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一百九十六章 恐慌



  藏馬熊和別的熊略有區別,由於這種熊的面部長得有幾分像馬,看上去十分醜陋兇惡,所以才有這麼個稱呼,從我們頭頂落下來的那頭藏馬熊,在月影裏揮舞著爪子,翻著跟頭撞在了山壁突起的石頭上。

  這藏骨溝本身就是尕青坡裂開的一條大縫,兩側的山崖陡峭狹窄,使得藏馬熊在這邊的山石上一磕,又改變下墜的角度,撞向了另一邊生長在絕壁上的荊棘枯樹。那平均體重的下墜之力何等之強,立時將枯樹幹撞斷,藏馬熊的肚子也被硬樹杈劃開了一個大口子,還沒等落地,便已遭開膛破肚之厄,夾帶著不少枯樹碎石,黑乎乎的一大片,轟然落下。

  由於這頭巨大的藏馬熊,並非筆直落下,使下邊的人難以判斷牠落下的地點,而且這場面過於離奇,不少人都驚得呆了,竟然忘了該躲避。

  就在這緊要關頭,有人大喊了一聲:「快往後躲,後背貼住山岩,千萬別動。」胖子和初一、彼得黃幾個人,終於反應了過來,拉住明叔三口,以及幾名驚得腿腳發軟的腳伕,紛紛避向山壁邊緣的古樹下邊。

  幾乎與此同時,藏馬熊的軀體也砸到了溝底的地面上。我和Shirley楊距離尚遠,都覺得一股勁風撲面,那熊體就像是個重磅炸彈,震得附近的地面都跟著顫了三顫。再看那藏馬熊,已經被摔成了熊肉餅,血肉模糊的一大團。

  緊跟著上空又陸續有不少鬆動的碎石落下,正如嚮導初一在先前講過的,從千米高空掉下來的小石子,哪怕只有指甲蓋那麼大,也足能把人砸死。眾人緊靠著幾株古樹後的山岩,一動也不敢動,這時候已經無處可避,唯獨祈求菩薩保佑。

  好在那頭藏馬熊跳崖的地方,距離我們稍遠,沒有人員傷亡。所有的人都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難道那古老的傳說成真了?或者那種祭祀又開始了?可就算是「輪迴宗」也早已在幾百年前滅亡,不復存於世上了,這頭藏馬熊──

  這時從高空落下的碎石塊漸漸少了,萬幸的是犛牛和馬匹都未受驚奔逃,都瞪大眼直勾勾的發愣,可能是發生的事情過於突然,牠們受驚過度,還沒反應過來該怎麼樣做。

  正當我們以為一切就此結束的時候,忽見胖子指著高處說:「我的親娘啊,神風敢死隊──又來了!」

  我還沒來得及抬頭往上看,就已經有隻頭上有角的野獸砸落下來,頭上的角剛好插進一匹馬的馬背。再加上巨大的下墜力一撞,連同我們的馬匹雙雙折筋斷骨而亡。這時候才看清楚,剛才落下來的,是一頭崑崙白頸長角羊。

  先後又有十幾頭相同的長角羊從溝頂掉落下來,這下剩餘的馬匹都受了驚,由於這溝中沒有什麼堅固的樹木可以栓馬。所以都繫得不太牢固,幾匹馬長嘶著掙斷韁繩,紛紛從犛牛背上躥過,沿著曲折的西藏骨溝,沒頭沒腦的向前狂奔。

  反應最為遲鈍的犛牛,在這時候也終於發了性,跟著馬匹低頭往前跑。牛蹄和馬蹄的踩踏聲,以及牲口們的嘶鳴聲,順著深溝逐漸遠去,只留下那轟隆隆的沉悶回聲。

  我們無法想像藏骨溝上面發生了什麼情況,也沒時間去猜測。由於趕了一天的路,十分疲憊,初一等人準備吃完飯喝些酒,然後再給犛牛卸載,所以有些物資還在犛牛背上,沒來得及卸下來。其中最重要的就是那些生薑汁,沒有生薑汁沒辦法鑿冰,雖然我們也有預防萬一的炸藥,但在冰川用炸藥的話,那等於是找死。

  另外犛牛對於藏民來說是十分貴重的,那時候初一家在當地算是比較富裕的,才不過有三頭犛牛,二十幾頭羊,如果一次丟了十頭犛牛,會是一筆巨大的損失。

  我們看頭頂不再有野獸掉落下來,便顧不上危險,分做兩隊,我和嚮導初一,加上胖子,抄起武器,立刻就出發往前追趕牛群,其餘的人收拾收拾東西,在後面跟上。

  沿著曲折的藏骨溝向前,地上都是牛馬踐踏的痕跡,被翻蹋出了不少沒入泥土的中枯骨。這些殘骨早已腐朽,只是偶爾還能看見一絲鬼火般的磷光閃動,可以想像很久以前,這溝裏一到夜晚,累累白骨間,四處都是鬼火的恐怖場面。兩側叢生的雜草,都有半人多高,一些枯樹斷藤混雜其間,更顯得蕭煞淒冷。

  我們向前趕了很遠一程,前後都沒了動靜,既聽不到那些牛馬的奔跑聲,也看不到後面那隊人照明工具的光亮,只好先停下喘幾口氣。初一把他裝酒的皮口袋取出,三人分別喝了幾大口,以壯膽色,胖子又掏出煙來發了一圈。

  我問初一那藏馬熊和那些長角羊跳崖自殺究竟是怎麼一回事,這麼多年沒發生過的事,怎麼愣是讓咱們趕上了?

  初一搖頭道:「我也有將近十年沒進過藏骨溝了,別的人就更沒來過,以前除了古時候的傳說,確實沒有人親眼目睹過,想不明白為什麼咱們一來,就突然遇到這種怪事。」

  三人商量了幾句,便又順著深溝的走勢,往前尋找犛牛和馬匹。這時知道短時間內是追不上了,又恐同後邊的那組人距離太遠,萬一有什麼變化來不及接應,只好放慢腳步前進。

  前邊的路旁,雜草更密,嚮導初一突然警惕起來,對我和胖子指了指路邊的荒草。那草叢間有一股奇怪的氣味,像是屍體的腐爛夾雜著一股野獸的騷臭,腥氣哄哄的有些嗆人。

  胖子端著一支運動步槍,我拿著雷明頓散彈槍,初一手中的是他慣用的獵槍,這時都進入了戰備狀態,準備撥開雜亂的長草,看看裏面有些什麼。

  但還沒等我們靠近,就從草間突然躥出一頭母狼躍在半空,直撲過來。這一下暴起傷人,是又快又狠,站在最前邊的初一動作更快,也沒開槍,拔出藏刀,當頭一劈,「唰」的一聲,將那頭母狼以鼻子尖為中線,把狼頭劈作兩個半個,死在當場。

  我和胖子都忍不住喝采,好刀,又快又準。

  初一哈哈一笑,當年喀拉米爾打狼工作隊的隊長,可不是隨隨便便就當上的,這頭狼想埋伏咱們,該著牠今天倒霉。

  初一忽然止住話頭,端起了獵槍,看他的意思,這草後還有其餘的狼。我們舉著槍撥開那大團的亂草,草後的山壁中露出一個大洞,裏面有無數毛絨絨的東西。遮住洞口的草被撥開,朦朧的月光照將進去,原來是一大窩狼崽子,暴露在光亮中,都嚇得擠在一起發抖。可能母狼也被剛才奔逃過的牛群驚了,見又有人經過,為了保護這些狼崽子,就撲出來想要傷人,這裏是個狼穴。

  初一向來青稞酒不離口,這時酒勁發作起來,殺心頓起,再次抽出藏刀,要鑽進洞去把那些狼崽子全部捅死。

  剛才母狼突襲的時候,胖子沒來得及表現,這時卻要搶著出風頭,把初一攔住說道:「好鋼用在刀刃上,好酒擺到國宴上,收拾這些小狼崽子還用那麼費事?你們都看胖爺我的。」說著話,從懷中摸出三枚一組的雷管,就口中叼著的煙將引信點燃,一抖手就扔進狼穴。

  我們趕緊都閃在邊上,沒過多久,便聽狼穴中爆炸聲起,冒出一股濃煙。

  等煙散盡後,我們進狼穴進行最後的掃蕩,把沒死的都給補上一刀。這個山洞裏面空間大得驚人,竟然還有很多銅器的殘片,看來是一處隱秘在藏骨溝中的舉行祭禮的場所,但由於後來被這些狼所占據,很多東西和標記都毀了,已經無法辨認。我們在這洞裏發現了大量的動物遺骸,有一些還沒被啃淨,這才恍然大悟,原來這藏骨溝特殊的地形,被這些狼給利用了。由於狼並不適應在高海拔地山區奔跑,很難追上獵物,所以就想方設法將獵物趕至尕青坡的溝頂,如果不是事先知道很難在遠處發現山坡中裂開一道深溝,跑到跟前想停住已經來不及了。被從草原驅趕到山區的狼群基本上銷聲匿跡,走投無路了,想不到牠們竟然靠這條古代祭祀溝的遺蹟生存了下來。

  從狼穴出來之後,胖子和初一展開了熱烈的討論。這麼看來,那頭倒霉的藏馬熊肯定是在餓狼們趕長角羊的時候,稀裏糊塗的被裹在了其中,藏馬熊面臨絕境的時候,瘋狂起來,十幾頭餓狼未必動得了牠的,不過那是在走投無路的時候,這頭藏馬熊大概想遠遠避開跟狼群接觸,結果掉進了深溝,摔成了熊肉餡餅。

  我也想插嘴跟他們侃上幾句,但忽然想到,糟糕,在尕青坡上打圍的餓狼,不知數量有多少,但牠們一定會從我們來的方向繞回藏骨溝。因為據初一所說,這藏骨溝的前邊,是與神螺古冰川相連,那一帶冰川陡峭,只有這條路可以進去,所以狼群回來拖那些摔死的長角羊,不可能從前邊那個方向過來。

  跑到前邊去的犛牛和馬匹,應該不會擔心牠們受到狼群的攻擊,但後面那些人毫無準備,我曾經跟藏地的惡狼打過交道,那些傢伙神出鬼沒,實在是太狡猾了。如果明叔他們遭到偷襲,難保不會有傷亡。我把這想法對胖子和初一說了,三人立刻掉頭往回走,畢竟人命關天,暫時顧不上去管那些犛牛了。

  沒想到剛走出不遠,就見燈光閃爍,Shirley楊等人已經跟了上來。原來他們聽到這裏有爆炸聲,以為我們遇到了什麼危險,就趕著過來接應。

  我見兩組人匯合到一處,這才把心放下。這時卻見初一已經把槍舉了起來,在他槍口所指的方向,出現了數頭惡狼,那些傢伙就停留在武器射程以外的距離不再前進。夜色下,只能隱約看見牠們綠油油的眼睛和模糊的體形。

  有武器的人都舉起了槍,準備射擊。我急忙阻攔住他們:「這些狼是想試探咱們的火力,咱們只有兩支運動步槍可以射擊遠距離目標。不要輕易開槍,等牠們離近了,再亂槍齊發。」反正我們人多槍多,在山區的狼聚集起來,最多不過幾十頭而已,只要事先有所防範,也不用懼怕牠們。

  這時遠處突然出現了一個白色的影子,毛髮在夜風中抖動。我心中一沉,立刻想起了在大鳳凰寺破廟中的那個夜晚,與狼群激戰的場面歷歷在目,就好像是昨天發生的事情一樣。他媽的,不是怨家不碰頭,想不到一隔十年,在這藏青新交界的崑崙山深處,又碰到了那頭白毛狼王,牠竟然還活著,剛才我們宰了那麼多狼崽子,雙方的仇恨是越來越深了。

  我低聲對胖子說:「你在這開槍有把握嗎?擒賊先擒王,打掉了狼王,這些狼就不會對咱們形成威脅了。最好能一槍幹掉牠。」

  胖子笑道:「小兒科,胡司令你就等著剝這張白毛狼筒子吧。」說著話,已經舉起了手中的運動步槍,瞄準的同時已經把手指摳在扳機上了。

  我心中一喜,如果能在這裏解決掉牠,也算去了我一塊心病。但就在胖子的運動步槍隨目標移動,即將擊發之際,白狼已經躲進了射擊的死角,另外幾頭狼也跟著隱入了黑暗。胖子罵了一聲,不得不把槍放下。

  那些狼知道在這狹窄的溝中衝過來,是往槍口上撞,便悄然撤退。但我心裏清楚,牠們一定恨我們恨得牙根癢癢。現在的離開,只是暫時的退避,一有機會,牠們就會毫不猶豫的進行攻擊。

  但是沒辦法,我們追也追不上,只好整隊繼續向前,尋找那些跑遠了的犛牛。在藏骨溝中跋涉許久,人人都覺得困乏疲憊,在溝口的一個山坡上,終於找到了那些犛牛,牠們都在那裏啃草。

  嚮導初一和四名腳伕見犛牛們安然無恙,都覺得欣喜若狂,忘記了疲勞,匆匆跑上山坡,我們則慢慢地走在後邊。等我上到山坡之後,頓時呆住了,這似乎比從天上掉下來一頭藏馬熊還要離奇,犛牛旁邊倒著五個人,看服飾正是初一等人,他們都像是受了巨大的驚嚇,正倒在地上,全身瑟瑟顫抖。

鬼吹燈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