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一百九十八章 雪山金身木乃伊



  我們站在冰層上往下看,看來這冰斗並非是大自然的產物,冰壁中排列著的屍體,都擺出一個神秘的姿勢,站立低首俯視著斜下方,胖子看後笑罵︰「臨死還不忘低頭撿錢包。」

  我對他們擺了擺手,別議論了,得趕緊下去把韓淑娜救上來,不管怎麼看,這冰窟都透著很重的邪氣,絕非善地。

  於是眾人趕忙放下繩索,我抄起冰鑿拽著登山繩滑進冰窟,隨後Shirley楊也跟著下來。我們倆顧不上看四周冰壁中的死人,趕緊先查看韓淑娜的傷勢,身體上沒有明顯的外傷,就是臉上被堅冰劃了幾個淺淺的擦痕,人只是昏迷了過去。

  我拿出硝石,在她鼻端一擦,韓淑娜立刻打了個噴嚏,清醒了過來,我問她有沒有受傷?韓淑娜搖了搖頭,原來她剛才鞋子鬆了,低頭重新綁好,已和眾人拉開了距離,當時大夥見終於找到了龍頂,都十分興奮,所以一時間沒注意到有人掉隊了。韓淑娜趕上來的時候,偏離了路線,一腳踩破冰殼掉了進來,這裏黑乎乎的,就打起手電筒照亮,然後準備發信號求救,但還沒等開口,就發現周圍全是古代的冰屍,雖然她平時接觸過很多古屍,但在這種特殊的環境下,毫無思想準備,當時就被嚇暈了過去。

  我看韓淑娜沒受傷,就放下心來,舉著狼眼手電筒看了看四周冰層中的屍體,不像是在獻王墓天宮中見到的銅人,這些屍體可能都是活著的時候凍在冰壁裏的,鮮活如生,裏面一層挨著一層,站得滿滿當當,很難估計冰中具體有多少屍體,但是能看見的,就不下數十具,雖然穿著都是古衣古冠,但並不是魔國的服飾。

  Shirley楊給韓淑娜勾上「快掛」,準備讓明叔胖子等人,在上面將韓淑娜拉上去。兩人低頭準備的時候,忽然都驚呼了一聲,分別向後躍開,好像見到地上有毒蛇一樣。

  我忙低頭往下看,用手電筒照著地下平整光滑的冰面,只見裏面有個朦朧的黑色人影。捲曲著人體,縮成一團,橫倒著凍在地下的冰層中,冷眼一看,可能還會以為是個冷凍的超大蝦仁。

  我對Shirley楊說︰「這有什麼可怕的?就是凍著的死人而已。不過怎麼會擺了個這麼奇怪的姿勢?」

  Shirley楊聳了聳肩說︰「我根本沒看清下面是什麼,剛剛是被韓姐嚇了一跳。」

  韓淑娜說道︰「剛才一看這下面的人影,好像蜷縮成一團,我就想到了胎兒的樣子,可是猛然間想到世上哪有這麼大的胎兒,所以嚇得向後跳開。」

  我讓韓淑娜先上去,她的特長是古屍鑒定,在這也幫不上什麼忙,只能添亂。等她上去後我和Shirley楊在冰斗中商量了幾句,這裏可能是輪迴宗教主的墓穴。這埋有邪神妖塔的冰川,一定是後世輪迴宗信徒眼中的聖地,他們的歷代宗主信徒,大概死後也都葬在此地,這冰斗就是其中一處,地下這蜷縮的黑色影子,大概就是其中的一門教主,周圍這些人是陪葬的信徒,冰川下環繞著九層妖樓,還不知有多少這樣的冰窖墓葬,不妨把這冰下的教主屍體挖出來,看看他的陪葬品中,有沒有什麼信息。

  二人商議完畢,也從冰窖中爬回上面,把計劃對眾人講了一遍,我們現在所處的位置,可以說是四座雪峰各自的冰川交匯之處,形成了一大片又厚又深的「冰舌」,這裏地形凹凸不平,冰溝冰縫縱橫,由於建造妖塔的時候密宗甚至還沒有成形的風水理論,那個時代實在太古老了,所以無法使用分金定穴的辦法,與其大海撈針一樣在冰舌上逐漸排查,還不如先挖這輪迴宗教主的墓穴,以此來確定妖塔的確切位置。

  明叔等人沒有這方面的經驗,自然我怎麼說怎麼是,安排已畢,在剛才那冰斗旁邊插了支風馬旗作為標識,就地支起帳篷,由彼得黃和嚮導初一負責哨戒,防止狼群來偷襲,明叔和韓淑娜負責探險隊的飲食,我帶著阿香、Shirley楊和胖子,吃過飯後,就進冰斗中開工。

  這時天色將晚,遠處的森林中,傳來一陣陣野狼的哀嗥,看來狼王也聚集了狼群,尾隨而至了。我聽到狼嗥,就想起格瑪軍醫那青色的肚腸,恨得咬牙切齒,囑託初一等人小心戒備,然後搬著器械,下到冰窖之中。

  明叔就在上面掛起了螢光燈照明,他是倒騰古屍的老手了,見到這冰層中有具姿勢如此詭異的屍體,也是獵奇心起,說不定這就能挖出一具價值連城的冰川水晶屍,於是和韓淑娜一起在上面觀看。

  把阿香帶在身邊,可比點蠟燭方便多了,不過阿香膽子很小,為了預防她嚇傻了說不出話,我們還是按老規矩,在東南角的生門,點燃了一支牛油蠟燭。

  胖子按我所說的,把生薑汁灌在一個氣壓噴壺裏,先給地面冰層噴了幾下,然後需要做的只是慢慢等著滲透進去。

  四周冰壁中封凍著的屍體都低著頭注視著我們將要挖開的冰面,剛好像是一群看熱鬧的在圍著我們,一言不發的冷眼盯視,這讓人覺得很不舒服。胖子說這太他媽彆扭了,要不咱們找塊布把這四周的冰壁都擋上,實在是看得人心裏發毛啊。

  我對他說︰「你又不是大姑娘,還怕被人看,你就當那些死屍不存在就好了──」我雖然這麼說,但也感覺這冰斗裏邪得厲害,從來沒見過這種陪葬的方式,而且墓主沒有棺材,還擺得跟個大蝦仁兒似的凍在下面,稍後究竟會挖出來個什麼東西,還真不好說。

  Shirley楊大概看出來我有點猶豫,就對我說︰「輪迴宗保留了很多魔國的邪教傳統,在英雄王說唱詩篇中,魔國是一個崇拜深淵和洞穴的國家,四周的陪葬者,做出俯視深淵的姿勢,這大概和他們的宗教信仰有關係,不用大驚小怪。」

  這時,生薑汁已經滲透得差不多了,我們便用冰鑿風鑽開挖,生薑汁是堅冰的剋星,萬年玄冰都可以迎刃而解,這道冰層也並沒有多厚,不多時就挖掉一個方形冰蓋,再下面就沒有冰了,我們發現在冰層下粘著魚鰾,屍體就裹在其中。

  一看屍體,大夥都覺得有幾分驚訝,阿香嚇得全身直抖,Shirley楊只好將她摟住,問她是否發現了什麼東西?阿香搖了搖頭,就是覺得這屍體實在太恐怖了。

  我轉頭看了看蠟燭,正常的燃燒著,看來沒什麼問題,這才沉住了氣觀看冰下露出來的屍體。沒破冰之前,所看到的是個黑影,但這時一看,那屍體十分巨大,全身都是白色的,不是屍變那種長白毛,而像是全身起了一層厚厚的硬繭,有幾處地方白色的繭殼脫落,露出裏面金燦燦的光芒,裏面似乎全是黃金。

  屍體雙手抱膝,蜷縮成一團,這可能也和輪迴宗邪惡的教詣有關,死亡後將進行轉生,所以將死者擺成回到母體中胎兒的姿態。

  明叔在上面也看得清清楚楚︰「哇,這是雪山木乃伊啊,不得了,不得了,這具雪山金身木乃伊就值一百多萬啊──只不過年代太近了,要是再久一點,比冰川水晶屍也差不多了。」

  我抬頭問他︰「什麼是雪山金身木乃伊?」對於這些「骨董」,我們誰也沒明叔和他的情婦所知詳熟。

  明叔為了看得更清楚一些,也下到冰窖,好在這冰斗中比較寬敞,多一個人,空間也不會顯得過於侷促,明叔拿著放大鏡看了半天,又伸手在屍體白色的繭殼上摸了摸,舔了舔自己的手指︰「不會錯,絕對是雪山金身木乃伊。」

  這種屍體的處理方式非常複雜,先要將死者擺好特定的姿態裝進石棺,在裏面填滿沼鹽,停置大約三個月的時間,等待鹽份完全吸入身體各個部分,取代屍體中全部的水分,待到醃漬妥善之後,便再塗抹上一層類似水泥的物質,此物質由檀末、香料、泥土以及種種藥品配製而成。

  然後此物質便逐漸凝固硬化,屍體上所有一切凹陷或皺縮的部分,例如眼珠、兩腮、胃部,都會自行膨脹起來,形成自然和諧的比例,再於外部塗抹上一層熔金的漆皮,這就是金身,最後還要再用沼鹽包裹一層,只有一些宗教的宗主,教主才有資格享受這樣的待遇。

  我和胖子都聽傻了,沒想到粽子還有這麼複雜的製作過程。明叔說咱們動手把雪山木乃伊搬上來吧,但我們一動手發現無法移動,屍體下面還是冰層,凍成了一體,極為結實,用手電筒照了照,冰下似乎有很多東西,但是隔著冰層看不太清楚。

  於是,再次取出噴壺,把生薑汁噴灑在冰層上,等了一會兒,估計差不多了,於是一冰釬打了下去,不料順著冰釬穿破的冰層,突然冒出一道長長的巨大藍色火柱,帶著都能刺破人耳鼓的尖嘯聲,直從冰斗的最深處竄上了天空。

鬼吹燈 - 目錄