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一百九十七章 雪域秘境



  別人倒也罷了,初一那種酒不離口,揮刀宰狼連眉頭都不皺的硬漢,怎麼也嚇成這樣?但看他們的姿勢,不是混亂中橫七豎八的倒下,都衝著一個方向,臉朝下俯臥在地,全身一陣陣的哆嗦,我更是覺得奇怪,莫非不是恐慌過度,而是在膜拜什麼?但是從他們登上藏骨溝出口的山坡,還不到一分鐘,這麼短的時間裏,能發生什麼呢?

  我心中想著,加快腳步,剛一踏出狹窄的深溝,便立時怔在了當場。只見北面的天空上,亮起一道霧濛濛的白光,光線閃動搖曳,這道奇異的光芒剛好圍繞著雪峰的銀頂,一瞬間似乎產生了如同日月相擁,合和同輝的神聖光芒。這是我很久以前就聽說過的,崑崙山中千年一現的玉頂佛光啊,只有有緣弟子才能得見。

  我也被這神聖的景象懾服,雖然不是佛教信徒,也想應該趕緊跪在地上參拜,這時後邊的人陸續上來,還沒等他們看清楚,那神奇的光芒就已消失在了夜幕之中,明叔等人只看見半眼,都頓足捶胸,追悔莫及。

  Shirley楊也瞥見了一眼,告訴眾人說,你們別後悔了,這根本不是千年一現的佛光,剛才那只是雲層中產生的同步放電現象,雪山下的雲團過厚,在夜晚就會產生這種現象,一千年才出現一次的佛光,哪有這麼容易碰到。

  但是初一等人堅信那就是佛光聖景,見到的人,都會吉祥如意。初一告訴我們,這種小佛光在喀拉米爾很常見,不過真正的千年大佛光,要在他遙遠的老家雲南卡瓦柏格雪山頂才有。據說只是在大約一千年前出現過那麼幾秒鐘,被畫在《十相自在圖》中,流傳了下來。有活佛預言,在最近十年中,還會再出現一次,臨近的時候,很多朝聖者都會不遠萬里的去神山下膜拜。

  剛才拜過了佛光,腳伕們都顯得興高采烈,吆喝著把牛馬聚攏起來,檢點物資裝備,所幸並未損失多少,於是繼續前進,等天亮後找了處平緩的山坡紮營,休息了一天一夜,養足了精神氣力,就準備進神螺溝冰川了。

  這一段時間,那些惡狼始終沒現蹤跡,但牠們不知在哪裡正窺伺著我們,所以一刻也不敢掉以輕心,尤其是我們繼續在深山裏前進了兩天之後,即將要進入一片更加危險神秘的地域──神螺溝。

  神螺溝冰川是世間獨一無二的低海拔古冰川,最低的地方海拔只有兩千八,冰川從兩座大雪山之間穿過,延伸到下邊的原始森林中大約有數公里遠,冰川下密密麻麻的原始森林,古木參天,生長著數不清的奇花異草,擁有著高山寒漠帶,豐富的動植物資源。

  進入神螺溝的森林,高原缺氧酷寒的問題可以得到解決,但是我們遇到的新難題也隨之而來。這種地方根本沒有道路,犛牛和馬匹都不可能從冰川下去,而且還要過一道大冰坎。

  看來只有把補給營紮在這裏了,本來的計劃是只留下兩名腳伕看守物資,其餘的人都負重進入冰川,但與狼群的遭遇,形成了潛在的威脅,留守的人少了,可能無法保護營地和牲口。

  我也不想讓初一等當地人跟著進山,因為前面不知還會有什麼危險,實在不想連累他人,但是初一執意要去幫忙,挖魔國的妖塔是積累功德的事,如果成功了,初一就不打算送他的第三個兒子去寺廟裏當喇嘛修行了,見到了寶頂佛光,更增添了他的信心。我們商量了很久,最後只好留下四名腳伕,看守牛馬,他們人人都有獵槍,是打狼的好手,再給他們留下一些炸藥和雷管,有四個人應該就夠了。

  其餘的八個人組成一隊,裏面穿潛水服,外面罩衝鋒衣,戴上登山頭盔等護具,分配了一下武器彈藥,運動步槍兩支分別給了胖子和Shirley楊使用,我和彼得黃用散彈槍,初一用獵槍,M1911除了阿香之外,人手一把,背上必要的物資裝備,整點完畢,便開拔出發。

  神螺溝冰川的門戶,便是當地人俗稱的「大冰坎」,下去的時候,是非常容易的,都是四十度與六十度之間的冰坡,抓著繩子,好像打滑梯一樣下去就是了,但回來時恐怕要費些力氣。

  初一把我們帶到一個位置,這大冰坎,看起來很平緩,似乎不難下去,其實裏面有很多脆弱的冰縫和冰洞,人的體重一壓上去,就會把外面薄薄的冰殼壓破,掉到下面去摔死,只有初一當年跟僧人們進神螺溝採藥時,發現的一條狹窄區域,是相對而言比較安全的。

  我們設置了三條長索垂到冰坎下面,由初一打頭,率先溜了下去,其餘的人依次而下,很順利的就到達了冰坎下的神螺溝裏。

  我下去後舉起望遠鏡向遠處看了看,林海雪山,茫茫無盡,這片冰川應該屬於複合型,主體是古冰川,其中也有不少區域是各個時期雪崩形成的現代冰川,大小都有,全被森林分隔包圍,冰漏、冰洞、冰溝以及大冰瀑,數不勝數,在海拔更低的森林中,融化了的冰水匯聚成溪,天曉得那妖塔埋在哪裡。

  這裏雖然並非全是雪崩的危險區域,但有些地方是不能發出太大動靜的,那會驚醒銀色的雪山神明,所以嚮導初一建議眾人,把武器的保險全部關上,在沒有得到安全確認之前,誰也不要開槍,如果有野獸襲擊,咱們就用冷兵器招呼牠。

  我們沿著冰川進入森林,邊走邊參照地形,研究妖塔可能所在的位置,輪迴宗直到幾百年前,還曾經常派人來舉行祭祀,也許會留下些遺蹟。據那本輪迴密傳經上所說,具體的位置,應該在四座雪山環繞的冰川裏,那裏就是密宗風水中所謂的鳳凰神宮。

  就這麼在森林裏走了大約兩天時間。這天繼續前進,路上初一給我們講了些這神螺溝的傳說,還有他當年來這裏採藥的經歷。在佛教傳說中,這裏以前是一片內陸海洋,海底有一隻巨大的海螺,變化成了妖魔,法力通神,由於牠的原因,附近的生靈飽受荼毒,直到佛祖用佛法將海洋升騰為陸地高山,才使其降服,海螺魔神願意皈依佛門,最後成為了佛教的護法神,而牠成佛後,留下的海螺殼,就化為了這古老的神螺溝冰川。

  這傳說並不載於任何經書,可能只是前人所杜撰出來的,不過這倒符合普通佛教傳說的特性,佛教是最具有包容性的宗教,不管什麼妖魔鬼怪,只要肯放下屠刀,就能立地成佛,所以在佛經傳說中吸納了很多各地的魔神作為護法。

  說話間走到一處大冰瀑前,初一讓眾人先停止前進,指著那處冰瀑說︰「前邊那塊冰板,剛還是在冰瀑的下邊,冰瀑上是一座雪山的主峰,我在十幾年前在上邊發現了一株八十八味珍珠靈芝草,就攀著冰瀑上去採,但這裏地形絕險,不但八十八味靈芝草沒摘下來,還險些掉下來摔死。你們想找四座雪山圍繞之地,那這前邊就是了,因為我上去採藥的時候親眼看到過,這裏剛好有四座巨型雪峰環繞,喀拉米爾的雪山很多,東一座、西一座,連在一起的卻不容易找,我所見所知,僅此一處而已,但這盆地裏面,我以前也沒敢進去過,因為傳說這是災禍之海的中心,咱們進去的時候要倍加小心。」

  我也看出來這裏氣象非比等閒,不是風水形勢,單看這大雪山上千萬噸積雪,就讓人心生寒意,好在冰川相夾的林帶很寬,繞過冰瀑,從森林裏穿行而入,只要不出什麼太大的意外,就不會引起雪崩。

  森林盡頭是一片高低起伏的冰川,海拔陡然升高,冰川在雪線以上,看樣子在幾千幾萬年前,這裏不是高山冰湖就是塊高山盆地,四周果然是有四座規模相近的高聳雪峰,這就是天地之脊骨的「龍頂」了,供奉邪神的妖塔可能就凍結在這片冰川之中。

  眾人見終於有了著落,都振奮精神,都迫不及待的往前趕,想一鼓作氣,在天黑前找到九層妖樓。這裏冰滑溜異常,都跟鏡子面似的,彼得黃一向在南方,這種冰天雪地的地方從來沒到過,很難適應,走得稍快就連滑了幾個跟頭,摔得他尾巴骨都要裂了,只好讓胖子和初一架著他走。

  剛要再繼續前進,我一點人數不對,少了一個韓淑娜,這冰川上全是冰縫和冰斗、冰漏,要是真掉進去可就麻煩了。冰斗還好辦,掉進冰漏裏都沒辦法往上撈,而且冰上沒有足跡,想順著來路往回找也不容易,但在大雪山的下邊,也不敢喊她的名字,就算是阿香也沒有透視能力看到冰層下的情況。

  眾人只好留下彼得黃在原地觀望,其餘的人散開隊形,按來路往回排查,然後改變角度,直換了兩個方向才發現一個被踏破的冰斗(此斗非彼斗,地理專用名詞,指冰川中的空洞間隙,形狀似盆如斗),我用狼眼手電向裏照了照,韓淑娜正掉在裏面,昏迷不醒,我們低聲呼喚她的名字也沒有任何反映,據我的目測,這冰斗深有七八米。

  誰也不知道為什麼她會偏離路線從這裏經過,明叔見老婆掉在下面生死不明,急得團團亂轉,我勸慰他不用擔心,這裏不算太深,都穿著全套的護具,最多是掉下去的時候受驚過度暈過去了,下去把她拉上來就行,不會出大事。

  我收拾繩索準備這就下去,Shirley楊向裏面先扔了一根冷煙火,以便看清楚地形,免得踏破了與此相連的冰縫,沒想到落下去的冷煙火,照亮了冰窖的四壁,眾人望下一看,都「啊」了一聲,冰壁中封凍的很多身著古衣古冠的死人,都保持著站立俯首的姿勢,圍成一圈,好像這些古屍都還活著,正低頭盯著昏迷不醒的韓淑娜,我們所見到的,只是最外邊的一層,在冰層深處還不知有多少被凍住的屍體。

鬼吹燈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