒有,但如果什麼都不做,也只有眼睜睜看著他慢慢死去──

  我正在心中權衡利弊,甚至有些猶豫不決之時,Shirley楊輕輕拍了拍我的肩膀:「都準備好了,不過這青藏高原上哪裏找得到什麼麥管,嚮導扎西把他的銅煙袋管拆了下來,你看看合適用嗎?」

  我從Shirley楊手中接過一看,是水煙袋的銅管,細長中空,剛好合用。我把鐵棒喇嘛搬到他們剛剛點燃的小型火堆旁,將那一大碗清水倒去一半,剩下的放在喇嘛右手下邊,隨後取出傘兵刀,將又老又硬的黑驢蹄子切下一小片。

  眾人都圍在火堆旁,關切的注視著我的一舉一動。Shirley楊問我道:「你還是想讓喇嘛師傅吃黑驢蹄子?這東西吃下去會出人命的,就算是切成小塊也不能吃。」

  胖子也表示懷疑,說道:「胡司令,喇嘛大叔還沒斷氣,你真要拿他當成大粽子來對付不成?」

  明叔也問:「黑驢蹄子可以治病?點解?」

  我一嘬牙花子,對圍觀的幾個人說:「同志們不要七嘴八舌地搗亂好不好?這世上一物剋一物,這是造化之理使然,鐵棒喇嘛當然不是僵屍,但他現在的狀況似乎被屍氣所纏,只有用黑驢蹄子燒濃煙。向瘡口熏燎,才會有救。你們倘若有別的辦法,就趕緊說出來,要是沒有,就別耽誤我救人。」

  Shirley楊和胖子明叔等人覺得莫名其妙,異口同聲的奇道:「用煙熏?」

  我不再同他們爭論,先從火堆中撥出一小塊燒得正旺的乾牛糞,再把一小片黑驢蹄子與之放在一起烘燒,那黑驢蹄子遇火,果然立刻冒出不少清煙,說來卻也奇怪,這煙非黑非白,色呈淡清,煙霧在火堆上漸漸升騰,除了有一種古怪的爛樹葉子味,並無特別的氣味。熏得人眼淚直流。

  我揮了揮手,讓大夥都向後退上幾步,別圍得這麼緊,以免被煙熏壞了眼睛,隨後把鐵棒喇嘛右手的中指,浸泡在清水中,使破孔邊緣的膿血化開。

  我突然想到,人的中指屬心,如果屍氣纏住心脈,那就算是把八仙中張果老的黑驢蹄子搞來,怕是也救不了喇嘛的命。

  又添加了一小片黑驢蹄子,看看煙霧漸聚,我便將黃銅煙管叼在嘴裏,把燒出來的煙向喇嘛手指的瘡口吹去,不斷地熏燎,不到半分鐘,就見那指尖的破孔中有污水,一滴一滴地流出,足足流了一碗有餘,我見果有奇效,心裏一高興,亂了呼吸的節奏,口中叼著煙管一吸氣,立刻吸進了一大口煙霧,嗆得我鼻涕眼淚全流了出來,直感覺胸膛內說不出的噁心,頭腦中天旋地轉,於是趕緊將煙管交給胖子,讓他暫時來代替我。

  我到門外大吐了一陣,呼吸了幾大口雨後的空氣,這才覺得略有好轉,等我回到古老的碉堡中,鐵棒喇嘛的指尖,已經不再有污水流出,創口似乎被什麼東西從裏面堵住了,打起手電筒照了照,裏面似乎有一團黑色的事物。

  Shirley楊急忙找出一把小鑷子,消了消毒,夾住創口內黑色的物體,輕輕往外撥了出來,一看之下,是一團團黑色的毛髮,都捲束打結,不知是怎麼進去的,再用黑驢蹄子燒煙熏烤,便再次流出污水,隔一會兒,便又從中取出亂糟糟的一團毛髮。

  我見每取出一些黑色毛髮,喇嘛臉上的黑色絨毛,似乎就減輕一分,謝天謝地,看來終於是有救了,只要趕在剩下的半隻黑驢蹄子用完之前,將那些僵屍的黑毛全部清除,便可確保無虞。

  喇嘛的命保住了,我懸著的心,也終於放鬆下來,點了支香煙,邊抽煙邊坐在地上看Shirley楊等人為鐵棒喇嘛施救。這時明叔湊過來問我,他想瞭解一下,那黑驢蹄子為什麼對付僵屍有奇效,不久之後探險隊進入崑崙山喀拉米爾,應該充足地準備一大批帶上,以備不時之需,回香港之後,也要在家裏放上一百多個。

  我對黑驢蹄子的瞭解,最早得自祖父口中的故事,那時候我爺爺經常講那種故事,譬如一個小夥子,貪趕夜路,半道住在一間破舊而沒有人煙的古廟裏,晚上正睡到一半,就從外邊天上,飛下來一隻僵屍,那種東西叫飛僵,僵屍抱著個大姑娘,可能是從別的地方抓來的,到了廟裏就想吃大姑娘的肉,喝大姑娘的血,這小夥子見義勇為,把黑驢蹄子塞進了僵屍嘴裏,僵屍就完蛋了,小夥子和大姑娘倆人一見鍾情,然後就該幹嘛幹嘛去了。

  等後來我年紀稍大,對這種弱智的故事已經不感興趣了,那時候我祖父就會給我講一些真實的經歷,或者民間傳說,但他對黑驢蹄子的來歷,所知也不甚詳,只知道是一種職業盜墓賊摸金校尉專用的東西,可以對付古墓荒塚裏的僵屍。僵屍這類東西,由來已久,傳說很多,它之所以會撲活人,全在於屍身上長出來的細毛,按Shirley楊的觀點來講,那可能是一種屍菌受到生物電的刺激,而產生的加劇變化。但是否如此,咱們也無從得知,只知道有一些物品用來剋制屍變,都有很好的效果,並非只此一道。

  明叔恍然大悟:「噢,要是這樣一講我就明白了,就像茅山術是用桃木,摸金校尉就用黑驢蹄子,按你胡老弟上次說的那句話,就是殺豬殺屁股,各有各的殺法了。」

  我說:「明叔你記性不錯,其實咱們是志同道不同,都是志在倒斗發財,可使用的手法門道就千差萬別的。就像你們祖上幹背屍翻窨子的勾當,不也是要出門先拜十三鬚花瓷貓,再帶上三個雙黃雞蛋才敢動手嗎。」

  以前我也是坐井觀天,以為黑驢蹄子只能塞進僵屍嘴裏,其實還有很多用途,根本聞所未聞,後來在北京包子鋪裏,曾聽陳瞎子詳細說過黑驢蹄子等物的用法。

  傳說在早年間,有一位摸金校尉,在雁蕩山勾當。忽遇大雷雨,霹靂閃電,山中震開一穴,往內探身一看,空洞如同屋宇,竟然是個古墓。以經驗判斷,其中必有寶器,於是這位摸金校尉墜繩而下,見穴內地宮中,有一口巨大的棺材,起開一看,裏面躺著的死者,白鬚及腹,儀容甚偉,一看就不是尋常之輩。從屍體的口中,得到一枚珠子,從棺中得到一柄古劍,欲待再看,棺木以及地宮,被外邊灌進來的山風一吹,便都成了灰燼,只在穴中的石碑上,找到兩個保存下來仍能辨認的古字「大業」,從中判斷,這應該是隋代的古塚。

  摸金校尉見穴中別無他物,便將古劍留下,裹了珠子便走。出去的時候,腳踝無意間被硬物磕了一下,當時覺得微疼,並未留意,但返家後,用溫水洗腳,見擦傷處生出一個小水泡,遂覺奇癢奇疼,整個一條腿都開始逐漸變黑潰爛。剛好有一位老友來訪,這位老友是位醫師,有許多家傳秘方,一看摸金校尉腳上的傷口,就知道是被屍鬃所扎,急命人去找黑狗屎,只要那種乾枯發白的。但遍尋不到,正急得團團轉,這時發現了摸金校尉家裏保存的黑驢蹄子,古方所載,此物對鬼氣惡物也有同效,此後這個秘方才開始被摸金校尉所用。

  我對明叔講這些,主要是想讓自己的精力稍微分散,因為鐵棒喇嘛命懸一線,使我心理壓力很大,如果黑驢蹄子不夠用怎麼辦?這種悲觀的念頭,根本就想都不敢去想。

  這時Shirley楊似乎發現鐵棒喇嘛有什麼地方不對勁,急忙回頭招呼我:「你快來看,這是什麼?」

鬼吹燈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